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九州天空城 刃逸]365题——305.厳格なアナタ/严谨的你  

2017-02-26 01:44:4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严格来说不太切题,存了挺久再不写就忘了这文的最初设想了……
商业方面的描写直接当bug来看就行……毕竟我不怎么懂……_(:зゝ∠)_
存档:
==========================
305.厳格なアナタ/严谨的你
[九州天空城 刃逸]
(现架AU)

风氏产业的继承人回来了,导致南羽都的股票市场小小波动了一番。
要说原因,倒也简单。风氏乃南羽都数一数二的大企业,一个家族企业做到垄断程度,横跨地产、经贸和服务业,总公司旗下数个分公司,各有所长,经营得风生水起。只不过,前些年,这个代代相传的家族产业的老大突然重病亡故,留下一个没成年的儿子,唤作风天逸,做为继承人。莫说那少年当时年幼,手段、经历、资质都远远不足,便是最简单的,一个未成年人,无法承担一个公司的正常运作,更罔谈所谓的承担法人身份。
后果便是亡故风氏族长的弟弟,风刃,临时被从国外寻了回来,一力扛起了风氏产业的重任,走过了最混乱的动荡期。
之后的故事便如许多小说和电视剧里面演的那样,夺权争势,好一场腥风血雨。
风刃的手段是毋庸置疑的,他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整个风氏集团在他手上,经历了短暂而激烈的震荡,然后是彻头彻尾的洗牌和人事重组。
当时便有远瞻人士说,看风刃的手段,显然是不准备把风氏产业还给那个小继承人了。那时说这话的人没什么地位,又是个嘴上没门的,听进这话的人不是没有,却大多当它笑话,不多时便付之脑后。毕竟,从手法上来说,这种大伤元气的折腾,不符合对待自己财产的风格。
但之后的发展却证明当时那人所言,果然是预言。
自从风刃将自己的发小雪凛扶植上位之后,他手中的权势就更加稳固了。这两人仿佛天生的合作者,雪凛在前,风刃在后,彼此之间分工明确,没几年就看到那风氏集团重新站立在最高点,甩开后面各种私人产业一大截,狠狠的抽了最初那些看笑话的人一巴掌。
而在这整个过程中,风氏集团真正的继承人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被送去了国外。
风刃说,风天逸从小被养在富家子弟的圈子里,眼界是有了,能力实在太差,既不会帝王心术又不是经营高手,年纪小阅历浅,要什么拿不出什么,若不去好好磨练一番,根本没法继承风氏的产业。
这话说得不错,尤其是从明面上来说,风天逸确实距离那继承人的合格线远着呢。何况让风刃接手协助,甚至于决定何时将风氏集团正式转交给风天逸,也是由风刃自己决定——等同于将风氏集团拱手相让的决策。
所以,在经历了变故、动荡然后重归于平静之后,所有人都知道,风刃的位置不会动摇,风天逸也未必会回来了。

可他偏偏回来了。
在所有人都未曾料到的时候,风天逸出现在风氏的董事会上。
风天逸手上有他爹的一封遗书,有公证,有律师,日期比风刃手上那份更晚了几天,显然从法律效用上来说,应当以风天逸手上这封为准。
所以当年轻的风天逸带着比他大不了多少年纪的律师,对着风刃说“叔叔,我来拿回我自己的东西了”的时候,所有人心中都存了一种看好戏的念头。
可惜念头存着,戏却没看到。
风刃当时接过遗嘱看了一遍,当即便点了点头道:“找当时公证律师来,做一下交接。”
这事情顺利的出乎意料,非但董事会的人看不懂,连风天逸都有些意外:“叔叔,你知道我爹遗嘱的意思吧?”
“天逸,你想多了,这公司我本来就没什么兴趣。”
三十多岁出头的风刃,笑得很好看,带着一点精明和狡猾,他道:“只不过,我愿意给,你也未必能接手。”
风天逸当时梗着脖子,仰着面看着他小叔,道:“这点你就放心吧,我可不是说着玩的。”
自然不是说着玩的,但显然,风刃比他有利多了。
首先是董事会的人,并不愿意接受一个毛头小子来当他们的老大,种种复杂的勾心斗角之后,是充满了贪欲的利益纠缠。风刃在第一步就给风天逸丢了个难题。这些可以称为“三朝元老”的人,要解决根本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然后是遗嘱。两份都是真的,时间确实有前后,不过是同一天的一早一晚。何况第二份遗嘱之中也承认了第一份的存在,于是这里有个悖论:风刃可以决定何时归还风氏集团的董事权利,而风天逸要求根据第二封遗嘱在20岁的时候正式接手。关于这点到底如何裁定,连律师都有些头大。
至于第三点,便是雪凛。此人在集团中的地位和财力远超寻常董事。他若是跟着风刃一走了之,那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风氏集团又要陷入风波。

