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二十)  

2017-02-03 23:30:1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想摸鱼,没成功……那就继续这篇吧……
前文:
存档:
=================
二十、自始至终
(363.ピンからキリまで/从头到尾)

子时正,鬼门开。中元节的意义,在于乾元满月之夜引动阴冥之气,寻求的乃是阴阳一线之间的转变,最为极致纯粹的力量。也唯有这等阴阳交错的时候,才有开启鬼门,引百鬼夜行之事。阴身鬼祟也唯有此时进入阳间可以不被天地大道规则给打碎。
张清麓为阴鼎之躯,内储本就为玄阴之气,不用看时间,子时到的一瞬间,他体内的玄阴之气就开始不受控制的翻涌起来。
“真是糟糕透了。”
气质出尘的青年背靠着墙壁,不敢动用真元,只好用身上的符箓压制身体内的气息。后背传来青石的冰冷,仿佛和他体内的玄阴之气融为一体,渐渐将身体的感觉都冻得麻木起来。他掐着一张隐身符,站在角落里,将气息一同隐匿,默默等着程钧给他的护身符箓起效。
那符纸如今就贴在他胸口,微弱的暖意从心口钻了进去,带着些许痛楚顺着督脉往下,如一细缕青烟,没入丹田,又一点点融入玄阴之气中,安抚那阴冷的气息。
张清麓调整呼吸,配合法决将那符箓的速度催动,加快融合效果,又过了片刻,知觉重新回到他身上,肢体的控制力也逐渐恢复。
而此刻,他眼前的阵法也开始绽放光芒。那光从弱慢慢转强,仿佛从墙壁的石缝中渗出来的流水一般缓慢,将整个墙面铺满,又沿着玄妙的轨迹彼此勾连起来,化作一张复杂而规整的图形。
那便是程钧他们不能在中枢阵里看到的传送阵。张清麓的判断没有错,这确实是个古阵,但因为被长老会他们使用得多了,上头又遮盖了一层障眼法,所以无法显示在中枢阵中。何况,根据他的判断,这应该也不是连接中枢阵的四十九个阵法之一。
那墙面上的光华越发明亮,原本被光芒遮掩有些模糊的线条也逐渐清晰起来,传送阵已经成型,接下去就是看对方能来多少人了。
张清麓在阵中做了几处手脚,寻常发动的时候并不会出现问题。但在阵法进行到末尾,快要结束的时候,因为阵力从强到弱会有一瞬间的空隙,他安置的几个镇骨钉就能趁着阵力空隙打破阵法平衡,从而威胁到使用阵法的人。只可惜因为这手段从未用过,不知道能达成什么效果,所以他只能等在这里,等一个结果。这也是为何他拒绝程钧回去的缘故。
另一头,程钧必须站在中枢阵中控制整个天台中的四十九个大阵。因为之前有过一次辨别,此刻阵轨虽然已经混乱,但不如方才那般毫无头绪,程钧脚踩阵枢,真元如洪水泄入阵轨中,随着阵力变化而流动。老魔和云渊站在他身边,等着他找到那条最近的路。
“只有这样了,”程钧有些沉不住气,看不到第三层的状态,又无法联系到张清麓让他颇为焦躁,只好用了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这里三条是最接近转送阵的阵轨,根据方才的结构,这里面应该有一条是通向第三层的,另外两条一条在四层一条在一层。”
“哪条是第三层的?”
老魔看了眼,那混乱的轨迹让他有点眼花。
“不知道,”程钧摇摇头,“阵法变动之后没有动用过,所以没有对比,不知道具体方位。”
“那还是原路出去吧。”
老魔转身往外走,程钧开口阻止他:“出不去了。”
“从子时开始,这里所有的门户都消失了,天台是一个整体,在整体中移动,唯有用里面的阵法。”
程钧解释道:“而阵法只有十二个时辰内才有效,每个阵法用处不同,真正用于传送的没几个,剩下除了防护,还有就是攻击和迷惑。”
“此外,”他顿了顿,“我怀疑还有空间贯联阵。”
“什么玩意儿?”老魔皱了皱眉,“你是说阵法构成独立空间?”
“对,”程钧神情严肃,“其实应该还有别的,但我一时半刻看不过来了。”
“不管怎么说,我先送你们出去,如果正好在第三层,那至少能打开那一层的联通阵法,”程钧弯腰,手掌贴在地面上,“如果去了别的地方,那就用传送阵再送回来。”
“行了,我知道了。”老魔一拽云渊,往之前出来的那个位置站好,道:“开始吧。”
“启!”
