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三)  

2017-01-08 00:45:4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个手感好继续这个……
前文:
存档:
==================
三、焦点

金色的纸片浮在半空中,远远看去仿佛一片轻羽,被灵力包裹着,纸面上有淡淡的灵光,便是那金色的来源。
程钧就这么坐在桌前,看着这张纸,一动不动。
在打开纸鹤的那一瞬间,他便知道,发出这张邀请函的人已经知道了自己这头的结果。就好比电子邮件会有个自动回复已阅的功能一样,这做成纸鹤的邀请函,也有个差不多的意思。只不过电子邮件那来自于编程的手段可比不上这种利用法术达成的效果。毕竟在当今世上,这种精细的法术,一般来自于古老的传承,真正会的人,少之又少。
是以程钧并不认为对方法力有多么高强,手段有多少厉害,只是确认一件事情,这法会果然是来自于古老的传承。
以他如今的修为,神念深入邀请函也看不出什么名堂。那纸张用一种特殊的织物做成,看似寻常却柔韧异常,可以承载灵力,比一般的符纸来的强多了。甚至于,程钧感觉得到,那金纸之内另有一层玄机,被封印着,颇为古怪。
“还是不想去?”
张清麓从背后进门,顺手递给他一杯茶,自己则端着茶杯在他对面坐下。
“谈不上,”程钧摇摇头,“当真不想去就直接拒绝了。”
纸鹤化作邀请函的一瞬间是有神念附在上头的,若是程钧当时拒绝,那邀请函会自动回归,而不是留在此处。只是这里头的玄机,他也说不清,故而一直没提。
“觉得奇怪?”
张清麓与他最为了解,想了想便明白过来:“你是奇怪为什么会寄给你?”
“确实,若是我知道的没错,天台法会的邀请本来就只有世家和大师才会收到。”
“大约在那些人眼里,你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
他们这一行,对外的名号是猎鬼师,但本质上来说,是来自于古老的术士的传承。只不过如今这时代,术士根本没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很多技术上的事情说不清楚反倒和江湖骗子看起来差不多;而寻上门的那些事情,所谓的骚灵也好驱魔也罢,都是一些土地灵或者生魂之类的造孽,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故而不知道从哪一代开始,对外便自称是猎鬼师。看起来颇有几分西洋味道,但根子上,依旧是最早的术家。
这等事,既然是有传承,必然就有高下之分。古时候修士也有门派和家族的说法,到了如今更是看重世家传承。因为学这行当的,若是没有家族支持,没有时代传承,必然是没什么机会能修行到高处的。比如当年的张家,也是因为有数百年的家族历史,在业内才会有这么大的话语权。而寻常人,若是要入门,那是断然不行。不是没有所谓的散人,只是那等级一般都拿不出手,在真正行家眼里,也就和寻常的江湖骗子差不多。
但凡事都跑不了一个例外。
程钧就是这个例外。
迄今为止,连张清麓都不知道他的师承是来自于哪里。照道理,程钧并没有特意隐瞒,何况他日常的那些事情,张清麓大多参与其中。以他出自名门张家的眼力,无论程钧是来自于那一脉的师承,他都能看出个门道来。
偏偏不行。
程钧手段频出,修为高深,加上他先天纯阳之体,就算没有一个世家出身,也会有很多派系愿意将他收入门下,精心培养的。就好比张清麓一开始看到他,就动了爱才之心。
但程钧都拒绝了。他宁可做一个散人,用着自己的名字在猎鬼师的圈子里做那些世家和门阀看不上的小生意,却不知不觉就把名气给打了出去。
正如张清麓所言,如今的程钧只怕已经被法会的发起人,归入大师的级别了。
大概也只有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要真是如此,那大师也太不值钱了。”
程钧冷笑了一声,一伸手,将那邀请函摘了下来,平摊在桌面上。
上面有四个人的名字:程钧、张清麓、骨魔、云渊。
“你看,照你这么说,我们四个都合格了。”他口气依旧有些冷,“你的话还能用世家来解释,老魔和云渊又怎么说?”
不等张清麓说话,程钧又道:“老魔魔修的身份是不公开的,除了这屋子里的四个人,绝对不会有第五人知道,云渊妖修血脉的事情也是这几年刚刚觉醒,何况他也不曾出手过,跟在老魔身边看起来也不过是个学徒,要说连他都合格了,这话就太说不过去了。”
“世家,”张清麓笑了笑,“要是这样,我应该是够不上资格的。”
他手指敲了敲桌面,显然是想到了不愉快的事情,说道:“以张家以往的权势倒也可能,但如今,有泊夜出手,哪里还有什么世家张家。若他顶着张家的门号去参加法会,充其量一个笑话。
“所以说,关键还是你。”
张清麓抬头看着程钧,嘴角笑意也是冷的,问道:“你想去吗?”
