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44.レシピ/食谱  

2017-03-19 23:32:1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搞个段子,调节调节~
存档:
============================
344.レシピ/食谱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金凤台青云楼,京城中最为有名的地方,非是揽客地倒是胜过烟花巷的热闹。即便是第一次来京城的客人,都免不得要问一句这金凤台的青云楼在何处。至于真正京城中人,几乎没有不知晓这块风水宝地的,更别提那青云楼的主人,更是一个奇人。
那金凤台原本不叫金凤台,不过是京城内城外,靠近西长门的坊市。不知是因为风水不好,还是之前坊市的主人家得罪了高人,但凡在这里开门做生意的,都做不得长久。不说赚钱,即便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也撑不过半年。究其原因,经营不善的自然有之;还有那被贼人光顾走了财的;也有大半夜好好关门休息突然走了水的;更有蹊跷的乃是那主人家出门走货突然就失踪在了路上,再也没人回来打理的。
久而久之,这处坊市便有了怪谈传说。说是风水之下乃是煞地,做不得生意;也有说此处乃是聚宝地,有高人看重了不容许凡人做生意;还有说这是皇家的地盘,因为不可说的原因地契流入了庶民之中,皇家收不回去自然也不会让人在此处安生。
但凡种种说辞,总是没一个准头。甚至于后来有人因听闻传言而将那地契呈给贵人,又当真辗转入了皇家的手,那又是另说了。只是即便如此,在数位贵人手中转了一圈,此地也未曾见过有什么起色。
乃至于到了最后,不知为何,有人将此处地契呈现给了当今圣上,便又闹出是非来。
皇帝老爷原本是不知道这传说的,却不想那呈现之人偏偏事无巨细将这块地皮的事情说了个详细,随后又推测说那传说说不得是真的,乃是因为西长门外一百多里便是皇陵,故而此处不宜经商,不如重归皇室做那风水用途。
当今圣上虽说崇敬道统,但也不是糊涂人,先是问明白了这地皮确实是买下来送上的,便收了去。随后又请了宫中常驻的道长来询问凶吉。那道人虽说修为不高,但也有些眼色,去那处看了一圈便道无碍。
皇帝问是否当真有地煞?
那人想了想,道:“若说地煞,算不上。京城本就是风水宝地,龙脉聚会之所,成不得恶煞。但地脉冲突倒是有些,寻常人的确压不住那里。”
皇帝闻言点点头,问道:“不知仙长可有破解之法?”
“若是要简单处置,不如做个皇家的道场。”道人的想法自然是从道统出发,何况若是建成道观,他们自身也有不少好处。
“仙长所言甚是,”皇帝点头,却又做愁苦道:“可那处乃是偏远坊地,若当真做了道观,岂不是应了那坊间流言,反倒不美。”
皇帝考虑不无道理。道人想了想,若是道观落成,便应征了此处乃是地煞之所,寻常人出于盲从心理说不得就要搬离。偌大京城,空了西面一块,这道观即便成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更别提香火二字。
“不知圣上有何考量?”那道人虽说来自道宫,却是个没什么架子的,反应又快,乃是问皇帝的想法。
中年皇帝威严犹存,思考中带着一抹庄重神色,隔了会儿才问:“不知仙长,可有冲煞之法?”
“有倒是有,”道人捻着胡子想了想,道:“圣上可以寻一个命格过硬之人,将此地交托与他,开那热闹生意,寻无数人来人往,久而久之,煞气自平息。”
“可对此人有害?”
“未必,”道人一摆拂尘,道:“须知命格过硬乃是重点。压得住,才能走得动。”
“如何为压得住?”
“此人也要有煞气。”
道人一语,让皇帝考虑了许久,终于有了眉目。
满朝文武,若说命格过硬煞气十足,又让他愿意交托京城地皮送去处置的,倒是有一人。只可惜不知此人是否愿意。
此后的事情便有了出人意料的变化。
皇帝不多时便将那地契转送给了当朝红人,彼时征北大将军,如今的定北侯程九。
当朝圣上宠爱程九之事已不是什么秘闻。上至朝廷下至民间,都知道此人乃是皇上跟前第一红人,红得发紫的那种。早先年不少人说他以色侍君,必然不得长久宠爱。偏生说这话的人都忘了程九也是正儿八经的进士二甲第六。此后程九文人做了武职更是鲜少有人记得他那少年意气,只说他美色惑主。
只是时间久了已经没人敢这么说了。
无他,程九在南蛮和北地的战事足够让所有人对他另眼相看。莫说那场场胜利,更可怕的是他宁可一人深入北地也要追击北蛮子的余孽,甚至将那些残兵剿杀得一个不剩。光凭这份凶性,也无人敢说他就一张脸可堪一看。
如此凶名已成,即便他偶有张狂,也是让人敢怒不敢言。偏生此人十数年容颜不变,皇帝对其宠爱更甚,连带着控诉他的折子都一概驳回,久而久之,这朝野上下,竟然也习惯了。
此时听闻皇帝竟然将一块煞地送于他,竟一时间不知道该说宠幸还是说贬斥了。
好在不多时,便有了足够的证据,证明当今圣上对程九,依旧是有着过分的宠爱的。
西长门内的那块坊市,被拆了坊街的墙,打通了来往要道,又重新划了区域。定北侯程九亲自命名金凤台,取那有凤来仪的意思。众人都猜测,莫不是要做那烟花巷,走那风月勾当?这倒是前人所未曾尝试的,毕竟这事情若是上下不打点妥当,免不得后头有无数麻烦。
不过此次乃是这程九爷的产业,想来官府也不敢多话。
结果日子过去一阵子,那高楼三层、飞檐翻翘、金铃悬角、旗帜飘飘,偌大的建筑,挂了金光灿灿、俗不可耐的招牌:青云楼。
据说这名字乃是当朝宰辅,也就是程九那姐夫,皇帝跟前的第一谋士张延旭所提。倒是非常符合文人的气质,但偏偏,是个酒楼。
开业当天,老板不曾出面,掌柜的寻了吹锣打鼓的一群人,好生热闹了一番,便算是正儿八经开张了。
青云楼的生意自然是好的,毕竟那幕后的老板乃是程九。此人出名许久,莫说战事便说那容貌,就是许多人妄图一瞻而不得。如今他名下有了产业,若是多跑几次,说不得能看到呢?
