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二十九)  

2017-02-21 23:21:4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好吧,三十章是无法完结的了……那就继续吧~
我懒得修订,错别字和语句逻辑错误,还请包容。
原题翻译有衍生。
前文:
存档:
================
二十九、帝君
(197.ファイター/霸王)

罗宣的表情始终冷冷淡淡的,倒不像是要来跟程钧他们谈判,反倒真如她所言,是来“确认”件事情。
虽说对她并不了解,但程钧看得出来,此人并未说谎。更何况,有老魔的禁制在身,即便她修为高过在场所有人,甚至另有秘法,程钧也有三成把握在她动手之前,解决了她。
“程先生和张公子不用担心,”罗宣似乎看出程钧他们的心思,她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摊开,示意:“若是不放心,两位尽可以在我身上下禁制和秘法。”
“不用了,”程钧摇摇头,“若是秘法有用,老魔的就足够了。若是无用,我们的加上也并无效用。罗天女不如直言,所为何事?”
“程先生快人快语,果然是个好谈话的。”罗宣不轻不淡夸了程钧一句,才道:“我就想问,方才你和张天师所言,可是真的?”
“方才?”程钧愣了愣,反问:“为何我等在这里的说话,你可以听到?”
“程先生不用紧张,”罗宣明白他担心为何,解释道:“那是因为林通秀身上,有我放下的法器。”
她笑了笑,让原本有些冷淡的面孔看起来柔和了许多,更添了几分妩媚。
罗宣伸手一撩碎发,道:“林通秀此人,两位或许并不太多了解,不过张天师应当知道,他风评可算不得好。”
“嗯,”张七点了点头,嘴角一丝冷笑,道:“只是我也不知道,原来罗天女也会在背后说旁人的闲话。”
“天师谬赞了,”罗宣依旧是平静无波,点了点头道:“虽说我等乃是神女门,但又不是当真的九天仙子,借着名号而已,依旧是俗人一个,自然对人也有好恶之分。”
她看了眼程钧,又扫了眼张清麓,道:“想来张公子已经明白了,为何我如此说林通秀了。”
罗宣说这话的时候笑容里多了一份狡黠,倒是给她的气质添了一份灵动。只是听她这么说,张清麓就下意识皱起了眉头,连带着程钧都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
“罗天女还是说正事吧,”程钧打断她,“林通秀已经被张天师收入囊中,为何你还能知道?”
“这也算我门中秘法。”
罗宣颔首,手一招,那张七的袖囊之中一道微光闪过,飞出来一只小小的蝴蝶,落在她指尖。细细打量才能发现,这蝴蝶竟是一个法器,只不过制作极为精细又生动活泼,若非用法力查看,断然无法分辨真伪。
“此物注入法力之后便如寻常蝴蝶一般。”
罗宣手一收,那蝴蝶落在她掌心撤去法力,乃是一枚小小的发卡。她又道:“若是不以法力激活,看起来也不过是一枚发夹。无论是谁,都不会特意留心,何况……”
“何况还是林通秀自己取了去的。”未等她说完,程钧便接口道:“罗天女好算计。”
“程先生才是七窍玲珑,半点瞒不过。”罗宣将那蝴蝶发夹别鬓边,道:“此物乃是我门中互通消息所用,故而寻常结界和法术,只要不是针对它所用,并不能阻断它的用处。”
“原来如此,”程钧点点头,“所以我和天师所言,你都听见了。”
“正是如此。”
“所以你才突然露出马脚,”老魔在一旁插嘴,问道:“故意让我们把你寻出来送到此地?”
“有劳骨魔先生了。”罗宣给那少年纳了个福,“不过也是这位白发先生过于敏锐,我也只好将计就计。”
“明白了,”程钧摆了摆手,道:“无论你是故意还是无意,已经无所谓了。你的问题我直接回答,是。”
罗宣闻言,面上终于露出些失望来。隔了很久,才淡淡叹了口气,道:“算计到头,终究是一场空。”
“程先生,”罗宣想了想,又问:“敢问为何如此肯定?这道玄果,不是包含大道之意吗?若是当真如此,只要给足灵气,也不是不能飞升。”
“罗天女有些天真了,”程钧反问她:“你可知,一个根骨很好的人,用最简单的方式修仙,到达飞升的时候,需要多少灵气?”
