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二十八)  

2017-02-20 22:48: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进入倒计时章节之后似乎每一章都在超字数……
【对,今天也超字数了……
【今天的小程道长,被反调戏了……
前文:
存档:
======================
二十八、姐妹
(150.姉妹)

“你这玩意儿,倒是大有可取之处。”
张七站在一旁看着程钧收拾了残局,又将那乌泽遗落在地的东西都收拾了干净了,这才点点头,算作夸奖。
“当不得前辈称赞。”
程钧手一招,那罗盘原本护着他周身,此刻收了回来,落在掌心,上头的光芒暗淡下去,显出数道细碎的痕迹来。程钧皱了皱眉头,若非老魔的法器原本就牢固万分,这一场估摸着没有这么简单。那黒砂之力远超他想象,即便他攻击一环接一环,并无疏忽,这罗盘上到底还是出现了裂痕。
此物乃是至关重要的法器,程钧用它做了那中枢阵的投影盘,复制了整个中枢阵的阵轨。而此物又和老魔那头的罗盘乃是一组,彼此之间阵法共享。两个罗盘只要有一个收取了上古阵法,便能投射到另一个罗盘之上,收入阵中。如此这般,程钧他们才能分头行动并且快速掌握整个天台的阵法分布和阵力作用。
“如何?”
张清麓看他神色有异,上前一步询问道。
程钧微微摇头,将那罗盘给他看。此物的用处,先前他们在用通讯符的时候已经说过,张清麓自然也看得出问题所在。他指尖一点真元注入阵盘,之间那阵力光芒沿着阵轨走动,却散而不聚,显然是有些问题。
“若是强行要用,只能一次。”程钧面色有点凝重,“只是这一次之后,整个罗盘废了,之前的功夫也就废了。”
方才程钧对付乌泽所用的法术之所以如此恢弘壮美,又密集不休,便是依托着阵盘所为。因为有中枢阵在其中,每一道被摄入罗盘的古阵阵力,都能在中枢阵轨的驱动下发挥出原本阵法的三成力量。虽说听起来不算很强,但那些毕竟是留存了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的上古阵法,其中神威难测,变幻无穷,乃是真正的大能留下的攻击术法。受制于如今的灵气和操纵者的能力,程钧能使用三成已是当世极限。
唯独可惜一点,阵法虽强却被载体所限制。老魔的罗盘即便是超出同辈手艺甚多,也不过是当时最强,对于上古阵法来说,实在太脆弱了。若非程钧当时收手及时,所用阵力也未曾全部放出,否则只怕此刻罗盘早已粉碎,容不得下一次使用了。
“还有两人,到底在哪里?”
张清麓蓦然转身,盯着张七问道:“别说你不知道,你若是真不知,那乌泽也不会和你讨价还价这么久。”
“到底是我儿子,”张七不怒反笑,道:“虽说不曾在我身边,倒也算了解我。”
顿了顿,他又道:“我确实不知道他们具体所在。”
见张清麓又要发话,张七摆摆手,示意他听完。
“毕竟你也看到了,这四个人都藏了隐匿的法器。这隐身法器乃是游方阁所出,技术水平也算是联协最高了,你要我分辨出他们在哪里,也太看不起游方阁的水准了。”
张清麓闻言皱了皱眉头。张七此言不错,之前的林通秀和现在的乌泽,两人都是因为过于靠近他们,又被法术余波波及,这才勉强暴露的行迹。若非如此,这两人在第三层的事情,只怕还未必能被他们察觉。
见张清麓没了声音,张七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程钧,才继续道:“据我所知,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分开行动的,每个人要走的位置不同。我只知道林通秀所在乃是第三层。说来可笑,这人进来倒不是我们的安排,而是他自己要来的。”
“为何?”程钧见张七神色略有些古怪,发问:“莫非他知道些别的内幕?”
“错了,”张七摇了摇头,笑容微妙,道:“因为长老会里有人不小心说破了旭儿的身份。”
“说破?”程钧略一愣,顿时反应过来,“清麓的身份从一开始他们就知道,何来说破?”
