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50T——36.戰爭  

2017-03-14 23:47:3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1000fo点梗时候指定的有人追小宫主然后被程钧翘边的故事……
其实感觉……写了两天也没写出味道来,对不住了……
存档:
=========================
36.戰爭[程张]
(现架AU)

硝烟无声,最为恼人。
程钧最近对此感触颇深,甚至觉得深受其害。
然而,既然是无声,自然是寻不出半点不对来。
好比现在,电话是圈外,人,自然也是不在。

“大哥,”路过客厅的程钰看到坐在沙发上抱着个笔记本电脑的程钧,好奇道:“为什么不去书房?”
“沙发舒服。”
程钧头也不抬,随手敲打着文件。
一心多用自然问题不大,但是也有个主次之分,通讯工具的窗口放在最前面,文件页面挤在一边,至于自己小妹的问题,随便答答就算了。
“………………”
聪明伶俐的妹子上下打量了一番他家大哥,非常明智的没有提,书房也有沙发,那沙发,大的能当床,还是程钧新买了没多久的。
“张大哥今天又加班?”
程钰端着杯纤维果汁,一边喝一边问:“我还想问他借几本书呢。”
“嗯,加班。”
程钧依旧没抬头,只是应了一下。隔了会儿才意识到问题,终于分出神来看向他妹子,疑惑道:“有什么书非要问他当面借?书房没有吗?”
“没有啊,”程钧有些吃惊的看着他哥,“你不知道张大哥有个专用的私人图书库么?”
“……不知道。”
程钧还真不知道,这糟糕的现状让他更烦躁了,他问程钰:“你去过?”
“哦,这倒没有,”程钰耸耸肩,“张大哥说书太多了,很早以前就买过一个小房子,专门用来放书,也不用搬来搬去,特别方便。后来学着图书馆的模式做了索引,用起来也方便。”
见程钧还盯着自己,程钰只好继续解释:“上次我毕业论文需要很多材料啊都是古董书,找不到买不到借不到的,急死我了,结果张大哥说有,就借我了。”
“大哥,”说完了故事,程钰还不忘刺激一下程家老大:“你也真是,半点不关心人啊。”
程钧很想说我要是不算关心就没人关心他了,但这话说不出口。毕竟有前车之鉴在,现在就算关系缓和了,也谈不上无事不言的地步。
张清麓,大概对自己,依旧抱以怀疑和观望吧。

而这个依旧努力保持着和程钧的距离的人,在深更半夜回来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
张清麓走进玄关,正要去衣帽间挂衣服,突然就看到沙发上闪着幽光,一个黑暗中的人冒出声音:“回来了?”
饶是他胆大心细、不动声色,也着实被吓了一跳。
“程钧?”
他缓了口气,问:“你怎么在客厅?”
程钧想了想,到底是直言不讳还是拐个弯子,最后决定还是兜个圈子,既能留点面子又能绕点话。
“看文件看久了,忘了时间。”
程钧装模作样伸了个懒腰,状似随意的问道:“怎么你也加班?”
“不。”张清麓将衣服挂好,又转出身来,倒也不隐瞒,回他:“有些私事。”
见程钧还看着自己,他笑道:“程董这是要打探我的行程?”
张七的产业和程钧这头虽说是合作关系,但张清麓是独立的,是属于张七那头的代理人,根本不用看程钧的脸色行事,这事情从一开始就说得分明。张清麓此刻提到,显然是故意嘲讽程钧有些多事了。
“小钰找你,”黑暗掩饰了程钧的神色,他的语气听起来轻松随意,甚至毫不在意:“她说要问你借书,找你几天没见着人。”
“嗯,”张清麓这才换了面色,道:“回头让她留个目录,我去找找。”
“说起来,我也不知道你居然自己有个图书馆。”
程钧揶揄他:“私人产业相当多啊。”
“图书馆……”张清麓轻笑一声,似乎有些不屑,“谈不上,当年没什么压力,自己寻了个事情做,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别人眼中的笑话。只是既然保存下来了,那就继续留着呗。”
张清麓颇好风雅之物,当年在泊家乃是大少爷的地位,自然要什么有什么,这图书室也是当时的玩物之一。
之后发生了那反目成仇的事情,图书室就被丢在脑后不再提起,也是正常。程钧不知道,自然也能理解。至于现在为什么反而会重新使用,大概和他离开五年又重新回来有些关系。
毕竟心境变了,看法也会变。
“早点休息吧。”
程钧换了话题,合上笔记本,深夜中只有微弱的光从窗外透入,在地上投上两个影子,细细长长。
张清麓沉吟了一下,应了一声,却不再说话。
他们如今的关系有些微妙,同住同睡,却隔着心里的距离。
程钧听到身边人的呼吸慢慢绵长起来,才放心闭上眼。有时候真觉得,或许只要自己松懈一秒,这人就会从自己怀里再一次消失。