“都找上门了,怎么可能不去?”
程钧鼻孔出气,显然是对这种背地里的算计极为厌恶。
“既然如此,就说说这个法会吧。”
张清麓冷静下来,抿了口茶,问道:“你了解多少?”
“什么都不知道,”程钧摇了摇头,“我只知道,这是属于‘术士’的特殊法会,十年一次,邀请函给世家和门派,参会人员是新秀和薄有名气的年轻人。”
“至少你知道‘术士’便已经有了参加法会的门槛了。”
张清麓盯着他,眼睛里带着探究的光:“程钧,你到底什么来头?”
“散人一个,”程钧毫不犹豫的回答,“这个问题你问过。”
“你也不曾真正回答过,”张清麓犹豫了一下,才道:“罢了,询问师承本就是犯忌的事情,你不说才是正常的。”
“只是,这一次,我怕你也不好过。”张清麓解释道:“他们,应该也是为了这事情来的。”
他手指点了点桌面上的邀请函,指尖落在落款处的花押上。
那是一座仿佛高塔一样的建筑,上下四方,底下宽上头略窄一点顶面平平的那种高塔,被称之为“天台”。
“散人从来成不了气候,你应该知道,你的修为根本不是一般散人能达到的。甚至于,连寻常世家要培养一个你这般修为的术士,都要花费大精神,更不舍得让这等有天赋又肯努力的弟子出门去做猎鬼师的工作。”
张清麓说着业内共识,却不看程钧:“你很特殊,年纪小小,修为不浅,手段频出,师承不明。若是能从你的手法中看出一些门道,倒也可以寻出一些解释的理由,可我看不出来。我看不出来,旁人也未必看的出来,这就很值得探究了。”
虽然张家已经倒了,但张家的传承依旧是有底气的,张清麓说这话并不夸大。
“你……很想知道?”程钧难得语气犹豫了一下。
张清麓看了他一眼,那人好看的面孔上带着一点不确定的神色,极为少见。
“算了吧,”张清麓突然笑了,“你不想说我也不想问,正如方才我所言,追问师承算不得什么讲道理的事情。各门各派和各大家族,对传承非常看重,对自家的秘密都保守的很,哪里会说出根底来。若是知道对方是那一派系的,也不好追着问是师承门内哪一脉的,会被打的。”
“只不过呢,”张清麓语气一转,道:“这是对有传承的,对散人就没这么好说话了。散人首先就是师承不明,若是能看出根源,那属于这一根源的那一脉就回去探究个根底,能收的就收了。”
“不能收的就杀了?”
“这话说的难听,不能收的自然是另行解决。”
“你这话所谓的好听也不过是掩耳盗铃,”程钧嘲笑了一句,“这是怕散人偷学了去,让各大门派的秘密无法彻底保守,所以才弄出这种规定的?”
“真是直白,”张清麓嘴角带着一抹笑,“你不是世家,不会理解为什么会这样的。”
“有什么不好理解的。”程钧摇摇头,“世家、门派都靠这些技术混饭吃的,又不是每一代都能出一个百分百传人的,这点秘密若是都被不相干的人学去了,未来这些门派也好世家也好,都要饿肚子了,甚至于消失。”
正所谓教会徒弟饿死师父。师父们为了避免被饿死,自然要减少徒弟数量,确保徒弟的可控性。这种前提下,散人的出现就很不利了。
“所以你应该明白,为什么你会成为众人的焦点了吧?”
张清麓点了点邀请函上的名字,笑道:“我们都是添头,你才是主角。若非是想将你的势力一网打尽,也不至于将我们都邀请上。”
“这点能耐就想将我连根拔起,也太看不起我了。”
程钧对自己相当有信心。
张清麓闻言却笑着摇摇头:“是很看得起你了,毕竟用天台法会来对付一个人,几乎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该好好准备一下,不能让人家失望啊。”
程钧也伸出手,学着张清麓的样子按在那邀请函上,指尖光芒一闪而过,那上头浮现出几个字来:七月十五。
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
离现在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准备了。
“你果然,看不透。”
张清麓看着他动作,却未曾看出他手玄机何在。那邀请函他也研究了许久,却未曾发现这里面还藏了一层信息。
“等到了七月十五,应该还有别的信息,”程钧不接话,却解释起这金纸来,“这邀请函的做法很古老,里头夹了几层不同的信息,用不一样的手法封禁了。这不是现在的‘术’能做到的,想来这天台法会也是真的不简单。”
张清麓这一次却不应声,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看法。
程钧没了话题,也沉默下来,只是拿着那邀请函把玩着。隔了很久,才突然道:“总之,师承什么的,等我想好怎么说,再告诉你。”
张清麓表情有些意外,点点头,道了声好。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