“嗯,但他原本是阴鼎之躯的事情,并无多少人知道。”
张七摇了摇头,“旭儿的体质……也是我造孽连累了他……但从一开始,我便在他身上埋伏下了遮掩的禁制,若非被你破了去,就算是道祖的修为,也未必能看破。”
“………………”
程钧一时不知作何表情,心中怒意纠缠愤恨,五味陈杂难以表述。
“算了吧,”倒是张清麓一声冷哼,斥道:“若非程钧,以你留在我身上的禁制,我早就死透了。”
见张七不解,他冷笑一声,解释道:“禁制只是遮掩,并未做改善。那体内阴鼎只会随着我成年之后修为增加而越发完善,更容易吸纳玄阴之气。而我等猎鬼师,最容易打交道的一般是阴物,最容易沾染的便是阴气。”
张清麓话未说完,张七已经变了面色,急道:“你遇到了玄阴之地?!”
“何须遇到,”因为有了这一次天台法会之行,张清麓已经将以往许多不曾明白的事情贯通了,他道:“算计了张家的人,你以为他们真能因为你而放过我?”
“这……!”张七一握拳,似乎想分辨什么,却又无力的垂下手。隔了一会儿才道:“确实是我,连累了你。”
“此事以后再说,”程钧打断这两父子算旧账,问道:“然后呢?你就跟着林通秀进来了?”
“嗯,”张七扫了他一眼,眼神中颇为复杂,声音有些低迷,道:“他的目标是旭儿,我自然要跟着来,何况此人虽然纨绔倒也有几分本事,加上身上宝物甚多,我怕旭儿应付不来。”
“宝物再多也是个废物。”
想到方才林通秀对自己说的话,张清麓从心里感到了厌恶。
张七显然也明白此事,故而略过这一节,又道:“至于乌泽,因为他是牵蛊之人,所以行踪甚为隐秘,大约除了青峰洞主和乌寨主,也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青峰洞主?”程钧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快得让他来不及抓住,“是何等人物?”
“嗯,此人你不知道也正常。他不是联协中人,甚至不长出现在长老会,但若无他,便没有长老会,也不会有联协。”
“你们可听说过‘天外天’?”张七继续道:“此乃最古老的一个门派,不知从何而来不知隐藏何处,都说他们存在于另一个平行世界之中,和这个世界有所关联,仿佛神话传说中的小天地,格外灵秀。里面的人也是如此,年纪轻轻修为总是高深莫测,更诡异的是他们长寿非常,那青峰洞主据闻在洛阁老幼时便是年轻人的模样,而如今依旧不变。”
“上古传承?”程钧皱了皱眉头,追问:“若当真如此,为何反而进不来这天台?”
“便是这等古怪。”张七闻言苦笑了一下:“说起来这天外天洞主若是出手,长老会的老头子们就算联手也走不过他三招,可是这么强的人,偏偏被天台排挤。每次靠近就要被天台的阵法反噬,每每都要重伤。”
见两人面色古怪,张七补充道:“说来谁都不信,据说前几任的洞主都是为了进入天台受了极重的伤,无法救治而亡的。这一代的洞主性情颇为淡泊,倒是不曾出手。”
“可他若当真淡泊,便不会参与此次天台法会。”程钧反驳。
“确实,”张七点点头,“正因如此,你才显得至关重要。”
“道玄果的事情,也是他说的?”
“对。”张七目露赞同,道:“所以无论如何,道玄果不能落入他手。”
“没想到你们长老会还会防着自己的大恩人。”程钧嘲讽了一句:“难道不该帮着他得到道玄果吗?”
“不能,”张七摆了摆手,道:“虽说未曾在明面上谈过,但长老会的其他人心中有数,无论是谁得到都好过让天外天得到此物。”
“我等得到,不过是一家独大个几年,未必能有什么大改变,”张七面色凝重看着程钧,“可若是天外天得到,很可能,如今世界的平衡都要被打破。”
“听起来我担子挺重啊。”程钧耸耸肩,语气倒是很轻松,“所以你打算如何?”
“原本是打算从你这里拿走道玄果带着旭儿一同离开,”张七看了眼皱着眉头的张清麓,笑了笑道:“如今看来要换个法子了,无论如何要帮着你们离开了。”
“嗯,所以说还是回到重点吧,”程钧点点头,问道:“另外两人在哪里?”
“我这里有一个。”
一个声音凭空响起,三人都愣了一下,下意识做出防御姿势。
“程钧。”
那声音再度响起,程钧才意识到来源乃是那罗盘。此物被他攥在手中尚未收起,此刻正有隐约的法力波动,传送出声音来。
“老魔?”程钧将信将疑的将罗盘托起,手中真元稳稳渡入维持那上头的法术,他问道:“你那头如何?”
“诶呀!终于联系上了!”老魔那头声音有几分欣喜,道:“我这里差不多了,还有三个阵法,就是这罗盘快要撑不住了。”
“说起来我这里罗盘也不行了,正想找你。”程钧道了句:“你能先过来吗?”
