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三十五)  

2017-02-28 23:11:5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想等这文结束后,把之前两个长篇一起整一整自己弄个本子收藏,问一下有没有想要的,没有的话我就私藏了……
_(:зゝ∠)_
前文:
存档:
===============================
三十五、干燥
(233.乾き/干燥的)

黑暗中延展的道路不知长几许,程钧行走其上,总有些无法感知时间和空间的紊乱。他知道这不是简单的错觉,而是因为他现在用的方法,极其耗损神识,乃至于本身就是跨越了空间隔断的法术。
暗自感慨了一句这等法术若是能不受限制的使用该多好,随后又否决了自己的想法。正所谓因果利益正相关,若是要获得不受限制的技能,自己的修为只怕是远远不够的。使用身体里的法力越久,越发觉得这种力量和真元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可以使用一些匪夷所思的法术,但消耗起来也是相当可怕。
好比现在,脚下的路已经告诉自己到了目的,但黑暗依旧未曾退散。程钧之前也曾想过,这种黑暗因何而起,后来走了两次连接之路突然明白过来,黑暗乃是这天台之中的本身,是真实的内在,而不是在阵法或者法术影响下产生的幻觉。哪怕他现在直接去曾经的第二层中枢所在位置,也一样是黑暗,而不是那种浑冥之光。
程钧闭上眼睛,用神识去感受周围。空气中有非常干燥的感觉,仿佛烈火燃烧之后的气味,水分被急速蒸发,空气稀薄,偏偏古怪的没有炙热感。这奇妙的感觉来自一个源头,程钧感觉得到在黑暗中有人在使用非常异常的法术。
“清麓?”
程钧轻唤一声。若是所料未差,此地乃是张清麓说的陷阱中心。
“唰!”
耳边有疾风略过。程钧略偏开头,风带着微凉的气息从他耳畔擦过,乃是一把短剑。短剑之后,于黑暗中无声的刺来锐气,程钧这次避不开,手一翻,一把小匕首落在掌中,向上一挑,顺势侧身,避让开来。同时也看清楚了,出手的人正是张清麓。
“清麓,是我!”
程钧低呼了一声,对方却闭口不答,依旧是身手敏捷向他攻击来。手中两把剑,一前一后,左右包抄,封锁了程钧的退路,又有那蚀骨钉带着法力的气息从黑暗里悄无声息的袭来,程钧一手丢符挡住数个蚀骨钉,另一手匕首向下阻拦了直袭丹田的短剑,肩膀顺势一矮,躲过了对着肩颈刺来的剑身,又侧过身子绕了半个圆,落在张清麓身后,匕首贴着他追来的短剑往上挑开,往前一推落在他脖子上,另一手快速握住他另一手手腕,扭转短剑袭来的方向。
“清麓!”程钧声音带着几分急切,道:“是我!”
“程钧?”
张清麓手上力气一顿,短剑终于停下了攻势,他将信将疑道:“当真是你?”
“怎么了?”
程钧担心他受人控制,一指点在他额间,查探了一番识海,又道:“你能认得我吗?”
“认得。”张清麓吐了口气,带着紧张的热气喷在程钧腕上,又被张清麓扯下来,道:“我以为是幻觉。”
“阵中有幻觉?”
“嗯,”张清麓似乎有些累,靠着他站着,道:“开始地图的符纸还拦得住,不知为何渐渐地就生出幻觉来,不断地有攻击过来,我便要不断将幻象斩杀。”
“闭眼。”程钧伸手捂住他的眼睛,问道:“现在是什么感觉?”
“一片漆黑?”张清麓犹豫了一下,“周围特别的闷,呼吸越来越困难了。”
“那就是了。”
程钧从身上抽出一张符纸,犹豫了一下,将法力凝聚了一丝在指尖,按照刚得到的传承中的记忆,画了一张符。那符纸上符文一闪而过,随即化作极小的一枚贝壳坠子,落在程钧掌心。
“拿着。”
“咦……”符箓落手,张清麓猛然一惊,问道:“为何如此?”
“说起来有点复杂,我大概得到了天台的传承了所以现在可以用一点法术了。”程钧大略说了几句,又道:“你现在看到的才是真的。”
张清麓回了他一个感情十分复杂的眼神,大约是想感慨一下程钧的运气又觉得他的运气一贯好得毫无道理,于是硬生生哽在喉口,忍了忍,最后道:“我爹那头解决了?”
“没有,”程钧笑了笑,“我先来你这里了。”
“你没想过如果出不去怎么办?”
张清麓叹了口气,他不说陷阱中的真相就是怕程钧先来这里,若是两人都陷入阵中无法出去,岂不是大大不利。
“我能进来,应该就能出去。”程钧一手握住张清麓手掌,将原本落在他身上的地图符箓接管过来,又道:“你先恢复一下,我想想怎么才能没动静的出去。”
张清麓愣了下,终于忍不住问道:“你到底捞了多少好处?”
“差不多在这里可以我说了算。”程钧笑了笑,解释道:“如果没人捣乱的话。”
“呼……”
张清麓不理他,盘腿坐下恢复体力。
一旁的程钧手中微光闪动,那原本用作地图的符纸上面所有的图纹渐渐散去,如墨水化开,泛出一层浅浅的黑灰色,浮在纸面上。程钧一手翻转,那地图在他手中旋转了几圈,又缩小了四分之三的面积,那纸面上的黑色仿佛也一同浓缩了,化作一道墨痕。
程钧手指点在那黑色痕迹上,用画太极的样子,在纸面上兜转了几圈,那黑色凝聚在他指尖,化作一团缠绕的黑色烟云,缓缓转动。
“好手段。”张清麓睁开眼就看到他这一手,免不了赞了一句,又问:“能持续多久?”
“没多久,”程钧摇摇头,“看我法力能维持多久。”
“法力?”张清麓敏锐地抓到关键词,问道:“你真元呢?”
“元阳之体的真气可以用,但是真元都化作法力了。”程钧一时有些说不清自己体内的变化,又道:“法力比真元强一些,不过也是用一点少一点,恢复起来有点难,我还没掌握技巧。”
他不是不能动用中枢阵中的聚灵阵,但是那中枢阵驱动也需要法力,如此一来此消彼长,也不知道是哪个消耗更快了。
“我来。”
张清麓道了句。手中短剑在指尖一点,一抹血色渗了出来,落在程钧指端的黑雾上。
“玄阴之气凝聚的精血。”程钧淡淡道:“没有下次了。”
“无妨事,”张清麓摇摇头,“这个其实损伤不大。”
只不过一旦用了,张清麓本身会受法术限制,若是法术成功,倒也无妨,若是失败,他自身也要受到一些反噬。
“持着符箓,在天台内无妨。”程钧道:“好了。”
话音落下,那一团黑雾化作一个极小的人形,落在半空中,又飘飘荡荡的化开,形成一个淡不可察的影子,在阵中浮游。
“如此一来,”程钧道:“除非洛天奇自己进入阵中,亲眼看到,否则他也不会意识到有什么异常。”
“你进来的时候他察觉不到?”
程钧只做了一个替代品,显然他自己不需要。
“嗯,”程钧点点头,“他现在应该无法察觉我。”
只要中枢控制不出问题,程钧有道玄果在身,就好比和整个天台及其中的阵法融为一体,自然不容易被发现。
“走吧。”程钧一手握着张清麓的手,一边道:“脚下不要停,也不要跨到外侧,周围不要注目太久。”
说完,一条虚幻之路在黑暗中延伸出去,向着先前张七所在的方向。

