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琅琊榜x九州天空城 飞流x风天逸]莲花落(三)  

2017-02-19 23:04:3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我……有点……忘记……天空城……的……剧情……了……
【大哭……
前文:
存档:
===================
三、

风天逸原本以为,在飞流说完要回去之后,就该回去了,却不知为何这次他依旧留在了南羽都。
年轻的羽皇焦头烂额了一阵子,每每仿佛脱力般回到祁阳宫内,看到这满脸茫然的小孩看着自己的时候,也不知道是疲惫还是安慰。只是两人面对面总比一个人身孤影单来的好。有个听自己说话的人,也要比一个人自言自语来得强。虽说飞流依旧没法好好表达自己的意思,但风天逸何等聪明,并不存在理解上的偏差。
“你怎么过来的?”
两人有话没话问道最后,风天逸突然想起来,这个关键性问题,自己似乎从来没问过。
不知道是逃避还是怕知道了答案之后,事情会有所不同,但此刻话已出口,自然是没得挽回。飞流闻言偏头看了他许久,似乎在考虑问题,又似乎在想那答案。风天逸看着他状似认真的表情,心中不知不觉吊起了紧张感,仿佛一把刀悬在自己头顶,对方一开口,就要落下。
“不知道。”飞流最终还是回答了。
大约是为了强调自己真的不知道,他还用力摇了摇头,重复了一边:“不知道!”
“呼……”
刀没有落下,或者说消失了。不存在的答案,就是没有。或许这孩子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送来自己身边宽慰自己的,又或者这就是自己的一点机缘,至于是不是真的有用。对于这点,风天逸倒是不怎么怀疑。

