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琅琊榜x九州天空城 飞流x风天逸]莲花落(四)  

2017-03-02 00:26:1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改了改剧情,结果发现我西皮感太弱了……_(:зゝ∠)_
标题莲花落的意思其实是乞儿中很流行的讨饭歌,用在这里,一是因为飞流是捡来的,二是因为他出现消失不确定,乃是随缘的……
前文:
存档:
================
四、

若说这世上有什么不受控制,大概是命运两字。
风天逸心头些许的愉快,在不到两天的时间内消失殆尽,因为飞流不见了。
年轻的羽皇一开始没找到他的时候,并未觉得有什么奇怪。这孩子本身就有些神出鬼没,到了南羽都之后没了人管又少有人打得过他,故而由得他胡闹。不仅是皇宫之内,甚至于整个南羽都的都城,他都没少窜过。偶尔会出去个几日,隔了几天又会回来,风天逸一开始以为这一次也是一样。
只不过,未料到这次消失得有些彻底。
风天逸之后差雨瞳木他们去寻过一次,却没有半点消息。
忠心耿耿又有些直率的雨瞳木见他有些焦急,问道:“要不要干脆动用……”
“不用!”话未说完,风天逸就拒绝了,他垂着眸淡声道:“你以为,以我现在,能动得了禁军?”
“可陛下你也是有金羽令的。”向从灵在一旁出声,问道:“为何如此退缩?”
“哼!”风天逸声音冷冷,甚至没几分怒气,道:“金羽令,若当真有用,也是完整的时候。”
他手上如今只有一半,又有那摄政王在,此物形同虚设,如他的皇位一般,噱头而已。
只可惜这噱头也没存多久。
风刃大约是从雪凛那头得知了飞流的存在,差裴钰来打探,风天逸将人打发了回去,又说这人已经不见了。
此话莫说风刃不信,裴钰也不会信。只是他带着口信回去,却不想看到摄政王的笑容有些微妙。
紫色王袍垂在地上,那人站在台阶上,隔了很久才问道:“天逸,可是有些着急?”
“确实如此。”裴钰实话实话,却不明白为何自家王爷会这么问。
“既然如此,”风刃嘴角带着一点冷意的笑容,道:“宴会的时候让他带着来吧,连同那人类的女子一起。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花样。”
风刃所谓的宴会,乃是他的生日宴。
摄政王生辰自然是声势浩大,必须由皇帝亲自操办。风天逸为此做了各种准备,应对可能的结果,却万万没料到,风刃一直不曾出现。
“皇叔若是不来,那便散了吧。”
风天逸听到自己的声音有些压抑,他堂堂一个羽皇,因为摄政王的关系,连臣子都不将他放在眼里。
“哦?”
话音落下,门口便有人影出现,一如那语调,冷漠傲慢却又尊贵。
“不知陛下准备了什么,如此期待我出现?”
风刃四下打量了一番,装模作样的露出期待的神色,又对着风天逸上下扫了一遍,道:“看来并没什么惊喜,原来陛下的准备,不过如此?”
他之前问过裴钰,可曾见到风天逸身边两人,答案是否定的。此刻自己亲眼见了,果然如此。本以为是风天逸藏得好,却不料所谓的“惊喜”还是有的。
只不过惊得重了,喜也没了。
碧桐跌落碎成两段的时候,风刃是真心要让易茯苓死的,无论风天逸如何看待她,都一定要死。
可是,这人类居然是星流花神。
神的眷顾最终落在羽族的头上,他们的皇亲自带回了未觉醒的星流花神。
风刃见他面色有些紧张,不知出于何种心态,便将那女子带了回去。
带着少年意气的羽皇为此与他争辩,甚至闯入宣勤殿要带人走,最终自然是失败的。
风天逸的失败在风刃的预料之中,但易茯苓拒绝跟他一起走,反倒让风刃有些意外。星流花神或许比自己想象得更有用些。
只是自家侄子哭丧着脸的样子多少让人有些担心,风刃悄无声息的跟出去之后,第一次看到了裴钰说的那个人。
看一眼就知道是谁,那少年人的模样带着担忧看着风天逸,而自己那没出息的侄子埋着头显然是在哭。
居然让别人看到了?
风刃挑眉,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却不防最后被那少年看到。
“谁?!”
布衣少年纵身一跃就差不多落在自己跟前,风刃退出祁阳宫门的时候恰好听见风天逸喊了他一声:“飞流,回来。”
名字倒是不错,可惜不怎么机敏。
风刃想着,或许有机会可以打探一下这小子的底细,毕竟是风天逸身边的人,多少要有些眉目。

