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四)  

2017-01-08 22:46:29|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一天写得比一天长,但是还没写到出门剧情……我预感这篇大概会很长了我想还是想把风雪归二给完结了吧……
_(:зゝ∠)_
前文:
存档:
==========================
四、无法使用之物
(364.モノは使いよう/无法使用之物)

那天谈话之后,张清麓突然消失了两天。
房间的床头柜上只有一张纸条:等我回来。
程钧用风灵兽的感应去询问了一番,没得到什么答案,但是知道他无碍,并且是自己离开的。如此也够程钧放下心来了。
张清麓虽然是他的人,但并不表示程钧可以干涉他的自由,两人的关系不是雇佣,也不是从属,只是合作而已。哪一天配合不下去了,一拍两散,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这结局,令人不愉快罢了。
这两日程钧也没有闲着,找老魔询问了一番关于天台法会的事情。可惜老魔作为一个魔修,知道的事情也不比他多多少。
但是有一点,老魔说的很清楚:“天台法会据说是来自于上古传承,最初是所有修士之间的争斗,是选拔顶尖修士的一种手段。但修道界式微,术士取代了修士,而术士的能耐比修士差多了,这天台法会的比试就成了一种竞技,久而久之,竞技成了演法交流。这法会已经成了内部人的面丨子工丨程,你一个外人插足进去,一定会被整死。”
“这话说得,仿佛天台法会是一言丨堂的模样,这还有什么开法会的意思?”程钧嘲笑道:“还不如每十年列一张人员名单,按个从上到下排一边,哪个不服就去把自己想要的位置上的人打一顿,打赢了就上去,打输了就回归原来的位置,不是更有意思?”
“你这粗糙的,”老魔满脸不屑,“就你这德性半点没有术士的风度修养。”
“可不是,我散人一个。”程钧耸耸肩,“再说了,按你那个说法,这法会也看不出什么修养,只看到各家的门面了。”
“新秀自然是门面,”少年学他样子耸耸肩,又道:“但真正厉害的是那些不出手但出场的老家丨伙们。”
“老家丨伙也要排名?”
“老家丨伙的排名各自心里都有数,不会排给小辈看的,”老魔摇摇头,“他们是等天台开的。”
“天台?当真有这个地方?我还以为就是一个名字。”
“传说天台法会之所以会这么叫,乃是因为上古的天台可以飞升。”
“嚯!”程钧夸张的倒吸一口气,“敢情这门丨面工程还涉及神仙道行呢。”
“你别不信,这说法每家每户都有,不是一家之词,也是有根据的。”
“别跟我说根据,”程钧一摆手,问道:“你就说你信不信?”
“……………………”黑发少年沉默了一会儿,终于决定说实话:“不信。”
“这不就结了?”程钧一摊手,“弄一个高大上的名堂,说到底是一个传说而已。”
见老魔还想说什么,程钧摇摇头,又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们是针对我来的,这点清麓已经说了。”
“你知道就好,”老魔作痛心疾首状,捶桌道:“你说你怎么一天到晚总惹祸呢?”
“你一个魔修这么说我自己觉得好意思吗?”
程钧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戳穿他:“我惹得最大的祸不就是把你给救回来了吗?”
在术士内,巫蛊、邪道都可以容忍,唯独魔修,因为太过惊悚,早早被铲丨除了去,老魔存活至今算得上是意外中的意外了。
“对!”少年一跷二郎腿,点头道:“你终于说到重点了。”
程钧说他是祸害,他才不以为然,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夸奖了。
“前面说的那些不算重点,后面才是,”老魔一拍桌子,做出气势来:“你想想看,我这种魔修都能活下来,那每家每户每个门派里头,是不是都会有几个老家丨伙活着?”
程钧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你是说这些老东丨西会不顾面子出手对付我?”
“嗯,谁知道呢?”
老魔点点头又摇摇头:“就如你所想的,你这个年纪的小一辈里面,基本没什么人能打得过你了。张清麓已经算得上顶尖出色的,但他也不是你对手,旁人就更难说了。而要从你身上获得秘密,那些小的不行,就要老的出手了。”
“我难不成还怕他们?何况这些老东西不是为了不死都不敢随便动手的吗?”
“你是不是今天吃错了药了脑子吃傻了?”
少年一翻白眼,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问道:“我算不算老东西?”
老魔死得时候近二百岁,魂魄被封禁了三百余年,遇到程钧的时候算起来也有五百多岁的年纪了,重新获得身体之后才有现在的少年容貌。虽然看起来年轻,但确实算是个老东西。
就这个角度来说,程钧也只能点点头。
“我能不能动手?”
自然是可以的。老魔不仅能动手,还能随时随地出大招。要不是最初程钧遇到他的时候他神魂尚未全部恢复,打不过程钧,否则哪里轮得到这么个毛头小子和这个老魔修签订契约。
所以,对于这一点,程钧也只好点头。
他也明白过来,老魔想说的事情了。
“看来,为了找出我身上的秘密,这些老东西也打算不惜血本了。”
程钧摇摇头,可惜他身上的秘密,就算将他剥丨皮抽丨筋也找不出来,甚至于他想要交出去都交不出去。除非这些老东西里头有人会那本书上记载的,被称之为“搜魂”的上古丨禁丨术。
“可不是,好大的面子咯。”
老魔下了个结论,最后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程钧试探性问道。
“你是想死吗?”
