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三十二)  

2017-02-25 00:21:5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原题是指物品使用前后的区别,我这里就变化了一下……
前文:
存档:
==============================
三十二、应用品
(345.使用前?使用後)

“呵!”老魔倒吸一口气,伸手摸了摸,道:“好大的手笔,什么时候弄出来的?”
“算不得什么,”程钧笑道,“方才想到了就试了一下。”
“幻术?”
张清麓听他说得有些古怪,也伸手摸了摸,摇头道:“是真的,不是幻术,也不是法术显现。”
“怎么回事?”他和老魔不同,大约猜到一些端倪,问:“这里的法阵的关系?”
“不是法阵,”程钧否认,又道:“是灵气的关系。”
见众人不解,他也不奇怪,伸手在符纸上一点,就看到那符纸微微颤动了一下,仿佛水滴落入湖面,绽开浅浅的涟漪,在空白的画卷上,显现出画面来。
“你们看,”程钧指着画面,问:“有没有觉得眼熟?”
“天台。”张清麓一眼就认出整个结构平面,“第三层。”
他在这里来来回回走了大半天,又更换了无数阵法穿越许多隔断空间,此刻见到平面图,便立即明白过来。
“你什么时候得到的?”
程钧从第二层过来之后就一直和他在一起,若说是这之后得到的那也是过于神速了。张清麓问这话,大约是觉得此物应该和那中枢阵脱不了关系。
“不是不是。”
程钧知道他想岔了,招手示意他们都凑近了看,他手指点在右下角,快速滑了一下,那画卷又换了个模样,这次轮到老魔说话了。
“第一层?”黑发少年捅了捅一旁的闷不吭声的白发人,问道:“一样吗?”
“一样。”
妖族血脉与众不同,对于辨识方向和辨认位置,更胜一筹。
“好了,”老魔挥挥手,“别说是你做的,地图都一样,我才不信。”
程钧素来不认路,这地图要真是他做出来的,老魔第一个不接受。
“拉倒吧你,少说几句。”程钧摇摇头,“这大概算是个法器吧。”
“大概?”老魔又抓着他话里的把柄,道:“你行不行啊?关键时候法器都弄个大概的?”
“这是刚想出来的,”程钧挥挥手,“说不好是什么,总不见得真叫法宝。”
说完这句,他托着下巴想了想,又道:“也行啊,听起来威风多了。”
“别啰嗦了,”张清麓打断他,问道:“到底是什么?”
“嗯,算是个道玄果里头的知识化作的应用品吧。”程钧自觉这概念不清楚,又道:“得到道玄果之后,我之前一直没想明白的东西,渐渐变得清晰了。以前看过做不到的事情,好像也有门路了。尤其是进入这天台之后,感觉特别明显。”
“程钧,”张清麓微微叹气,“你的传承,果然是相当不得了。”
没有平地起高楼,也没有无米之炊可做饭,程钧能想出这等法器,显然是在他传承之内有相关的知识。道玄果只是引子,程钧自己才是关键。张清麓想到张七之前说的话,心中微凛,暗道果不其然。
“嗯,”程钧伸手握住他手掌,道:“等有机会。”
然后才点了点那地图,说了起来:“这是天台内部结构图,这符纸乃是用特殊的手法将原本的黄符纸叠加而成,虽说品质寻常,不过因为之前都被老魔重新炼制过,倒也好用。”
手划过,那画面又变,程钧点了点图中心,道:“至于这画面,乃是天台内部的投射。”
他手一抬,众人都感觉到一种玄而又玄的气息包裹着自己,全身沐浴其中仿佛连血脉和真元都变得流畅了许多。
“这边是灵气,”程钧收回手,灵气却依旧包裹着他们,“道玄果让我可以感受到灵气,而这天台之内,似乎能将灵气变得浓郁,所以才让我能做出这个来。”
不等众人发问,他又道:“天台的中枢阵在我手中,用中枢阵驱动所有连接阵法,再通过灵气波动,投射到符纸之上,便成了此物。”
“好东西,”老魔反应过来,“岂不是说,人在此间也能看到?”
“没错,”程钧点点头,“你们仔细看。”
那画面上有数个细微的黑点,其中四个聚集在一处。
“我们在这里。”
“然后,”程钧手向前划出一段距离,道:“张天师在这里。”
那是距离他们不远的一个隔断空间,显然张七并未离开。
“那女人呢?”
“罗宣在一层。”程钧手指点了点,那画面又变,这次是四层同时显现,那罗宣果然在第一层。
“好快的速度,”张清麓吸了口气,道:“她知道别的通道?”
“对,”程钧点头,“所以说这人并不可信。”
“那你还撤去了她身上的禁制?”
“你问老魔。”
“嘿!张小子我教你一个乖,”老魔嘴一裂,道:“程钧放人一定是在对方没啥威胁的前提下的。解除封禁他自己就能解决,为啥非要我出手?”
“因为他可以利用白骨镖在抽出来的时候,在身体的经脉里留下轻微的损伤。”程钧补充道,“这个我做不到。”
“不愧是前辈,”张清麓捧了老魔一句,才道:“所以你之前对她和我爹都没说实话吧?”
“半真半假,”程钧笑笑,道:“罗宣肯定知道洛天奇的位置和联络方式,至于她说的神女门和天外天的关系,连你爹都不知道,我也要打个折扣。”
“可我觉得这应该是真的,”张清麓眉头微皱,“我倒是觉得她目的上不单纯。”
“我和你看法差不多,”程钧点头,“总之,她不可信,所以她和洛天奇联系上的话,就更危险了。我让老魔先在她身体里留下隐患,也算是防备她和洛天奇联手。”
“如此说来,真正去当诱饵的,看来是我啊。”张清麓轻笑一声,道:“果然是用来蒙我爹的。”
“辛苦你了,”程钧被揭穿了目的,也不遮掩,道:“之后你我必然一明一暗,我会做出回到第二层的样子,老魔会跟我一起,你留在第三层。张七肯定会不放心。而洛天奇他们进不了第二层,一定会从你身上下手。”
“只要他动手了,我爹也会动手。”张清麓顺着他话说下去:“而洛天奇只要看到了他,就必然活不了。”
“嗯。”程钧这次没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张七身份特殊,又是隐瞒着众人进来的。若是和洛天奇打了照面,必然不会让他活着离开天台。甚至于,张七应该也对罗宣有所怀疑,可能从一开始就会防着洛天奇。如此一来,张七这头承担了主要攻击任务,程钧他们由明转暗更容易找出口。
“放心吧,”张清麓点点头,“我想,我爹应该早就明白了。”
这圈套甚至算不上阴谋,唯一的变数不过是张七的想法。为了保证张七不会临时变卦,张清麓就成了必要的诱饵。为此程钧也是有所犹豫,但张清麓自己倒是觉得可行。故而两人也未曾商量,便在张七面前演了场戏,让张天师成了半隐藏式的保镖,方便张清麓行动。
“那你这头?”
张清麓犹豫得看了眼罗盘,问道:“当真无妨?”
“不,”程钧苦笑一声,“罗盘是真不行了。”
“修复也确实需要三个小时左右。”老魔承认。
程钧安慰他道:“不过也不是大问题,就是费时间而已。”
“之后三个小时,老魔负责修复罗盘,我则是要参透中枢阵。”程钧抿了抿嘴,道:“云渊给老魔护法,你……”
“我去找剩下的阵法。”
张清麓手一伸,将那符纸地图拿在手中,问道:“能收起来吗?”
程钧抬手一点他额头,道:“法决给你。这符纸之中我另藏了一道攻击法术,你身上还有一道防身的符箓,到时候就看你自己的时机把握了。”
“嗯。”
张清麓没说什么,法决一掐,那地图落在掌中小小一块,微微闪光,唯有张清麓自己能感受到其中的变化。
“我现在就走。”他道,“你待一会儿再走。”
“不要这么急。”程钧摆摆手阻止他,“你等一个小时再走。之前老魔会做一个虚假的影像,来瞒骗他们的窥探。”
“至于我,”见张清麓点头,程钧又道:“倒是现在就要走,毕竟罗盘不能用,我只能直接去第二层。”
“这个你收着。”老魔丢过去一个千机车,道:“怎么用,你自己看着办。”
“多谢了。”程钧拱了拱手。
那是老魔研究出来的攻击力最大法器,因为材料难得,身上不过一个,如今给了自己,等于将最大的生机给了程钧。
“甭谢了,出得去你记得给我找材料,出不去,”老魔冷哼一声,“都是废话。”
程钧笑笑,收起东西,捏了隐身符,悄无声息的穿出结界,往第二层的通道处去了。

