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二十三)  

2017-02-11 00:54:18|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困死了……
前文:
存档:
========================
二十三、制裁日
(336.裁きの日)

有了程钧的统揽全局,张清麓和老魔上下两层的事情就轻松了许多。他们一开始设定便是将六人分散,通过程钧操纵,将人分批丢下老魔所在的第一层,用攻击性阵法将他们逐一歼灭。另一方面则是要程钧通过中枢阵将剩余的四个人找出来。若他们所料未错,真正掌握主动权的乃是那四个隐藏着的人物。
张清麓听完程钧的分析,问道:“我要解决一个人,亲手。”
“玄一章?”程钧哪里不知道他的心思,想了想,道:“行,这人放最后,你小心些,我给你制造机会。”
有聚灵阵在手,又有中枢阵盘掌控,要将一个人逼入死地也是不难。
他们三方同时联系,老魔显然也明白张清麓的意图,在那一头道:“那也简单,你先把别的几个送下来,我这头解决了,上去一起帮你。”
“多谢前辈。”张清麓淡淡应了一句。
程钧道:“还是我来吧。”
“你走得开?”老魔讶异。
“嗯,我已经知道怎么‘带走’这里的阵枢了。”程钧解释了一句,“有阵枢之后,可以用阵力投影直接操控中枢阵,不用守着了。”
“厉害啊你小子。”
老魔虽然知道程钧精通阵道,但精通两字到底到了什么程度毕竟没有直观了解,此刻听他这么说,才意识到这能力可以做的事情远超他们想象。
“不对啊,”老魔隔了片刻才道,“我怎么觉得你以前没这么厉害?进了这天台之后仿佛脱胎换骨了一样。”
可不是脱胎换骨么?
程钧暗道果然老东西眼光毒辣,心中又免不了有些得意。这一场天台法会,仿佛是为他量身定做,处处顺心。若非知道这是长老会为了设计他而布置的局面,他都要感谢那些老家伙了。
只是再多的收获都要有命出去之后才能用得出手,此时此刻,还是需要集中精神对付眼前人。
“清麓,”程钧道,“他们前方大约十米的位置有一个小阵,具有攻击性,用这个阵法逼他们转个方向,七点钟位置,有一个阵法可以传送,你试试看。老魔在另一头做好准备,我要将两个传送阵直接连起来。”
“先等一下,”老魔抗议,“你用完一次这种招数,要歇息多久?”
“现在的话一次大概是十分钟,”程钧估算了一下,“若是顺利,应该可以更少。”
“有点危险。”十分钟听起来不长,但这种争锋多秒的时间,一分钟都是危机。
“白骨标你还有吗?”老魔追问道。
“有几个,怎么?”
“将白骨标放在传送阵的转送中枢里头,”老魔想了想,“我这里再放一个。你既然可以用符箓传递,用白骨标也可以吧?”
“你啊……”程钧叹了口气,“可以是可以,不过这里头原理万全不同啊。”
符箓本身具有法力,白骨标则是利用阵力做一个指导性路标而已。
“不过这样我的法力消耗能大半,大概三分钟左右就能恢复了。”程钧认可这个做法,“看你的了。”
在他们协商的时候,张清麓已经换了方向,隐藏在攻击阵法的前方。那六人钱天打头,邱氏兄弟垫底,彼此互相照应,根据钱天说的方向前进。却不想冷不丁左前方突然爆发强光,众人反应及时立刻使用了防护法器。
只见一道缓和的柔光从六人身上冒出,将他们笼罩起来。显然这等情况已经在他们预料之中。只可惜,这阵法既然早被他们熟知,自然也被张清麓动过手脚。强光过后,一阵清风拂过,原本应该已经平息的阵法不知为何突然逆转,应当散开的风在众人头上打卷,如同小型龙卷风。钱天六人猝不及防,纷纷祭起手中法器来抵挡强风。
风在光中,光仗着风的势头,待得钱天将结界张开,这才发现,六人的队伍此刻只剩下五人,原先跟在他身边的小家伙消失在飓风中。
“如平!”钱天沉着嗓子吼了一声,听不到半点回复。
“应当是被风卷走了,”列庆皱了皱眉头,道:“你们怎么这么不懂事,排个没进来过的小家伙。”
“如平……”钱天垂着脑袋摇了摇头,道:“他乃是裘师爷的嫡孙……”
此言一出,众人沉默。东皇道除了掌门,便是这师爷地位最高,这裘如平无异于皇子身份,此刻平白丢了,也难怪钱天面色如土。
“先汇合了那几位,才能找到裘少爷。”
说话的乃是一直站在后头的邱氏兄弟中的长兄邱禾,他一直站在最后方,也未看到裘如平的下落,列庆说被风卷走了也不无道理。只是在他看来,找到几乎是不成了,不过是安慰话罢了。
显然钱天也知道此乃虚言,并不搭腔,只是手中一道符箓闪过,不知道是传讯还是打探。隔了会儿才道:“诸位,我们继续出发吧。”
不过进来小半个时辰,已经折损了五人。此刻再和钱天说什么他们是狩猎方,他也不会相信。只是事已至此,逃避也解决不了问题,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另一头,老魔和云渊则顺利将那裘如平如法炮制。
“怎么样?”程钧问道。
“不错啊,”老魔有些兴奋,“没有禁制。”
“方才听东皇道的说这是他们师爷的嫡孙,估计长老会没敢下手吧。”张清麓解释了一句,追问道:“问得出来吗?”