狼烟烽火,起于门外。
程钧没想到自己的担心这么快就成真了。
或许应该给自己一个解释,这可能只是巧遇?
隔着车窗玻璃和半条马路的距离,他看到的那个人,当真是张清麓?
赶着要去另一个商会的程钧没让司机停车,只是用力看着那人。
他笑得随意而亲和,显然,对面那人并非陌生。
程钧看了眼时间,恰好是晚餐的时候。
简单的西餐并不能配得上张清麓的挑剔,不过看起来,他还挺有胃口的。
程钧非常想知道他们聊天的内容,然而绿灯亮了。
这一天,张清麓倒是没有太晚回去,华灯初上他已经回到程宅。
“这么晚?”程钧故意问他:“想吃什么?”
“嗯?”张清麓回了他一个诧异的眼神,“啊,我吃过了,不用了。”
看得出来,他心情确实不错。
程钧很想问他吃了什么,不过想到昨晚的对话,程董事长又有些难以开口。
或许是自己魅力不足了?
身为钻石单身汉,容貌出色俊美异常的程氏集团董事,第一次怀疑到自己头上。

“老哥,”程钰突然冒出来,“你最近,是不是有心事?”
“我心事多了去了,你怎么想到要关心了?”
程钧随便一边看着企划书,一边应付道:“又有什么事情?”
“哦……”被拆穿了目的的程钰一边解释自己要的资料有些少希望程钧能动用点关系帮自己弄来,一边又故作关心道:“我是担心你太累啊,毕竟你看你和张大哥总是加班……哪有董事天天加班的……我看以前七叔他们,天天喝茶吃饭,牌丨桌丨赌丨局的……”
“所以他们把公司弄垮了啊……”程钧翻了个白眼,“当然,我要甩手不做也行,你和小铮接手就成。”
“呃……”程钰往后退了一步,犹犹豫豫:“你让二哥接手吧……我还想多玩几年……”
“公司里的事情也能当玩的啊,”程钧笑着抬头,“很好玩的,不如你试试看?”
“要试也不要跟你……”程钰一脸会被坑的表情,“还不如问张大哥。”
“到底谁是你大哥啊……”
程钧叹了口气,结果背后一个声音笑道:“自然不是我。”
“清麓?”程钧回头:“我随口说说的,你别在意。”
“有什么在意的。”
张清麓走过来,顺手递给程钰一叠书:“我只找到这些,你先看看吧,别的我再问问看。”
“这么难找?”
程钧好奇看了眼,果然是古董书。装潢极其考究,内容大多是拉丁文,甚至有一部分是手抄本。
“果然是难找的,”作为混迹了许多领域的人,程钧的眼力一向很好,他好奇道:“你怎么收来的?”
“以前有阵子喜欢手抄本的装饰,收了不少,”张清麓笑了笑:“后来发现大部分书最大的价值,也就是装饰。”
见程钰还看着自己,他又道:“不过作为文学史考据的话是非常有力的论据,剩下的部分,我问问看别人。”
“别人?”
程钧敏锐得抓到了这个词。
“嗯,古董书也有交流圈,我认识几个人,居然还在这里面,正好可以问问看。”
张清麓说的口气云淡风轻,程钧便不好多问。