程钧语调果决,飞速念完法决,低声一喝。老魔那头光芒一闪,两人已经消失在阵法之中。
“错了。”
程钧摇头,阵法启动之后,阵力流转一动,他便明白,这一条阵轨选错了。
老魔他们已经入了第一层,恰好是他们之前来过的地方。
黑发少年站稳之后四下一看也明白过来,啐道:“呸!他这不认路的德行,居然在阵法上都有效。”
“怎么办?”白发青年也看出了问题,冷静问道。
“找路。”老魔果断道,又掏出两张符纸来,“贴着,隐身,不要说话。”
白发青年依言做好,跟在矮个子少年身后,正要往前走,突然身后空间一阵扭曲,黑色的光从中扩散开来,落出三四个人来。
纵然是老魔都吓了一跳,所幸他城府深,而云渊又是个泰山崩于面前而不动声色的面瘫脸,倒也没有暴露自己。
这四人恰好是从老魔他们的陷阱传送阵中出现,偏偏因为出现的时候空间扭曲,没有引动阵法。倒是他们站起来之后,走动的一瞬间,陷入了老魔设下的机关里。
黑暗中有白雾弥漫开来,局限在一米方圆之内,恰好将三人包裹住,那三人仿佛无头苍蝇一般,茫然得在狭小的空间内转动,偏偏寻不出路来。他们脚下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埋伏好的白骨镖一个个断裂开,里头的阴魂在这阴阳交错的时刻,变得极为躁动,冲着那三人扑了过去。
阴魂嘶鸣,黑暗围绕,那三人顿时没了方寸,手中的法器一个个打了出来,身上又有异光闪动,显然是动用了护身之物。
“都住手!”
第四人,因为站得远了一些,恰好落在迷阵之外,眼看着同伴互相纠缠打斗起来,对着空气将那攻击一一释放,免不了面露惊恐之色,道:“没有任何人,你们在干什么!”
他看不到阴魂,但知道对方陷入了异常。联想到进来之前长老会的嘱咐,此人放低了身子,掌中一道橙黄色的烛火亮了一起来,照在地上。那从地面升腾出来的白雾就这么慢慢弱了下去,仿佛白雪见了烈日,无法留存。
“疾!”
微不可查的一声法决,空中有破风之声,落在那人的耳朵里,他尚未来得及反应,就听到耳边一声脆响“啵”,随后便再无知觉。
“啧,有点浪费啊。”
老魔的身影从黑暗中露了出来,动用法器之后,隐身符因为法力波动而无法遮掩他的行踪。不过还好剩下的三个都被迷阵给围着,暂时顾不到这头。落在地上的烛火漂浮起来,火光一闪而灭。
云渊的声音在空无一人的地方响起:“这个?”
“先拿着,看起来有点用。”老魔吩咐了一句,又去那死人身上翻看了一边,道:“运气挺好,是北昆仑的。”
那人穿着寻常衣服,只是那下摆处有一个小小的山峰绣样,彰显身份。然而此刻因老魔的追魂镖死了个干净,再有身份也没用。
“这三个呢?”
“不用管,阴魂一会儿能解决。”老魔嘀咕了一句,又将那地上的人查了一遍,翻出些法器,却没找到有用的信息。
“死了。”
果然过不得一会儿,那三人就没了动静。老魔出于谨慎又用那蚀骨钉试探了一番,果然不见反应,这才撤去了阵力。
那三人呆呆傻傻站在阵中,彼此挨着,身上已经有了被对方法器攻击的痕迹,却伤得不深。
“不知道有没有成功,”老魔感慨了一声,“试试看吧,难得有机会用这招。”
阴魂夺魄。
老魔之所以被当做魔修,自然是因为他的手段狠辣又诡异。这种使用阴魂、制造傀儡,甚至于控制尸身的手段,都是他的拿手好戏。虽说看起来和湘西一脉有些接近,但本质上,更纯粹而直接,可以直接在活人身上施为。他前一世被围攻也是因为惹来众怒,如今夺舍重来处处小心,正如他所言,确实许久不曾动用老本行了。
“你们是谁?”
白骨钉扎入额头之后,三人都露出了痛苦的模样,但依旧没有挣扎,没有反抗。
老魔开口问话,中间那人只是迟疑了片刻,便道:“北昆仑,罗棋。”
“游方阁,方天画。”
“麒麟山,左堂。”
“呵,四个人齐全了三个地方。”老魔吐槽了一句,又问:“来了多少人?”
“十四。”
依旧是中间那人回答最快,显然此人修行不足,心性最差,故而更容易被控制。
“目的是什么?”
“找到核心。”
“核心的作用什么?”
“是……”
话语突然中断,随后一阵古怪的“咯咯”声响起,那人的喉咙猛烈凹陷下去,喷出血来,倒地不起。另外两人似乎也收到了感染,一样吐血而亡,摔倒在地。老魔施救不及,一个健步上前,也不过扯下一人的袖子,最后只好看着三人倒在地上,毛孔中渗出黑红的血来,将整个人覆盖过去。
“够狠的!”
即便是魔修,看到这场面都有些不适。
这四人显然是身上被下了禁制,若是遇到敌不过又逃不掉的时候,只要有人想说出关键秘密,禁制就会自动发动。老魔方才发问,三个人都无法反抗,显然都有了说出“真相”的意图,故而身上的禁制一同发动,尚未开口,便直接被抹杀了去。
“还说正道呢,”活了百余年的魔修顿时索然无味,“简直比魔修还坑。”
话问不出来了,那三人身上的秘密显然也找不出来了。黑色的血掩盖了三人的身体,慢慢陷入地面中去,显然那禁制中还有毁尸灭迹的法术。
“联系一下程钧,看看他那头如何了。”黑发少年站起身来,拍了拍一旁的空气,道:“别看了,当心吃不下饭。”
显然这场“游戏”,自始至终,他们都漏了或者说被隐瞒了一些关键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