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二十七)  

2017-02-19 00:15:5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文已经超9w字了也是出乎意料……开始进入战斗章节……会很快结束的,毕竟就三个人而已……
原标题有引申变化意思……
前文:
存档:
==============
二十七、幻灭
(237.夢破れて/梦想破灭)

程钧的办法简单直接,相对而言,也相当有效。毕竟从一开始布局,到现在追踪,明面上,他们已经将长老会送进来的人消灭了一大半。但是从张七那头得到的信息可知,从一开始这十个人就是进来送死的。活着出去是侥幸,死在里头也不亏。若非张七将那钱天他们几个都收拾了,只怕后续还会有别的麻烦。
“他们身上的巫蛊是怎么回事?”
他们三人正根据计划,在第三层搜索剩余三人入天台的痕迹。程钧便趁着机会一边收集上古阵法的轨迹,一边询问一些疑点。
“我还以为你知道是什么。”
张七跟在他们身后,身上隐匿符已经激活,虽说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那语气还是听得出里头的嘲讽意味。
程钧笑了笑,为了引蛇出洞,他和张清麓都暴露身形在前,此刻闻言倒也不觉得丢脸,反倒坦诚道:“我能知道个名词已经挺好了,毕竟有人听都没听说过。”
他指的乃是联协里头的人。方才钱天一行人的行为举止,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关于这一点,张七显然也想到了。他冷哼了一声表示不屑,隔了一会儿才道:“苗人养蛊你可曾听说过?”
“若所谓的听说乃是指那些传言,倒也是听说过的。”程钧手中罗盘一晃,一道暗光落入其中。
罗盘中的阵法积累越多,用来维持阵法稳定的真元需求也越大,即便是程钧,此刻也有些吃力。新的阵轨进入之后,中枢阵的拓印又产生的新的冲突,维持平衡的难度也增大了许多,程钧不得不坐下来等待阵轨调整到平衡。故而他分心两用,一边和张七说话,一边稳定手中的罗盘。
“所谓的养蛊,据说是选择各种毒虫,饲养在一处,不给吃的,让他们互相厮杀,最后活下来的就是蛊虫。”程钧手指在罗盘上点着几个方向,口中问道:“但我总觉得,若当真是这么简单,蛊虫哪里会有这等效用?”
“好比毒蜘蛛,就算养再多,也不过是更毒一点的蜘蛛,”程钧摇摇头,“不可能会变成上天入地杀人无形的妖怪蜘蛛啊。”
“嗯,”张七见他说得兴起,手中又不停顿,目光中隐约带着一点欣赏;又看一旁张清麓安静站立,离开自己远远地,免不了又有些心塞,于是故意问道:“旭儿怎么看?”
“?”张清麓挑眉,眼前空白他却仿佛能看到张七面上的表情。青年人目光冷静,手中短剑不曾脱离,沉吟了一会儿才道:“我和程钧想法差不多,不过我曾看过一些说巫术的书,所谓的养蛊,不是养虫子,而是养人。”
“嗯?”程钧闻言也好奇,抬头看着他说:“你没提过嘛。”
“你也没问过啊,”张清麓横了他一眼,才继续道:“是养人,养成人了才能养蛊,养成的蛊虽然被称为蛊虫,但本质上,不是虫。至于更深层的东西,因为接触不多,所以也没去找过更多的资料了。”
“不用找了,”张七叹了口气,道:“你能看到的,也就是张家历来收藏的资料里头最全的部分了。”
说到此处,他突然感怀了一句:“当年他们说你好学无比,我以为是你那几个师叔说好话而已,不想你当真是将藏书都看尽了。”
张清麓心中隐隐一痛,不愿接话。程钧心有所感,看了他一眼,示以安慰。
张七见他们两人这般眉来眼去,心中也大概明白其中含义,沉默片刻,才道:“张家的事情,日后我会一一告诉你的,有些事情,当时不好说,不过现在你也知道的差不多了,背后的一些原因,不说也对不起你。”
“先说眼前的事情吧,”张清麓打断他,“张家的事情,对我已经不重要了。”