然后又是一次“偶遇”。
程钧站在那两人面前,笑道:“清麓的的朋友?”
张清麓面上惊讶一闪而过,随即又恢复笑意,介绍了句:“老朋友。”
对面的人显然更是惊奇,看着程钧的目光略有些探究,问道:“延旭的新朋友?”
他咬字重音落在那新字上,似乎是用来强调张清麓方才那句老朋友。
而程钧,更在意的是他对张清麓的称呼。
“果然是老朋友。”
程钧笑了笑,他话未说完,张清麓已经反应过来:“嗯,那名字也是许久未曾用了。”
张清麓递了张名片过去,笑道:“介绍一下,我老板,程钧。”
又指了指那男子,道:“收藏家,江抿。”
“幸会幸会。”
两人虚以为蛇得握了下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观点问题,程钧总觉得对方也抱有目的。
无声无息的便有火花冒出。
“你怎么来的?”
张清麓颇为好奇问道。
程钧也不客气,在他身边坐下,顺便向着对面的人笑笑,然后才答道:“路过想买点东西,正好看到你,便过来瞧瞧。”
张清麓微挑眉,笑笑,道了声好巧。
程钧打蛇随棍上,又与他说之前的专卖店有了新的东西等等,然后又抱怨了几句小钰烦人。见张清麓面上露出揶揄的神色,才咳了声,正色道:“倒是打扰你们了,我先回去了。”
“程先生有空的话不如一起吃顿饭?”
那边的江抿本就是聪明人,此刻心中另有明悟,便开口邀请:“相逢即是有缘,不如赏脸?”
“不了,”程钧终于恢复了对外的高深莫测的态度,“手头事情多,下次吧。”
随后状若无意的又道:“我会告诉方婶你不回来吃了。”
张清麓不做声,似笑非笑,倒是一旁江抿有些好奇:“你们同住?”
“借住。”张清麓笑道:“回来之后一直懒得找地方住,又不想住酒店,就借住了。”
说到此处,他顿了顿,又道:“你知道的,早年也是在他家留住,也算习惯了。”
张清麓嘴里的早年,乃是追溯到刚和泊家翻脸的时候。那段时光在很长的时间里不曾被他提起,如今倒是可以随意说了。这态度的变化显然让江抿也颇为惊异。
“对了,还有名字也是,”张清麓笑了笑:“其实很早就改了。”
他递过去一张名片,道:“还是叫张清麓吧。”
昨日事昨日毕,张清麓如今亦非昨日人。

这一日他倒是回来得不晚,而程钧也没有守在沙发上。
张清麓熟门熟路在书房找到人,开门见山问:“你跟踪我?”
“怎么可能?”程钧头也没抬:“路过而已。”
“你说的店,没有这季新品。”张清麓戳穿他,“小钰的书,也让人直接送她学校了。”
“诶?可能你之前去看的时候没有上新吧,”程钧故作惊讶,“我今天看到了啊。”
张清麓手机竖在程钧面前,笑道:“自己看。”
那是店铺照片,商品一清二楚,时间是今晚。
“你怎么吃饭时间去了?”程钧直接岔开话题。
“嗯,”张清麓点点头,顺便在书房的沙发上坐下,道:“饿着呢,程董有没有什么表示?”
“想吃什么?”程钧凑过去在他额角亲了下,“我去做。”
“随意吧。”张清麓颇为疲倦,窝在角落。
待得程钧端着盘子进来,这人已经半眯着眼,似乎已经睡着了。只是听到门的声音,又惊醒过来。
“想睡怎么不干脆去睡?”
程钧将碗碟摆在茶几上,又递了温热的毛巾过去,问道:“很累?”
“嗯,”张清麓闭了闭眼,容得程钧将他面上擦了一遍,才端起碗筷,抱怨道:“还不是程董塞过来好多事情。”
“还好吧?”
程钧想了想,似乎没什么大事:“哪一部分?”
“场地租用。”
张清麓笑道:“你忘了,你需要的那块地,上面涉及到历丨史建丨筑。”
“所以?”
“所以我只好找老熟人啊,”张清麓笑道:“谁知道还要被跟踪。”
“说了是巧合。”
程钧死撑,张清麓也懒得和他多啰嗦,又道:“明天还是和他见个面?”
“我觉得,我不出现可能会更合适。”
“怎么说?”张清麓放下碗,算是吃够了,问他:“难不成你觉得你谈判力不足?”
转而笑他:“程钧啊程钧,你什么时候这么谦虚了?”
“不,不是谦虚,”程钧笑了笑:“我不在,他心情会好些,你更容易谈判。”
张清麓玩味得看了他许久,反应过来:“你……这是吃醋?”
“…………你确定要用这个词?”
程钧想了想:“我觉得有点过了。”
“或许吧。”张清麓懒得和他分辨,“毕竟我也觉得,除了你大概没什么人会对我感兴趣。”
“你是想夸我眼光好还是夸我眼光差?”
程钧看着他:“前者我接受,后者你不觉得有些酸自己么?”
张清麓摸了摸下巴,想了想觉得无不道理。
这话题就有些意外得陷入了死局。
“毕竟是你熟人关系,”程钧道:“我出面就是纯公务,有些条件就不好谈了。”
他换回正常逻辑,张清麓也觉得有道理。
“他这里有认识的人可以想办法做相关手续的转移,但具体能操作到哪一步,还看后续的情况。”
张清麓站起来,从书架上抽了本文件夹出来,塞给程钧:“我做了一下这条人脉的关系网,后续还有几个人,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釜底抽薪。”
程钧翻了翻,看到最后一行笑道:“绕了个圈子,原来是他。”
“认识?”张清麓探头看了眼,是个有些面熟的老人。
“算得上吧,”程钧笑:“莫老和他认识。”
“如果是这样更好办,”张清麓点了点这人,“虞教授是这行的权威,很有话语权,如果他说可以开发,那么十有八九就能成功。”
“我觉得开发是肯定可以的,关键是怎么用钱。”
程钧闭目想了想,将一旁的笔记本拽了过来,开了个文档递过去:“你看这里。”
“前几年一直都有人打这块地的主意,价格逐年增长,但每一次卡壳的位置都是这上面的老房子。”程钧说:“我已经想过了,不拆。”
“不拆你买了干嘛?”张清麓翻了个白眼,“装修了直接用?”
“对。”程钧笑道:“这样一来,也算是两全其美。”
“这个能通过?”
“所以咯,”程钧指了指那个人:“就看莫老面子大不大了。”
“这事情交给你,”张清麓摇了摇头:“我看看明天江抿怎么说。”
“嗯……”程钧突然问:“明天回来吃饭吗?”
“不吃。”张清麓随口答:“已经说好请他吃晚饭了。”
说完,他又笑程钧:“你到底有多想不开?”

