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43.コンセント/插座  

2017-03-23 23:32:4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今天双更了!今天下午写了会儿原创,突然发现仿佛打开了新世界……手感一下回来很多啊~
这个题目其实和文没啥大关系了,就一个小道具而已~但是我试了试不同的组合模式~挺有意思的~
存档:
==================
243.コンセント/插座
[上天台 程张]

阳光洒满阳台的地板,打得油光发亮的实木地面因为木头的纹理,折射了一房间的光弧。弧光和弧光之间交错,仿佛打碎的湖面又好像电流画面的实体,在房间里抖动着,连带着空气看起来都有些扭曲。
那带着淡淡的胶体折射的空气果真是被光线折转了,弧光穿过的一瞬间,头尾断裂,仿佛成了两截,转瞬又交错过去,恢复成正常的模样,重新在房间里抖落无数的折返。
那空荡荡的屋子里面,干净漂亮的地板上面,就在看不出缘故的歪曲了的空中,意外的出现模糊的影子来。
那是两个人的模样,比肩而行,影子出现后随着阳光在他们身上落下无数光点,那人影就越发清晰起来。终于幻化成两个穿着奇怪的人来。
其中一人模样生得极为俊俏,容貌中带着一抹艳丽,五官精致耐看,又不女气,乃是少见的漂亮面孔。另一人则被映衬得显得有些平平无奇,唯独一双眼睛明亮又温和,带着一身出尘脱俗的气质,只是站在那里,就好似神仙下凡,不沾染半点烟尘气。
只是这两人无论是好看的还是脱俗的,都穿着一身古怪的长袍,与这现代化的别墅房子格格不入。

“这是何处?”
那脱俗长相的人开口说话,声音也是极为清越。他话语落下,脚已落在地板上,两人的身形从虚入实,终于从那扭曲的空气中平白出现在此地。
“我也不知道,”长相艳美的那一个转头打量了一下周围,目光中满是惊奇,“我只是从清麓的收回的分魂之中随意抽了一缕颇为活跃的,做了个坐标而已。”
“这个世界,”被称为清麓的那人也学着前头那人的样子,查探了一番周围,略皱了皱眉头,问:“程钧,你可能用法力?”
程钧,便是那长得极为好看的人,此刻听他问话则摇摇头,道:“这个世界没什么灵气,法力倒是能用,就是身体极其沉重,用出来大概连万分之一都不足。”
“我也是,”清麓点点头,“就好像未曾入道一样。”
“无妨,传送我们的法术乃是利用蓬莱的灵气,时间到了自然会将我们带回去。”
程钧往前一步,笑道:“不如乘此机会多看看。”
“飞不了只怕也走不远,”张清麓往另一头走了几步,似乎发现了什么,对后者招招手,说了句:“你来看。”
“什么?”
程钧好奇过去,也露出惊奇的神色:“果然是你。”
两人面前的柜子上拜访了许多木头框子的摆设,上面放了许多画像,其中最多的便是张清麓。只是这画像中的清麓穿着打扮都是正常人的样子,有西装也有衬衫,可惜落在这两人眼中,反而是一种怪异。
“这打扮好生古怪。”程钧笑了声,“不过倒也挺合适你的。”
一旁的张清麓表情有些微妙,吃不准程钧是夸他还是嘲笑他。程钧显然看出了他的犹豫,又解释道:“我想无论是何处的清麓,终究是你的本性所成,既然是你本性,断然不会亏待自己,显然是挑着最合适的来了。”
张清麓听着觉得有点道理,又觉得还是有些不合胃口。于是顺手翻了翻,又看到几张程钧的,摆弄对比了一番之后,终于点头道:“确实,你这几身就不太好看。”
他看惯了程钧道袍的样子,也见过他穿常服或战袍的模样,倒也都颇为出色,唯独这箍在框框里的画像,颇为奇怪,倒不是难看,而是显不出程钧远超常人的容貌来。
“还行。”倒是本人颇为不在意,伸过头来看了眼,笑道:“挺好。”
“嗯,”张清麓不与他纠缠这话题,伸手摸了摸那画像,惊奇道:“不是画像。”
“我看看?”
程钧伸手摸了摸,触手有些凉意还带着一点黏糊的感觉。他侧头想了想:“确实不是画像,上头没有作画人的念意。”
无论是凡人或是神仙,大多会在自己得意的作品中留下自身的念头,这念头深厚与否和作品本身花费的心血多少有关,若一个作品上全无念头,大概就能判定不是来自于生灵的作品。
“有意思。”
程钧放下画像,扯着张清麓往阳台方向走去,边走边道:“你看着日光,压力居然胜过蓬莱地界。”
日月有灵,晦明有定。
这是阴阳初始便有的规律,而此处,虽说灵气不足,却意外有着比灵气充裕的世界更强大的日光。
“好浓厚的世俗之气。”
张清麓落凡之时曾在人世间饱受俗世浊气的侵扰,当时他自封修为,道体缺乏抵抗力,之后虽说解决了这麻烦,但对于俗世浊气,他远比旁人来的跟更敏感。
“此地乃是凡俗之地。”
程钧已经看出了端倪,他站在阳光里,一身道袍和这个世界仿佛格格不入,又似乎一切理所当然。面容极为俊美的青年抬头看着日光,伸手一拈,一小段金色之物如丝线一般缠绕在他指尖。
“你看,”他举给张清麓看:“连纯阳之气中都带着俗世浊气,此地是无缘修道的。”
“若是有人能用浊气修炼呢?”
张清麓看着他指端非常精纯的太阳之力,突发奇想:“或许世界不同,修炼方式也有不同。未必没有成大道之人。”
“你感受一下轮回之力,”程钧笑了笑:“可有区别?”
“轮回乃是一体。”张清麓下意识回答,说完才反应过来:“你是说,这个世界和我们的世界其实是一个宇宙内的?”
宇宙之大乃是无穷尽的,宇宙之外另有世界也是肯定的。但若是共享一个轮回,那必然是同一个宇宙中,通用大道的世界。如此一来,便真的没有飞升之路了。
“可惜,”张清麓摇摇头,“我本想看看这个世界的你,会是何等风光。”
“我想你还是可以看到的。”
程钧一抬下巴,示意张清麓看身后。