“可以是可以,”老魔应了一声,“不过我这里多了个人,不知道你能不能带过去?”
“什么人?”程钧顿生警惕。
“我是天女宣罗。”
一个陌生的女声,如泉水般清冷艳丽,从罗盘中传来。她道:“我并无敌意,只是想找程先生确认些事情。”
“老魔!”程钧大喝道:“云渊呢!”
若是老魔被这天女制住,云渊便生死难测了。
“我在。”另一个略有些低沉冷漠的声音从一旁响起,似乎离得有些远,他道:“无事。”
程钧顿时放下心来。老魔是可能被挟持无法说真话,但云渊不会。大约是妖族血脉的关系,白发青年天生就极为耿直坦率,除非殒命,否则不会作假。
“好,”程钧略放下心来,问道:“让老魔说话。”
“听着呢,”老魔果然接话了,“说吧如何?”
“你手中的罗盘收入的第三个阵法,”程钧记得老魔传送过来的阵法的顺序,他道:“激活之后,我便能将你们带过来。”
此事乃是另一重考验,若是老魔和云渊都被人控制或者乃是有人冒充,那这第三个阵法是什么阵法,又该如何激活,对方就未必知道。
“行。”
罗盘对面立刻应下,隔了一会儿,就看到程钧的罗盘玄光溢出,将整个法器都遮掩在白色的光芒之内。程钧手一抬,那罗盘又浮在半空中,中枢阵的一条阵轨随之法力流转,光芒四射,在地面上投下一片圆形的光斑,又显出三个人影来。
“见过程先生。”
待得光芒退下,程钧收了那罗盘,就听其中一人开口道:“自我介绍一下,我乃神女门天女,罗宣。”
“紫绶天女,”张七目光有些探究,将她上下打量了一番,问道:“玄女与你是和关系?”
“家中小妹,”罗宣不慌不忙,态度坦然,她向着张七略略躬身,行礼道:“见过天师府,张天师。不想天师也到了此地。”
“小儿在此,自然是要来的。”张七似乎并不打算遮掩,而是笑道:“反倒是我没想到,原来进来的不是玄女而是你。”
“小妹身份尊贵,”罗宣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妹妹乃是长老会的身份,态度依旧平静恭顺,道:“自然来不得。”
程钧对她们之间的关系并无深究之意却也听出些门道来,他低声问一旁的老魔:“你们怎么遇到的?”
“通讯符不是失联了嘛,我看罗盘一直在反馈你那头的动静,就想能不能试试看用罗盘联系你。没想到成功了,就是一开始只能听到你那头的声音,大概是死了那个林通秀之后不久,这女人就跟在我们身后了。”
老魔指了指那罗宣,后者倒也安静得站在那边,未曾出声。
“云渊说有味道,我就试了一下,果然把她逼出来了。”老魔继续道:“本来想打过一场的,没想到她直接说不打了。”
“她说不打你就信啊?”程钧上下打量了眼老魔,仿佛看什么稀奇东西一般,道:“我怎么没发现你就这么天真呢?”
“呸!”老魔翻了个白眼,道:“你当我傻啊?!”
“可不是?”程钧故意挤兑他。
“拉倒吧你!”老魔一甩手,道:“我让她交出武器和法器,顺便还下了个禁制。这女人都受下来了,还有什么不好办的?”
“哦?”
程钧眼神一闪,看向罗宣,后者微微点头,抬起双手,果然掌中各有一个白骨镖落下的痕迹。
“手掌、双肘、双肩、双膝,”老魔手指一一点过,“还有丹田和气海,都埋伏下了。”
“够狠的,你也不怜香惜玉一点。”
听到程钧又开始说风凉话,老魔顺手一个罗盘扣了过去,被程钧挡下,才道:“你倒是给我怜香惜玉一个看看?”
“不用了,”程钧摇摇头,“长得不好看,没心情。”
即便是寻常姿色的女子,听程钧这么说估摸着也要生气了。那罗宣虽不是极其美貌却也是极为端庄秀丽的容貌,此刻却也没什么反应,甚至于还回了一个笑容,道了句:“确实不如程先生容貌出众。”
程钧顿时觉得没了意思,仿佛打输了一般,有些泄气,问道:“你受了老魔这么多花样都要来见我们一面,目的是何?”
“自然是为了道玄果,”罗宣淡淡道:“有些事情,想和程先生确认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