风天逸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焦头烂额。但是风刃确实如他所言,并未阻挠。或者说,大约是觉得这些困境足够让他困难了,所以并未增加难度,反倒是将那交接的工作一步步加快了起来。
每一天都在昏天黑地中度过的风天逸微妙的感受到了风刃最初接手时候的心情。大约是想要甩脱都甩不掉的那种感觉,想要接受便要承担所有责任,而这些事情,对现在的风天逸而言,确实太过沉重了。
他忍不住去找风刃的时候,后者却避开了他。风刃的助理裴钰在董事室外看到风天逸,笑着将他拦了下来。
“风总不在办公室。”
裴钰已经换了称呼,却不曾改变对风刃的忠诚。
他道:“董事长如果要找风总的话,还是过几天再来吧。”
“过几天?”风天逸皱眉,问道:“怎么?小叔是打算对我来个避而不见?我可不记得他是个逃避问题的人。”
风刃何等骄傲凌厉,风天逸有大半的手段都是从他身上学来,即便不肯承认,都遮掩不了这叔侄两人身上如此肖似的气息。
“不是,风总说过几日就是正式交接,有话可以直接说。”裴钰不紧不慢解释道:“现在私下说什么,都没什么效用,反倒会让人多出猜忌,对集团现在的股票不利。”
风天逸原本只是端着架子而皱起的眉头是真的皱紧了,他沉默片刻,问道:“小叔,当真是这么说的?”
“董事长应该很了解风总吧,”裴钰依旧是好脾气,“他不会说谎。”
尤其不会对你说谎。
风天逸睨了他一眼,最后问了一句:“雪凛呢?”
“董事长还是问风总的好,”裴钰摇摇头,“我不清楚。”
“他能把你这个贴身助理丢在这里,显然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风天逸冷哼一声,道:“不要忘了,我才是真正的风家的继承人!”
裴钰笑了笑没说话,让这年轻气盛的小主人没得开口,不得已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风天逸觉得自己是灰溜溜逃回来的,带着一肚子火,所以关上门第一件事就是把满桌子的文档和资料都扫了一地。
哐当咣当的声音隔着厚厚的木门都听得到,门外正准备进去问事情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最后还是雨瞳木被赶了进去,毕竟是发小,又是一起在外读书打拼了这么久,也算是真正的心腹了。这种时候正是需要他出头的时候。
于是微胖的青年带着一脸茫然就被塞进了门里,几个没良心的死党还顺便扯着门不让他出来,生怕他带着风天逸的怒火一起出门烧成了这一整个楼层的无妄之灾。
“怎么了?”雨瞳木经历了最初的手足无措,蹲下来一边帮忙捡文件,一边问道:“风刃拒绝你的条件了?”
作为死党他也是知道些风天逸的准备的。从一开始风天逸就没打算将风刃整个排除出去,他是希望这个小时候关系很好的小叔能站在从前的位置上,与他一同管理整个风氏。
但除了他所有人都觉得风刃不会同意。
一则掌权久了会痴迷于此,风刃又不是神仙,哪能脱俗?何况要站在风天逸身后,他也不会甘心。
二则乃是雪凛这等人的存在,掌握了大量股份和资产,除了风刃,没人能控制住他的动向,若是风刃抽身而出,雪凛必然会一同离开,到时候等于将风氏一大块股份直接割出去。这等变故掌握在风刃手上,他又岂会放过这大好机会?
“没有!”风天逸翻了个白眼,道:“我都没见着他。”
“他不是你叔叔吗?”雨瞳木不解,“你为什么不在家里跟他说?”
“他也不在家里!”风天逸的声音拔高了八度,“从那天开始,我就没私下见过他!”
“怎么会?”胖胖的青年觉得奇怪:“你叔叔也不是个逃避的人啊。”
“所以我才奇怪!”风天逸站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道:“他肯定有阴谋!”
“我觉得吧,他当时当着那么多人答应了应该也不会反悔,”雨瞳木抱着一沓资料放在风天逸桌子上,道:“可能是想再捞一笔好处,你小心些。”
他顺手翻了翻桌上的东西,看了眼道:“好比这种财表,多刷几遍,别有漏洞正好给他端走。”
“财表?”风天逸突然冷静下来,伸着脑袋过来看了眼:“我记得没打过这个东西。”
“你接手公司,居然没把这几年的财表打出来看一遍?”雨瞳木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问了,雪凛说电脑坏了要修,资料过几天给我,我催了几日财政部门那里都不给我,”风天逸颓丧的坐回去,道:“估计想最后改一改吧,无论是让我看不出来还是让他们得到更多的分润。”
“那这份……?”雨瞳木在乱成一团的文档中将这些东西都归了出来递给他,“好像是全的?”
风天逸将信将疑翻了起来,越看表情越严肃。
隔了好久才放下文件,大叹了口气道:“不仅全,还是个大礼包。”

