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26.虹  

2017-02-15 23:28:2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许久未见的2.5周目……我换换手感……
【其实每个设定梗下面人设都会有轻微差别……我也是方的……_(:зゝ∠)_
存档:
======================
226.虹
[上天台 程张]
(2.5周目梗)

冬末残雪融融,寒风料峭中,一点新绿点在枝头,显出欣欣生机。冷梅凝雪,风姿卓绝,又有凌空洒脱之意,更显风韵。这梅园之广阔,占据了大半个山坡,远远看去,一片雪团云簇,暗香浮动,枝疏影横,不愧是早春盛景。
此处地势甚高,又是私人属地,人迹稀少,风景绝伦,即便是程钧都免不得要赞叹一声,若非此处暗藏妖气,只怕程钧都要被瞒了过去。
“怎么样?”
少年人模样的道士一身袍子随风飘荡,单薄衫子看起来半点抗不得寒意,却没见主人有半点瑟缩。他开口问道,周围却没有一个人。
“没怎么样,”一只黑猫从他脚边窜出去,在不远的梅树下蹲下,隔了会儿又跑了过来,往他肩头一窜,舔了舔毛,口吐人言道:“不是什么大东西。”
“看来确实是不上台面的。”
那少年抬头望了望远处,笑了起来。
他容貌本就生得极美,极有少年人的朝气,又有成熟的气质,偏偏眉目如画精致无比,走在这梅林之中,一身单衣,若有人看到了,只怕反倒要将他当做是梅树成了精的妖物。
“切,”那黑猫抬着爪子挠了挠耳朵,冷言道:“程钧,我可说好了啊,上不得台面也是你自己动手解决,别找我。”
被称作程钧的少年不说话,那黑猫不耐烦的跺了跺脚,在他肩头重重踩了一下,强调道:“我可没恢复多少呢,再让我出力就要送命了啊!”
说完,也不等程钧回答,直接顺着他袖子溜下去,钻入了袖子再不出头。
程钧这才轻笑一声,道:“放心,既然是小东西,做个样子,赶走了就是了,哪里需要你动手。”
“说起来我正奇怪呢,”那黑猫闻言果然放心,钻出个脑袋问道:“你如今一个守观观主,哪里需要亲自跑这么一趟的?这种等级让冲和他们来看看就够本了。”
“诶,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虽然周围没人,但也不妨碍他摇头晃脑的做样子,“此地梅林乃是出了名的绝景,不过那主人小气,从来不让人进山欣赏。甚至于为了防止有人偷入,还特意安排了守卫,山前山后的护着,生怕有人摘了他一朵梅花去。”
“所以你就弄出个他解决不了的小妖怪,让他来求你这个守观,好让你理直气壮的去摘花?”黑猫吐槽他,“够狠啊!”
“笑话,”程钧也不动气,道:“我当真要来看,需要弄个妖怪?”
黑猫想了想道:“也是,你发狠的时候哪里会找理由,直接就上门了。和我胃口,不如加入我们魔门吧。”
“闭嘴吧,”程钧嗤笑,“看你平白八千年的岁月如今都混在一只猫身上,哪能指望呢。”
“呸!”老魔被他讽得都要起了心火,又想跟这小子没几句好说的,冷哼了几声之后,道:“你魔爷爷休息去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程钧笑笑不说话,其实老魔的小心思他也明白。此地倒也不是什么不成气候的妖怪,而是个不成气候的魔物。
说来也怪,天地灵气凝聚之处有时偏偏会生出魔物妖兽来,而天地灵根偏偏生在环境极其荒僻酷烈之地。这大约也是物极必反,或者说阴阳平衡之道。此处亦是如此,这梅林所占的山头乃是一处灵穴。比之天下灵地或者玄门修士所在之地,自然是比不过的,但较之一般的地方,却也是个山灵水秀之所。
此处梅林之所以如此美艳,也是因日日夜夜受灵穴灵气灌溉,天生包含灵意,故而生得动人。
因此不仅惹得寻常人喜欢,也招来了此地魔物的觊觎。
“找到了。”
程钧走得不快,却也很轻松的站在了梅林的最高处。
眼前乃是最古老的一株梅树。只敢盘根错节,消瘦嶙峋,树型枯干险峻,梅花零星点缀其中,破符合赏梅所言之意境。此树虽说只有一人高,却带着古朴意味;另有一处更是奇妙,整个梅林之中,唯有此树乃是红梅。殷红如血,灿若桃夭。
“当真是好看。”
程钧免不得赞叹一句,反正动手不急于一时,倒是可以欣赏一会儿。待得做法之后,这红梅能不能保住还要另说,破坏了风景,总是有些可惜的。
“确实是风姿绰约,异香袭人,”一个声音从程钧背后传来,又道:“当真是担得起梅仙之名。”
程钧顿时一身鸡皮疙瘩都竖了起来。此人可以悄无声息的站到他身后,又能在他未曾意识到的前提下开口与他说话,当真是修为深厚。此人若是出手,不知自己还有没有活路?
“小程?”