“这……”
此世之人对灵气的概念都有些模糊,程钧此刻突然问出一个极其细节的问题,她自然回答不上来。
“我这么比喻吧,若是上古时代,周围灵气浓郁且分布平均,一个修士若是要飞升,大约要抽干一个洲陆范围的灵气。”程钧手比划了一下,又道:“当然,这是在洲陆灵气不会增加的前提下。实际上,一个地方灵气若是被抽走了,地脉之中会慢慢补充,这便是传说中所言的灵脉。”
“如此说来也是需要极其大量的。”罗宣点点头,示意明白。
“正是如此,”程钧肯定了一句,又问:“那你可知,如今灵气和上古比起来,相差多少?”
“……百分之一?”罗宣大概估算了一下,说了个猜测。
“错了,”程钧摇头,果断道:“百亿分之一。”
“什么?!”
“怎么可能!”
“开玩笑!”
这下不仅是罗宣,连张七和老魔都免不了惊讶。
也怨不得他们如此失态,若是程钧说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说不定他们都会认可,可这百亿分之一,想想也觉得难以接受。
“你们当我开玩笑?”程钧露出一抹苦笑,看了看众人,道:“其实我也不想相信,但,我也是到了天台之后,才确定的。”
见众人依旧不能理解,他问道:“你们之中,可有人感受过‘灵气’的存在?”
不是法力,不是真元,而是切切实实来自于世界之中的灵气。
众人一时沉默,不是没有感受,而是他们并不能分辨,什么是真正的灵气。
“那我换个说法,”程钧指了指脚下:“进入此地之后,你们有没有觉得修行变得轻松了?”
“不……”罗宣颦眉,道:“我反而觉得困难了许多,仿佛有一种粘滞感,让法力难以周转。”
“哦?”程钧略有些意外,手指隔空一点罗宣,问道:“这般?”
“正是如此。”罗宣大惊,问道:“为何程先生可以……”
“这便是灵气。”程钧收回手,道:“只不过我自己倒是觉得修为增快了许多,大约这和功法有关。”
“…………若是如此说……”罗宣面色一凛,似乎下定了决心,道:“程先生可否再一试?”
“无妨。”
程钧伸手,不可见的灵气从他指尖流出落在罗宣身上,后者先是面色凝重,随后跌坐在地上,皱紧眉头,不知在用什么功法,片刻之后只见她身上浮现一层淡淡的幽光,仿佛磷火一般,一闪而逝。罗宣也顿时从入定中退了出来。
“果然是。”她沉着声音,仿佛非常疲倦,又似乎极其兴奋,一字字道:“果然……是灵气!”
“罗天女是用了古法?”张七看出了些门道。
“如天师所言。”罗宣站起身来,看着程钧,解释道:“我门中有一门古法,古怪非常,第一步便是要引灵气入体洗练精髓,我等门人无论何人,一概无法得其门而入,久而久之,便当做传说故事封存起来。未曾料到,今日受程先生恩情,竟然验证了。”
“罗天女客气了,”程钧摇摇头,“举手之劳而已。”
“程先生既然能使用灵气,想来也能聚集灵气,”罗宣眸中带着光,看着程钧问道:“又为何说,不可行呢?”
“天女觉得方才的灵气如何?”程钧不答反问。
“异常浓厚。”罗宣感受过古法的特殊,自然明白这上古法门和如今修行功法之间的区别。
“异常浓厚啊……”程钧失笑,道:“不过一缕而已。”
“什么?”
“我说方才的灵气,不过一缕而已。”程钧摊开手掌,露出那道白色的伤痕,解释道:“道玄果可以聚集天台之中的灵气,从我进入此地到现在,聚集的灵气不过一股,粗细如寻常青烟,已是极限。方才给罗天女的,乃是其中数十份之一,大约一根发丝粗细的一缕。”
他说到这里,所有人都隐约明白过来。
程钧又道:“这一缕已经足以让天女认为浓厚异常了,那天女认为,上古的时候,灵气到底如何?”
“………………”罗宣顿时面色苍白,隔了许久,才叹了口气,道:“程先生果然没有半点欺瞒。”
她摇摇头,想了想:“我等目标不过是逃脱轮回,效仿上古,求一个长生,却不想世界已经不给这等机会了。”
“程先生可知道,为何我宁可受制也要来问这事情?”罗宣突然换了个口气,看向程钧。
“罗天女请说。”程钧摇摇头。
“此事关系到我门内秘密,”罗宣先道了声歉,“还望诸位听过之后莫要外传。”
“需要我们发誓吗?”老魔撇撇嘴。
“骨魔先生说笑了,”罗宣摇了摇头,“若是如此不信任,我也不用说了。”
未等程钧他们开口,她又继续道:“此事说起来,关系到神女门的创建。门中代代相传,神女门最初的玄女,乃是真正的神女。”
“九天玄女的传说?”老魔好奇插嘴,问道:“此事当真?”
