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51.尊敬する人/尊敬之人  

2017-03-28 23:43:5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小伙伴点了要看这段的2.5周目,我就大胆的上了……题目和内容其实关系已经不大了,凑个题目而已……
说个题外话,我是什么时候喜欢小宫主的呢?
第一次初见的时候反差萌,神仙模样的人故意坏了自己形象的大吃大喝,让人实在很喜欢。
第二次便是紫霄宫登基大典的这段,非常有意思的人。明明还小着呢,却要充老大,还要硬抗许多自己并不清楚的事情。
第三次大概是老龙头。然后西皮就站定了……【远目……
存档:
===================
351.尊敬する人/尊敬之人
[上天台 程张]
(2.5周目梗)

六月十四,近乎圆满的明月高悬空中,让原本就处于半空中的紫霄宫变得不那么清冷。程钧就这么站在门外,等着最后的通知。若是没有记错,上一世在这个时候,张清麓应当找他了。
应该是不会错的。
程钧嘴角弯了弯,紫霄宫之行几乎和上一世没有任何差别。程钧顺利得从白万象手中得到了捧印的位置。而另一头,因为换了身份,赢玥和唐世初也如上一世一般,互相见面,互相切磋了一下。比之上一世,程钧这次下手更轻了些,却让唐世初他们心中更为惊奇。毕竟即便是赢玥这等心中早有猜测的,都不如程钧这般仿佛什么事情都胸有成足。
然后便是魏纪之的出现。
仿佛是昨日重现,程钧看到那人的时候,一边躬身行礼伏低做小,一边想到魏纪之日后的结局,心中竟生出一些唏嘘来。他是这般平静,连带着那老头都免不得多看了他几眼。反倒是张清麓,言语间婉转表达了对三人的信任。魏纪之显然比上一次来的平顺多了,只是最后那句点魂灯倒是半点不差。
程钧心中冷笑,他之前已经暗示过张清麓莫要强硬。果然见张清麓毫不犹豫说了谎,随后又试图将话题带过。只是,若是这般轻易,魏纪之便不是那故意来找茬的道宫上使了。
上清宫的四盏魂灯漂浮在半空,如记忆中一样,豆大的灯火摇摇晃晃。程钧自然是作了假的,另外三人这次却也不用担心了。因为他知道,张清麓一样会将那灯要过来,灭了去。
“多事。”
想到这里,程钧免不得嘀咕一句,转世重来再看这一幕,虽说知道是收买人心的手段,但也免不得要说他一句天真。当着三人的面一同点了魂灯是收买人心不错,承受了魏纪之的一击受了些暗伤,对于赢玥他们而言也足够有激励作用。但背后灭了魂灯,又跪了四天,这种事情,没人看到,岂不是白白受罪?
说他聪明那是真聪明,权衡之术一手掌控,这是天生的。而蠢起来也是真蠢。程钧现在倒是有些理解魏纪之的想法了,考虑到张清麓身份如此特殊,若是这般天真,日后回到上清宫,只有被人坑的份,哪能看到真正执掌天下道宫的一天?
然则天真归天真,野心也依旧是野心。张清麓这个人,无论是叫张延旭的时候还是换做了张清麓这个名字,都一样,自始至终,从程钧真正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都一样。
袖中的玉符微微一闪,指出一个方向来。程钧抬头看了看,已经月行中天。再过半个时辰左右,便要到六月十五了。
和上一世一样,张清麓的讯息,终于送到了。

程钧走到大殿之外,平缓了一下心情。他倒不是有多激动,他是怕自己不够激动和茫然。他露出的破绽已经足够多了,多得令他自己都质疑为何张清麓还不怀疑自己?
大殿之上灯火通明,烛光摇曳,闪烁不定,仿佛放大了数倍的燃魂殿。张清麓就这么跪在空空荡荡的大殿上,在数千只蜡烛的照耀下,孤零零的一个人,端正笔直的跪在中央。烛火将他的玄色法袍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衬着他的面色,更显出几分苍白来。
“见过宫主真人。”程钧静静地走过去,跪在他身后。
“小程来了,坐下说话吧。”张清麓并未回头,只是应了一声。他声音如记忆中一般,暗哑又有些疲倦,显然魏纪之当真是没有留手。
“真人……可有什么难处?”
程钧记得上一世自己不由自主就说出了这句话。
“我有什么难处?我若是有什么为难,那也不是因为现在,而是因为将来的事。”张清麓哈哈一笑,用他的骄傲隐藏起自己的虚弱。
时过境未迁,程钧竟从他这姿态中看出不舍来。即便知道并无大碍,依旧像要将此人拢在怀里。
不可!绝对不可!
