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二十一)  

2017-02-05 23:06:5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
前文:
存档:
=========================
二十一、责任
(246.責任)

程钧那头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送走老魔的阵法一下抽走了他将近一半的力量,即便他收手快,也等同一场大战的损耗。收到云渊联系的时候,程钧正在打坐恢复,脚下的中枢阵依旧杂乱无序,除了一条隐约发光之外,剩下的都黑沉沉的,甚至连轨迹都模糊着,离解开阵法谜团这个目标远着呢。
老魔听了云渊的转述,皱了皱眉头,问道:“你之前怎么没这个情况?”
先前程钧将他们从第一层接过去的时候看起来非常正常,显然如今这情况才是意料之外。
“应该是阵法驱动需要的力量不同了。”程钧手掌贴着地面,感受到掌心的真元和地面阵轨之间的联系,心头微微一跳,道:“或者就是我方法用错了。”
“用错了?”
老魔对阵法并不精通,但也知道基础阵法的使用谈不上什么特殊手段,程钧这话说的有些奇特。
他想了想,追问了一句:“你还能将我们接过去吗?”
“能,”程钧答道:“但我不保证能不能控制真元消耗。”
“你恢复要多久?”
“一个小时。”
“情况不妙啊,”虽然看不到,老魔还是挠了挠头,想了想问道:“如果我们自己走过来,要多久?”
“也差不多吧,速度快的话四五十分钟也够了。”程钧反应过来,“你有几分把握?”
“谈不上,”老魔拖着云渊往角落里躲起来,“我们这里遇到了点情况。”
他三言两语将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最后道:“我想这几个人应该是中了陷阱传送阵之后过来的。”
“清麓?”程钧一惊,“不可能只有四个。”
“是啊,所以说你这个战斗力不补上,肯定不行。”老魔摇了摇头,“你暂时别动了,先恢复,我们自己过来。”
“我有个想法,”程钧迟疑了一下,“有点危险,不过我想试试看。”
“呵!你小子!”老魔冷哼一声,“又想让我做试验品啊?”
这两人初识的时候乃是契约关系,程钧又是个新手,没少拿老魔做试验,如今说起来虽有怨气,倒也谈不上多大的忿恨,只是这口气断然是好不了了。
“没办法,”程钧声音有几分笑意,道:“为了抓紧时间啊。”
“说说看。”
“你把方才用的那个传送阵拓印下来。”程钧语调有几分兴奋,补充道:“如果可以的话,那之后等我恢复,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将你接过来。”
“那样消耗少?”老魔有些意外。
“未必,”程钧否认,“消耗问题应该是另一个原因,但我在想,如果四十九个阵法都能拓印下来,说不得最后就能找到那个缺失点了。”
“咦?”老魔明白过来,“那中枢阵也要拓下来?”
“嗯,对的,”程钧笑了笑,“扒下来之后和驱动阵摆在一起,我想试试看一个猜测。”
“钥匙?”
作为多年损友,又是个成了精的老东西,老魔一下就明白程钧的意图了。
“没错。”
“行吧,怎么拓?”
对于这种专业的东西,老魔就不清楚了。好在程钧精于此道,简单说了一下,老魔点点头,道:“不难,我试试看。”
罗盘是每个猎鬼师都会带在身边的东西,有好有坏,但毕竟是个极有用的法器。而老魔制作的罗盘还有一层效用,便是能储存攻击法力。
程钧的办法就是从这里下手,将阵法阵力引动,再用罗盘以封禁手法,当做法力储存下来。只是这里头有一点格外需要注意,便是那阵力存放的位置。
罗盘空间有限,但对于法力来说倒也不是一次性存用的。可在怎么高明的封禁手段,若是对上层出不穷的异常阵法,也没法都留存下来。而程钧他们要做的是将四十九个不同的阵法放在一个罗盘里,这里头的技术就不是寻常人能做到的了。
好在老魔精于法器制作,封禁技术也颇为精深。而程钧,只要能按照中枢阵阵轨的排布安排好每个阵法的封禁位置,那这个罗盘封禁阵盘,就不算太难。
“行了,我来试试。”
作为一个活了百多年的老妖怪,又是天赋极高之人,这点领悟力还是有的,听完之后想了想便取了一个未曾用过的空白罗盘出来,对着方才出来的那个传送阵,按程钧的说法将那阵力引动,至今封入罗盘的中间禁法层。
“如何?”
程钧手指点着那条微微发亮的阵轨,颇为紧张。
“成了。”老魔罗盘一晃已经收入怀里,道:“没什么问题,阵力的一部分不算强,叠加四十九个是有点问题,但也不算太麻烦,回头加一层封禁就行。”
“对了,”说完这里,老魔突然想起来,问道:“张清麓那头怎么样了?”
陷阱阵法既然发动,显然联协的人已经进入第三层。老魔他们这里四个,那一头想必更多。张清麓一个人想必难以应付。
“一时半刻联系不上,”程钧声音里有点沉重,道:“子时一到,他身上的联络符就断了,应该是受到了周围阵法的冲击,要恢复估计也要一阵子。”
“啧。”老魔想不出安慰的话来,只好道:“你去找吧。”
“嗯,”程钧应了一声,又道:“不过先要把这中枢阵给拓下来才行。”
顿了顿又道:“放心,我知道他暂时没事。”
他们之间另有感知,对方若有意外,彼此都会知道。此刻没有感觉,反倒是最好的消息。
程钧知道自己身上另有责任,无法应自身所想而冲动行之,故而,要救人也好,要出去也好,当务之急,先是解决了这中枢阵再说。

