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三十一)  

2017-02-23 23:27:1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原题是有魅力的人(leader的那种魅力)我改了一下。。。365题越来越难用了……
前文:
存档:
==================
三十一、魅力
(294.カリスマ/有魅力的)

“你待如何?”张七问道。
“第一,找出洛天奇。”程钧看向罗宣,“这事情张天师不好做,还需要罗天女出手。”
“明白了,”罗宣点点头,“我正好受了损伤,要找他也算有个借口。”
程钧点点头,继续道:“张前辈……”
“你还想差遣我?”张七露出恶意的笑容,问道:“你打算用什么来换?”
“爹。”
张清麓背靠着墙,冷冷看着他,只是叫了一声。
张七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程钧,狠狠道:“说吧。”
“还请前辈藏起来。”程钧的语气颇有几分玩笑意味。
“你打算让我偷袭?”张七微微皱眉。
此事算不得什么丢脸,只是总有些不愉快。毕竟说起来,洛天奇也算他晚辈。
“不是不是,”程钧摆摆手,解释道:“我是担心,前辈在,他不会上当。”
“何况,无论如何,”程钧面色突然严肃起来,道:“我希望如果万一出了问题,你还能把清麓带走。”
“你当真?”
张七看着他颇有几分玩味。张清麓和程钧的关系他看在眼里,想也知道这儿子是抢不回去了,程钧此刻却说出这话来,显然是做了另一层打算。
“嗯,”程钧摆摆手,示意一旁张清麓不要说话,他对张七道:“原本我未必有能耐将众人都保住,但前辈在的话,至少清麓是没问题了。”
“你打算自己送死?”张七冷笑一声,“我可不会出手救你。”
“你这老头,放心吧,全世界都死光了,程钧也不会自己送死。”老魔在一旁撇嘴,“他是想让我们送死,不舍得张小子。”
“哪能呢,”程钧笑道:“我和你有契约的,若是真死了,亏得是我。”
“得!原来是半死不活的算计,”老魔耸肩,“老实说,你有几分把握?”
未等程钧回答,老魔又道:“算了算了,不用说了,我知道了,肯定低于三成,否则你不会让张小子先退。”
“算你有几分良心。”张七听了个大概,点点头道:“行,关键时候,我会带走旭儿的。”
“程钧!”张清麓在他身后表示不满,“你是觉得我拖后腿了?”
“不是,”程钧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道:“我要用点特殊的办法了,那时候你不能出现。”
“难不成你还真打算自己送死?”张清麓挑眉看他。
“怎么可能,”程钧笑了起来,道:“我要用老魔的法子。”
“看吧看吧,”老魔在一旁踢了他一脚,道:“我就知道你小子没安好心。”
“你又死不掉。”程钧横了他一眼,道:“别这么小气。”
“小气个屁!”老魔怒道:“你以为这身体很好找吗?!”
“不会那么惨的,”程钧笑了笑,“说不定还不会用到呢。”
“等等,”张七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这一位,难道是当年的那个骨魔?”
“怎么?”老魔转过身来,冷笑一声,“天师府要替天行道除魔卫道了?”
老魔之前的遭遇可谓和如今联协密切相关,长老会老一代的哪个不知当年腥风血雨的一个外道魔人,不想原以为已经死掉的人居然还活着。
“不,我没这个兴趣,”张七耸耸肩,倒是很坦然,“我是好奇,你居然还活着。”
他想了想,问道:“当真可以夺舍?”
“看运气吧。”老魔没兴趣和他啰嗦,回了个马虎眼,又看向另一边。
罗宣从善如流道:“我身上伤重,没听清方才的话,还请程先生再说一遍。”
“要辛苦罗天女找出洛天奇来。”程钧他们见她识相,便顺着她给的台阶换了话题,转而又道:“张天师这里,是要保证清麓身上的血脉不至于出现异化。”
“你要用玄阴之气?”张七微微皱眉,问道:“你控制得住?”
“不是玄阴之气,”程钧摇摇头,“是灵气。”
他面上透出一分犹豫来,道:“或者应该说是灵气的一种。”
“前辈放心,”程钧解释道:“这不过是万不得已的办法,未必会用。”
张七知道这涉及了程钧的秘法,便也不多问,只是点点头,指了指张清麓道:“我会看着他的。”
“有劳。”
程钧亦是点点头,又见一旁的张清麓又有不甘,便道:“总不见得看着你出事。”
“若是没有我爹呢?”张清麓显然是不怎么信。
程钧看了他一眼,低声道:“那就再换个拼死的法子。”
他说的轻松,张清麓却沉下了面色,隔了会儿才点了点头,算是同意。
张七看他们两人这般言谈亲密的模样,心中虽有不悦,却也明白程钧的确没看轻过张清麓。又见众人的事情都安排好了,便问他:“你又准备怎么做?”
“我?”程钧嘴角一弯,指了指手中那个罗盘,道:“先要修这个。”
他看向老魔,问道:“还能用吗?”
“有点难度,”老魔看了眼,拿过来掂量了一下道:“再来一下基本就碎了。”
“是啊,”程钧道:“亏我收手快。”
“闭嘴吧你。”
老魔拿过罗盘和他面对面坐下,又从怀里取出一个一样的,问道:“还能平衡吗?”
“第一层还真多啊,”程钧感慨了一下里头封存的阵力,道:“还行,用中枢阵就能平衡。”
“那就行,否则让我再跑一次,我也嫌累。”
“可中枢阵这个快裂了,我觉得我这里塞不进去了。”程钧颠了颠手中那个,又指了指老魔手上那个,道:“合不起来就废了。”
“这不是在想办法吗?”老魔翻了个白眼,道:“材料有限啊,能怎么办!”