“拜见真人。”
程钧转身行礼,抬头一看,果然是张清麓。
未等那人说话,他苦笑道:“真人怎么会来此地?”
“自然是闻香识雅意,来寻梅赏花了。”
张清麓面上带着笑意,看起来心情颇为愉快的样子。他一身轻简玄色道袍,只有在袖口和衣襟边上才看得到道宫的标记。身边也没有随侍,显然如他所言,兴起而行。
只是这紫霄宫离开这云州到底是远得很,他一个堂堂准宫主怎么会跑来此地,当真是个迷。
“莫要担心,我偷偷出来的,”张清麓故意与他说笑,态度极为亲和,又问道:“倒是你,怎么在这里?莫非是值守的时候溜号了?来来,说实话,我必不责怪你。”
“真人当真是爱开玩笑。”
程钧见他这般模样,忍不住想到上一世,卸去了宫主身份,脱离了上清宫之后的张清麓,没了架子也没了重担,端庄沉稳的表象之下也是活泼又有些爱耍心机的个性,当真是怀念得紧。
他神思一闪而过,见张清麓目露疑惑看着自己,解释道:“观中收到梅林主人的求助,说是夜夜有妖物寻来,折损梅花。他心痛不过,求了不少和尚道士,水陆道场都做过了几次,不见效果,才求到了我这处来。”
“原来如此,”张清麓往那红梅上打量了一眼,又看了看程钧,打趣道:“小程这几年风头正劲,想来是阔绰了不少。若是再见,当不至于再哭穷了吧?”
这是在笑程钧当初在鹤羽观的作态,程钧哪里不知他是在开玩笑,心中既觉得亲近又十分感怀。
往日里玩笑打趣,哪里需要如今这般小心。他倒是不怕张清麓会迁怒他,他只担心自己过于亲近了,让张清麓生出疑虑来。
“真人说笑了,”程钧拱了拱手,“除魔降妖也是小道的职责啊。”
“行了行了,知道你能说。”张清麓摆摆手,示意他不用这般严谨,又问道:“查探得如何?”
“便是此地了。”程钧指了指红梅,“应当在根部。消除倒是不难,只是怕损了根基,倒是白白毁了一树春色。”
“污浊之气沉于筋骨之中,”张清麓皱了皱眉头,他如今是化气为精,自然看得更深些,道了句:“居然是魔物。”
“嗯,”程钧点点头,“不成气候。”
“确实如此,”张清麓虽说认同,面色上却有几分凝重,道:“你打算如何?”
“想办法抽出魔物,将之毁去。”
程钧虽说有无数种办法,但他如今只有筑基修为,能做的也不过是最寻常的一种。
“办法虽然无错,但确实是要损了这树的本元。”
张清麓站在他身边,手指一点树干,道:“好歹也是活了数百年的梅树,多少有些灵气,损毁了确实可惜。”
“小程,”他突然笑道:“此事我便帮了你,你看如何?”
“真人出手自然是求之不得。”程钧见他这语气,心知还有后文,便问道:“不知真人的意思?”
“你果然深知我心,”张清麓笑道:“既然你如今手头也阔绰了不少,那好好下顿厨总是可以的吧?”
“自然可以,”程钧苦笑一声,问道:“不知真人这次想吃鹈鹕呢还是仙鹤?”
“都不错。”
张清麓一边与他说笑,一边手指点在树干之上。
只见一道白虹冲天而起,贯穿云际,顿时光芒大作,如白日升空,转瞬又消失在青天之下,似冰雪消融。
“真人好手段。”
程钧虽说修为不及,但眼力乃是千余年的积累,自然看得出张清麓这一手的玄妙,乃是将那元气凝聚成股,瞬间大量灌入梅树根部,让梅树中魔物无法吸收,直接被排挤了出去。
虽说看起来简单粗暴,但这里头的分量拿捏要恰到好处。少了赶不走,多了折损树,须臾都差不得。
张清麓听他这般说,反倒转过头来打量了他几眼,道:“我觉得小程才是好手段,眼力当真不得了。”
“真人就不能容我说几句虚伪的好话吗?”程钧推脱道。
“无妨无妨,”张清麓摆摆手,又示意他跟上自己,道:“无论你是说好听的来讨好我,还是当真看出来了,都无妨。”
他突然转身,盯着程钧,道:“其实你就算都说出来,或者什么都不说,我也不会拿你如何,你记得就行。”
程钧被他说得蓦然一惊,暗道自己是不是露了马脚;转念又觉得心中感动甚也,免不得又有些怀念当初的日子。
他见张清麓还看着自己,便正色肃然道:“真人,程钧不会负你,总有一日,真人会知道的。”
“嗯。”
张清麓点点头,即便知道程钧有所隐瞒,但此人所说,他偏偏都是信的,故而也不多问。见程钧依旧毕恭毕敬站在身边,反倒又觉得不自在,便岔开话题,道:“难得偷闲,陪我走走。”
“好。”
程钧与他并肩而行,两人都故意忽略了身份,当真如张清麓所言,既然是偷闲,便当寻常赏梅客,共尽这满林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