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三十七)  

2017-03-05 00:13:0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昨天污完小宫主今天继续走正经路子……
前文:
存档:
=====================
三十七、暗棕
(110.セピア/深棕色)

为了以防万一,程钧并没有使用之前的法子,而是像最开始那样,取出罗盘做了一个投影,然后用了许多复杂的手势,将那阵法寻了出来,才找到直接通向第三层的传送阵。
张清麓默不作声站在一旁看着他装腔作势,面上却摆出严肃的神色,甚至于手中一直扣着一张符箓,做着随时准备出手的打算。
“旭儿,”张七站在他身后,低声问他:“你当真要跟他一起走?”
张清麓微微挑眉,奇怪道:“不跟程钧走,难道让我回张家?”
他冷笑道:“爹大概忘了,张家已经没有了。”
确切说也不是没有了,不过是失去了往日的辉煌,如今连一个小世家的底气都没了。如此之所以还留着一线血脉,乃是因为张清麓已经离开而张七依旧躲在幕后。以如今的看法,或许正是因为张清麓离开了,所以三清宫才放弃了最后的手段。
“说起来,”张清麓瞥了眼远远缀在一旁的罗宣,也不避讳,问道:“我还想知道,天师府和三清宫,当真那么关系牢靠?”
天师府来自三清宫,若此言当真,那三清宫对张家的偷袭,简直是跟张七有深仇大恨一般。但如此仇恨,偏偏放过张七本身,岂不怪哉?
“此事,”张七顿了顿,面上有些异样,“说来话长,实在有些复杂。”
“原来如此,我懂了,”张清麓摇摇头,道:“看来那传言是真的,你和泊夜的关系,只怕也是真的,只是我这人,不该存在而已。”
“断无此事!”张七提高了声音,正要解释,却又看了眼程钧,将话语咽了回去。
原本蹲在地上刻画阵法,布局阵旗的人,恰巧抬起头来,借着张清麓的手扯了一把站起来,笑道:“哪的话,你要是不在了,我可不是亏了?”
沉重的气氛一瞬间被程钧打破,张清麓看了他一眼,眸里带着笑意,却不答话。
程钧将他带入阵中,又请张七入阵,随后问道:“不知罗天女是要跟来呢还是要自行离开?”
莫说罗宣一开始提出合作随后又倒戈乃是算计之意,便是此刻她一直盯着程钧他们都有些异常。毕竟就这几位来说,要离开天台并不难。故而程钧此刻出言问她,莫说罗宣,即便是张七都有些意外。
“你不怕她添乱?”
“怕啊,”程钧坦率承认,又道:“所以才要将她摆在视线里,免得背后又弄些小动作。”
“程先生多虑了,”罗宣又退回到最初的样子,冷漠傲然,应道:“我如今伤成这样,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了。”
“哦?”
程钧笑了笑,对张七道:“张天师对长老会的人也不客气嘛。”
“哼!”张七冷言道:“不要以为我看不出来,她身上的问题,不是你下手的吗?”
“我没这么大本事哦。”
程钧摇摇头,实话实说,毕竟下手的是老魔不是他。
只是这话在场的除了张清麓没人信,但罗宣倒是一步步走上来,拖着那沉重又极其痛苦的身体,一同进入阵中。
“这阵法原本只能承载2人,”程钧道,“我临时扩大了阵法范围,但是中途必然不舒服,你们小心些,别乱了阵脚,若是落入阵法间隙出不来,我也没办法。”
“阵法间隙?”张七皱了皱眉,隔了一会儿才道:“没想到你已经到了这等眼界和修为。”
“承蒙夸奖。”
程钧拱拱手,转身去开启阵法。
张七能通过一句话就判定出他的修为,可见张七本身对阵法一道也钻研颇深,只怕不下于自己。若是在平时,以程钧的防备心,自然要多一层防备一面张七在阵法发动时做手脚。只不过现在倒是不用了,毕竟这阵法看起来是个传送阵,而本质上,乃是沟通空间的通道。说白了,程钧将之前空间通路加了一层阵法掩饰,免得让这两人发现他已经完全掌控了天台而已。
这也是为何程钧要出言提醒,让他们入阵后小心莫要乱动,乃是怕他们走岔了,落入空间间隙去,惹出新的事端来。
“走吧。”
程钧不动声色握住张清麓的手,脚下一踩,阵眼处光芒亮起,阵力在阵旗间形成与之前截然不同的阵轨,将四人笼在在内,顿时消失在原地。

“小心。”
话音落下,程钧已经显出身形,将张清麓往一旁一带,两人避让开来,随后便看到另有两人从阵中跌了出来。
张七只是一个踉跄,随后便站稳了身子,往阵法外一跳。而罗宣就没这么好运气,过于强烈的空间之力让她原本就有些撑不住的身体流失了大量真元,连同法器上的法力都被程钧利用空间通道给抽走了一些。可以说,此刻罗宣乃是真正的赤手空拳,没什么抵抗力。她整个人从阵法中落出,脚下虚浮无力,直接倒了下来,砸在地上,发出颇大的响动。
“啪!”