他转身,房间中原本他们出现的位置站着两个人,和他们一模一样的长相,唯独的区别便是那身上的衣服。
穿着西装的程钧一步向前,阻拦在穿着西装的张清麓跟前,冷眼看着对面和自己一样的人,叱道:“你们哪里来的?”
“果然是你,”穿着道袍的张清麓忍不住有些想笑,“疑心病还是挺重的。”
“我对你可没什么疑心。”程钧摇摇头,一步上前,道袍摆正,才对那和自己一样的人说道:“我便是你,你便是我。”
穿着西装的程钧皱了皱眉头,意外的不曾出言反驳。
这一边的张清麓点点头,对着方才说话的程钧说:“不错,一句话就能明白了。”
“你的那位想来也明白了。”程钧抬头看了眼站在后方的张清麓,道:“确实挺合适的。”
他说的乃是那一身西装,倒也真的合适张清麓。
这一边的道袍清麓笑了笑,不着痕迹的横了程钧一眼,却听对面的自己问道:“你是雷中那人。”
那是曾经一个遥远的梦,原本以为是虚幻,不曾想幻境居然会站在自己面前。
“嗯,”这边的张清麓点点头,笑道:“你尚且安好,那便好。”
这个世界的张清麓,大约是分魂轮转的时候受了点损伤,容易惊魂,程钧当时出手安定了他的魂魄,现在看起来果然好了许多。
“你们来做什么?”此时的程钧也反应过来,问那穿着奇怪衣服的自己,“我们不应该出现在同一个世界。”
“无妨,无论多少个世界,我只有我而已。”
眼前的两人不过是自己和张清麓分魂的轮转,说到底也不过是同一个人。
可显然,现在的程钧并不认同。
“我是我自己,清麓也是清麓本身,”西装程钧往前一步,“和你们或许有关,但在这里,和你们没有牵连。”
仿佛看到真的自己一样,程钧有些乐呵。
正想说什么,却不想看到对面猝不及防丢过来一个长条形的东西。
那玩意儿似乎有些闪光,如雷电酝酿期中。
“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来的,”西装程钧将另一个东西插入墙上一个奇怪的三眼洞中,又道:“不过我想,有些东西是通用的,比如电击!”
大量的电从程钧丢过来的那个长条形物体上释放出来,一旁的张清麓试图阻止却又还是慢了一步。
“程钧住手!”
穿着道袍的两人,在消失前只听到那便的程钧对颇为紧张的张清麓解释了一句:“无论什么关系,若是他们不走,我们说不定就不能保留。”
电弧和光弧交错的一瞬间,镜子的法术也到了时限。
世界和世界的间隙在一瞬间融合,再睁眼,便是蓬莱。
周围是充裕的灵气,还有完整的道境。两人看着面前平息下来的镜子,忍不住摇头。
“不愧是你,”张清麓笑他,“连自己都下得去手。”
“也不意外,”程钧摸了摸鼻子,伸手将镜子塞回袖中,又将张清麓拉过来查探了一番,才道:“涉及到自身和你的生死存亡,我必然不会犹豫。不过我倒是有些奇怪,他怎么想到用雷电的。”
若非雷电打破了光弧之间的平衡,他们也不至于这么快被送回来。
“你要夸自己也留点面子,”张清麓笑他,“若是下次再被人打回来,就丢脸丢大了。”
“嗯,下次换个有趣点的地方吧。”
轮回、空间、时间、因果,大道轨迹所延伸的地方,只要有分魂所在,他们总归要并肩走一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