“不是九天玄女,”罗宣笑了笑,道:“而是帝君身份的仙女。”
“帝君?”程钧忍不住一声轻呼。
罗宣看了他一眼,道:“程先生果然是知道的,看来倒也不是以讹传讹了。”
“传说中帝君乃是真正合道大能,有通天彻地甚至改换天地之能,举手投足便可破开天地禁制,甚至于可以创造新的天地和世界。”
“确实如此,”罗宣点头承认,道:“我们门中相传,最初的神女便是一位帝君。而她乃是天外天真正的传人。”
“什么?”这话一出,连张七都意外了,“天外天不是另有传承吗?”
“不满张天师,天外天的传承早就断了。”罗宣语调平静的说出另一个惊天秘密,“我神女门之所以会创立,乃是因为初代神女无法真正继承天外天,失去了天外天的控制权,留在天外天中也没有意义。据说那天外天最后一位主人乃是神女的师尊,败于天台之争。”
说到此处,罗宣看了眼程钧,又继续道:“或许是修为不足,又或者是因为另有所需,神女从天外天之中退了出来,另立神女门作为传承。但为了保护她师尊的天外天,便在天外天之外设立山门,寻了一脉守护之人来保护这个无法被控制的小世界。这边是天外天的传承。”
“如此说来,天外天岂不是应该在神女门的控制之下?”张七疑道:“为何如今反倒是天外天独大?”
“说来乃是个笑话,”罗宣闭目摇摇头,似乎是在想措辞,隔了会儿才道:“最初神女门为了掩饰身份,用天外天做了障眼法。却不想时日长久之后,天外天传承代代并无多少损失,而神女门却断了真正的功法。”
她垂头感慨,隔了会儿才道:“原本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会如此,只当做我等弟子实在愚钝,无法完成先祖要求。却不想方才程先生一点手段,让我终于意识到关键所在。”
“灵气。”程钧替她说了出来,“天外天山门之内有真正的小世界,无论是否能掌控,但那小世界之中是有上古灵气的,而如今世间并无这等充裕的灵气,故而修为反倒不及原本守山一脉。”
“程先生一语中的。”罗宣点头,“此事天外天一直隐瞒,若非方才感受到了灵气,只怕我门中永远不会明白,为何天外天的传承代代不失。”
“他们还能做上古修行?”张清麓突然打断,问道:“想来当年神女是将小世界封闭的,即便守山一脉功法不断,但灵气应该也无法应用吧?”
“张公子有所不知,守山一脉,是可以用极微弱的天外天灵气的。”罗宣目光中透出一点遥思,道:“只是我们一开始不知道,他们称之为传承气脉的地方,就是灵气地脉所在。”
“如此便说得通了。”程钧点点头,“你们想要道玄果的目的我也能明白了。”
“不过此事乃是一个死循环,”程钧又道:“你们即便得到了道玄果也没有足够灵气修炼,没有修炼到帝君便不能开启天外天,开启不了天外天便无法使用其中的上古灵气和传承,我说的可对?”
“程先生说的分毫不差,”罗宣苦笑了一声,“所以我才说,若是程先生对张天师所说的都是实话,那道玄果对我们而言,当真是毫无意义了。”
道玄果就好比一本顶级菜谱,上头记载了最传奇的菜色,只是所需的材料也都是传说中的神物。罗宣她们原本就是为了那些独特的菜肴而来,却发现即便得到了菜谱也因为材料不足而无法制作。如此菜谱便也没了意义。
故而当程钧说,如今末世灵气不足,所以道玄果也无法令人踏入仙途的时候,罗宣就知道,她们的目的再无可能完成。
“既然如此,不知罗天女打算如何?”
或许是程钧早知结果的关系,所有人都有些颓丧的时候,他倒显得精神依旧,问道:“可还要夺此物?”
“不用了,”罗宣摇摇头,“程先生不用试探我,待得我出去,自然会和小妹说清楚。”
顿了顿,她又道:“不过因为此事特殊,我反倒不能从原本的途径出去了。”
“因为天外天?”
“正是,”罗宣又恢复了最初所见平静清淡的模样,道:“不知程先生有没有合作的意思?”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