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渣反 柳沈]365题——155.フルーツ/水果  

2017-03-11 00:25:5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拖了好久的LOF的1000fo点梗,写不动原背景,搞一个轻松点的现架~
存档:
===============================
155.フルーツ/水果
[渣反 柳沈]
(现架AU)

租房合同是什么?可以丢了吗?
沈清秋颇为嫌弃的看着尚清华推过来的纸,翻了翻,丢了个更厌恶的表情,清了清嗓子,道:“我说打飞机菊苣……”
“别啊!”尚清华赶忙扒了一整块曲奇饼塞进沈清秋的嘴巴里,压低了嗓门道:“说了很多次了,不要在外头叫我笔名啊。”
“还笔名呢……”沈清秋差点被噎死,喝了半杯咖啡才顺过气来,于是更不乐意了:“你就一个坑王,不让人提是怕被催坑的读者寄刀片吗?”
“这个……这个……”尚清华犹犹豫豫、吞吞吐吐,勉强道:“应该……不至于吧……”
呸!
沈清秋忍不住又是一个白眼翻过去,决定不和这个挖坑如打鸡血,填坑如流水账的家伙计较剧情的逻辑性和严谨度,又把话题拉回正道上,问道:“这个,什么意思?”
他指了指桌上的租房合同,翻了翻,又道:“你应该不需要吧?你不是有一套公寓吗?”
“这个不是我要的,”尚清华笑得颇有几分尴尬,道:“你知道岳老大吧?”
“岳学长?”
沈清秋终于换了一个认真点的表情,点了点头,说:“这个自然,当初也没少受他照顾,现在都是。”
他们这行当,入行早的总是占点便宜,行事方便人面更广,所有人都守着自己手里的一亩三分田的人脉,绝对不会分匀给后辈。偏偏这个岳清源是个老好人,看到上进的学弟们都会提携一把,导致自己手上的资源一直往外跑。也亏他为人厚道,水平又高,倒也不怕教会徒弟饿死师父的事情发生。
沈清秋和尚清华都是他的学弟,这两人自己是同学不过性格却南辕北辙,但毕竟都是被人照顾过的,自然是记着一份恩情。此刻尚清华说这是岳清源拜托来的人,他当然没法推却。
“他怎么想起来要租房子了?”沈清秋有些好奇,“他不是很早就买了房子吗?我记得地段和放假都不错啊。”
“咳咳……”尚清华故作神秘,道:“其实不是他要租,是帮一个学弟租的,也算我们的学弟了。”
“哦。”
沈清秋了然的点点头。
岳清源的老好人的毛病又犯了,估摸着还是自己热心送上门去的。
“那怎么想到我这里了?”沈清秋这次是拿起那合同认真看了一遍,说了句:“其实岳老大这里的话就不用这么程序化了啊,反正也算半熟的人。”
既然是学弟,自然是查得到跟脚的,就不用这么死板的用合同来确保安全了。
“其实吧,老大本来就是跟我说一声的,结果是对方一定要签合同。”
尚清华解释了一句,又感慨道:“一定是个老古板,戴眼镜不说话的那种!”
“你就喜欢胡说八道。”沈清秋忍不住戳穿他:“每次预估都是错的。”
“……绝世黄瓜老兄,说好打人不打脸……”尚清华板着脸一本正经。
沈清秋一颗方糖丢过去:“不许叫网名。”
两人顿时沉默下来,毕竟这两个名字,都不怎么上台面。
“对了,”沈清秋再一次努力将话题拉回正轨,“你怎么不收留?我记得你房子很大啊,比我那小公寓大多了。”
尚清华虽然写文流水账又前后不通,但抵不过追得人多啊,哪怕是吵着要给他寄刀片,那也是读者啊,收入自然比他这个小业务员多多了,房子也是早早就买起来了。
“我……那个……这个……”尚清华突然扭扭捏捏起来,“我那里不是不方便嘛……”
哦,沈清秋在心里应了一句,想起来他家里也是早就住了个人,神神秘秘的。
“那老大呢?”沈清秋好奇,问道:“他不是一直习惯性收留人的吗?”
岳清源那里难道住不下了?
沈清秋想了想好像不至于吧,和他同住的现在好像也就一个人,似乎还是岳清源的同期。
“哦,说到这个啊,”尚清华正色道:“据说是那人不要住岳老大那里,然后老大随口说了句你这里好像也行,他就答应了。”
“这么奇怪?”
沈清秋皱了皱眉头,他这小公寓就那么点地方,连个大客房都没有,来个人还要住客厅,居然会答应,岂不是很奇怪。
“反正你也不亏啊,人家都说了房租市场价,其他费用对半分啊。”尚清华推了推那合同,“而且这房价,也一点都没缩水呢。”
“就是这样才奇怪啊。”
沈清秋这小公寓地段不错,房价自然高,有个人分担他是乐意的,但是对方既然能出得起一半房价来睡客厅,那还不如自己租一个小一点的单身公寓,说不定还舒服点呢。
“想这么多干嘛?”尚清华对他的猜疑表示了不满,道:“又不会吃了你。”
沈清秋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愣是哽在那里,隔了好久才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事情。

