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13.リリィ/莉莉  

2017-03-25 00:12:1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365题快要完结了,越来越挑不出能写的题目了……_(:зゝ∠)_
存档:
======================
313.リリィ/莉莉
[上天台 程张]
(猎鬼师AU)

“这一次是什么人?”
黑暗中的声音带着颤抖,却始终坚持:“我不走,谁来也不要想让我走。”
那是包含绝望的女性的声音,已经陷入了看不见未来的地方。

吉普从公路开到山路又开到没路,在泥泞不堪的山坡上挣扎着爬行而上。
开车人憋着一口气,一脚猛踩油门,总算越过了一块突出的土疙瘩,换了个稍微缓和点的坡面再继续慢吞吞的前进着,可谓是举步维艰。
“我说,为什么最近的生意总是在犄角旮旯里?”程钧觉得自己的体力在开始工作前就要消耗殆尽了,“就没有舒服点的单子吗?”
“城里的好货色哪里轮得到你啊?”坐在后排的黑发少年靠着个大号颈枕,仰着个脖子对着程钧冷嘲热讽,“也不想想看,你又没后台门路,谁给你留肥肉?”
“不对啊,以前也有不少好单子的啊,”程钧反驳,“该不是你得罪了联络人吧?”
他们这组的生意一般都是老魔出面和人联系,然后四个人根据单子的性质来决定到底谁出马。如果判断不出来,四个人又不太忙的前提下,一般都会集体出动,解决起来快也安全系数高。以往这些接洽的工作,老魔处置的都不错,程钧也习惯了让他对外。但最近的生意实在古怪万分,不是忙死忙活就是累死累活,更要命的一般这两个都连着来,如果是遇到现在这种处在深山老林里头的,那就更讨厌了,不仅又累又忙还一般赚不多。
“呸!”老魔立刻否决:“我是这种人吗?”
“不是啊,”程钧也毫不示弱:“你是这种魔修才对。”
“呸呸呸!”
猝不及防被反击了一把的骨魔立刻瞪大眼睛,狰狞万分的从后视镜里面威胁程钧:“魔修也是五讲四美的,功法不同而已,咋得你还看不起魔修了?”
“看得起看得起,”程钧笑了笑,“就是对你这说话方式和脾气表示怀疑。”
说真的,四个人里面除了他就是张清麓最擅长存待人处事,但偏偏程钧的修行有时候抽不出空来和人交际,而张清麓因为身份问题有些特殊,需要尽可能隐藏自己,而云渊又不善于和人说话,结果只能交给老魔。
“就知道你没好话。”
老魔摇了摇头,从袖子里摸出个东西丢了过去。程钧开车没法接,坐在副驾驶的张清麓顺手抄过,打开一看,乃是猎鬼师联协的一些通告。
“怎么说?”程钧抽空看了眼一旁的清麓,见他看得认真,也免不了好奇起来。
“嗯,最近确实有些特殊。”张清麓笑笑,将那折子打开,用术法封禁的通告就浮现在他面前的玻璃上,张清麓指了指中间一条,“各地都有些特殊的闹鬼事情,但都集中在山区。”
“这么巧?”
“不仅巧,还特别准。”张清麓将地图放大,“每一个有联协分会驻扎的城市,外围山区都会有各种麻烦事情,而且还特别分散,一桩接一桩,城市里小麻烦不断,让他们抽不出人手,但外围的事情则让他们连休息的时间都没。”
“没怀疑吗?”
这么微妙的巧合,显然是有人为的痕迹,程钧问得便是联协难道没怀疑过被人设计?
“有,但是去查下来,所有的事情之间都没有关联,”张清麓笑笑,“而且都是一次性解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都是一次性解决?”
猎鬼师的行当虽说不是次次都要命的麻烦,但也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一出手就解决的。驻扎个几天,等等天时地利,找找原因,都需要时间,若是一次性解决,则意味着是动用法术之后现象立刻消失,连查找原因都不需要。这种事情,一次两次倒是可能,若是每一次都这样,就又有些奇怪了。
“就是你想的那样,”张清麓当然明白他说什么,他将盒子关上还给老魔,继续说:“联协的结单报告里面写得都很简单,也确实没有前因后果和牵扯的范围。”
“所以这肯定有问题啊。”
“没问题就不会让你出马了啊。”
坐在后排的老魔换了个姿势,倚在一旁的白发人身上,从两个前排座椅中间看过去,“程钧,你现在在联协已经成一个敲门砖了。”
“他们怎么还不放弃。”程钧耸耸肩,“我可没兴趣给他们当弟子啊。”
修为、传承以及上古的修行秘籍,足够让程钧成为联协和长老会眼中的香饽饽,但是没法对他出手导致这种关注变成了另一种特殊的处置他的方式——所有交给程钧的单子,都是存了各种不可告人的麻烦的。
所以问题从来不在老魔身上,而是程钧本身引起的。
“好吧,这次是什么?”
