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刀剑乱舞 俱利烛]365题——342.100円  

2017-03-29 22:56:0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LOF 1000fo点梗的黑箱。
题目和正文关系不是太大,凑题……
写不了本丸的内容,所以只好对现代paro下手……一切OOC都是我的锅……
存档:
=======================
342.100円
[刀剑乱舞 俱利烛]
(现代paro)

“哟,你就是新来的?”
推门一瞬间听到声音,大俱利伽罗便僵直在当场。
并不想打招呼,也不想惹人注意。
他心想,或许当做什么都不知道更好些。
“怎么不进来?”声音的主人大概未曾看到人来,从屋里冒出个头来,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露出一个阳光的笑容,“欢迎来到花丸,我是烛台切光忠。”
“嗯。”
肤色稍黑的男子面色依旧有些冷漠,点了点头,沉默了许久,才说:“大俱利伽罗。”
“欢迎~小伽罗。”门里的人面上笑意盈然,上下打量了一番大俱利伽罗,问道:“不进来吗?”
看起来就沉默寡言甚至有些冷漠的男子终于跨出一步,正要走进来的时候,被对方一把拿过手中的行李,招呼道:“诶呀,真是个害羞的孩子。”
“不……”
大俱利觉得与其承认害羞还不如稍许违背一下自己的心意,做一句解释:“我只是暂住,不用理会我。”
“这个嘛,”烛台切摇摇头,笑道:“既然来了,就是自己人了,不要这么生疏。”
他直接忽略了大俱利伽罗的理由,甚至还笑他:“是不习惯和别人同住吗?”
自称烛台切的男人笑起来的时候,大俱利伽罗才看到原本被阴影遮掩的那半张脸,带着眼罩。原本应该是很阴沉的配饰,不知为何在此人的脸上倒是显出有趣来。
“哦!很帅气吧?”烛台切注意到他的目光,指了指自己的眼罩,“特别帅吧?!”
这种问题的答案,应该是想要肯定回答吧。
大俱利伽罗盯着他看了许久,终于点点头,道:“有趣。”
满心期待等着新伙伴给一个肯定的烛台切瞬间受到了打击,连手中的行李又被拿了回去也不曾注意到。
“在哪里?”等着烛台切给自己带路的大俱利伽罗走了一段距离才发现身后的人并未跟上来,只好再转身,再一次主动开口询问。
“啊?哦哦哦!”回过神来的独眼男子恢复了表情,依旧是带着爽朗的笑意,大跨步上前,带着大俱利伽罗往屋子里走去:“这里哦,你的房间,从今天起就是室友啦。”
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不等对方继续唠叨,大俱利伽罗关上自己的房门,隔绝了内外。
如他所言,让他一个人呆着就行。
只是即便如此想的,但他明白,这就是接下来一个月要住的地方了。
是的,只有一个月。
作为公司实习生,与众人的格格不入让他和谁处于一种疏离的状态。合宿是公司的要求,两人或者三四人,都可以,但前提是彼此觉得合适。或许别人觉得可以接受他,但大俱利伽罗并不想和任何人打好交道。
从内心觉得这是不必要的事情的俱利伽罗,自我执行着和他人同住只住一个月的习惯,直到他能够转正之后申请独住的宿舍。
至于现在,这样就很好了。
名为大俱利伽罗的男子,有着和名字不相符的沉静。他打量了眼周围,这个明明知道自己只需要住一个月的人,烛台切光忠,居然将房间打扫整齐并且换了全新的用具。
连床单都带着刚刚晒过的阳光的味道,让习惯了冰冷独处的大俱利伽罗,突然有些明亮起来。
是个不错的人,虽说有些吵。
而有些吵这个认知,在晚餐的时候再一次被证实了。
面对一个全程冷着脸甚至不怎么开口的人,烛台切都能将一顿晚饭吃得热闹非凡。从个人经历说到公司业务甚至到了最后,连带着大俱利伽罗的个人喜好都被他大厅的一清二楚。
“诶,小伽罗真是个内向的孩子啊。”
明明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男人这么说着话,令俱利伽罗有些不服气。他抬头看了眼对面一直笑嘻嘻的人,正想反驳,却不料对方突然问他:“怎么样?”
“什么?”下意识的就回答了,这个人的问题,似乎让人无法拒绝。
“这里啊,”烛台切理所当然的指了指整个房间,“我这里不错吧,和我一样帅气的房子。”
确实干净利索透着帅气,但更多的大概是温馨和居家感。
大俱利伽罗想了想,回答:“很有家庭的感觉。”
“诶?这是什么意思?”烛台切再一次不曾料到答案,有些失望,“小伽罗真不坦率啊。”
嗯,似乎被许多人这么说过,大俱利伽罗无所谓的沉默着,收拾起自己的餐具要送去厨房。
“啊,不用了,我来吧。”
看到对方的动作而匆匆将面前的食物解决了的烛台切快速起身,追着大俱利伽罗去了厨房。
“这些事情可以交给我哦,”他似乎早就习惯了这些工作,“小伽罗不习惯吧?”
“无妨。”
黑发青年卷起袖子,帮忙洗碗,似乎是在用行动表达自己的能力。
“啊!真帅气啊!”烛台切的声音在一旁亮了起来,似乎还有些意外:“这个龙的纹身,所以才叫大俱利伽罗?”
“嗯。”
有些不习惯别人的称赞,大俱利伽罗放下了袖子,顺便将洗干净的碗碟一同擦干,收起。
“小伽罗真是个不错的人呢。”
身后的夸奖意义不明,俱利伽罗头也不抬离开厨房,回去了自己的房间。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一个月似乎也不错。
大俱利伽罗躺在有着阳光味道的床上,想到那个笑起来相当明亮的男人,心中的天平稍许倾斜了一点。