尚清华带着签了字的合同走后第三天,沈清秋回家的时候,房间里多了点奇特的东西。
他皱了皱眉头,盯着桌子上那硕大的水果篮,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梦游订购了这种东西,然后下一秒,他就坦然了。
公寓里多了个人,站在桌子后面,被那过于显眼的水果篮子遮挡了半个身体,沈清秋才没在第一时间看到他。
是个熟人,沈清秋一下子就想到了租房合同那件事情。
“柳师弟?”沈清秋讶异道:“居然是你啊。”
柳清歌是他学弟也是剑术社的师弟,以前习惯了的称呼,此刻脱口而出。可惜对面那个人似乎不太高兴。
沈清秋心想大概是因为早就毕业了,这么称呼他有点不好意思,又不是他和尚清华可以随便打哈哈。
于是他换了个表情,认真又热忱道:“真没想到是你啊,岳老大也不说一声。”
“是我就不行?”
柳清歌的声音如印象中一样,冷冰冰的,和他表情差不多,没什么变化缺乏点感情。
只不过对比他过于俊美的容貌,这点不足就纯属无所谓的那部分了。
沈清秋也不在意这些,解释道:“不是不是,早知道是你也不用合同了,说一声就行了。
他见柳清歌还有些不愉快,笑了笑,岔开话题,问道:“这是你带来的?”
那巨大的水果篮,跟柳清歌那冰冷又精致的模样,差距真不是一般大。
“嗯。”对方毫不迟疑点点头,又问:“不好?”
“没有没有,”沈清秋觉得有些心累,深怕这学弟一个不高兴发脾气,“家里正好没水果,谢啦。”
大概这句话让柳清歌舒服了不少,连带着神情也松动下来,想了想道:“你喜欢就好。”
沈清秋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又打量了一下他的行李,问道:“你东西就这点?”
虽然他房子不大,但是住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柳清歌的随身行李实在少得可怜,仿佛只是出个差那样,一个简单的行李箱就打包完整了。
“嗯,”柳清歌指了指箱子,“就一个。”
“那就放衣橱吧,反正我也空着。”沈清秋一边带他进房间,一边随口问:“你怎么不住岳老大那头?他房子可大多了。”
“人多,挤。”
沈清秋有些怀疑他这个成绩优秀的学弟是不是数学不好?
一百多平的房子,三个人他嫌挤,非要到他这个五十平不到的公寓里来住,这倒不嫌挤了?
但看着柳清歌面色又有些沉下来,沈清秋是绝不敢提这句的。他赶忙将衣橱打开让柳清歌放东西,自己退开些距离。
说实在的,他其实有些怕这个学弟,虽说看起来赏心悦目,但性格坚毅又有些冷漠,沈清秋背地里戏称他柳巨巨。但其实早期两人关系并不算好,大概是剑术社里头不服输的关系导致各种僵化。后来虽然改善了不少,但沈清秋看到他还是有些恘,所以他也不明白,为什么柳清歌会选择过来和自己合租。
“好了。”
柳清歌东西少,动作又快,不多时便整顿完毕,站在那里看着他。
沈清秋正在走神,此刻见他看过来,心下一哆嗦,不知不觉就问出口:“你要住客厅还是主卧?”
话出口他就后悔了,若是柳清歌住主卧,等于他要搬去客厅,这有点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意思。
“……主卧。”
果然。
沈清秋暗地里叹了口气,心想人家也是出了大半房租的,甚至于还要分摊别的费用,要挑主卧也是理所当然。
“那我收拾一下。”
沈清秋暗道还好东西不多,又随口道:“那衣橱就共用吧,我懒得搬了。”
他心想都是男人,将就一下应该还行。
“你要收拾去哪里?”
柳清歌又皱起了眉头,好看的眼睛瞪着沈清秋,似乎他要做的事情非常令人不快。
“我睡客厅啊。”沈清秋一边去翻被子枕头,一边道:“壁柜里还有套新的被褥,这套我就拿走了。”
见柳清歌不解,他道:“客厅是沙发床,晚上放下来正好。”
“不用。”柳清歌似乎有些意外,想了想道:“我去睡沙发。”
“没事啦,反正客厅也是独立的,就当是次卧也行啊。”
沈清秋心大,他说得也是实话,这睡得地方反正也就是晚上。他们这种一天到晚在外跑业务的,有个地方瞌睡就够了,客厅和卧室区别也不大。
“你住这里。”
柳清歌面上有些尴尬,似乎想要解释:“不用搬。”
“没关系你不用不好意思,”沈清秋笑了笑,“其实柳师弟你付了大半的房租,住主卧是应该的。”
“我不用。”柳清歌非常坚持,“你住这里,我睡客厅。”
他一边说一边讲沈清秋手上的东西又放了回去,自己去翻那壁柜里的被褥。
沈清秋犟不过他,退而求其次,不抱希望道:“要不就都住主卧?反正房间也足够大。”
不过柳师弟大概会拒绝吧,看他嫌弃对主卧嫌弃的模样,显然是不会答应的。
“好。”
“那也好……啥?”
意料之外的答案让沈清秋愣了一下,见柳清歌还等着自己的答案,想了想才道:“哦哦,那就一起住吧。”
过大的冲击让沈清秋花了好长时间来消化这个事实,更让他难以想象的是柳清歌当真就这么住下来了。

