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三十)  

2017-02-22 22:45: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小标题翻译有演变……
前文:
存档:
======================
三十、联合
(362.和)

罗宣说合作,程钧倒也不意外;亦或说,他们等的就是她这句话。
“罗天女何意?”程钧并不答应或者拒绝,他要等罗宣说个明白。
“自然是联合,”罗宣晓得程钧的意思,也认同他的做法,她道:“长老会中的每个人都想得到道玄果。”
说到此处,她看了眼张七,后者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但得到之后,个人目的不同,”罗宣继续道:“我等为了修行,为了飞升,自然是要夺取这一线天机的。”
“只是如今这天机早就断绝,”张七接着道:“自然也就没了必须得到道玄果的意义。”
“正如天师所言,”罗宣点头,“但我们这么想,并不表示别人也会这么想。”
“巫门的意思我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要道玄果的目的和我们有所不同。”罗宣缓缓道:“此事,天师应当更清楚。”
“他们要养蛊王,真正的蛊王,不过就我所知,道玄果做不到这点,所以也不用管了。”
张七果然是知道的,只是或许受限于契约的关系,他不能说得很详细。
“但是,”张七继续道,“若我所料不差,其他几派,即便是不能飞升,也是一定要得到道玄果的。”
“正是如此。”罗宣点头。
“咦?”老魔意外道:“那些老头这么看不开?”
“不是看不开,”程钧否定了老魔的猜测,“应该是另有所图。”
“程先生果然看得明白,”罗宣点点头,“长老会中,就我所知,有几人是以天外天马首是瞻的,他们必然会协助天外天得到道玄果。”
“如果你说三清宫的话,就不用担心了,”张七摇摇头,“泊夜就算另有所图,也不会和天外天联手。”
闻言,罗宣突然沉默下来,隔了会儿才道:“都说天师和道祖早就翻脸,如今看来,倒也未必了。”
“你不用那话来套我,”张七闭了闭眼,道:“我和泊夜总有一本账要算清楚,但有些事情,他会如何选择,我也清楚。”
“既然如此,真一脉和太一殿就不用担心了。”
这两派最初乃是三清宫分支,后来日子久了自立门户,都说断绝了关系,其实站在高位的都知道,不过是由明转暗而已,他们依旧是三清宫的附庸。
“北昆仑不足为惧,他们和天外天面和心不合,若是青峰压得住倒也算了,压不住迟早要翻脸。”张七又否决了一个,想了想才道:“若是没猜错,唯有游方阁,需要注意了。”
“正是如此。”罗宣点头,面色凝重,“游方阁常年做那中立姿态,甚至于因其炼器身份,各派都对他们恭敬有加。”
“因此反倒忽略了,他们才是真正天外天隐藏的手笔。”
“有东皇道和三清宫在前,又有麒麟山做那背后的伏笔,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引了走,自然不会注意到游方阁那头的真相。”
“既然如此,”程钧心中存有疑问,“为何你们会知道是游方阁?”
“因为这次游方阁进来了一个人。”罗宣道。
“嗯,这个人身份不一般。”张七解释了一句,“游方阁阁老的侄子,洛天奇。”
“洛天奇?”程钧尚未反应过来,倒是张清麓低声道:“居然是他。”
“怎么?你认识?”程钧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有些古怪。
“据说是游方阁下一任的阁主。”
张清麓回了他一个白眼,才道:“此人出名之前一直毫无声息,百鬼游猎的时候一举成名,但是查不到师承也查不到跟脚。”
“不是说是洛阁老的侄子吗?”程钧反问。
他对联协的人确实算不得熟悉,除了位高权重的,其他人物消息大多来自张清麓这头。
“因为除了这个身份,别的什么都不知道。”张清麓重重看了他一眼,又道:“而这个消息,乃是游方阁主动放出来的。”
“原来如此,简单来说,若是没有这个身份,他是谁,没人清楚。”程钧点点头,“确实古怪。但他的功夫是不是游方阁的,你们都看不出来?”
