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琅琊榜x九州天空城 飞流x风天逸]莲花落(一)  

2017-02-05 00:27:5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就是个拉郎邪教,起因看这里,角荣小可爱要看~就……拉郎吧……!
不要好奇,不适应赶紧关掉……真的……
存档:
=========================
[拉郎 流逸] 莲花落
一、
大雪纷飞的日子,风天逸捡回来一个人族。
那是照例在大雪天出门寻找飞行感觉的羽皇,从厚厚的雪堆里头挖出来的一个少年。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长得颇为瘦弱,让他显得年纪更小了。天寒地冻的就这么睡倒在雪地里,让不小心一鞭子抽碎了雪堆的风天逸吓了一跳。
他差点以为那是个死人,而在星辰阁的地界里找到个死人可是个稀罕事。结果好奇心起,往那心口一摸,居然还活着。难得心情不错的羽皇大人,就这么把人给捡了回去。
不多久,羽皇捡了个小乞丐回来的事情就在风烟渡里头传开了。
菁英会的四位闻言匆匆忙忙的赶来,想看看怎么回事,就看到他们高贵美艳的羽皇,将那捡来的小家伙就这么丢在风烟渡的客房里,也没多看一眼。
“这要是死了可怎么办啊?”
雨瞳木有点愁眉苦脸,毕竟羽族和人族的关系还有点紧张,而风天逸显然还没到能和整个澜州局面叫板的程度。
“要不送回去吧?”向从灵比较冷静,想了想道:“反正人族的太子也在,捡来的送回去问题也不大。”
“不送。”
风天逸高高在上的声音落在他们耳朵里,断绝了这条路。
“可是,”雨瞳木胖嘟嘟的脸上写着苦大仇深,问道:“陛下,如果被人族发现了可怎么办啊?”
“发现也是他们不好,谁让他们把人丢在星辰阁外头的?”
风天逸一甩手,留了个傲慢的背影,隔了会儿才从门里传来吩咐:“洗刷干净了,别真死了。”
难得发个好心,死了就不好玩了。
年轻的羽皇这时候还没意识到,自己捡回来的是个什么人。

那少年被刷干净后又过了整整一天一夜才醒过来。
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半夜,很快就让整个院子里的人都知道了他的存在。
毕竟原本安安静静的夜晚不一会儿就闹得鸡飞狗跳。
风天逸第一次知道原来没有翅膀的人类也能飞檐走壁的,上蹿下跳的,速度还挺快,比着有翅膀的羽族还来的灵巧些。
至于他身手不错这件事情,也是打过之后才知道的。
风天逸原本只想用鞭子将这孩子卷下来,没想到对方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他的鞭梢,猝不及防下羽皇差点失手。随后那“认真”了不少的对决,虽说谈不上恼羞成怒,但也有些气恼。
毕竟深更半夜的,谁不想好好睡一觉啊。起床气还没有消除的羽皇,裹着厚厚的披风,羽毛领子衬得他的面色如雪,碧蓝的眸子在夜色里如深海一般,蕴含着深不可见的怒气。
毕竟那是个半大孩子,居然在他手下也走了三四十招了。风天逸鞭子更快,又不容许旁人下手,闹了小半个时辰,终于将人捆了从房顶上拽了下来。
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听到一声响亮的“咕……”。
“…………饿了?”风天逸挑眉,好看的眼睛上下打量那少年。
黑发黑瞳,十五六岁,模样清秀。最好看的还是那双眼睛,葡萄似得水亮。被他盯着看久了,连风天逸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说话。”对自己容貌极有信心的羽皇,宽厚的包容了看傻了的少年,追问了句:“饿了吗?”
“吃!”
少年说的那个字,仿佛是从嘴里蹦出来的。慷锵有力,但是没头没脑,饶是以风天逸的机敏都免不了愣了一下。
所幸他反应快,一下就明白过来。
“原来是个傻的。”尚未成年的羽族皇帝微微皱了皱眉头,目光露出一丝怜悯,抬手招了招,“找点吃的给他。”
顿了顿,又补充道:“弄点熟的。”
羽族好生食,人族却吃不了生的。风天逸心细,暗道已经傻了,再欺负就不厚道了。
那少年倒也好养活,给什么吃什么,算不得挑食,只是对甜食更喜好些。风天逸见他有趣,又给他塞了不少瓜果,一来二去的,那少年与他熟了,行为上亲昵了不少。
“你叫什么名字?”
风天逸见他吃饱了又在那里跳来跳去的不安分,便开口问他。
对方果然被他吸引了注意力,又跑了回来蹲在那羽皇的座椅下,盯着他看了许久。
“我问你叫什么名字。”风天逸伸手想拍拍他脑袋,不想被他一把拍开。
比少年大不了几岁的羽皇眼睛一瞪,肃容道:“名字。”
“飞流。”
少年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风天逸,道:“鸽子。”
“飞流?”风天逸偏了偏脑袋,想了想:“倒是个不错的名字。”
转念才意识到后头两个字指的是自己。
容貌美艳的羽皇挑眉,露出一丝危险的笑意,鞭子柄猝不及防的砸在飞流脑袋上,纠正道:“风天逸。”
白皙的手指点着自己的面孔,又重复了一边:“我,风天逸,羽皇。”
名为飞流的少年抱着来不及躲开被砸了一下的脑袋,目光中有一点委屈,他不理解羽皇的意思,但是明白风天逸便是眼前人了。
接下去的几天似乎正常了许多。习惯了飞流说话方式的风天逸已经开始又一茬没一茬的找他聊天了。说得多了,就知道这孩子也不是真傻,只是那脑子似乎缺了点什么,仿佛从幼儿直接到了如今的年岁,中间缺失了漫长的成长阶段。
“你家在哪里?”
这几日,羽族菁英会的人也分头打听了一番,人族里头并无“飞”这个姓氏,也不曾有人走失。反倒是他们这般密集的行动,让人族的太子起了点疑心。
白氏皇子打着两族交好的名目来风烟渡打探了一番,却被风天逸不轻不重的打发了回去。
那人也着实无趣,死板又缺心眼,还不如小飞流来得有意思。
有意思的人留在身边,让这没什么意思的星辰阁也变得光鲜了不少。
星辰阁不许闲杂人等进入,可风烟渡作为风天逸的地盘,藏一两个人倒也不成问题,只不过不能出去而已。
还好那少年也不怎么需要出去,虽说他活泼好动但也颇为听话,风天逸让他不许出这风烟渡的大门,他就不出去。至于他在风烟渡里头怎么闹腾,风天逸不仅不管他,甚至还有几分纵容。
毕竟身边都是小心翼翼护着他的手下和心腹,突然有了这么一个独树一帜又摸不出来路的少年,年轻的羽皇觉得自己的心思都活络了几分。