两人本就同行,作息时间几乎差不多,早起早出、晚归晚睡的,节奏上似乎相当合拍。柳清歌一般都会比沈清秋早回来一会儿,有时候带着晚饭有时候带着水果,总不会让家里的冰箱空了去。沈清秋一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时间久了慢慢也习惯了,甚至于觉得多了一个人不仅不麻烦,反倒更惬意了。
如果他没有偶尔那一次早回来半天的话。
“柳师弟?”
沈清秋开门看到正抱着电脑在客厅工作的柳清歌,惊得手上的包都差点掉在地上。
说差点,因为被柳清歌接到了。
“你怎么在家?不上班?”
沈清秋一连串问题,甚是担忧,问道:“该不是有什么麻烦吧?工作不顺利?那你还总是买这个买那个的,我说你有事要说啊……”
“我在上班。”
柳清歌一句话截断他的唠唠叨叨,他指了指电脑:“SOHO。”
“啊……?”沈清秋反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是在家办公,于是好奇道:“你不跑业务?”
“我是设计的。”俊美异常的冷面青年看着他,似笑非笑,“不需要一直跑公司。”
“那……那……”沈清秋疑惑道:“不是说设计都是半夜有灵感吗……”
柳巨巨好像一直都作息挺规律的,实在不像一个搞设计的。
“不影响你。”
柳清歌坐下继续手头的事情,又指了指厨房,“有咖啡。”
“哦,好……”
沈清秋下意识顺着他的话给自己端了杯咖啡出来,又凑过来看着柳清歌的设计稿,忍不住感慨道:“你这稿子真漂亮,过几年想来一定会在业内很红。”
“已经很红了。”柳清歌不动声色的回了一句,递过一张名片。
沈清秋看着上头的公司股东的头衔,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问道:“那你想必收入应该也不错啊,自己不考虑买个房子?”
感觉特意为了自己改变作息还不如买个房子自由自在啊,沈清秋很不理解。
柳清歌却又有些不高兴,头也不抬道:“早有了。”
“哦。”沈清秋先是点点头,随后才反应过来:“那你还挤在这里?”
语气中尽是不可思议。
柳清歌这次却没理他。

沈清秋后来花了很长时间才捉摸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不过按尚清华的说法,那时候他自己早就有些动心了,否则以他那迟钝的反应神经,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理解的。
这话说得太过于实在,以至于沈清秋半点都没法反驳,只好回去质问柳清歌:“你怎么不直说呢?”
让他惶恐那么久,一点意思都没。
“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柳清歌一如既往的冷静又理所当然:“不如等等。”
等你开窍,或者等一辈子,都一样。
这句话,柳清歌没说,沈清秋却意外读懂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