程钧手一抬,将一道白色的钉子给打歪了去,然后道:“是我们。”
白发人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看了眼程钧,又看了看张清麓,点点头道:“我知道。”
云渊本就感官敏锐,何况全神贯注在做防护,他自然是从一开始就发现程钧和张清麓,所以破骨钉出手也不是针对这两人,而是张七和罗宣。
“无妨,这两人暂时不用管。”程钧笑了笑,问他:“老魔那头怎么样了?”
“快了。”
程钧挑眉,问道:“当真?”
“他说的。”
云渊不会说谎,但老魔的话就说不准了。
程钧挪了几个位置,用一种奇怪的步伐走向云渊。这人仿佛是故意在空地上兜圈子一般,晃荡了好几个方向,才靠近原本阵法所在。只是他行动如此古怪,另外四人却毫无异色。显然,他们知道程钧在做什么。
“好了,你们过来吧。”俊美的青年面上露出一抹狡猾的神色,道:“记得方才的步法。”
张七皱了皱眉头,当先一步,学着程钧刚才的动作走了进去。饶是他的修为和记忆,都有些吃力。另一边的罗宣更是力不从心,她如今站着都要靠着墙壁,何况是这般兜圈子。倒是张清麓,横了程钧一眼,直线走了进来,在张七的注目下,对程钧道了声“胡闹”。
可不是么,明明已经破开了阵法,偏偏装作循阵而行,骗张七走一遍破阵之路,岂不是无聊又胡闹?
“心情好了?”程钧回了他一个笑容,直接忽略了张七的怒色,又对云渊吩咐了句:“去把那人提进来。”
他说用“提”的,云渊就当真拽着罗宣的领子,毫不客气的拎着个人走了过来,问道:“要杀吗?”
“暂时留着吧,”程钧摇摇头,道:“我还有些事情没想通,想问问看她。”
“现在?”
他们四人中,最擅长逼问乃是老魔,其次才是程钧。云渊见他将人特意带来,想必是要交给老魔处理的,故而多问了一句。
“不急,先让老魔把手头的事情解决。”
“啰里啰嗦的,”老魔的声音隔着结界从无人之处传来,“怎么样了?”
“我收拾好了,”程钧笑道:“就看你了。”
“哦?”
老魔抬头,他手中动作不停,两块罗盘彼此重叠,其上有黑色烟雾缠绕,若仔细看去,可发现其中一个罗盘正渐渐淡化,仿佛要被另一个吞噬似得。
程钧看了会儿,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撑得住?”
“凑合吧。”
不变功效,不改格局,直接将两块罗盘重叠,将空间和技能都双倍化,即便这是老魔自己炼制的法器,都是相当费力的事情。何况这两个罗盘之中,都存了不同数量的阵轨,若是融合中一个不小心,只怕前功尽弃,老魔也会受到极大的损伤。
“你这样不行。”程钧摇摇头,“你撑不住的,这才三成。”
罗盘看起来颇为鲜亮显然老魔这么长时间也不过如此,若是要在三个小时内完成融合,只怕是要用上一些特殊的手段了。
“我有数。”黑发少年显然不认输,咬咬牙,头也不抬回了句,手上动作更快。
“哎……”
程钧叹了口气,往前一步,跨入阵中,张清麓站在他身后,当着张七和罗宣的目光,和云渊一起将阵法重新铺展开。
“你进来干吗?”