程钧方向盘打了个转,终于看到了资料上那条所谓的“唯一的路”。
非常脏非常窄,显然很久没有被使用过的土路。厚厚的泥土和结块的鸟兽粪便下面,还有坑坑洼洼的凹凸感从轮胎上传来,显然是铺过鹅卵石的,倒也符合“人工小路”的定义。
“是一个看不到的女鬼。”
老魔对这单资料早就烂熟于心,给程钧解释的时候还不忘记嘲笑他:“你不是看过的吗?号称过目不忘的呢?”
“啧,资料上的东西谁用你说了,说别的。”
程钧当然知道资料上会有什么,但对于他们这行的来说,资料就是个指路的方向,真正道路怎么走,还需要自己寻出个路线图来。
“没了。”
“什么?”
程钧颇为吃惊转头看他。
“打好你的方向盘!”
老魔瞪大了猫眼看着程钧一脚踩歪,吉普在山壁上轻轻磕了一下,迫于外力,停了下来。
“这可不是我的锅啊。”程钧摸了摸鼻子,看了眼一旁叹气的张清麓,辩解道:“本来就没路了。”
“嗯,”张清麓看着前面越来越巨大的“土堆”,将贴在手臂上短刃取了出来,夹在指间,说道:“看出来了。”
这山路是来自于他们资料中必经之路,路的尽头是单子中寻求联协帮助解决问题的村落,而路的另一头则是程钧方才找到的地方。这条路,没有开始,只有结束。又或者,只有开始,没有结束。
但无论如何,这是一条孤独于群山之中,沉睡在无人知晓的地图上的一条土路而已。
而这条土路,如今转活了。
“我来吧。”
张清麓坐了一路,觉得手脚都有些麻木了,索性站起来动弹一下。说完这话,他直接打开门站了出去,连程钧那句“小心”都被他关在车门里,半点都没漏出来。
纤薄光滑的短刃如一片薄薄的叶子,轻飘飘的就飞了出去。这是张清麓最近新研究出来的一种武器,用非常薄的钢片切割成细小的刀刃,边缘打磨的非常锋利,不装手柄,如吉他拨片一样随身带着,或者贴在身上。看起来不怎么起眼,也好似没什么威力,却因为他在上面篆刻了特殊的阵法和符文,而变得异常危险。
那是将一柄长剑的最大攻击力压缩在薄薄一页钢片上的法术,一旦受到冲击爆发出来,不亚于最强一击。
而如今这一片短刃就这么轻而易举飞了出去,轻若无物的贴在那“土堆”上,原本还在不断生长的土堆顿时停止了,裂纹如晒干了的地面一样出现在土堆表面,从细小的龟裂变成巨大的沟堑,最后整个土堆碎裂开来。从深深的沟壑里有液体流出,泥土融于其中看起来脏兮兮的,缓慢的从龟裂中滴落下来。
“是血。”
程钧不知合适站在张清麓身边,他伸手将人拉过来,靠近自己,又问也好奇下车看的老魔:“活人,死人?”
“不是人。”
回答他的是一直很安静的云渊,妖兽的血统告诉他,这不是人类的。
“动物?”
“不是,是山的。”
白发人指了指碎裂开来的山体,说:“这是活的。”
程钧挑眉,手中一道法决飞出,落在那碎土块上,化作一道光,融入土块中。
“确实是活的,”程钧冷笑一声,“不仅这块是活的,连这整座山都是活的。”
他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张符纸,淡金色的纸面上有鲜红的字体,看起来可怕又狰狞。
“去!”
符纸飞出,落在山上,这一次却不曾融入其中。
“说吧,”程钧开口道:“只有十分钟的时间。”
那是他上古符箓中的一道,可以化灵成型,但程钧也没把握,这活着的山,是不是真的能成型。
或者是古符箓的效用过于神奇,又或者这山果真有大念力,那符箓在山体上闪烁了一下,红色的符文扭转中,慢慢拉长,果真幻化出一个半透明的人形来。
那人看不出五官,也没有清晰的衣服打扮,唯有长发披散在身后,看起来仿佛是个女子。
“神人,”开口的声音也是个女子,“救救我。”
“你是何人?为何呼救?”
程钧压下心中的讶异,冷静问道:“又为何拦路害我们?”