“是游方阁的,”张七道:“不过和游方阁真正的水平相差甚远。”
“学艺不精?”程钧挑眉。
“是学艺过精。”张七冷笑,“若非招数出手看起来还有几分相像,我们都不敢相信,游方阁的术法能有这等效力。”
“若是我门中消息无错,此人应当是天外天真正的传人。”
罗宣道:“因为他运用术法的手段,非常古老。”
“那洞主青峰又是如何?”程钧不解。
“我也不知道,”罗宣摇摇头,“小妹曾说,青峰是个障眼法,也是个好传人,但真正的传人还是洛天奇。”
“我大概明白了,”程钧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一个可能,但他不好说出口,便索性换了个话题,问道:“只是此人修为到底如何,可有明确?”
“不知,”罗宣嘴角微弯,道:“明面上是四星。”
“但他若真是天外天传人,可不是四星的问题了。”程钧摇摇头,“真是好大个麻烦。”
“程先生觉得难以进行?”罗宣略有意外。
“当然不至于,”程钧耸肩,“莫说这边有张天师和罗天女,便是当真只有我们四人,也足够应对了。”
“好大的口气。”张七颇为不悦,道:“你到底有多么不知天高地厚?!”
其实他原本想说你是打算带着张清麓去送死吗?但看着自己儿子站在程钧身后一脸笃定的模样,突然又有些说不出口。
不过即便是这么一句,张清麓已经有些不悦,眉头微微皱起,只是尚未开口,就被老魔抢了先。
“天高地厚这种事情,你自己都说不清还有什么脸说别人啊?”黑发少年斗篷遮了大半张脸,只露出充满讽刺笑意的嘴和下巴,唇红齿白一字一顿道:“你连天台都出不去了。”
“哼!”
张七正要反驳,却听张清麓道:“你们也可以自己走,毕竟带着你们还妨碍我们行动。”
这下张七是一肚子火没了去处,咬了咬牙,才喝道:“旭儿!”
“嗯?”张清麓勉强看了他一眼,又道:“不送。”
“程先生,”罗宣见他们气氛有些僵,开口打断道:“不知你意下如何?”
“可以。”程钧点点头,“多一个人总是多些稳妥,何况,这洛天奇既然如你们所言如此神秘,自然也要多防着些。”
“只是,”程钧抬手摸了摸下巴,问道:“这人到底在哪里?你们可知道?”
照道理,十四人进来的时候都应当是第三层的传送阵。但因为张清麓改了阵法的关系,一开始就有六人被送去了老魔那头。至于罗宣,是不是那时候一起送过去的,又是另说。而张七自己进来的时候并未选择第三层,而是以张清麓为定位。只不过恰巧张清麓在第三层,他便落在第三层。至于那林通秀和乌泽,到底是一开始就在第三层还是自己转移到第三层,便不得而知了。
故而,此刻若是这洛天奇就在第三层,那程钧他们的处境,就谈不上有多好了。
“他应当不在此处。”罗宣应道:“我不确定他进入了哪一层,但为了避免误伤,我们四人身上另有沟通的方式,我方才感应了一下,他不在这个范围内。”
“若是,”程钧皱眉,问道:“我是说若是,他遮掩了这道感应呢?”
“为何?”罗宣先是不解,随即明白过来,“你是说他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合作?”
“倘若天外天和神女门的关系当真如你所说,那你门中有的传说天外天也一定有,”程钧解释道:“既然如此,他们自然不会希望你们得手,相反,即便没有灵气耗尽、道玄果无效这等意外,天外天应当也不会让你们真正得到道玄果。”
“所以说,”程钧顿了顿,“或者从一开始,你们四个的合作就是假的。”
“原来如此!”
罗宣愣了愣,隔了会儿突然道:“难怪长老会提出要一明一暗分头行动,本以为是因为长老会看中此事,未曾料到还有这等算计。”
“等等!”张七突然问道:“你说是长老会安排的?”