“白骨镖也不行了?”
“不行,那个阴气太重,容易打破平衡。”
老魔虽然不怎么懂阵法,但程钧之前解释过一阵子,他也知道如今罗盘之中,法力平衡最为重要。
“可惜,”程钧翻了翻袋子,“我手头也没特别好的了。”
“不知此物可有用?”
一旁的罗宣此刻已经站起身来,递过来一物。
老魔接来一看,面露惊喜问道:“好东西啊,哪里来的?”
“游方阁的法器,”张七替她解释了一句,道:“应当是玄女所赠吧。”
“张天师好眼力,”罗宣点点头,“确实是小妹给的防身用的。”
“看这祭炼手法,制作之人的功底深厚,少说也是洛阁主的直传弟子。”张七接过来打量了一番,道:“陨铁纯净,玄磁深藏,可攻可守,好东西。”
“张天师这般夸奖当真少见,”罗宣微微一笑,道:“此物,据闻便是洛天奇所做。”
“哦?”老魔这下好奇了,接过来细细打探了一番,道:“虽说制作手段有些匠气,但相当熟练,而且制作的人真元深厚,每一层的锻造咒文都是一气呵成的,相当了得啊。”
“骨魔前辈才是真的好眼力。”罗宣感慨了一句,“门中对此物分析了很久,都不曾有这等清晰的见解。”
“那是自然!”老魔得意道:“我的制器手段少说也是一等一的,就算他是个天才,也未必有我出色。”
“吹吧你,”程钧吐槽了他一句,突然顿了顿,对罗宣问道:“洛天奇,是个怎么样的?”
“诶?”
罗宣显然没料到他会有此一问,想了想才道:“自然是极其出色的,不过要说的话,似乎又很寻常。”
“不,应该说只是让人觉得温和,没有那种咄咄逼人的气势,相比较他的身份和地位,才显得为人寻常,”罗宣显然对他颇有几分好感,又道:“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有魅力?”
程钧微讶,和张清麓对看了一眼,才问道:“他会控制人心?”
“谈不上。”罗宣明白他的意思,笑道:“是我表述有问题。”
“洛天奇很有个人魅力,若是团队出行,这人即便不用做什么,都会让人对他产生信服,”罗宣回忆道:“一同出行的十几人,个个眼高于顶,但半天之后,便默认他成了领队。细细想来,他也不曾做过什么,只是随意和人说几句话,便能将人折服。”
“你要说这是幻术,或者说是操控人心,”罗宣摇摇头,“应当不是的。毕竟我们都有防人之心,没那么天真。”
“帝王术。”张七在一旁冷言道:“确实是手段出色。”
“又或者是天生的。”程钧补充了一句,咋舌道:“不好对付啊。”
“你抓紧点。”张清麓突然道:“我觉得差不多了。”
“嗯,”程钧转而问老魔:“如何?”
“能行,不过需要时间。”老魔点点头。
“多久?”
“三四个小时。”老魔算了算,道:“这是最快了。”
“行,你开始吧。”
程钧伸手将两个罗盘拿过来,手指分列两边,勾画了两个对称却又极其复杂的符文。那罗盘之上法力一阵晃动,隔了好一会儿才平息下来。此时再做打探,便能发现,两个罗盘之上气息全无,仿佛一个死物。
“阻隔符能阻拦两个罗盘之间的呼应,大概就四个小时左右,”程钧解释了一下,又道:“里面的阵力我也同时封禁了,你可以放心拆。”
“嗯,”老魔点点头,递了个空白的罗盘过去,道:“你先用这个撑一下。”
“真是,”程钧摇摇头,还是接过来了,又道:“在此期间,我无法通过中枢阵来控制这里的阵法和结界,你知道我意思了吧。”
“如果被提前发现就死定了,”老魔伸手丢出去一把白骨镖,道:“你自己布阵。”
程钧接过东西,无声笑了笑,才对罗宣道:“罗天女,你该离开了。”
“我知道了,”罗宣点点头,“我会将洛天奇引过来的。”
“时间控制很难,看你了。”程钧递过去一枚铜钱,道:“寻常的紫金铜钱,和三清宫那种有点像,我做了点手脚,不仅可以通讯还能防身一次。”
说到此处,他手指一点,传递了一道控制法决过去,才继续说:“不过这防身能力一般,还请罗天女自己小心。通讯的时候倒是无妨,法决掐动之后,默念即可。”
罗宣点点头,示意明白。随后往后退去,不多时便隐藏了身形,消失在结界之外。
“我也走了,”张七看了他们一眼,道:“若有必要,你知道怎么说。”
“有劳前辈。”程钧拱拱手。
张七又看了眼张清麓,见自己儿子没什么表示,他又有些失望。往后退了一步,也是隐匿了身影,从结界中退了出去。
“好了,如今就剩我们了,要怎么做你说干脆些。”
老魔一边拆手头的东西,一边问道:“该不是真要相信他们吧?”
“怎么可能,”程钧笑了笑,手中数枚阵旗飞出,落在四方,待得阵法成型,才道:“我可没有把生死大权丢给别人的习惯,要赢当然要靠自己,不仅要赢,还要赢得好看。”
他手一挥,面前一张巨大的空白符纸出现,落在地上。
程钧笑道:“好戏开始了。”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