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犹记 柳祈]365题——215.キライ/讨厌  

2017-03-26 00:00:0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篇……写砸了……_(:зゝ∠)_
存档:
=====================
215.キライ/讨厌
[犹记 柳祈]

号称奉天朝最风流倜傥、人见人爱的定亲王,最近遇到了烦心事。要问能让这位花间流连的王爷感到讨厌又苦恼的事情,当真不多,唯独一件,万万躲不过,那便是王妃省亲。
暗流半个月前传来的消息,说是武圣庄中依稀有人看到了柳王妃的身影,偏偏另一边则传来庆国单于闭关的消息。祈情看着桌上数张寸许长的纸条,一张张丢入案上手炉里,灭了痕迹。
那是暗流最新传来的消息,庆国如今一切正常,单于日日出现于人前,朝野之中,各有政事行动,并无异样。
若是从这几份资料上来看,柳残梦不过是回去了一趟武圣庄,要说麻烦,也不过是寻常。
但祈情这些日子总有些心悸,尤其是这几日,眼皮子跳得厉害,以他的性情,免不得多些猜测。这都是常年和这些成了精的妖怪们打交道练出来的,若是有半分差池,说不得又要亏上一大笔。
“来人。”
暗室之中,有影卫悄无声息的落下。
“红袖可回来了?”
武圣庄的消息传来之后,祈情为了查探个确切便让红袖携了账单去了一次庆国,算算日子,若是顺利也该回来了。
“回王爷,尚未。”
“神仙府可有消息?”
“在归程,并无异常。”
“间呢?”
“如旧。”
“去吧。”
如来时一般,退下的时候也一般安静无声,消失于无形之中。
祈情的手指在案上轻扣,一切如常,便是最大的不寻常。

时隔三日,定亲王又开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朝堂上不见他倒也算不得奇怪,毕竟此人乃是出了名的纨绔,若是当真认真得日日上朝,反倒惹人异目。倒是那皇帝轩辕心生疑窦,拖着朝廷良心宝亲王在退朝后嘀咕了许久。
“阿情去哪里了你真的不知道?”
“连陛下都不知道,臣自然不知。”
“小云,这就是你不厚道了,不能帮着阿情瞒着我。”
“不知道。”
说不知道的时候,宝亲王原本就冷若寒冬的脸上又增添了厚厚一层冰霜,冻得对面的轩辕一哆嗦,不由自主就相信了。
毕竟能让小云这么生气,显然是真的不告而别了。

而此时此刻,被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的定亲王,祈世子,正倚红偎翠得躲在烟花地中,乐不思蜀。
“王爷当真要在这里住满一个月?”
说话的面前的楚楚举袖掩面,笑意都写在那双如弯月般的眼睛里,明亮动人。
“自然当真。”
一身鹅黄天孙锦,长发束在脑后,玉冠衬着黑发,映得此人当真是风流无边,倜傥无双,当得起面若冠玉绝世无双。偏偏那双琥珀色的眸子,笑意里又有几分跳脱,惹人喜爱偏有生出留不住此人的念想来。
祈情应声的时候心中万分得意,他自然是跑得快的。无论是神仙府还是间,传来的消息异乎寻常的精准偏偏又细节到了极致。要说暗流做不到,祈情是不信的,但若是将这些精力都放在一处,显然又有些异常。而若是往日,这些反常的消息未必会真的落在他手上,大多散碎无用的信息会被人收集起来,做成流水呈上来,而不是这般看似不加修饰的模样。
事出反常必有妖。
红袖既然还未回来,那就干脆让她一路承担到底吧。
祈情这时候倒是想不起来兄弟友爱了,自家妹妹的手段,他这个当哥哥的心中有数,别说应付那位省亲的绰绰有余,即便是小云找上门来,也能应付一二。
只是,想到这两人,即便是自谙手段过人的祈世子都免不得有些头痛。
一个缠人,一个吓人。
想想就烦人。
“那为何王爷看起来还如此烦恼?”
楚楚说话当真人如其名,楚楚动人,婉转清越颇为惹人怜爱。此时正跪坐在祈情身边,与他添酒说笑。
“自然是,不见美人心中烦恼,”祈情一挑眉,神色风流,自有风情流转面上,他扇子一挑身边人的面纱,笑问:“不知为何今日美人都做着遮面打扮,莫不是见不得我么?”
“王爷多虑了。”
楚楚一笑,席边又有人与他笑答:“王爷许是许久不曾来了,不知如今姐妹的喜好。”
“这倒是当真是不知,”祈情半坐起来,倚着身边人,问她:“可儿姑娘可否一解区区心中疑惑?”
“王爷可知京中来了许多胡姬?”
神仙府遍及天下,那青楼便一般如是。此刻说起老行当,祈情当然是知道的,点头应道:“有所听闻。”
“胡姬打扮与中原女子甚为不同,”说话的乃是另一人,“颇为新奇。”
祈世子点头称道:“胡服骑射,也是风情,这倒也难怪。”
“王爷可喜欢胡姬?”一旁楚楚退开些距离,拍了拍手,“她们甚是擅长歌舞,不如给王爷助个兴。”
祈情挑眉看了她一眼,又扫了眼周围的数人,眸光流动也不推却,抿了口酒,点了点头。

欲抱琵琶半遮面。
胡姬身材高挑,一如身边楚楚和可儿的打扮,轻纱遮面,只露出一双眸子,明亮如水。祈情点了点头,那女子便行礼入场。
一曲琵琶舞,算得上艺惊四座。
祈王爷面上带笑,口中称道,赞了一声,便不去理会。倒是那胡人女子顺势上前行礼问安。
“不知可得王爷心意?”
“世间罕见,自然是满意的。”
祈情挥挥手,周围女子识趣退下,独留这两人虚以为蛇。
“王爷什么时候发现的?”
胡姬凑过来要与他倒酒,被祈情嫌弃得推开些。
“隔着三扇门就知道是你了。”
“不想王爷对在下这般重视。”
“区区只看美人,不是美人的,自然一眼就看出来了。”
“在下当真如此入不得王爷眼么?”
“要论惹人讨厌,单于定是第一。”
酒杯搁下,手腕却被扣住,祈情挑眉瞪他,换来得却是调笑:“怎么知道我来的?”
“能发现红袖的传书还能送回来的,”祈情横他一眼,“你当我瞎的吗?”
“王爷当真是好眼力。”
“你什么时候入京的?”
能找到自己并且跟过来安排人手,柳残梦显然不是刚刚入京。祈情算了天时地利,却没料到他的速度。
“你既然发现半个多月前就有异相,怎么会不知道我何时入京?”
柳残梦笑嘻嘻的拿过杯子作势要喂他。
祈情心中灵光一闪,顿时明白:“那个混蛋!”
庆国单于入京有半个月却不曾被人发现,还能截断暗流的部分消息,若说轩辕不曾在中间出手,祈情是断然不信的。
莫名又被自家皇帝卖了的定亲王,心中的厌恶之情简直需要厚厚的一叠账单,才能稍作消减。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