而在第一层的一个房间里,罗宣靠着墙,微微喘着气,沉默了许久,才道:“出来吧。”
她面前,一个高挑的身形隐约显现出来,不多时便清晰可见,乃是个英俊的男子。
“见过天女。”他声音有些低沉,听起来带着一分温柔,颇为动人。
“许久不见,”罗宣冷笑:“洛少阁主还是这么客气。”
见对方不说话,她又道:“或者该称呼你为洞主?”
“天女说笑了,”洛天奇道:“我若是洞主,天女岂不是玄女?”
“哼!”罗宣未曾反驳,顿了顿才道:“阁下打算如何?”
“这话,其实我想问问天女,”洛天奇摇摇头,往前一步,道:“天女意欲何为?”
罗宣尚未开口,他又道:“你将门中秘密全盘托出,转而又将机会拱手相让,若非我知道天女乃是个有大智慧之人,只怕也要觉得你被人夺舍丢了神魂。”
“你也听到了吧,道玄果有等同无,”罗宣道:“还要它作甚?”
“天女当真的?”洛天奇挑眉,“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你!”
“所以说,天女还是坦诚些好,”洛天奇面色不动,道:“你是想得到什么呢?程钧吗?”
“我要完整的道玄果和天台!”罗宣咬牙切齿。
“也好,”洛天奇点点头,“毕竟神女门乃是正传,天女若是成功,我等也有解脱之日。”
他想了想又道:“只是这程钧已经得手,不好办啊。”
“所以洛少阁主应该拿出诚意来。”罗宣道:“别这么悠闲地袖手旁观。”
“你是说林通秀?”洛天奇眉尾略挑,道:“那人,就算我想出手也来不及啊,毕竟天师在。”
说到此处,他突然笑起来:“不想那张清麓果真是张家那位大少爷,如今看来张天师的封禁也不是很完善,居然也让他觉醒了道体。”
“你感兴趣?”罗宣目光冷淡,“不如这样,程钧和张清麓,我们分一下,谁得手了,就当谁赢了。”
“人不重要,关键还是道玄果。”洛天奇不受她诱导,道:“天女准备怎么做?”
“夺取中枢阵。”罗宣道:“那个罗盘坏得差不多了,在他们修好前,抢过来。”
“这么说,你果然想留程钧一命?”洛天奇偏了偏脑袋,问道:“他要是不肯说道玄果的秘密呢?”
“哼,总会有办法让他开口的。”
罗宣态度强硬,洛天奇耸耸肩,无奈道:“那请天女吩咐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