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十八)  

2017-02-02 00:42:5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又回来啦~~~~
【差点手感找不回来……_(:зゝ∠)_
之前的新春贺喜点梗也木有人要……【所以我就删掉了……_(:зゝ∠)_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十七
存档:
======================
十八、站点
(229.ステーション/站)

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行走了许久之后,依旧是白茫茫的一片。程钧根据自己的脚程估算了一下距离,发现早已超过合理范围。显然这早就超过了正常的跨越距离,自己应该是陷入了迷阵。
不过既然是迷阵而不是杀阵,说明最初的判断并没有错,第二层的主要目的是“藏”而不是“攻”,第三层才是发动攻击的好地方。只是若是自己不能从第二层找到正确的位置,那后续的计划都是白搭。
程钧停下脚步,抬手一招,之前飞出去的符箓并没有回来。他站在原地感受了一下,符箓的指引依旧是往前,但符箓对他的命令却没有反应。若非符纸出了问题,那便是自己出了问题。
相对而言,程钧觉得自己这头出问题的概率更大一些,毕竟符纸乃是死物,寻常迷阵的作用,对它并无效用。
既然如此,倒也不是没办法。
符箓在外指引不变,表示目的地离开还远着些。自己在这里走了大半个小时,显然是白走的。如此说来,最大的可能,是自己尚未移动。
程钧抬起的手未动,手指一晃,指缝中又多出一张符纸来。他闭上眼睛,符纸贴在自己脑门上。无论是目光还是脑海中的神识,此刻都沉入了黑暗之中,四肢五感都切断,唯有和符箓之间的感应依旧。
“左边。”
左脚踏出,右脚又在左前方轻点三下。仿佛有什么屏障消失一般,空气中有几不可查的破裂声,好似肥皂泡碎开的声音,片刻后,阻挡在脚步前的压力减轻了许多。程钧却未曾睁眼,依旧保持断绝五感的状态,利用符箓和符箓之间的感应,往前走去。这一走又是十来分钟,和方才那种往前的感觉不同,是一种没有前后左右分不出来去方向的行动,但偏偏有效。
不多时,程钧便感觉到方才还在催促他前进的符纸已经停了下来,脚步前方又有一种奇特的压力存在。他知道即便是睁开眼依旧无法分辨这其中的区别,但这里头的含义却让程钧兴奋起来。
天台的核让他多了一项感知阵法运作的能力。
阵法,阵道,古往今来都是非常复杂而高精度的修持。程钧在入门前出于好奇看过不少奇门遁甲和纳九数术的书册,但无一例外,说的玄而玄之的阵法,在实际应用中好似鸡肋一般,最高程度也不过是障眼法的效果。当时研究许久也不曾有个结论,但随着他踏入猎鬼师行当,又有了那一层传承之后,对于阵道和符箓则越发来的上手。
即便如此,阵法和符箓也有极大的区别。对于符箓,程钧可谓是看得懂、解得透、用得顺,莫说联协之内,即便是扩大到整个术士范围,程钧都能说自己的符箓之道乃是一绝。但相对看得懂也用得顺的阵道,他总有隔着一层纱的感觉。明明已经触摸到了门槛甚至于能应用在极多事项上,但偏偏总有一项是他无法触及的。
那便是阵法的运作之道。
知道阵法如何组合,知道这种组合如何作用,知道如何拆解和重构,但唯独不知道为何连贯起来会有这等效果。若说不理解这一层是否会有什么问题,倒也未必。但程钧总觉得,若非知道了这里头的秘密,就算不得理解阵道。
而如今,他终于感觉到了。感受到了阵力运作时候的方向、轨迹、大小和原理。
和以往在脑海中勾画的模样不同,这种感觉不是虚拟而是真实存在的,仿佛看得到摸得着一般的真实。即便程钧知道这种感知来自于天台核给他的错觉,但即便未来剥离了这种错觉,他也能肯定,自己可以将这种“感知”留存下去。
“既然如此,”程钧伸手从额头上将符纸摘下,睁开眼,道:“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面前如方才一样,一片空白,白茫茫的光不知从何而来到何处去。若非在神念中确定自己走了许久,只怕会认为是原地未动。毕竟景色一模一样,要分辨也是困难。
只是如今他也不用靠五感也能判定眼前的位置。
那里是一层屏障,或者说是阵力的显现。程钧要做的是分辨自己到底是在阵内还是阵外,以及这阵法的用处。
前一个倒也方便,他伸手一招,这一次,之前放出的符箓乖顺的回到他手中。显然已经没了阵法的隔绝。程钧身在阵外,要入阵。
入阵要破阵才能进入,若非如此,中枢依旧不在手中,何以为继?