张七与他见面以来一直以父亲的身份在他面前端着一点架子,此刻听他这么说,心中仅存一点期望终于也被打破。他摇摇了头,若非是面目看不出,只怕要透出老态来,只是神色虽不可见,但他的声音一下暗哑了许多,张清麓他们还是分辨得出这里头的变化。
“巫蛊如你所言,乃是养人。用的乃是药人。苗裔也称之为蛊引。”张七语气有些沉重,“那是一些被选中的妇人,从怀孕开始便要服用各种药物,不可吃熟食,还要用她们的血来饲养各类毒虫。待得毒虫养成,又将那毒虫血液和毒液混合给孕妇吃下去。如此反复,孕育的胎儿,一开始就血脉中含有各种毒素和药物。待得这些胎儿养下来,选那些特殊日子的,用更复杂的手法喂养,天天用药液敖炼,待得养成到女子初癸,取阴脉血养混入百毒液中,给同样养成的男子换血。”
张七讲到这里也顿了顿,似乎是有些压力。张清麓和程钧则是听得完全沉默下去。他们知道养蛊不同寻常,却不曾料到如此惨无人道。
“那些妇人和胎儿,”张七看得到他们的表情,继续道:“在苗裔眼里,大约是不算人的。”
“那些男子……能活下来?”程钧问道。
“看运气,”张七回道,“十之八九,是要送命的。”
“活下来的是蛊王?”张清麓眉头紧锁,心中极度厌恶。
“错了,活下来的是养蛊的饲料。”张七摇摇头,他道:“之前的步骤不过是为了养蛊做的准备。至于蛊虫怎么样,那里头的门道,只有苗裔的嫡系才能知道。”
“那你是如何知道的?”张清麓靠着程钧,免不了对张七产生了一点怀疑。
“我毕竟是长老会的,这些事情,若是想打听,也不是不能。”他顿了顿,才解释道:“巫门如今最有声势的一家,乃是苗人寨,他们曾经有求于我,当时的寨主前来寻我帮助。”
“一般寻求帮助也不会说出真正的秘密,”程钧低头看着罗盘,道:“显然,这帮助的分量不轻,已经足以让他们送出一半族内机密了。”
“所以,剩下的一半,你也不是不知道,而是不能说。”虽然见面时间不久,张清麓似乎对自己这个父亲了解颇深,顺着程钧的话道:“之所以不说,只怕那后面的内容,跟我们要面对的事情,也有点关系。”
“所以说,”程钧抬手一道符箓飞出,“那位听了这么久,不如出来证实一下?”
符箓飞出,一道银光闪烁,引出无数电光,如雷电在半空中游走,如龙蛇飞舞。被雷电击中的地方,原本是空无一人的,此刻却渐渐显出一个人形来。
那人极其矮小,与其说人形,不如说是一个模糊的外形。仔细看去,被雷电包裹着的仿佛是一团黑烟,在烟雾浓淡不一的位置才能看出里头藏了一个人。
“虫。”
张清麓退后半步,正好遮掩在程钧面前。后者靠着墙站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是蛊。”
“不错。”那烟雾中的人影开口回应,听声音暗哑枯萎,仿佛两块生锈的铁皮在互相摩擦。那人用极其难听的声音恶意的笑道:“就是蛊。”
此刻被雷电击中的黑烟渐渐淡化,不多时就和雷电一同消失。这时候此人身边只环绕着一层薄薄的烟气,这才能看清,方才以为是烟雾的,乃是无数细小的虫子围绕飞舞形成的阻隔,并非真正的黑烟。
“小兄弟眼力不错,”他自顾自说道,“不过我更没料到,你们和张七有关系。”
见他一语叫破自己的身份,张七也懒得隐藏,显出身形来,道:“乌泽。”
“张天师,”乌泽嘎嘎笑道:“好久不见,天师一如既往的精神。”
张七微微皱眉,却不见喜怒。
乌泽隔着虫子看他没什么动静,心中大定,道:“天师只要遵从和我们寨主的约定,我便当不知道天师在此,如何?”
“旭儿乃是我亲子。”张七只说了一句,张清麓却面色大变。
“哈哈哈哈哈,”乌泽那仿佛生锈铁链子擦地的声音透出愉悦来,道:“天师快人快语,你家公子我自然不动,想来天师也会管好他的。我要的不过是那小子手中的东西,还望天师承让。”
“你!”张清麓正要说话,却被身后的程钧扯了一把,拽到身后。
“那东西与我无用了。”张七摇摇头,道:“你跟了这么久,也该知道道玄果已经无用了吧。”
“听他胡说,”乌泽显然不信,“既然天师不要,我就取了。左右对他无用,而我还有点兴趣。”
张七耸耸肩,往后退了一步。乌泽见他果然守信,心中大定,阴测测的声音对着程钧道:“那小子,你是自己交出来呢,还是打算让我来取?”