这话不是老魔说的。
程钧一回头,看到身后那人,正冷着脸瞪着他。
“回来了?”
程钧立刻丢下桌边的少年,上去迎接他。走得近了才发现,张清麓脸色极差,面上全无血色,四肢冰冷,身上的法力气息也极其微弱,似乎是经历了极大的消耗,从九死一生之地逃出来一般。
“怎么了?”
老魔也发现了异常,前来查探。张清麓摆摆手,只是由着程钧将自己推到沙发上,又喝了杯暖茶,才道了句没事。
“张小子你回去了?”
老魔凑近了嗅了嗅,一枚白骨丨标在他头上转了圈,才收回去冷笑道:“一身阴寒丨鬼丨气,看来去得地方也不简单啊。”
“多谢前辈。”张清麓对他拱拱手,身上的阴丨损之气少了许多,他自然会好受一些,“这些,拿去。”
他从兜里摸出一个盒子,里头塞了不少微丨缩胶丨卷递给程钧。见对方不明白,解释道:“有些事情,虽说不知道,但作为大家族,总会有一些资料存档的。”
张家自然是属于大家族的,即便是如今树倒猢狲散,也是有根基在的。张清麓作为唯一的传人,当然知道一些旁人不知道的隐秘。
“法会的事情,能看出多少门道来,就看你自己了。”他往后一仰,倚在沙发里头,整个人放松下来,“这是我能找到的全部东西,若是你看不出什么花样,那法会之上,也只能自求多福了。”
“多谢。”
程钧手掌攥紧盒子,真心道了声谢。他不用知道张清麓获得这些东西的过程,但他已经知道对方确实是为自己尽了最大的力。
“还有……”
张清麓说到这里犹豫了一下,他眼皮半垂,目光闪烁,手塞在口袋地犹豫了很久,才掏出一个小小东西,放在程钧掌心。
“我不知道这个有没有用,但是所有资料里面,这个封存的最好,上头的封禁法术也最多。”张清麓叹了口气,“据说我家传承了数百年,唯独这个东西,代代家主都打不开。”
他手挪开,落在程钧掌心的是一枚玉佩。仿佛平安牌,正反光洁,没有任何字符,宽两指长三寸,小小的,也没有孔丨洞可以悬挂绳索,显然不是装饰品。但这玉佩光洁明亮,包浆温润,充满灵机,目光落上去似乎会被吸进去一般,显然也不是凡物。
张清麓见他看得着迷,忍不住笑道:“我最早见到玉简的时候也是你这个表情,可惜看了这么多年,一点点门道都看不出来。我家上下这么多代人,也看不出来,只好交给你了。”
“玉简。”
程钧重复了一边这个名词,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一闪而过。他本能的将自己的真元渡入玉简之中,却仿佛泥牛入海,不见半点涟漪。
“这?”
“你要是不怕消耗,就继续吧。”张清麓似乎突然心情好了起来,笑道:“用真元试探的事情不知道祖丨上做过多少次了,也不见得有人成功过。这个东西是真的没法用,但我想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你这个人看不透或许正好可以用得上这种看不透的东西呢。”
“你还真舍得。”
老魔打量了一眼,伸手从程钧掌中拿走那玉简,又仔细看了一番,道:“确实是上古的东西,这不是几百年的东西,是数千年乃至上万年的东西了。魔修传承上有提到过玉简传信,但没说过怎么用,所以我也只能这么猜测一下,你自己想办法吧。”
“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没人留下使用法门?”程钧不解。
“嘿!”老魔不屑的笑道:“你可会用手机?”
“自然会。”
“那你会需要用手机的使用说明书吗?”
“…………”程钧点点头,“看来这也是个曾经广泛使用的东西,不过是因为现在的术士等级不足,用不了了而已。”
“聪明。”老魔做作得夸了他一句,才对张清麓道:“张家果然不简单,还能存着这个。据说玉简需要灵气,你家大概有个传法洞。”
“前辈高见。”
张清麓淡淡地捧了他一句,也不接话。毕竟传法洞和师承一样,都属于各家秘密。不过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张清麓会有如此之大的消耗了,毕竟传法洞这种地方,都属于禁地,进去出来,都不容易。
“我不管你有什么打算,但我不想白白送了性命。”张清麓对程钧道,“你要是想活着出来,最好给我做好万全的准备。能给你的我都给你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
“放心吧,”程钧手掌盖在他手背上用力压了压,道:“我还没打算给别人送添头去呢。”
“所以呢?”老魔将玉简丢还给他,追问了一句。
“我要闭关一阵子,”程钧笑了笑,玉简在指间晃动,“好好研究一下对策。”
“嗯,”张清麓点点头,“临时抱佛脚也好。”
“临阵磨枪不亮也光嘛,”老魔似乎挺赞同的,感慨了一句:“不如四个人都闭关吧,也算是尽力了。”
“好啊,到时候看看谁进步大一点。”
程钧笑着应下了,这半个月后的天台法会,看起来也是应该期待一下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