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56.加爾基(カルキ)  

2017-03-22 22:55:3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混更一下……
其实我没明白这个题目的意思……只查出来那个假名的意思是漂白/粉……所以只好这么来混了……
存档:
=================
356.加爾基(カルキ)
漂白/粉
[上天台 程张]
(现架AU)

“大哥……”
站在程钧面前一脸为难模样的程铮,表情相当困扰,欲说不说,令人有些好奇。
“怎么了?”
隔着电脑屏幕,程钧抬头看了他一眼,又扫了眼他手上,问道:“什么东西?”
“这个……”程铮手上提着一件衣服,犹豫道:“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
程钧没太注意,随口问道,然后才意识到问题所在。
程铮手上的衣服,是程钧的衬衫,重点是,后颈的领口有一点红色。
“是什么?”他想了想,这件衣服好像是前天酒宴上穿了一下,“蹭到的?”
“洗不掉的。”
程铮指了指,道:“方婶洗完了才看到的。”
看来不是口红嘛,程钧认真反省了一下当时有没有被人蹭到的可能,否定了一系列猜测后,问道:“试试看漂白?”
“嗯,我也这么说,”程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方婶说漂白了就要褪色了,问你要紧吗?”
“不行就丢了吧。”
程钧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们要纠缠这个问题,顿了顿突然又抬头看了眼,道:“给我看一下。”
白色衬衫浅灰色细条纹,不是很突出但是非常有特色。
拿到手总算认出来了,这是张清麓上一次圣诞给他送的东西,因为所有人都在场,所以程铮他们都记得。
“咳咳……”反应过来之后程钧才意识到为什么自己弟弟一脸为难的表情,“没法只漂白这一点点?”
后颈偏左边,一块大约一个指关节大小的红色,看不出什么东西染上去的,不过那红色在灰白的衣服上,相当醒目。
“没法子,”程铮扁了扁嘴,“所以才问你要怎么办?”
“先……漂漂看?”
程钧第一次觉得为难。
照他习惯,若是一般的衣服,丢了就丢了吧。问题是这么处理这件就不太合适了。
“真的会褪色的。”程铮道:“到时候一点都救不回来了。”
“……算了,先放着吧。”
摸了摸鼻子,程钧决定先把衣服塞回衣橱里,反正这么多,未必会被发现。
得了赦令的程铮显然松了口气,出门的脚步都比进来的时候快了许多。
而另一头依旧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的程大董事,手上工作依旧,脑子已经分了一大半出去考虑各种可能的后果了。

结果是准备的各种说法都没派上用处。
晚上看书的时候张清麓突然问他:“方婶说你衣服染色了?”
程钧心里“咯噔”一声。
“嗯,”他点点头,放松语调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染上的……也不知道是什么……”
“灰条子那件?”
好吧,一下就没了退路了。
程钧摸了摸鼻子,直接承认,心中已经准备好接受张清麓的白眼。
“那天剪裁的佩带吧?”穿着家居服的青年倚着他,似乎并不在意,“因为有点下雨,我当时就看到好像有点褪色,没想到还真染色了。”
“那个,我也没料到……”
张清麓挑眉看了他一眼,明了得笑笑,道:“程钧,你紧张什么?”
“怕我介意?”不等程钧回答,张清麓继续笑他,“你连是什么染上去的都分不出,还担心我介意这点?”
程钧一时间不知道该说谢谢信任还是该感慨一下连这个都要被嘲笑,隔了好一会儿才突然问他:“你分得出?”
张清麓倒是没想到他有这么个反应,道:“我那天看到了。”
随即又笑:“至少,口红印子我是分得出的。”
说完,莫说他自己忍不住,连程钧都被引得笑出来了。
“不过是可惜你送的礼物罢了,”程钧搂着那笑得倒在他怀里的人,道:“毕竟少。”
“原来还是怨我,”张清麓也不起身,贴着他,道:“罢了,回头再送你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