正如程钧所言,张清麓确实暂时没事。
子时一到,眼前阵法便如他所料,和之前布下的陷阱联动,瞬间将进入阵中的人转移出去。这也给他争取了一点恢复体力的时间,毕竟玄阴之气反冲也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也是他运气好,冲出阵法的前四人直接落入陷阱传送阵,之后周围的禁制阵法又逐一发动,将那入口的阵法阵力扰乱,使后头的人陷入阵力的混沌之中,无法顺利进入天台。张清麓便趁着这个机会,寻了一个隐蔽的角落,先行打开隐身符箓,将自己遮掩起来。
待得周围已经看不出异常,那剩余的人才进入其中。出乎意料的,联协的人并未如程钧所料那么多,剩下的不过六人,也就是说一共来了十个。但另一方,也正如他们之前猜测的,进入天台的人并非一定要在四十岁以下。毕竟那之前一直给他们做向导的,东皇道钱天,显然已经超过这个岁数了。
“果然,”张清麓心下暗道,“进来的都是四星之上的。”
无论是之前所谓的“入门限定”还是后来遮遮掩掩不肯说的“真正目的”,从一开始,联协和长老会就没有拿出过一个坦诚的态度来。如今这进来的几个,正好说明他们所图甚大。
“六人。”
扫了眼略有眼熟的几个,剩下的还有几个连他都猜不出人来,对比一下他所知道的联协资料,张清麓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正如他们会分头行动一样,谁能保证联协的入口只有一个?
想到程钧所说的四十九个大阵,张清麓免不了就有些担心。可惜手头的联系符受到方才的阵法冲击一时半刻用不了,而天台内变化的禁制也让他没法通过风灵兽联系上程钧。

“混蛋!”
就在张清麓有些焦急的时候,联协剩下的六人已经稳住了阵脚。当头一人正在怒骂:“老头子们没说进来的地方这么危险啊!”
张清麓认得他,此人乃北昆仑的列庆,乃是如今北昆仑当家的养子,性情暴躁但实力不容小觑。
“因为原本并没有这么危险的东西。”
一旁开口回应的正是钱天。和之前带着他们在山谷里的和气模样不同,此刻的他目露狡黠,四下顾盼之中颇有几分谋算在胸的模样。
“怎么说?”列庆不解问道。
“阵法被动过了。”钱天手上带着一枚戒指,此刻正在发光,“这阵法和原本的有些不同,想来那程钧倒也有几分能耐,已经发现这里了。”
“混账东西。”
“急什么,”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另一人突然开口,“反正都要找出来弄掉的,到时候交给你处理不就行了。”
他说话慢条斯理,语调寻常却异常残忍。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此人,张清麓是见过的。
张家那一场近乎灭门的灾祸中,便有此人。
三清宫,玄一章。
仇人相见,张清麓的情绪有一瞬间的波动,却不想对方亦有高手。
“什么人!”
一直站在他们身后的两人同时出手,对着张清麓所在的位置突然发出攻击。两道飞剑划破空间,带着一道火光,割裂了周围的黑暗,对着那一处有法力波动的位置落下。
眼看着直扑门面而来,张清麓一咬牙,准备着暴露自己将这两道飞剑反击回去,却不想身边一个阵法突然发动,莫名铺开一道扭曲的空间阵将他遮掩过去,而突然变化的空间,也让两枚飞剑失了方向,落下另一头的位置。
“两位邱兄好手段,”钱天笑了笑,道:“不过应该是方才我们阵法的余力造成的阵力不稳定,之后应该有挺多这情况的,诸位各自小心,浪费法器力气是小事,落入陷阱就麻烦了。”
“钱兄说的有理,”被称为邱兄的其一点了点头,道:“敢问一句,接下来要如何行事?”
显然,这一行人中,钱天是个带头的,知道的也多。
“先去第二层,”中年胖子摸了摸下巴,终于露出一点商人的狡猾模样,“不管他们有没有进去第二层,那里我们总是要先拿下的。”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