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178.歯  

2017-03-16 23:11:5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OOC,我的锅。
存档:
==========================
178.歯/牙齿
[上天台 程张]
(现架AU)

没什么事情比没胃口更令人沮丧的,如果说一定要有,那就是牙痛。
那种微妙的痛从三天前开始,起初是微弱的,仿若针刺一般的神经痛,细微而锐利,一闪即过;随后变得显著起来,以至于牙床有了肿胀的痛感;再后便是食不下咽,无法咀嚼;而今已经是牵连着头痛,连说话都变得毫无气力。
张清麓捧着个下巴,脑袋靠在沙发上,皱着眉头。牙痛已经从一种显而易见的痛变成了慢性的持续性的钝痛,说不得具体在哪里,唯独那痛感弥散了半张脸,让他连睁眼的兴趣都没了。
“水?”
程钧端着温水过来,贴着他脸颊,问道:“真不去看?”
“不去。”
果断又任性的两个字。
张清麓甚至连水杯都不肯接过,只是凑过去,借着程钧的手,少许缀了一口,随即便扭过脸去,皱着眉头拒绝再用。
“让我看看。”
程钧叹了口气,将杯子放在一边,又将人的脑袋掰过来,试图让他张嘴。
“不要。”
张清麓脾气上来的时候也是非常糟糕的性子,整个人完全不讲道理也没有逻辑,拒绝了程钧的要求,他索性往下一扑,整个埋在程钧怀里,再也不肯抬头。
“你该不是蛀牙吧?”
程钧想了想,以这位对美食的喜好,若是真蛀牙了也不是不可能。
“我有正常清洁和定期检查。”
张清麓的声音闷闷的,贴着程钧的胸口,满是不乐意:“不可能。”
确实不可能,毕竟有洁癖。但是,蛀牙的原因和口腔清洁并非完全相关,也有别的因素的。
只是程钧这话没法说,要知道无论他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给我止痛片。”
隔了会儿,张清麓用力抓了把程钧,道:“快点。”
从几天前他就开始依赖止痛片的效果,程钧看不下去,将药收了起来,又替他约了牙医,结果谁想他居然拒绝了。
“不能吃,”程钧皱了皱眉头,忍着腰上被他掐着的痛,道:“吃多了有依赖性不说,而且又没用。”
治标不治本,还不如去看看,找出原因就好。
“不要。”
任性到难以置信的程度,连程钧都觉得张清麓的反应有些过激。
“为什么?”
“……………………”
怀里的人半天没有回答。
“怕痛?”程钧想了想,以张清麓的狠劲也未必怕痛,于是又猜测:“你怕牙医?”
腰上传来剧痛。
好吧,看来是猜对了。
程钧心道原来还有这一茬,嘴上苦口婆心道:“去看看啊,未必是蛀牙。”
“我讨厌那个钻头。”
张清麓憋了半天,终于给了个解释。
“所以说,未必是蛀牙啊。”程钧说:“要不你让我看看?”
“不行。”
一个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还存在,为什么连看都不给看?
“…………撒娇也是很没形象的……”
程钧有一个猜测,于是用了另一种方法去证实。
果然,怀里的人立刻弹了起来,坐直身体,仿佛方才整个人扑在程钧怀里的不是他一般。
张清麓狠狠瞪了程钧一眼,理了理头发,冷漠道:“有什么好看的,你又不是牙医,看了也白看。”
“嗯,”程钧又不恼他,依旧笑嘻嘻的,“所以去看牙医啊,我都和医生说好了。”
“不去。”
张清麓果断拒绝,正想直接倒下去,又想到程钧方才的话,人就有些僵硬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在生闷气。
程钧看着好笑,又不能当真笑出来,便忍着笑意,伸手将他揽了过来,重新搂在怀里,问道:“昨天一天没吃东西,今天有没有胃口?”
“不想吃……”大概是换了话题的关系,张清麓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又放松了身体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没胃口。”
疼痛一直牵连着神经,带着整个脑袋都胀痛着,自然是没什么胃口。
“吃点炖蛋?”程钧试探性问道:“吃几口,稍微补充点。”
热的,又不需要牙,又不至于太刺激,相对比较适合病人。
“………………嗯……”
隔了老大一会儿,那闹脾气的人才勉强点头,应了句:“少点。”
“好,”程钧将他打横塞在沙发上,又扯了条薄毯过来,披在他身上,道了句:“等一会儿。”
张清麓这才不情不愿放开人,问了句:“方婶呢?”
炖蛋而已,哪里需要程钧亲自去做?虽然他挑食,但也不至于这点事情都非要程钧亲手下厨。
“出去买东西了,”程钧卷了袖子,“反正挺快,等我一会儿。”
程钧所言的很快,确实非常快。
十来分钟,张清麓眯着眼睛养神的时候,他便回来了。
习惯性换了位置又蹭了过去,张清麓睁开眼,见程钧看着自己,又装模作样闭目睡过去。大约又等了十来分钟,热腾腾的小碗中黄澄澄的炖蛋便放在张清麓面前。稍稍晃动着的蛋面弹性十足,香气中带着鲜味,到底是引动了他的食欲。
“太烫了……”
下意识挑完毛病,张清麓又觉得有些理亏,看了眼程钧,见他确实不在意,便慢慢吃了几口。
“放了什么?”他尝了尝,“海鲜?”
“海参酿的酱油,提鲜而已,不至于太抢占味觉。”
程钧解释了一句,又道:“有胃口就多吃一点。”
不得不说,程钧的手艺确实不错。
饶是张清麓当真头痛到没什么食欲,也不知不觉吃了大半。只是那热量让牙床的痛楚又一次清晰起来,肿痛遇热更为鲜明。他捂着嘴角,用手指悄无声息的按压着肿胀的牙床,道了声“够了”便推开了碗。
程钧伸手拍了拍他脑袋,又扯过垫子塞在他身后,毯子继续盖了回去,道:“躺一会儿,回头去房间睡。”
大约是食物放松了心情,张清麓方才的脾气也好了许多,此刻闻言倒也不曾拒绝,往后躺着,果真闭目休息。