“神人见谅,我不是要害人,而是不能让你们进去送死。”那女子大概适应了如今的形象,手一指村落的方向,“那里已经没有人了,都是死的。”
“村民都死了?”程钧心中灵光一闪,“是你求助猎鬼师协会?”
“是我。”那女子躬身行礼,“神人,你是第一个发现我的。请救救我。”
“说清楚,你时间不多了。”
“我是村中供奉的社神,我们村子人虽然少,但还算有香火,我便留存了下来。”那女子依旧不紧不慢,“但去年有人看中了这里,说是风水好,一定要拆了村落重建度假之地,他们,要开山。”
程钧皱了皱眉,郊远开发乃是寻常事情,断然不至于让一个社神现身求助。
“山中曾有大妖,不可毁山,”女子继续道:“我托梦给村民让他们拒绝搬迁,却不想那些外来人里面有妖人,利用法术诬陷我就是大妖,只要将我除去了,便能一切顺利。”
“然后你就被压入山中了?”
程钧觉得能做出这事情的人十有八九也是术士,说不得也有个猎鬼师的头衔呢。要说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一时半刻也不能明断。
那女子听到程钧问她,摇摇头:“我是被那妖人关在山里的,只要等山体破开,我就和山魂一同死了。”
“村落如今如何?”
张清麓听到此处,突然发问:“为何又死了?”
“那妖人,将所有村民葬入山窟,说是镇压风水。”
老魔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头:“可能是魔修。”
程钧冷笑道:“未必,魔修哪有这么容易得道的,十有八九,又是南洋那群不伦不类的。”
“你现在想要如何?”
程钧问道:“解决那些人?先说好,这个不是做不到,但是不能做。”
行有行规,这不是程钧他们能解决的事情。
这个答案,显然让这女子非常悲伤。
“神人,可否超度所有村民?”她问道:“若是他们顺利转生,此地风水也没了用处了。”
“这倒是不难,”程钧想了想,“即便不进去,也能做到。关键是你打算如何?”
“我?”那女子犹豫了很久,才道:“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这里……我也不想让他们成功……”
“这个倒是可以满足你。”程钧点点头。
“当真?”
那女子声音中满是惊喜:“还请神人相助。”
“清麓,给我一片。”
程钧伸手,从张清麓那头接过一片短刃,手指在边缘轻轻一割,鲜血从伤口溢出,被程钧涂抹到整个短刃面上。然后又被他翻过来,指甲沾着一点血迹,在另一面上刻画了一个符文。
“拿着。”
他丢了过去,那女子下意识去接,未想当真接到了。
“你叫什么?”
“莉莉。”
那女子报了个非常奇怪的名字,又解释道:“这是最早给我塑像的人,给我起的名字。”
“将你的名字投入这符箓中去,”程钧指了指女子手中的短刃,“然后去那村民的藏地。”
“这张符箓效用消失之前,完成的话,你就会永远成为这里的地缚灵,走不掉也超度不了,代替村民的灵魂镇压在这里。”
程钧给她说了用处,又道:“或者逆转这方式,自己离开。你选吧。”
“我留下,我本就是这里的灵,自然要回归这里。”女子躬了躬身,对程钧表示谢意:“多谢神人相助,待得我过去了,神人上车就行,我会将你们送出去的。”
“不用了,你的力量用一点少一点,用完了你就消失了,”张清麓在一旁拒绝,“你还有想做的事情吧。”
“嗯。”女子又行了一礼,不再多话,拿着程钧给的符箓,向着远处的山谷飞去。
“走吧,”老魔在后面催促道:“这里等下煞气会很重,早点离开的好。”
无论是老魔这个魔修,还是张清麓这个阴鼎之体,都不太合适接触死煞。故而早些离开,才是上上策。

吉普车又重新开回了山上,绕过崎岖的山坡,颠簸了许久终于回到盘山公路。程钧颇有些累着的感觉,又一茬没一茬的和张清麓说这话,就听后面云渊突然问道:“这是解决了吗?”
“是啊。”程钧随口应了一句。
“那报酬不应该问那社神要吗?”
白发人理所当然的问题,换来另外三个的沉默。
隔了好一会儿,程钧才恶狠狠威胁道:“老魔,这次你要是讨不回酬劳来,我就把你那箱子宝贝统统都卖了!”
“呸!”
黑发少年一脸郁闷,恶狠狠道:“都是你,总是被坑!”
可不是么,要不是程钧,这些事情哪里会轮到他们来处理,可若非如此,也显不出他们的本事来。
这一点,倒真是让四个人都有些为难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