老魔有些不耐烦。正如程钧所言,罗盘的凝聚有些不顺当,若是他要加快速度,只怕回头自己的身体要承受很大的反噬。但老魔自己也清楚,要是速度赶不上,只怕这辈子都要锁在这里头了。
“来帮你一把。”
“免了。”老魔拒绝,“门外汉,出手帮倒忙。”
不是他看不起程钧的手段,而是这事情正在要紧关头,老魔已经没能力分出一份心神来维持两人的真元平衡了。
“不是不是,”程钧笑着抬起手,放在老魔肩头,“换个方法而已。”
话音落下,一股清冽纯粹的力量进入老魔的身体,以独特而古怪的轨迹循走,将老魔原本有些散乱的真元重新凝聚下来,压入丹田之中,随后替代了真元,推动老魔的道术。
“呵!”
老魔换过一口气,周身真元被法力替代那一瞬间到底是吃了点苦头,但随即他便明白程钧做了什么。
“你小子,”他尚不能控制好自己体内那缕法力的运作,精神都集中在手上,却还勉强分出神来问道:“你什么时候,搞定了?”
以老魔对程钧的了解哪里还看不出来,这人是掌握了手中的道玄果才能有这般水准。
“嗯,我去了趟第四层。”程钧大致解释了一下所谓的天台结构和迷阵的关系,然后道:“你知道的,一旦明白了就看破了,看破了就能接受了。”
“说真的你这运道,没去买过彩票?”
老魔很想骂他一顿来表达心中的羡慕嫉妒恨,偏偏这事情对自己也是有利,话就说不出口了。
“买过,”程钧点点头,“结果彩票被人抢了。”
“你居然没抢回来?你也会吃亏啊?”
“打不过啊,我那时候才七八岁。”程钧耸耸肩,“后来开始修炼,就没试过了。”
“干嘛?觉得不忍心?”
老魔已经逐渐掌控了程钧渡让给他的那份法力,手中的融合功夫就更顺利了,故而有心情跟他继续聊天。
“也不是。”
程钧抬头看了眼正在融和的罗盘,那上头的黑色变得淡化了许多,显出暗沉沉棕色来,又笼在那罗盘上,仿佛是一团阴影,要进入罗盘的空间。他看着走了会儿神,回过头来见老魔还在等他答案,便笑道:“因为事情有因果的,买彩票这事情是凡人做才有意思,术士再要寻这种门道,就有些无味了。”
“诶,你这么说倒也是啊,”老魔摇摇头,“每个术士都算是有运气的人,要是真能分摊到这运气上,就有些无聊了。”
“所以说老天爷相当公平的,”程钧伸手指了指那团暗棕色的烟气,问道:“刚才就想问了,这是什么?活的?”
“哟,眼力不错啊。”老魔赞了句,安静了片刻,才道:“那算是人的思想吧。”
“神念?精气?”程钧有些不解。
“也不是,”老魔解释道:“你知道魔修总有些手段可以控制人心吧?这就类似于人心的念头被抽出来的效果。”
“好手段。”
魔修是什么样的存在,程钧自然明白,他也不会因此去说什么道义与否。只是老魔这一手虽说残忍但确实高明,程钧前所未见,故而免不得好奇。
“为何是如此混沌的颜色?”
“你觉得人心还有清透的颜色?”老魔冷笑了一声,“自然是越黑暗越好抽出。”
程钧认同他的说法,但依旧有些嫌弃得皱了皱眉头,问道:“非要用这种东西?”
“我的天!”少年突然笑了起来,“你这时候来跟我说洁癖?该不是打算让我拆了重装吧?滚你的老子可不伺候你这破习惯!”
他声音颇大,惹得站在外头的数人也惊动了。张清麓直接穿过结界进来,看了眼发现两人都正常,才奇怪道:“怎么了?”
又见程钧面色凝重皱着眉头,便宽慰他:“就算要拖延些时间,也等得起吧。”
他已经知道程钧的手段,又晓得这里头时间差的用途,所以知道并不算太紧急。
“不是,”程钧撇了撇嘴,又不想告诉张清麓,便道:“我只是感慨一下魔修手段特殊罢了。”
张清麓顿时明白过来,又看了眼老魔的进度,扯了扯程钧,道:“别烦人,出来,罗宣有话要说。”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