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程张]50topic——42.失敗之作  

2017-03-31 23:40:0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搞个50Topic
365我一下没手感了……
存档:
===================
[上天台/程张]42.失敗之作
(2.5周目梗)

“什么东西?”
老魔破开禁制进入洞府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这里还是蓬莱吗?
原本平顺充裕的灵气此刻不知什么缘故被搅成一团,彼此冲撞又散乱破碎,全无蓬莱灵地的风貌。天地元气在这混沌又激烈的灵气风暴中心化作强烈的元气风刃,将那一块的空间割裂成无数碎片。空间因此错开成无数,互相之间撞击、吞噬、散裂、泯灭……仿佛是天地初开,又似乎是宇宙末日,无法看得真切,却能清晰感受到存在于这里头的毁灭之力。
“程钧!”
灵气风暴过于强烈,将老魔的兜帽都吹落下来,强烈的气旋中,甚为帝君的老魔都感觉到了危险。黑发少年模样的老怪物一声惊呼,试图将那造成混乱的人叫出来,开口之后却发现,竟然无法察觉那人的气息。
“程钧!你搞什么,赶紧出来!”
老魔心中大概猜得到程钧在做什么,毕竟之前他们两人还就是否能成功进行过洽谈,当时老魔从个人专业性角度给出的答案就是“几乎不可能”。
“几乎不可能?”
程钧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表情相当平静,只是看了看眼前丢着的一堆东西,问:“也就是说也有可能?”
“你还不如说重生一次的可能更大呢!”
深谙炼尸之道的老魔比谁都清楚,生死轮回的秩序不可打破,若是强求逆转,后果不啻于逆天,而程钧,乃是真正的天道气运集成者。承担天道气运的同时,也要承受逆反之后所遭受的一切反噬,这个后果,程钧应当是承受不起的。
程钧当时曾沉默了一会儿,神色犹豫不定,最后颇为疲倦的摆摆手,示意知道了。老魔当时便以为这人已经想通了,未曾料到他不是想通了,而是下定了决心。
“你小子!是打算毁了蓬莱吗?!”
老魔手中黑色手杖一举,无边阴寒鬼气从地底聚集,构成一个虚幻的白骨骷髅的模样,试图打破眼前混沌一团的灵元风暴。
“破!”
应声而破的不是风暴,而是白骨骷髅。
帝君全力一击,竟不能抵御风暴边缘的力量,瞬间就被破坏。
反噬之力是如此强劲,老魔一瞬间站立不稳,整个跌了出去,狠狠摔在洞府另一端的墙上。
“够了!”
黑发少年模样的老怪物脾气也上来了,手指一翻,乃是一枚玉符,他道:“若你真不收手,回头整个蓬莱就直接没了。”
金鳌岛洞府的禁制根本不足以抵抗这么强大的灵元风暴,程钧之所以能将风暴束缚压缩在这么小的范围内,一则是利用了传送阵的空间之力,二来是将整个蓬莱大阵的禁制之力都压制在金鳌岛洞府之上,令其中的灵元冲突不至于泄露出去造成个蓬莱的损伤。
这办法虽说有效但也只能抵御一时半刻,若是时间久了,蓬莱的灵气不足以压制这么强大的天地元气冲突,后果便是压缩到极致的灵元风暴瞬间反扑,就如老魔所言,整个蓬莱都保不住了。
“再等等。”
入洞府许久,老魔终于听到了程钧的声音,那嗓音沙哑又倦怠,仿佛流浪了数万年的岁月,最后跌落凡间天人五衰的神仙,再无半点意气。
“什么意思?”
老魔有了不好的预感。
“快成功了。”程钧的声音里透出兴奋和几不可查的惶恐,那是对不可知的结果的一种畏惧。
黑发少年背后一阵发寒,森冷之意从心底里透出来。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他问,语气比方才冷静许多,“若是你失败了,还好说,若是成功了,你觉得天地会容许你?”
容许你将一个死人的魂魄从轮回中抽出来重塑身体然后唤回生命?
这是多大的天地法则之力才能做到的事情?区区一个尚未飞升的天仙就想成功?简直是笑话。
“就算如此,”程钧的声音听起来恢复了点精神,“我也要试试看。何况,一开始你也帮忙了,现在才说,哪里来得及?”
“开什么玩笑!”老魔简直要跳起来骂人,“你一开始只是说要炼活尸,没说是要用活尸做躯体召回魂魄!”
“这种事情……”程钧冷笑一声,“需要说吗?”
确实不需要,想一想就知道,只要有一线可能,程钧一定会去尝试。
因为那个人是张清麓。
他没兴趣也没信心去等张清麓的转世,何况对他们两人而言,转世之后的人,已经和前一世没有任何关系了。
因果断绝,自然姻缘也断绝。
张清麓魂飞魄散的那一刹那,甚至还特意说了一句:“不要再来找我。”
应该是已经预料到可能的后果了,而程钧也确实如他所言,不去找他的轮回转世。
程钧要做的,是将这个人从轮回中,抽回来。
应劫而灭的魂魄,只要足够强大,便有十足的机会可以重新转世投胎。若是有人刻意去寻找倒也不是多么麻烦的事情。但张清麓当时不知为何,故意将神魂迎接天劫,寻求一个身死魂销的结局。
程钧和老魔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最后寻得一线生机,这个魂魄,有一点碎片终究是落入了轮回。
他可以通过这一线因果去等候那个带着一点张清麓魂魄碎片转世的人,但那个人,如何算,也不是张清麓本身了。
这个结局,程钧是不会接受的,所以他选择了和天地大道规则作对,不仅要将那一点碎裂的魂魄找回来,更要将那一点魂魄养回来。
滋养魂魄的事情,当年商君柳也尝试过。不过一魂一魄,利用琴老的身体存养了许久,最后又在那先天道体中慢慢补回了全部。
既然商君柳可行,以现在程钧的修为,张清麓的这点碎片魂魄,自然也可行。
至于先天道体,这般随机的事情程钧也不能接受,更何况,换了个模样的清麓,也不是真正的他。
于是程钧最后的决定,便是利用老魔的炼尸之道替张清麓炼制一具活着的先天道体,然后将魂魄存入其中滋养,将这个人寻回来。
然则,逆天而行能有什么结局?
便是眼前这一幕了。神魂抽出轮回的一瞬间,老魔就感受到了劫气。这是来自于张清麓的飞仙劫的劫气,那人未曾度过飞仙劫,神魂早该泯灭于天劫之下,此刻重新出现,自然要引来当时未尽的天劫。程钧为此关闭了蓬莱和外界的一切通道,将整个蓬莱的灵气都抽出来抵抗天地劫数。只要张清麓的一缕魂魄回归身体,便能真正度过这一劫。
而偏偏是算计中应该万无一失的身体,成了最大的麻烦。
魂魄不肯入体。
那活尸即便是再像张清麓,都不是本人。而明明应该毫无知觉的魂魄碎片却仿佛认得一般,绝不肯融入那空空荡荡的躯干中去。
从轮回中抽出的魂魄,再无支撑,便是彻底毁灭一途。
灵元风暴、元气混乱、空间碎裂、法则破坏,所有的因缘后果聚集在一处,哪里是蓬莱的灵气能压得住的?
眼看着那混沌中心即将破碎反扑,程钧突然施法从老魔手中抽走那块蓬莱令,往灵元风暴中一丢,道了声“禁!”
一瞬间,整个风暴仿佛被凝固了,时间和空间同时被暂停,巨大的外界封禁之力压着所有的灵元,在刹那将那魂魄碎片,送入身体的识海中去。
魂魄归位,风暴平息。
蓬莱所有的灵气,一瞬间被抽去了大半,甚至连岛外的禁制都无法完全封闭。
“成功了!”
程钧的言语中充满喜悦。
隔着老远的距离,黑发少年看到那散开的灵元风暴中站着一个人,漂浮着,闭目沉睡。那确实是张清麓的模样,连气质都未曾错半分。那人呼吸非常浅,几乎感受不到,神魂极端脆弱,仿佛下一刻就要消失。而即便这样,都无法掩饰整个身体的强悍,存着无数的力量。
“你用张清麓的身体?”
老魔想象不出来什么样的活尸能炼制到这个程度。
“算也不算。”程钧不多解释。
张清麓本就是泊夜和张七的试验品,那两人能做到的事情,他如今自然能做到,甚至做的更好。
“程钧,不成的。”
老魔是炼尸高手,也是玩骨头的专丨家。此刻已经感受到了异常,他摇摇头,道:“你收手吧。”
话音落下,程钧也变了脸色。
眼前的活尸睁开眼,面无表情得看了眼程钧,又抬头往上,仿佛隔着洞府能看到蓬莱外的天空。
而下一刻,这具身体就开始碎裂开来。
无数裂缝遍布全身,身躯就如干裂的雕塑,碎成无数的尘埃,消失在空气里。
“为什么……”
程钧坐在那里,毫无生气的模样,看了眼老魔,问:“为何如此?”
“飞仙劫哪里是这么好避开的……”老魔摇摇头,“你制作的活尸和张清麓原本的关系越大,这劫数就越强烈,他本身都无法渡过,何况一具仿制的尸体?”
“放弃吧。”
黑发少年挥挥手,叹了口气,往外走去,“除非你有机会再来一次,否则断然无可能成功的。”