程钧蹲下,手掌贴在地面上。掌心所及之处乃是一片冰凉而温润的触感,仿佛玉石表面。手指在地面上细细摸索,果然有隐约的轨迹。这是阵法残留的痕迹,并非真实存在,而是核让他感觉到的“虚拟之力”。顺着阵法轨迹流动的被称为“阵力”的存在,因他的动作清晰的印入程钧的脑海中,显示出一道道变动的痕迹线来。这是阵法的变化,也是阵法的意义,将阵法构成和阵法效果之间勾连起来的最大的价值所在。
“找到了。”程钧手指一点,落在无数轨道交错的一个点上,脑海和手下的阵法微微一颤,似乎是被打破了什么平衡,顿时流转缓慢起来。
下一刻,程钧变化身形,在距离自己右前方半尺的距离,敲了敲,那里的地板回声有些空洞,他手指在空音的位置用力按下去,一面小小的阵旗升了起来,由大变小落在程钧掌心,化作一个指甲大小的阵旗模具。
“有意思。”程钧暗道一声。
即便是变成这等迷你的模样,程钧依旧能感觉到阵旗中的阵力所在。只是和方才那流动的变化不同,是一种引而不发的状态。有始有终,程钧不停歇,又顺着阵法残存的力量将剩余的几个阵旗都取了出来。随着六面阵旗入手,这阵法的玄妙之处也在他脑海中成型。以往不曾注意的地方如今豁然开朗,仿佛被打通了认知,顿时对阵道这词理解的深刻起来。
那阵旗被他收入囊中,眼前的白光依旧,但感应中的屏障已经消失。程钧一步往前跨入原本的迷阵之中,却仿佛换过了一个天地,出现在一片空旷的房间内。
巨大的房间,如他所料,大约占据了第二层天台的三分之一的空间,层高便是整个二层的高度,但比底层和上面两层更矮一些。这是隐藏的一层,程钧不确定长老会对这一层有没有了解。但有一点,这里必然是没有人进入过。
房间里充斥了一种说不出的浑冥灵动之感,让他的真气有一瞬间差点暴走。程钧收束心情,默念心法将自己的真元收敛,又默默运转了两遍,这才适应了这一处的异常。
只是这一点意外,便让他的真元有了一种质的蜕变。能驱使的量并未改变,但真元中包含的力量似乎精粹了许多。
这一路走来只不过短短的数个小时,程钧得到的成果几乎胜过寻常术士一生所能达到的最高阶段,如同跨越过障碍,站到另一个高度的站台上,看到了截然不同的风景。此刻若是有人说他不是这天台的有缘人,他都不会信。
但有缘归有缘,自己不能掌控在手里的东西,依旧是危险的,何况外头还有个长老虎视眈眈。该做的事情,一样都不能少。
程钧手掌摊开,掌心中一道白痕,如今在隐约发亮,不过因为周围的环境过于明亮反倒看不出什么异常。程钧将真元输入此间,和最初一样,毫无变化。那真元如泥牛入海,被吸收了个干净。程钧苦笑一声,一边运转口诀一边维持这种真元的输入。他知道这不是无效,而是因为不足。自己真元的数量,远远不到唤醒核的程度。
那天台的核如同一个无底洞,将所有输入的真元都吞噬干净,在程钧就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终于有了反馈。
巨大的灵力从其中喷涌而出,先是将程钧全身包裹,随后顺着他的身体落入地上。那地面从寻常的白色慢慢泛出亮色来,最后竟显出晶莹剔透的质地,莹润无比。莹洁的地面上浮现出交错复杂结构奇特的图形来,程钧看的明白,这是整个天台的阵法中枢。
这阵法过于复杂,复杂到仿佛可以将整个星空纳入其中。每一条阵力流动就是一道星轨,成千上万的星轨交错在一起,构成了脚下这张中枢图。
“啧啧啧,”程钧摇摇头,“我算是知道阵道为何被称为最精细的术法了,果然没一个好记性是修不成的。”
还好他记忆力不错,另外还有极为出色的天赋。核心在手,倒也不怕这杂乱无章的阵图。
程钧坐在地上,手指顺着每一道阵轨描画过去,真元顺着阵轨游走,将其中的阵力用处分析,一一罗列。时间就在这复杂又枯燥的工作中流逝,待得程钧明白了,时间已经不多了。
老魔的传讯来了好几个,程钧接通的时候听到对面气势汹汹的声音就知道他挺着急的。
“我还当你小子死了呢!”少年人的音色是里不匹配的老成和符合年纪的暴躁,“找到没有?”
“找到了,解析中枢花了点时间,现在行了。”程钧手指在地面上的某条阵轨上划过,道:“我马上接你过来。”
符纸贴着阵轨,真元渡入,两个截然不同的术法破天荒的融合在一起,下一个瞬间,便是老魔和云渊的身形出现在第二层的房间内。
“…………”
两人出现的时候显然还未回过神来,隔了一会,才听云渊道:“这是传送?”
“嗯,传送阵。”程钧指了指脚下,道:“作用之一。这是个叠阵,具体的等清麓过来再细说。”
“我这里先等一下。”
张清麓的声音从传讯符里传来,阻止了程钧的动作。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