时机未到,万万不可打破这既定的轨迹。
程钧稍作沉默,便越过那话题,直接问他:“真人何处此言?”
如记忆中一般,张清麓用那大话来激励他,又将那天下之事,些些许许的说个大概。天下,这个话题许久未曾有人与他说起,上一世合道之前,无人知晓真正天下之争的意义。天台之后,众人知道的天下已经是他俯首可得之物。而这一世,在张清麓之前,尚未有人提过,尚未有人知道。
程钧以便与他分说,一边心道张清麓果然是心中有所准备的。他年岁说不上多大,却已经知道灵山、昆仑之争,更晓得有海外所在,显然是花费过一番功夫的。即便是上清宫中,知晓的人只怕也未必有几个。魏纪之说他将修炼的时间都耽误了,张清麓自己后来也承认因为庶务耽误了修行,确实不是虚言。
“你果然不一样,”张清麓点点头,“和那些井底之蛙不同,知道天外有天,晓得那天下并非只有燕云。程钧,你可知道,紫霄宫又是什么?”
程钧犹豫着想那措辞。他不能答得太快也不能答对,只能做出一番思考的模样,踌躇着用最大众的说法去回答。
“道宫,”张清麓言语中掩不住好笑,“你这话只能在我这头说说,若是被上清宫的人听到,只怕要惹出大丨麻烦来。你可知,在燕云,所有修士,从成为修士的那一刻起,便打上了道宫的烙印。‘道宫以下再无道’说的便是燕云。 ”
泊夜的上清宫是什么德行,程钧自然清楚。莫说第一世的那可怕的庞然大物的模样,即便是第二世,直面过上清宫,程钧依旧必须承认,燕云的道宫,泊夜的上清宫,到底是等级森严,无法打破的。对比之下,张清麓可谓是声明大义,大开大方了。
当然也更显天真。
在程钧回想的时候,他和张清麓的谈话已经到了紫霄宫的用处上了。隔了一世在来看紫霄宫,果真是有些悲壮的。他听张清麓说北国乃是四战之地,自己乃是马前卒的时候,突然就明白了当时张清麓的想法。
不过是想从棋子,变成执棋人罢了。
即使知道真相,却依旧想要力挽狂澜甚至要在其中做些手脚的张清麓。
可悲可叹,又可怜。
“上清宫,也要与人作战吗?对方是谁?”
程钧故作惊疑,试探道:“莫非……是天下……燕云之外的天下?”
“小程果然是聪明的。”张清麓淡淡得夸了他一句,终于侧转过头,又看了看他,似乎想从程钧身上看出些不同来。他问:“程钧,你还记得三大圣地的那首诗是如何说的么?”
“九方雁回九重天,斗星移海紫霄前,一剑横出西岭断,隔绝昆山两人间。”程钧低声回应。
张清麓应了一句,又与他说那三大圣地的用处,末了问他:“你可知道真正的星宫是何处?”
“不是斗星移海……”他顿了顿,一脸惊异的看向张清麓,“莫非……是……”
“对,正是紫霄宫。”张清麓回他:“紫霄宫便是星宫。原本和九雁山、西岭剑派一般,是北国三足鼎立中的一足而已。只是后来因为一些缘故,紫霄宫越发庞大,上清宫觉得既然如此也不必打散,便将那星相部分拆了出去,取了斗星移海做了名字,另设一派。”
程钧心中暗道,这缘故只怕还应在了你身上。毕竟怎么想都知道,能让上清宫或者说能让泊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视紫霄宫自成体系庞大起来的人,也只有张七一人了。由此可见,当年的张七当真是相当受泊夜的宠信和偏爱的。
他心中想着别的,嘴上却不忘记继续问:“那上清宫的敌人究竟是谁?”