“陛下。”
风天逸心中坚定,不表示旁人也相信,私底下菁英会的几人何尝没有劝过他。
向从灵又一次追问:“你当真相信这小孩的话?寻常人家哪里有这等身手的?”
“飞流的事情我自然清楚,”风天逸一身素白,背着手站在亭上,道:“此事不用再问了。”
“可是,”一旁的雨瞳木接到伙伴的眼神求助,犹豫了一下还是和同伴站在统一战线,道:“陛下,这小孩每次都神出鬼没的,时机又特别好,若说没有异常,也是有些古怪,多防备些也是应该的。”
风天逸皱了皱眉头,无意与他们讨论此事。众人将他的沉默视作认同,正要继续说话,却听风天逸问道:“为何众位大臣还不来?”
“这……”
年轻的羽族终于没了声音。他们不是不知道原因,却不能说。毕竟那些朝廷重臣之中,不乏他们的家族亲长。
“嗯,因为摄政王宴请,自然是来不了了。”
旁人不来,却来了一位身着红裘的贵人。雪凛大摇大摆得站在风天逸跟前,既无尊崇又无恭顺,全然不存在臣子该有的样子,那趾高气扬的模样倒是将风天逸的气焰都压下去了几分。
这大约是从最初开始就被故意忽略的最可能的结果。毕竟风刃一开始就驳回了杜若飞的冥空葬礼。只是风天逸没想到他能做到如此地步,如此不留情面,甚至将此人遣来恶心自己。
“所以说,”雪凛理了理袖子,瞄了眼在场的人,笑道:“小孩子的小打小闹,收拾收拾也该回去了,反正都飞不起来,何必呢?”
他笑得嚣张,看不见风天逸那气得在袖中捏得紧紧的拳头。却不想,身后不知何处飞来一道冷风,亏雪凛反应快,拳头就贴着他的耳朵擦了过去。
“什么人!”
雪凛往后一躲这才看清来者乃是一个半大的小孩,十五六岁的模样,甚为青涩,但那身法老练,出手招招致命,远胜于寻常死士。
“何人胆敢在南羽都放肆!”
雪凛乃是战将出身,本身就本领出众,一时不察被抢了先机,此刻反应过来,倒也不算落在下风。只是他越是交手越是心惊,想要脱开身去,却不想被纠缠得死死的,逼的最后竟不得不亮出翅膀,试图从半空中脱离。却未料到那小孩虽不能飞,却也有一身轻身功夫,几个飞掠便赶上了他的高度,将雪凛想要俯冲厮杀的念头给掐灭了去。
“混蛋!”
朝中重臣口出骂词,正要说什么,却不想听到风天逸道了句:“飞流,住手,雪大人乃是肱骨之臣,不可轻动。”
大约是被飞流的举动出了气,风天逸此刻的口气倒是平顺了许多。那小孩倒也古怪,动手之时半点不留情面,但收手的时候也不犹豫。几个闪躲,脱开了雪凛的包围圈,落在风天逸身边,一脸警戒的模样,依旧死死盯着雪凛。
前来找茬的雪大人一身尊贵华服此刻有些凌乱,面上满是满是怒火,盯着风天逸身边的小孩,似乎要将人碎尸万段才能解气一般。
风天逸眉间微紧,不露声色得一甩袖子,将飞流遮掩在身后,换了个口气道:“小孩子不懂事,冲撞了雪大人,我给雪大人赔个礼,还望见谅。”
“哦?”雪凛顺了顺袖子,昂起头,道:“我倒是不知道陛下身边还有这么个高手。”
“见笑了,一个小猴子而已,”风天逸甩了甩手,将袖子从飞流手中抽了回来,才道:“捡来的小孩,也不知道谁教得好,竟能博得雪大人一赞也是值得了。”
自然是值得了,飞流上来就让雪凛吃了个闷亏,就算今天他是来落自己脸面的,风天逸现在也算扳回来一点场子了,多少气势上就摆得出来了。
“没看出来,陛下倒是挺会捡人的,”雪凛那重音咬得颇为古怪,在场之人都听得出他的意思,“一个两个都是人族,也不知道陛下是羽族的陛下还是人族的陛下呢?”
“雪大人请注意用词!”
一旁的向从灵往前一步,对着雪凛怒目而视。
雪凛把眼一横,瞪着向从灵,怒道:“哪里来的黄毛小子,还未成年就狂妄至此,来人!”
“雪大人!”风天逸见势不妙,喝止道:“摄政王的宴请想来已经开始了,雪大人莫要耽误了。”
雪凛愣了一下,这才用力一甩袖子,睨了风天逸一眼,装模作样行了个虚礼,背着手就走了。
“打他!”飞流用力扯了扯风天逸的袖子,道:“打他!”
“嗯,”风天逸腾出手来拍了拍他脑袋,道:“迟早要打的,不是现在。”
“打他!”飞流着急了,道:“不高兴!要打他!”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风天逸反应过来才明白飞流是因为看自己不高兴,才说要打雪凛。他忍不住失笑,问道:“方才也是因为这样才出手的?”
飞流见他笑了,情绪也稳定了许多,听他问自己原因,便用力点点头,隔了会儿才道:“打他,高兴!”
“嗯,确实,打得高兴。”风天逸耸了耸肩,转过身,道:“可惜依旧没法子。”
冥空葬礼若无成年羽族,便无法举办。在场之人,都不会飞,即便是飞流,也不过是腾挪之能,离真正的翱翔天际远着呢。
不过这问题最后还是被解决了,解决的人,也是一个人族。
易茯苓的出现算是第二个意外,不过有了飞流出手在先,再看到她,风天逸也冷静了许多。虽说言辞之中依旧甚多冷漠之意,却依旧保留了最初的一些矜持和礼遇。
大约他捡来的都算得上是福星?
看到易茯苓用风筝送杜若飞的骨灰摇上天际,风天逸心中放松,免不了就生出感慨来。这两人都是在大雪纷飞的日子捡回来的,最初的未知和胡闹之后,都成了自己这边的助力,虽说微弱,却依旧有效。
风天逸看着远处的风筝,听不清周围的声音,却冷不丁听到有个人说道:“飞起来了。”
“是啊,”年轻的羽皇回过神来,低头看到那瘦小的少年站在自己身边,问道:“你想飞吗?”
“嗯!”少年点点头,转瞬又摇头:“不飞!”
似乎是怕人听不懂,又道:“鸽子飞!”
“又是鸽子。”风天逸冷哼一声,问道:“你家那苏哥哥,养了多少鸽子?”
“胖鸽子!”
飞流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连风天逸都听不懂。
“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人养的你,怎么就养傻了呢?”风天逸喃喃自语,隔了会儿又淡笑道:“也好,赤子心性,总比那些说一套做一套的狼子野心来得好。”
“飞!”
飞流突然站在他面前,大声道:“飞!高兴!”
“是啊,能飞当然高兴,”风天逸看了看他,又看了眼天空,道:“可惜我未成年,飞不起来。”
或许,待得成年了,也飞不起来。
没有翅膀的羽皇至今无法开口的另一个秘密,深埋于心底,便在于此。
“飞!”
飞流却不理会他的失落,重复了一遍。见风天逸依旧没有反应,手一伸,抓着那白衣皇族的手臂,趁其不备,一个飞掠已经上了亭子顶。
风天逸尚且来不及准备,何况周围的人?
众人看着那小孩带着羽皇当真仿佛猴子般在周围乱窜,从亭子上跑到山崖边,又从山崖边上往另一边的山巅越过去。当真是看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
风天逸被他拽着一开始还有些抗拒,隔了会儿也觉得有意思。他原本身手就不差,又有飞流在一旁带着,三两下倒也习惯了这等轻身功夫。加之羽族为了飞行,原本就身轻体健,对于这等腾娜飞跃仿佛有着天生的感知,很快就能跟着飞流一同行动。
“虽说终究不是飞行,”风声在羽皇耳边呼啸而过,青年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稳,他道:“但还是谢谢你,终有一日我能飞翔,也要带你一同。”
“好!”
飞流虽不懂他的意思,却明白风天逸的心情。对方高兴,他也高兴,自然应得也快。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