“哦,这个不重要啦。”程钧往前一步,也不去看张七,淡然道:“正如你所言,这东西对我也没什么用,给你也行。”
“嗯,是个识相的。”乌泽也往前一步,伸手道:“那就交出来吧。”
“慢来慢来,”程钧摇摇头,“说给就给,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你很快就要连性命都没了,还要面子?”乌泽一声冷笑,“或者说你觉得命太长,不想活了所以需要大爷我出手帮忙?”
“不是不是,”程钧连连摆手,“我都说了那个无所谓,只不过我想知道一件事情。”
“想知道你会怎么死?”
“啧,”程钧暗道真是个不会聊天的,说道:“其实刚才故事听了一半,没听完觉得不尽兴,所以想继续问问你,后面要怎么做蛊虫?”
“哈哈哈哈哈,”乌泽显然没料到他问这么个问题,笑了一通,才道:“让你做个明白鬼也行,说来简单,那些活下来的蛊引,身上血脉骨肉已经成了最好的药也是最好的毒。在他们身上种下蛊卵,就能养出蛊虫来。”
“蛊卵是何物?”程钧好奇。
“哼!”乌泽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眼张七。大约是觉得程钧反正活不下去了,张清麓又会被张七看着,倒也不算违规,才道:“此乃万蛊窟中结成。蛊引用完了最后就丢入万蛊窟,万蛊啃食之后,窟中自然会生出卵来。”
“不是说你们苗裔血脉单薄,怎么还舍得这么毁灭族群?”程钧皱眉,他倒是不用追问那所谓的万蛊窟了,那地方估计就是苗人寨的真正传承之物了。
“我等嫡系自然是金贵的,也没人胆敢用嫡系弟子去炼蛊,”乌泽小小的个子昂着脑袋,看起来特别古怪,他道:“但旁系就用不着这么多了,何况旁系之中大多混血,特别合适用来养蛊,何乐不为?”
“惨无人道。”张清麓低声道。
乌泽皱眉看了他一眼,对着张七道:“张家公子,似乎还挺天真。”
“疏于管教,还望见谅。”张七拱了拱手,又对着张清麓一挥手,道了声安静。
程钧反手拍了拍对方,又往前站了一步,问道:“看来阁下是嫡系了。”
“这是自然!”乌泽应了一声,又道:“你还有什么问题?没有的话,就可以上路了。”
“问题是没了,”程钧手一抬,那罗盘浮现于半空之中,他笑道:“不过该上路的,应该是你啊。”
“哼,”乌泽冷笑:“你以为这一招还有用?”
他在程钧他们身后跟了半天,连林通秀死了都没出来,又岂会不知道此物。
“有用没用,总得试试看。”
程钧将罗盘往上一丢,那小小圆盘顿时飞快转动起来。乌泽往后退了半步,手一扬,一把黑砂飞出,和那罗盘撞在一起,仿佛是砂轮摩擦的声音在空中扩散,刺激得众人都有些难以忍受。
“死吧!”
乌泽丢出黑砂之后,动作不停,手中另一只竹管飞出,撞向程钧的脑袋。程钧手一抬,一块金色的盾牌展现在面前,正好遮挡在他面部。那竹管撞在金盾之上,裂成数根竹片,那里头飞出一条长虫,仿佛蚇蠖,通体乌黑,扑向金盾,发出钟鼎鸣声。
“碎!”
程钧手指一点,按金盾表面裂开无数碎片,卷起一阵小小的旋风,将那黑色蚇蠖卷在里头,仿若旋转切割机一般,分分钟将那虫子搅碎。
“倒是小看了你。”
那乌泽口中说得仿佛失利,实则并无意外,手中一道黑光闪过,数条长蛇盘踞半空,长蛇吞吐,对着程钧扑了过去。空中另有无数黑虫,仿佛蚊蚋大小,嗡嗡发声,围绕着程钧层层紧逼,将他包裹起来。
程钧只是皱了皱眉头,手中飞出数道阵旗落在四方,将那黑虫控制住,又有一道符箓落在那罗盘之上。
只听他一声“收!”,便看到原本被黑砂抵住的罗盘突然绽放出层层光晕,将那乌泽笼在其中。随后有无数刀光剑影从中落下,又有雷鸣电闪、火光冰雹、飞沙滚石,甚至有数道锐竹穿刺而出,对着那乌泽攻击过去。
那巫门弟子显然没料到程钧不仅有反扑之力,甚至还能有连环攻击,声音都未曾发出,便倒在地上。
程钧深怕他使诈,罗盘阵法不停,又将那罗盘之上另行一道阵法,将原本攻击的黒砂反击回去,将那尸体和虫子都消磨殆尽,这才收拾了护身阵法,收回罗盘。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