有这主意的人不在少数,尤其是寻常百姓,不如那官宦人家,偶尔还能有机会看上一眼。当下唯有这一条途径说不得有幸可以遇到,自然不会吝啬。
至于是不是当真有人见着,那就人云亦云了。自然有说看到的,仿若天仙似得人;也有说确实长得不错但也不如那些传言中的美人。流言纷纷,不得其一,于是去的人便更多了。
时间久了,那青云楼的生意也不曾冷落下来。吃过的人都说那口味好,独特非常,清淡中透出鲜美,肥厚中另有爽快,楼中菜肴俱是独家研制,乃是外头吃不到的美味,口口相传之下,自然是门庭若市。
有人怀疑,这菜色如此独特,难道没有人去偷师吗?
还真有,据说也有不少。可惜,每一个都徒有其型未得真髓。吃过,比较过,自然就知道何为真何为赝。
如此一来,这西长门内的坊市传说,渐渐地就退了些颜色,久而久之,似乎都不再有人提起。
如今人说到西面坊市,大多直言,金凤台青云楼。其声名显赫,可见一斑。
然则人算不如天算,终究是有了变故。
就在青云楼大红大紫的半年门槛上,那换做平安的掌柜,突然去官府报案,说是楼中失窃。
青云楼乃是那程九爷的产业,何等胆大的贼人敢偷到这里?
又有人猜测,莫不是程九将私下见不得光的财产都藏匿在楼中,如此才遭人惦记被人偷了去?
传言纷纷,最后还是官府出来说了实情:青云楼遭窃不假,财钱损失几乎没有,被偷的乃是一本秘籍。
众人好奇是什么秘籍非要藏在这楼中?莫不是藏宝图之类的。
却不想问到后来,丢失的乃是一本菜谱。
不过要说宝贝倒是真宝贝。
这菜谱乃是程九亲手所著,连同楼中所有的菜色细目都在其中,可谓是宝贵至极。
晓得真相的人都觉得,如此一来这青云楼可就不能一家独大了,这丢了秘籍菜谱,岂不是等于这京城之中,绝色菜肴又要多出几家来?
岂晓得,时间又过去了三个多月,那青云楼的生意一如既往,京城中却没什么后起之秀。
民间有那关系活络的,买通了府衙中的差役,就好奇问那缘故,是不是定北侯已经将菜谱寻回了?
那差役笑道:“怎么可能?青云楼掌柜说了,丢了就丢了吧,反正菜谱都是九爷定下的,也不差那么一本。只是因为那本乃是九爷亲笔所书,楼中众人格外珍惜,故而才来报案,希望能寻回。”
“那既然没有寻回,为何无人流出其中内容呢?”去问的人最不解的便是此事。
“倒也简单,”差役也算是知无不言,“掌柜说了,那菜谱乃是九爷用古体铭文书写,寻常人,估摸着看不懂吧。”
如此一来,倒也算真相大白。直到此事的人本也守不住秘密,加上官府倒也没想过要封口,不多时便又落在坊间传闻中,那无数人这才想起来,这位定北侯,当初也是正儿八经考上的。
此番风波过后,那青云楼似乎就没了什么波折,生意一直红红火火,虽然始终看不到那掌柜出来,倒也没折腾出什么事端。倒是当真应了那皇宫中道人的说法,压住了这地脉煞气的冲突。

唯有一人倒是嘲笑过程九,便是他那名义上的姐夫。
“不想堂堂地仙气运,要被用去镇压一条区区地脉,”张清麓每每说到此事,都免不得要笑他,“当真是大材小用。”
“诶,”彼时程钧闻言便耍赖挂在他身上,笑道:“镇压地脉算什么,堂而皇之给清麓开小灶才是乐趣。”
若非如此,那用仙法书就的菜谱也不至于会直接放在青云楼中,被人当做宝贝偷了去。
“你不去寻回来?”
程钧写的东西,自然是能找回来的,可他偏偏就随它去了。
“不用,回头重新写一本新的,也算给你换换口味。”
“九爷有心了。”
两人只当此事乃是说笑,外间流言风雨,当真是全然无碍。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