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06.相思相愛  

2017-03-26 23:22:5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撒糖ing~
存档:
===========
306.相思相愛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丹青传情言不尽,笔墨成书思难传。
传闻当朝宰辅善丹青,曾在先帝朝上当庭作画,佳人入画仿若仙子落凡,艳惊四座。此后先帝曾私下命其为人作画,却被当时仅为户部侍郎的宰辅全部予以拒绝。先帝曾为之大怒,连定国公劝说都未曾松口,却不想宰辅与先帝长谈之后,终究令先帝放弃了。后事不予追究,甚至连先前赐婚之事都无限拖延,显然是已经改了意向。
众臣曾纷纷猜测其中原因,最后流传出一个说法。但是画像中人乃是过世的张夫人,张宰辅曾答应,仅为其作画,再无他人。若非要他破誓,便先去寻一个容貌、品性、才行都超过张夫人的,他便答应。
在场之人,都记得当时画中人无与伦比之美貌,也都记得那仿若仙子的姿态,又曾听说定国公的长姐乃是当时出了名的才女,品性淑德,近乎完人。莫说超过,连寻出一个相似的都再难成功。甚至又说,当时老国舅曾打算将自家嫡孙女嫁与当时的张侍郎,也因这话,致使国舅的嫡孙女无法直面张夫人的容貌,过于自卑,自家又取消了媒妁。
此事纷纷扬扬,闹过一阵子,但因为宰辅从来为人低调安顺,风声一阵之后,也就平息了。反倒是因为传言中那张绝美的画像,惹人无限遐想,但又难窥真容,以至于此后去围观当时尚在兵部混日子的定国公那头凑热闹。定国公本就因容貌出众,俊美异常而深受圣宠,但又有人说其尚不及张夫人容貌之八丨九。此话以讹传讹,时间久了,便成了传闻。
待得今时今日,自然再无人敢去强求宰辅一张丹青,虽说时不时有其笔墨传出,也是价值千金,但终究及不上那传言中的神奇。又看那定国公,二三十年过去了,容貌却仿佛停留在盛年之时,依旧美艳万分,若非身上带着疆场上厮杀存下的煞气,只怕寻常人依旧会将他当做一个以色侍君的闲人。

侍文侍墨第一次听说这段故事的时候,年纪还不大,不过是十四五岁的模样。和平安他们一样,都是被张大人捡回来的苦孩子,取了名字教了文字,终于有了做人的自我之后,与人闲聊中听到了传闻。
那是少年还存不住话,听人说宰辅善丹青却不作画,言语疑惑:“平日里大人也曾教我等练字作画,难道那算不得画作?”
旁人嬉笑中也有几分羡慕,但还是解释了清楚:“张大人真正的画作,和平日里随手涂抹的是不同的。”
至于这其中不同在何处,也没人说得清楚。
直到后来,侍文在定国公的卧房里看到一张画。
那是在北地玉山城中,为了抗击北狄的蛮子,程钧在此驻扎已有数年,不是不想快些结束,而是作为凡人,如今的他必须用寻常人的手段去解决大问题,这其中,时间的作用必不可少。
张清麓曾说他,莫要作妖。事出反常必为妖,若是程钧事事出头,样样出彩,那边不是落凡,而是神仙手段。如今他已经有了凡人不可及的巨力,但尚可用先天之路来解释。但若是战事中显出异乎寻常的胜利来,那便不是将军作战,而是神仙法力。若是他们动用了仙神之力,那对方自然也可以。
彼时他们已经预感到北狄人中暗藏修士,此事如同他们这里,皇宫中也有道宫做后盾,互相对峙却不流落于明面上,乃是一种暗地里的平衡。张清麓让程钧不可以打破这等平衡,却不曾预料,这平衡本就是虚假的,北狄之后的暗子,本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这话乃是说得远的,却说当时去找程钧的侍文,盯着那房中的画像,顿时看傻了眼了。
“你小子,”一直到程钧发现他,才转开注意力:“在我房里看什么呢?”
“这……这个……”
当时已经成年的侍文仿佛又回到了刚刚被带回张宅时候的模样,连话都说不利索,指着墙上那张美人图,支支吾吾了许久,终于问出来:“这个仙子,是谁啊?”
“仙子?”九爷当时面上的表情可谓是丰富多彩,讪笑了许久,才道:“家姐。”
侍文一下就想起来曾经听如意说的故事,立刻追问道:“是大人的丹青吗?”
他们言语中的大人,自然只有张延旭张宰辅一人。
“是啊。”程钧看着那画像,颇有几分追思的模样,笑道:“怎么连你都知道?”
“如……如意哥说的。”
侍文非常没出息的直接将人给卖了。不过程钧倒也不恼,反倒是吩咐:“拿下来吧。”
“为何?”侍文讶异,“九爷不喜欢吗?”
“喜欢自然是喜欢的。”
程钧说不出来,张清麓画的并非别人,而是自己。
“只是不太合适挂在这里。”程钧解释了一句,“不过是前几日思念甚重,拿出来瞧瞧而已。”
侍文以为他说的是思念长姐,想到传言中,九爷出门不过十四五岁,回去却要面临因为大水而失去的整个家乡,心中就免不得有些唏嘘。
“大人画得当真是好。”
还是少年模样的侍从,一边小心翼翼将画像取下装好,一边感慨:“若是我能学得一成也是好的。”
“那也不难,”程钧笑他:“你可有喜欢的人?”
“和喜欢的人有什么关系?”
彼时侍文还不明白其中意义,程钧却没有解释,只是道:“取笔墨来,我教你。”
所有人都知道当朝宰辅善丹青长书法,却无人知晓,原来定国公也如此精于笔墨之道。
侍文看着他在白卷上寥寥数笔,便勾勒出一个极为生动的人像来,也免不得惊呼:“大人?”
“是啊。”
程钧应了声,却不曾停笔。
定国公笔下的宰辅大人,未着官服也不是家中常服,而是青衣道袍,长发用同色的发带束在脑后,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极为年轻的模样。
“为何大人是这般打扮?”
侍文在一旁看着入迷,却免不得还是好奇要问。
“嗯,早年的时候看他一直这么穿,看多了就记得了。”
侍文点点头,似懂非懂接受了这说法,却不曾想到,他家九爷说的早年可不是什么十几二十几年前,而是那数百年前,两人尚未胡同心意的时候。
程钧依稀记得那时明明不过是些许小事,张清麓却动用法力传递影响与他对谈。当时在上清宫离率宫中的张清麓,褪去了紫霄宫宫主的身份,不过是无罪跟前的弟子,换了一身青衣,一条丝绦系住长发,便是这般尚且带着些青涩模样的青年人。
彼时天真却又野心勃勃,令人看着也免不得就有些心动。
程钧心有所思,画中便凝聚了意念。侍文看着他轻描淡写便是一张人像,又想到方才自己收起来的那张,免不得就有些感慨:“若是挂在一起,想来也非常般配。”
程钧被他说得一愣,眼中不知存了什么,想了想又摇了摇头,笑道:“莫嘀咕了,去寻人裱起来。”
“要挂起来吗?”
“不用了,”程钧笑道,“连带着先前那张,一同送去京城,给阿旭存着吧。”
侍文那句话,程钧心有所感。而这两张画送过去,张清麓也必然明白。
丹青不言不语,却自有真意。
两人行走人间数十载,如今却真正体会到言语不及却依旧心意通达的真谛。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