待得他再醒来,天色已经暗了。
窗外华灯初上,隔着遥远的距离看得到闹市区的灯红酒绿。头痛的迹象好了许多,牙痛似乎也退下去许多。
张清麓坐在床上,呆愣了许久,又摸了摸脸颊,牙床依旧有些肿,却没有那么鲜明了。反倒是原先不怎么明确的牙齿的痛楚,此刻位置非常清晰,舌尖轻触便痛的撕心裂肺的。
“程钧……?”
他试探性叫了一声,却没人反应。张清麓摸索着身边,床铺是冷的,并没有人。
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干脆睡过去还是起来找人之间,房门突然开了。
“醒了?”进门的人也有些意外,看他坐在床上发呆,走过去摸了摸他额头,又问:“还痛吗?”
“嗯。”
“头痛呢?”
“好些了。”
“嗯,医生说过几天牙就会好了。”
“医生?”
张清麓终于反应过来,一把拽住程钧的衬衣,皱眉:“你……给我下药?!”
“谈不上,只是让你睡得好些而已。”程钧笑道:“你自己行李里带回来的。”
张清麓一贯浅眠,确实有备安眠药的习惯。只是他万万没想到,会被程钧用在自己身上然后丢去看牙医。
“出去!”
脾气上来的张大少爷终于冒出火来,指着门口:“不许进来。”
“这是我房间。”
程钧笑嘻嘻得将他手压回被子上。
“……”
张清麓一言不发,掀被子就想走人。程钧赶忙将他推了回去,又塞回被子里。
“智齿而已,开一刀,长出来就好了。”程钧压着他,“医生也给你用了止痛药了,不会再痛了。”
张清麓依旧不看他。
“你就当不知道?”
张清麓对他怒目而视。
程钧笑着将他压回枕头上,又趁其不备去吻他。
舌头熟练地挑开牙齿,结果被张清麓狠狠咬了一口。大约是血腥气让他难受,忍不住松开了力气,最后还是由着程钧肆意妄为。
“不生气了?”
漂亮面孔的青年就这么趴在他身上,将张清麓整个环在臂弯里,笑容依旧。
“……哼……”
虽然很想发火,但确实痛觉减轻之后,唯有疲倦缠绕在身,张清麓觉得懒洋洋的,也提不起怒起来,闷了会儿,才道:“饿了。”
“我去拿。”
程钧讨好他,动作利索。
“你去做。”张清麓隐藏在阴影中不为察觉的扁了扁嘴,道:“不要炖蛋。”
程钧道了声好,心中暗道别是吃出来心理阴影,又默默反省了一回,这才起身,亲自下厨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