“咚!”
黑暗中有莫名的声响,仿佛破旧的钟被缠着厚厚布面的钟锤撞击的声音。
张清麓随着程钧的脚步此刻也一同停下,那一下撞击声,恰好落在他停步的瞬间,张清麓身体一晃,似乎是受到了冲击。站在前面的程钧一反手,将他拦腰揽住,两人几乎是贴着的,隔了片刻之后,张清麓才缓过来。
“这是从空间中直接走,”程钧贴着他耳朵低声道:“破开空间的时候有些冲击。”
“无妨。”张清麓摇了摇头,问道:“这是何处?”
自从他拿着程钧给的符箓,天台内的幻境就被破开了,被黑暗笼罩的一切,什么都看不见感受不到,多少有些彷徨。
“若是没猜错,应该是在周围了。”程钧嘴角一弯,道:“还是看看周围吧。”
他不知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在张清麓眼前一晃,那黑暗就仿佛退潮一般落下,灰蒙蒙的画面,远处恰好站着两个人。
“我爹。”
张清麓看得分明,一人正是张七。
“另一个应该就是洛天奇。”
那人远远看去颇为潇洒,站姿写意又随性,手中托着一枚玉符将张七的攻击压制在阵法之下。
“张天师,”那人淡笑道:“不想你也进来了。”
“洛少阁主客气了,”张七语气傲慢道:“你进来如此许久,又有各处布置中枢在手,又岂需装模作样。”
“客气。”洛天奇并不否认,手中玉符光芒又盛了一分,他道:“不知天师特意进来,所为何事?”
“想来应该和洛少阁主一个目的。”
“既然目的一致,”洛天奇点点头,“不如合作?”
“不知道洛少阁主的合作是什么意思?”
“直取目的。”洛天奇手中玉符又亮了一点,道:“天师觉得如何?”
“不错。”张七点点头,问道:“就是不知洛少阁主打算将那几人如何处置?”
“我知道天师家公子也在其中,”洛天奇想了想,问道:“这位自然是依天师的意思,其他人,就无妨了吧?”
“这话听着耳熟。”
张七冷笑一声,和乌泽如出一辙,他道:“我倒是不知道,洛少阁主居然和巫门也有关系。”
“彼此都是一个目的的,合作也是理所当然。”洛天奇不以为然道。
“既然如此,”张七冷言道:“你待将罗天女如何?”
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程钧他们才注意到,那远处的地上还倒着一人,正是罗宣。
“此人已经反叛了长老会,”洛天奇摇摇头,“自然是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哼!”张七冷哼一声,那玉符之光顿时黯淡了一份。
洛天奇低头看了眼,另一手又从袖中取出一直玉盏,又将那玉符放了上去,道:“张天师,这两物你觉得如何?”
“上好法器。”
张七虽然对他有所敌意,却依旧认真看了眼那两物。
“天师眼力不错,”洛天奇点点头又摇摇头,“可惜不是法器。”

“法宝。”
程钧和洛天奇几乎同时说出这个词。
“你爹扛不住的。”程钧对张清麓道,“那不是现世的东西,是上古之物。”
“为什么他能用?”
张清麓闻言一惊,想要出手又被程钧拦住。
“应该不是他的问题,而是这两个法宝的问题。”程钧远远查探了一番,道:“法宝可以认主也可以传承,罗宣果然没说错,他确实是天外天嫡传。”
“…………”张清麓沉默了片刻,问道:“你能解决吗?”
“行。”程钧笑了笑,道:“之前不行,现在倒是不难。”
他手指一点,那玉符之光晃了一下,却又恢复正常。
仿佛一个信号般,张七出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