张清麓语调悠然,道:“这个么,你往最后一句话去想啊。隔绝昆山两人间。山,便是灵山道宫,在外人眼中是灵山道统。昆,自然就指对面天人隔绝的昆仑道统。”
不及程钧发问,张清麓便说起那昆仑道统的事情,程钧听得出他语气中的羡慕和憧憬,和那些小修士看到道宫真人时候的神情并无两样。程钧嘴角带着笑,见他这模样觉得又有些怀念。此时的张清麓,自然是不知道昆仑的模样的,但待得他到了元神,昆仑的神君又如何,蓬莱的神君又如何,不过是在他面前,一般模样看着他露出羡慕而已。
程钧要做的,不过是让这一日顺顺利利的来到罢了。
说到最后,张清麓终于又绕回了最初的问题:“所以说天下是什么?天下就是九雁山的两侧,两个道统,两个人间。还有其他我们不知道的地方。”
“宫主真人不必菲薄,既然我等已经站在了北国之上,紫霄宫又在此处,宫主真人必然能看到整个天下的一天。”
未来有一天,你会站在最高的地方,那时候天下已经不是道统,而是真正的,天台之下。
程钧说的话可以看做是一种恭维,张清麓却听出问题来。
他笑笑,突然问道:“程钧,其实之前我就想说,大概我说的这些话,对你未必是陌生的。”
“宫主真人何出此言?”程钧暗暗提醒自己收敛,又问:“莫非是我哪里说错了?”
“不错,你说的都不错,”张清麓没有接他的话,只是道:“如你所言,这天下,终究要统统展现出来了。五千年的休战协定即将到了尽头,天下,要乱了。”
“上清宫要打开那扇门了吗?”程钧知道那门的开启和上清宫的意愿没太大关系,而是当时的封印,不过只堪堪能支撑到此时罢了。
“或许吧。”
此时的张清麓并不知道这里头的全部真相,他只能从他知道的角度去看待问题。或许是程钧暴露了太多,张清麓对他也并未隐藏,语气中那淡淡的不满,程钧听得明白。这一世、上一世、上上一世,张清麓都一样,卷入了身不由己的战斗。看似尊崇的紫霄宫宫主的身份又如何,不过是给人做棋子,然后是弃子,很好玩吗?
“您是要促成?”程钧故作试探,见张清麓脸色不对,又换了方向:“还是要阻止?”
“促成,那是有病,”张清麓没好气道,“阻止,我能阻止多少?”
“那便是退而求自保了,”程钧叹了口气,他知道未来张清麓的结局,自然更多怜惜,“我该如何做,才能帮到你?”
“程钧,”张清麓淡淡道:“你能做到什么程度,我不知道,但是我要做的,不过是偷一线生机。为了自己,还有紫霄宫。”
程钧心道,你的生机也当真只有一线,紫霄宫就别提了,还是留在日后给你老爹重塑吧。
“您说吧,”程钧忽略他的话中话,而是道:“计划为何?”
张清麓轻笑一声,容得程钧将那重点忽略过去,与他去说那九雁山的计划。
“西岭剑派我是一定要拔掉的。”张清麓压低了声音,最后将那重要的话如上一世一般,传音入密:“……”
“我知道了。”程钧点点头,“我能做到。”
程钧的承诺简单有力,张清麓似乎感受到其中的肯定,面上也露出一丝笑意,又嘱托了一些话,末了吩咐程钧:“无论计划如何,我先前所言并无二致,你需保全自己为先。”
“真人放心。”程钧点点头,无论哪一世他从来没将自己放弃过,只不过这一次,张清麓的安危也相当重要。他道:“程钧有一言是不当讲的,但还是希望,真人务必要保重自己,莫要身涉险境。”
“我竟让你担心了吗?”张清麓语调中有些意外,又似乎有些愉悦,道:“你放心吧,我还有天下要看,自然省得。”
程钧心想你这“省得”到底还是不够重视,不过以他现在的身份,能说的不过如此,若是再多说几句,只怕张清麓要后悔将自己拉入这计划中去了。
“宫主真人对道宫处处尊崇,对道祖更是尊敬有加,”程钧终究是有些不放心,他婉转道:“但毕竟不知这道统战事一起,会有何等变故。变数无穷,我等只能祈求真人一切安稳了。”
“你倒是有心了,”张清麓面孔隐藏在烛火摇曳的阴影中,突然喝道:“你是让我怀疑道宫吗?”
“不敢!”
程钧匍匐在地,他晓得以张清麓的心思自然能猜出自己的意图,但追究到最后他的结局,程钧不得不说。今日不说,日后便再无机会可说。
“唉……”意料之外的,张清麓只是淡淡得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又何尝不知……马前卒的下场……”
最后的话,轻微到几不可闻,却又应了张清麓方才所言“争那一线生机”。
“程钧,你去吧。”
程钧给他行了个礼,倒退着到了门口,又看了眼张清麓依旧端正笔直的背影,嘴角含着一点淡笑,退了出去。
空空荡荡的大殿,明日就要迎来盛典。他们的时间不多了,确实不能耽搁在此。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