这莫名其妙的热闹日子又过了几天,风天逸突然想起来那天被飞流指着叫“鸽子”的场面,心血来潮问他:“鸽子是什么?”
他当然不是不知道鸽子是什么生物,而是飞流只能理解这种问题。他想知道,飞流为何要指着自己叫“鸽子”。
少年显然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却想不出怎么回答,隔了好一会儿,憋红了脸才回了一句:“苏哥哥的鸽子。”
风天逸挑眉,追问:“苏哥哥?”
来了这么久,倒也忘了问他还有没有亲人,如今突然听他说到别人,风天逸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嗯,”飞流点点头,道:“藏起来了。”
“等等……”风天逸抬手做了个暂停的动作,想了想,问道:“你把苏哥哥的鸽子藏起来了?”
“嗯!”少年重重的点头。
“你苏哥哥呢?”
“生气!”
少年说完这句,突然垂下头,露出难得一见的丧气表情,重复道:“苏哥哥,生气。”
“哦。”
羽皇冷漠的回了一句,暗道,为了一只鸽子就跟个心智不全的少年生气,也太小心眼了。身为皇族,他是不能理解这种行为。不过看眼前的飞流没精打采的模样,到底是伸手摸了摸他脑袋:“没事,生气完了就好了。”
“真的?”少年顿时两眼发光的看着他,甚至都忘了将他停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拍开。
“嗯。”
风天逸想起小时候自己恶作剧,父皇母后也不过说他几句,过一阵子就好了。大人么,哪里会和小孩子真的生气,他们若是真要做什么,也用不了生气这种没意义的途径。
想到这里,他自己倒是有几分郁卒了。
“不要,”飞流拽了拽他袖子,星辰阁的校服在他掌中揉成皱巴巴的模样,如他的表情一样困扰,“不要难过。”
“切,你也会安慰人啊。”
风天逸抽回手,甩了甩袖子,又趁机捏了把飞流圆鼓鼓的脸颊,道:“放心吧,我可是羽皇,不会难过的。”
飞流盯着他看了半天,显然也没明白羽皇的意思,但“不会难过”四个字听懂了,俊俏的小脸上露出灿烂的笑意,重重点了点头,道:“嗯!”
那笑容让风天逸看着愣了神,转身抓着他起来,道:“打一场。”
身边也就这个小家伙身手最好了,硬生生让风天逸养成了和他练手的习惯。

可惜好景不长,轻松的日子没过几天,飞流就失踪了。和他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一样大雪纷飞,一样莫名其妙,就那么消失在整个星辰阁里,再难觅踪迹。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