结果程钧的想不开,反倒成了真。
第二日张清麓回来得意外早,程钧看着他面上带着疲色,问了句:“要先睡一觉吗?”
“我饿着,”张清麓摆摆手,“有吃的吗?”
“有。”方婶从厨房出来正巧听到这句,赶忙问:“张少要吃什么?”
“方婶,”程钧微妙得感受到他的异常,接过话:“我来吧,你忙你的。”
依旧是书房里,依旧是窝在沙发上似睡未睡的人。
程钧将他摇醒,递过厚手套,又递上汤煲,见他开吃了,才问道:“不是说你请吗?”
“被拒绝了。”张清麓耸耸肩,“每次都说下次让我请。”
“然后居然没让你吃饱?”
程钧想到之前看到的西餐,不免心痛:“到底是吃什么啊?”
张清麓报了个名字,程钧愣了愣,道:“挺好的啊,你不是挺喜欢么?”
那地方他们去过几次,张清麓确实喜欢。
“嗯,因为我没吃就出来了。”
他放下汤煲,丢了手套,又从沙发下拎起自己的公文包,摸索了一番,丢出一份文件。
“你要的,后续交给你了。”
“嗯。”程钧翻了翻,详细无比,“多谢。”
还未等他再问情况,张清麓突然抬头看着程钧,问他:“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
“什么?”
程钧反射性回了一句,又突然明白过来:“啊,果然是那个意思啊!你答应了?!”
“怎么可能……”张清麓面上的疲惫又翻涌起来,闭着眼道了句:“我又不喜欢男人……”
说完半天没听到程钧的声音,才疑惑的睁开眼,却不想程钧的脸就凑在他跟前,面色严肃,问他:“当真?”
“是啊,”张清麓答完了才明白他的意思:“不是你。”
想了想不知该如何总结,又道:“你大概……是例外的。”
张清麓确定自己从来不曾想过会喜欢一个男人,不过既然程钧这个先例在了,也不能太铁口。
“大概,我算运气好。”程钧自嘲笑道:“下手快。”
“………………”
张清麓推了他一把,结果整个人反倒被程钧搂在怀里,不用面对面,似乎压力也小了点。
“他说既然可以考虑你,也可以考虑一下他,”张清麓的声音有些闷,似乎气不顺,“反正你也未必是真心的。”
“…………这话说得诛心,”程钧手紧了紧,“我……”
“且不论你这头,关键是,我从没想过他会这么看我。”张清麓失笑:“我看起来难道适合被男性追求?”
“这倒未必,”程钧想了想张清麓当年在学校的地位,笑道:“我觉得你大概可以男女通吃。”
“闭嘴。”
张清麓笑不出声,隔了好一会儿才道:“说什么我可以将自己放入条件,这话简直了。还说什么反正和你也一样,他也可以做到。”
“和我一样?”
程钧意识到其中的问题,这大概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若非他前一日故意出现彰显地位,大概今天张清麓也不会接到仓促的告白。
“如果没有我呢?”程钧有些好奇,“你接受吗?”
“没考虑过,”张清麓摇摇头,“我觉得应该不会。”
程钧心道果然要下手趁早,一边解释:“既然如此,那你也不用想太多,就好比一个寻常人告白了你并不喜欢,拒绝了便是。”
“………………”
张清麓沉默了片刻,索性整个人懒在他怀里,道了句:“伺候好了,我再考虑要不要答应你。”
程钧失笑,将他抱起送回卧室。
此事大约也算是搁下了。
硝烟迷墙,尽散于外。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