“是,我接到的命令便是如此说的。”
“错了,长老会从未如此安排,我听说的乃是你们四人性情不合,又不愿和小辈混在一起,故而才分头行动的。”
“哟呵,”老魔笑道:“这么看来,从一开始你们的行动里头就有问题啊。”
“看来是有高人啊,”程钧也有几分幸灾乐祸,“连张天师都被瞒过去了。”
“有功夫乐呵不如考虑一下怎么逃命吧。”张七语气森然得回了他一句,又道:“若是你逃不掉,我会带着旭儿直接走的。”
“行吧。”程钧倒也不怎么在意他的用词,对一旁老魔道:“先收了白骨镖。”
“当真?”
黑发少年有些不确定。
“嗯,总体来说,多个帮手总是好的。”
“你确定她说的是实话?”
老魔从来多疑,他便是依仗这点,才活得比所有人都长久。
“我自有办法。”程钧笑了笑,转头对罗宣道:“白骨镖取出会有些痛,冒犯天女,还请见谅。”
“多谢程先生信任,”罗宣说着谢,却没什么谢意,又问道:“不知程先生要换成什么方式来约束?是契约还是咒术?”
她身上白骨镖封禁了所有的真元和修为,虽说没了危险,但随后若是要与洛天奇为敌,便成了一种拖累。程钧要给她解开白骨镖是必然的,但不表示,此后不需要别的防着她的手段。罗宣问的契约和咒术乃是最常用的,也算是表达自己真诚的一种方式。
“不用,”程钧摆了摆手,道:“咒术也好,契约也罢,若是一不小心说不定反倒让人利用了去。”
“哦?”罗宣这下是真的有所不解,问道:“程先生当真如此相信我?”
“怎么可能?”
老魔站在她跟前,一边施法将白骨镖一一抽出,一边冷笑道:“你当他是傻啊?程钧贼精呢。”
“……!”
罗宣原本还想说话,但白骨镖乃是入骨钻髓,此刻抽出来,当真是痛不欲生,让她连开口的力气都没。
“这么说吧,我是有你们没法防备的方法。”
程钧盘腿坐下,手中罗盘依旧,却又拿出一个,施放了一道阵法,再将那罗盘往众人头顶上一抛。罗盘之中阵力流转,将在场数人都遮掩进去。
“好了,”程钧点点头,才看向他们,道:“道玄果在我手里,你们在天台里,这么说吧,除非你们有办法在天台之内杀了我,否则我还是有足够的办法来压制你们的。”
“你会用?”张七目露异色。
“会一点,”程钧点点头,“其实应该这么说,道玄果在天台内待得越久,我越能理解它的用处。不过到底是有限的,现在能用的不过是天台之中的一些阵法而已。”
程钧抬手一指头顶的罗盘,道:“比如这种,可以遮掩气息,让别人察觉不到我们的位置。”
“再比如,”程钧指了指盘腿坐在地上恢复气息的罗宣,笑道:“罗天女方才受了我一缕灵气,足够让我控制你了。”
“程先生……好手段……”罗宣说话有些断续,听不出喜怒,她道:“未曾料到你这么早就算计上来了。”
“这就有点错怪我了,”程钧摇摇头,解释道:“毕竟你用的那缕灵气来自道玄果,要说怀疑,你从一开始就该防备着啊。”
“………………”
“哈哈哈哈哈哈!”
张七在一旁突然大笑起来,道:“罗天女,你大约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被一个小辈算计吧。”
“张天师说笑了,”罗宣恢复了冷淡的态度,道:“程先生的手段和修为,又岂能说是小辈。”
说到此处,她转而看向程钧道:“倒是我自己疏忽了,还要谢谢程先生提醒。”
“咳咳,”程钧虽然说得理直气壮但还是自觉做的有些小气,闻言岔开话题道:“言归正传,说一下合作的事情。”
事情已经到了最后关头,能不能顺利度过,便要看这一局了。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