可惜自那天之后,飞流又一次消失了。莫说风刃,即便是风天逸也都不曾寻到他。
一同消失的,还有羽皇的半块金羽令。
重重打击之下,年轻的羽皇似乎彻底丧失了斗志。
祁阳宫日日笙歌,夜夜欢舞,不上朝,不见人,甚至于不愿意去考虑朝政和人族之间的关系。
雪凛说到这些事情的时候眉飞色舞,仿佛是看到了什么前景光明的未来,风刃每每听他说着种种,神色中都带着一抹淡淡的傲慢和不以为然,雪凛一直以为,这不屑的表情是针对风天逸的,直到他死得时候,才知道自己想当然的错了。

雪凛死在雪飞霜和风天逸的婚礼上。婚礼是风天逸向风刃求来的,为此雪凛很是愤怒了一阵子。但毕竟他是忠心耿耿的摄政王的心腹,很快就是未来羽皇的心腹,想了想,似乎忍一下也不是问题。
却不想这一下之后,便是死局。
他千算万算,算到了各种可能,唯独没想到风刃不是自己这边的。
风刃也一样,万全之策都在面前,唯独漏了两个人。
星流花神带着匕首扎入他身体的时候风刃心中怒骂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随后便看到未尽之事被那少年抢先一步。
以人族的身手而言,这叫做飞流的少年算得上出类拔萃了,何况他和风天逸还配合得紧密无间。
“好算计。”
风刃闭上眼的时候心道,如此两人在,他在不在也无所谓了。

结果,前摄政王风刃醒来的时候,听到的第一句便是:“住手!”
混沌的脑海中仿佛还有什么人在捶打着,咚咚哐哐的声音吵得他脑袋瓜子痛,隔了许久才道了句:“水。”
裴钰在一旁激动万分,然后便被人一把推开。
“皇叔。”
风天逸的声音在他耳畔,然后是另一个清脆又倔强的少年人的嗓音道:“不是好人!”
确实,自己不是什么好人,这话说得实在。
风刃先是默认了,随后才反应过来,说这话的人是谁。
这被叫做飞流的少年,似乎一直都在风天逸身边。
“飞流,住嘴。”风天逸压着声音训斥了一句,才看着风刃道:“皇叔你醒了?”
风刃看了眼裴钰,后者点点头。显然,该说不该说的,都说了。
南羽都的王爷摇了摇头,又陷入了昏睡。
之后数日,昏昏沉沉之间,又见了几次风天逸和他身边的少年。直到风刃能坐着和他下棋了,才突然发现异常。
“你捡来的那小子呢?”风刃一边落子,一边问:“怎么又不见了?”
神出鬼没的,连裴钰都查不出来,实在有一套。
“不知道,”风天逸略有些丧气,摇摇头,又怕风刃误会,解释道:“飞流时不时会消失一阵子,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
“哦?”风刃颇有些兴趣,问道:“那你们又如何相见?”
“他来了,便会出现。”风天逸想了想,“会自己跑到我身边来的。”
“你带回来两个不得了的人。”风刃笑着说了句。
果不其然,风天逸不解,追问了许久,才从风刃口中明白过来。
“你说易茯苓是星流花神?”风天逸愣着,隔了许久才道:“怎么可能?”
“为何不可能?”风刃冷笑着,“她身上的星流花标记你可见过?”
风天逸当然不曾注意过。
风刃见他答不出,又道:“易茯苓尚可解释,但你捡回来的这小子,更奇特一些。”
前摄政王想了想,谨慎道:“他或许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皇叔何出此言?”
“无论是身法还是战斗力,都远超了人族本身,”风刃闭着眼想了想,“何况,人族并不知道他存在。”
疑点重重,迷雾茫茫,却被风刃一语中的揭穿了最后的遮掩。
“你若要将人留下,便要问个清楚。”风刃丢下棋子,道了句:“莫要将自己给赔了进去。”
风刃说这话的时候大约只是想警告一下自己有些松散下来的侄子,断然没想过可能一语成谶。就如当时的风天逸一般,转瞬就忘了。
而他们口中的那个飞流,仿佛当真是失去了踪迹,不曾存在过一般,于南羽都中消失。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