这话雨瞳木当时没理解,隔了四天之后终于明白了。
董事会上风天逸将数年的财政理了一遍,不仅将几个吃空的根源挖了出来,还将那股份的归属根据协议情况分配了一边。董事会的股份和零散的股份本质不同,买来的和原有的也不同,那里头的门道太多,若非那份财表给他列了个清楚,他自己都不知道还能有这种釜底抽薪的方法。
更令人吃惊的是董事会原先那些老头,也不知道吃了什么药了,对此居然都一一同意了。
至于最大的问题,雪凛,却没轮到风天逸出手。
财表出来之后,贪贿的事情足够让他上经济法庭好好吃一壶,何况还有年年一大笔说不清的热钱流向。
出人意料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的风天逸在众人敬佩和惊惧的目光里什么都没说,只是紧紧抿着唇,看着所有的文件一一落鉴。
尘埃落定。
风天逸却在众人的恭贺和吹捧声中追了出去。

“风董事长还有事?”
裴钰站在车前,挡着那扇车门也挡住了那个人。
“你让开。”风天逸冷声道。
“风总还有安排,再不走就要迟了。”
裴钰才解释了一句,就被风天逸推开了。他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没礼貌,”车里的人避开了半个身体,让出了一个座位,道:“你现在这样子成何体统。”
“知道我不成体统你还走?”风天逸瞪着他,无名火胸中烧。
“哦?”那人终于抬眸看了他一言,道:“难不成还要我留着给你善后?”
那人笑了起来,道:“你还真皮厚啊。”
“小叔!”风天逸突然泄了气,“你当真要走?”
“留着作甚?”风刃摇摇头,“我答应你爹的事情完成了,自然要功成身退。难不成死皮赖脸留着就很好看?”
风刃和他哥哥的协议当然不是遗嘱上那些,只是有些事情,并不是说出来就有用的。
“可我一个人还做不好。”
风天逸知道自己不讲道理,毕竟风刃当年接手的时候也比他现在大不了多少。
可惜风刃却摇摇头,道:“你做得很好了,恩威并施,手段了得。”
“小叔是说笑的吧?”风天逸冷哼了一声,道:“那份内部财表是你放在我桌上的吧?除了你,我不觉得有别人能得到这种完整程度的东西。”
“那本来就该你看到的,”风刃不置可否,“何况看到了也不表示事情都能做好,这还是你自己的能耐。”
“那,”风天逸犹豫了一下,道:“你当年突然对我这么严苛,甚至将我一个人丢在外头也是因为料到如今我可能遇到的事情?”
“我?”风刃嘴角带笑,摇头道:“不过嫌你一个小孩烦得很而已,让我分心没法好好解决那时的乱局。”
“那现在呢?”风天逸盯着他看:“现在我已经不添麻烦了,你为何要走?”
“天逸,你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我自然不需要留下了。”
“那……如果是我需要你呢?”
风天逸的手紧抓着衣角,紧紧盯着风刃看,那人的侧面冷峻,平日里总是带着一点笑意的嘴角,此刻却没有半点弧度,线条硬朗如刀削斧琢,甚是迷人。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风刃许久才回了一句,正要开门招呼裴钰开车,却不想被风天逸横身拦住了动作。青年几乎靠在他身上,连身体的颤抖都传递了过去。
“我知道的,”风天逸声音低沉,“小叔,你当真不愿意答应我吗?我是真的喜欢你。”
风刃不言语。
“若是如此,”风天逸摇摇头,干脆趴在他身上,“或者我当初就不该走,又或者干脆别回来。”
“胡闹。”
“对,我就胡闹了,你又不肯答应。”
不等风刃说话,他又道:“不管合不合理,我喜欢你这点又没法改,你当真狠心就不该让我有机会回来,如今你走不走也该听我决定。”
“简直把你宠坏了。”风刃的声音有些疲惫,说不出是什么意思。
“小叔,你若当真宠我,就留下来吧。”风天逸伸手抱着他的腰,道:“我真的喜欢你,我不想一个人等着。”
在外流浪许久,好不容易想念的人近在眼前,本以为尘埃落定之后也能得到此人,却不想会是另一个分别的开始,风天逸决意不能接受。
“裴钰。”风刃开窗叫人。
“小叔!”风天逸着急坐起来,一把抓住他。
“开车,”风刃看了眼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又横了一眼一旁快要哭出来的侄子,道了句:“回家。”
风天逸又惊又喜,一把抓着他的手不肯松开。
“出息!”风刃冷声道。
“小叔在,我就这点出息。”
风天逸本就不怕他,何况此刻心中欢喜更甚寻常。他寻寻觅觅这么久,拼着一口气试图在他严苛的叔叔面前证明自己,而唯一的目的,此刻已经达成。此后长路漫漫,又有何惧?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