“问出来了。”
老魔手指从裘如平脑门上离开,回道:“可惜这小子不知道什么事情。”
不等程钧发问,他就继续说了下去:“他是进来刷经验的。这一次天台法会理论来说三星以下的是不能进入的,为了避免危险。但是既往顺利通过法会的人不仅可以提高星级还能有额外的传承,乃是大好机会。他那爷爷给他开了后门,提前升了三星好进来混日子的。”
“原来是个没用的二世祖,”程钧笑道,“处理了吧。”
“也不是没用,至少他知道剩下的四个人里面有谁。”
“有谁?”程钧顿时来了精神,有了这层消息,后头办事要方便许多。
“游方阁阁老的侄子来了,神女门来了个天女,巫门来了个苗人寨的据说打算活捉你,”老魔说到这里笑出了声,隔了会儿才道:“还有个三清宫的,可惜不知道是谁。”
“都不好对付。”
即便不知道三清宫来人的身份,程钧都知道这几人并不好对付,暗暗咂嘴。只可惜尚未等他说出个计划,就听另一头张清麓道:“三清宫那个,无论如何也留给我。”
三清宫和张家惨案脱不了关系,张清麓见他们就是见仇人,分外眼红。程钧和老魔都能理解,便默许了这一层。
“不能耽误了,”张清麓果断道,“前面有个攻击阵,乃是刀光剑影,我在上头叠加了迷阵,就在那里解决了这几个吧。”
“你有几成把握?”程钧知道他心中所想,并不阻止,只道:“或者先分化?”
“前面已经没有传送阵了吧?”张清麓冷笑一声,“剩下的那个是通向第二层的,你打算把他们引下去?”
就好比程钧有些不放心他,张清麓也不想让程钧出手替他解决所有事情。何况程钧需要一心三用,现在去直面战斗并不是什么好事。
“好,你小心。”
程钧明白他的意思,吩咐了一句便不再做声。
其实张清麓不知道,程钧在最初能动了之后就一直在收集第二层的阵法阵力,此刻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那个通往第三层的传送阵。原本正如张清麓所料,是打算让联协的人进去之后,一举端了。但那风险确实太大,故而程钧并没有直接表示。却不想张清麓看他看的透彻,明白过来,便不肯相助。
程钧此刻正站在传送阵的下方,一边和老魔暗地里联系第一层的阵法拓印,一边借用阵符激活阵法。根据他的计算,张清麓那一头离开这里距离不远,但他要用的那个杀阵是完全没有解决对方全部人马的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他出其不意的出手将那几人的后路断绝。
正如他所料,传送阵的阵轨并不稳定,若是在阵中发动攻击本身就具有被阵力撕碎的可能。但程钧要引他们进来就要在阵中设伏,不能提前也不能落后,这时机掌握查不得片刻。
张清麓那头的阵法不多时便有了激活的迹象,程钧手中罗盘一翻,小小的图像投射其中,这是中枢阵的用法之一。虽然不持久,却有用。此刻张清麓的计划已经成功,钱天五人落在阵中,正在承受各类剑光的攻击。
这倒是程钧第一次看到具象攻击阵法,大约是受灵气或者年代过久的关系,透过画面去看,总觉得这阵法声势浩大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钱天他们几个身上虽然挂彩,却还没有受重伤,甚至连后退的队形都看不出狼狈,显然对这种情况并非没有预料。
“咦?”程钧突然注意到一点,赶忙道:“清麓,退开!”
话音落下,张清麓身上的隐身符已经消失。符箓的效用在阵法攻击的边缘效应下因为冲突过大无法保持,而迷阵本身虽说能够遮掩目光但显然并不能尽全效。
可惜程钧说话晚了一步,张清麓已经暴露。此时此刻即便另有计划都要改换门庭立刻动手。
程钧一拍传送阵,却不想那阵力尚不充足,无法立刻启用。而罗盘中,又显出另一人的身影来。
“林通秀!”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