时间就如同他所想的那样安稳的过去了,烛台切光忠的性格就如第一天所展示的那般,热情明亮,也唠叨得可怕。习惯了耳边有个人随时随地可能嘀嘀咕咕之后,大俱利伽罗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异常了。而这个说话多做事更多的人,真的是以照顾后辈的姿态照顾着他,吃穿用度,在大俱利伽罗不知不觉中,渐渐习惯了被他插手。
“这个……”在一月期限将近的时候,大俱利伽罗在路过客厅时看到了一个皮夹。
咖啡色,有着帅气的纹章的皮夹。属于烛台切的皮夹。
“忘了吗?”
负责家里起居的烛台切也负责每日的伙食,俱利伽罗心想或许是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如果他没有记错,今天这个时候,也应该是去市场买菜的时间。
原本已经走过去的身姿转了回来,大俱利伽罗犹豫了一下,终于拿起钱包,又取了钥匙,准备给他送过去。
虽然并不想做这种类似于人情往来的事情,不过没带钱包会很麻烦吧,晚餐说不定也会受到影响。
看似为了别人其实也是为了自己,这么劝说着自己的大俱利伽罗,完全没意识到住下来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自己从未去过烛台切口中的市场。
只能凭着印象找了。
往日那么多的谈话中,多多少少有提到过。大俱利伽罗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记忆力好到能将别人说过的话一字不差的记下来。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茫然的。
为了这个人要问路吗?真是太丢脸了。
最后还是问路了。
站在市场门口的大俱利伽罗觉得自己脸上烧得厉害,若非看不太出来,大概就回去了吧。
只是……
“啊……真糟糕,”烛台切的声音已经听到了,“就差一百元呢……看来只能再跑一次了……感觉一点都不帅气了啊!”
“喂。”
有些冷漠的声音在烛台切身后响了起来,大概是从未料到这个人会出现在这里,烛台切光忠的脸上毫无疑问的出现了惊讶的神色:“小伽罗,你怎么来了?”
“这个,给你。”
一直捏在手心里的钱包递了过去,带着俱利伽罗的体温一同落在烛台切的掌心。
“诶,太好了!”看清是什么之后烛台切高兴道:“刚才还想说忘了带钱包出门,身上零钱不够买晚饭的菜了。”
“丢三落四一点都不帅了。”
知道对方会说什么的大俱利伽罗抢先一步说出口,看着烛台切意外的眼神,他心中突然就有些满足。
“好了好了,”完成了购物的烛台切领着大俱利伽罗一边往外走一边说:“真难为小伽罗你能找到这里啊,你不太出门应该不熟悉吧。”
“………………”
并不想说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的大俱利伽罗保持了一贯的沉默。
“说起来小伽罗的一个月时间差不多了吧,”烛台切突然换了话题,“有没有想过下一个和谁合宿?”
“………………”并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一直保持了无所谓心态的大俱利伽罗一时间有了危机感,莫名的危机感。但他还是诚实得回答了烛台切的问题:“没有。”
在对方还未来得及开口之前,又说:“无所谓,让我一个人就行。”
“又是这种说法呢,”烛台切叹了口气,“小伽罗,要不要住下来啊?”
大俱利伽罗愣了一下,看着前面那个人,不曾回答。
独眼男子没有等到答案,好奇转身看着他:“反正我这里也只有一个人啊,小伽罗住下来的话会热闹一些吧。”
“我这样的也可以吗?”
下意识就将心里的话问了出来,大俱利伽罗又觉得脸上开始发热了。
“非常欢迎啊,”烛台切笑道,一如最初的明亮,“小伽罗的话,当然是没问题的。”
即便是觉得一个人也可以,大俱利伽罗也明白自己的心意,以及刚刚那莫名的危机感的真意。
“既然如此,我就住下来了。”他看着面前的人,正色道:“你就不能后悔了。”
“哦,当然不会。”
烛台切的声音透着高兴,道:“欢迎之至。”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