*************
“重来一次……”
声音仿佛从无限深渊中飘荡出来,悲伤又欣喜。
“程钧?”
张清麓伸手在他额间一点,问道,“你还好吧?”
入定反而着魔?
张清麓颇为担心他是不是贪快而走火入魔了。
“无妨,”程钧摇摇头,“方才回顾本我的时候,想到了一些事情。”
老龙头下烛龙之瞳炼制的问心珠如今正挂在程钧的腰侧,红色的珠子嵌在玉璧之中,微微闪着光芒。
程钧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一段过往被翻出来,无限放大的恐惧感让他即便摆脱了幻境都仍有余悸。
“清麓。”
他突然伸手将人抱在怀里,活生生的气息和温暖的躯体,完全不是可以通过法术祭炼出来的存在。
“无论如何,修为乃是最重要的。”
“这是自然,此事我等不是已经达成共识了吗?”
张清麓有些意外,但被他抱着倒也无所谓,便未曾推开他。
“与我一同飞升吧。”
程钧想到上一世自己这么说的时候,张清麓犹豫着,又隔了许久才终于答应。
“你倒是考虑得长远,”怀里的人笑了一声,想了想道:“好,答应你便是了。”
若是有一天携手飞升,倒也是件美谈。
张清麓这么想着,却不料被程钧重重抱了一下。
这个答案,上一世等了许久,却未料这一次来的如此轻易。
天道偏爱如此,程钧惶惶却仍旧感激。他甚至有预感,或许张清麓和自己一同飞升的结果才是这一世沿着上一世重来的真正目的。
这一次,当是不会再失败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