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二)  

2017-01-07 00:01:4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发现这个故事写起来顺手就先写它吧~
前文:
存档:
==============
二、种类

虽说前一夜闹出不小动静,但并不妨碍程钧睡了个不错的回笼觉,顺便第二天出门解决了几个小生意之后,当真从超市带回来两颗超大号的甜菜。张清麓本打算给他打个下手,没想到去了厨房也没做什么事情,光顾着看程钧折腾了。
看着他怎么将一个甜菜乔装打扮成土豆的样子,然后配上那不知道被他怎么发完之后看起来当真有点想酥肉一样的面筋团,放在一起,确实有些荤素分不清的感觉。
“就算做素斋也不用这么麻烦吧?”
张清麓知道程钧手艺好,不过他并不是喜欢做这些事情的人,平日里偶尔心情好倒是会倒腾一桌不错的功夫菜,可现在显然不是什么心情好的时候。
“等着看吧。”
程钧趁着空档,过来偷亲他,张清麓下意识的躲了一下,脑袋撞在一旁的柜子上,倒是挺重的,以至于他再也没心思去猜程钧的想法了。
于是到了晚饭的时候,对着端上桌的四大份咖喱饭,张清麓不得不认真想了一下,自己刚才看到的到底是不是甜菜烤面筋。咖喱土豆炖肉浇在白米饭上的样子非常美味,空气中的香气也诱人无比,只是这一切好像和他刚才看到的甜菜、面筋没什么关系。
张清麓为了证明自己不是看错了也不是因为脑袋被撞了一下导致记错了,还特意偷吃了一口。结果真的是标准日式咖喱,没半点掺假的,口味还相当好。他正想问的时候,就听到程钧的声音在背后笑他:“别偷吃啊。”
“光明正大。”张清麓干脆坐下来等开饭。
一会儿之后,老魔和云渊也从外头回来了。
平日里这一屋子的人都是这般,分作两队,各自解决自己顺手的事情。偶尔碰到棘手的或者大事情,也会联合出动。不过能让他们一起动手的情况少之又少,大多数时候还是如眼前这般,仿佛一般的上班族,出门干活回家吃饭。
老魔和云渊都是来自南方,对起源于南洋的咖喱倒也算颇为喜好。进屋闻到那味道就传来一声欢呼,回头就看到小个子少年风一般得抓着白发青年去洗了手爪,光速落座。每人跟前一个碗,热腾腾的咖喱饭。
老魔心满意足感慨道:“果然是小程的手艺好啊。”
张清麓忍不住心中偷笑:老魔只有在心情极好的时候才会这么称呼程钧。
没想到平静不过三秒,老魔猛地丢了勺子,一声怪叫:“什么东西!”
张清麓莫名:“日式咖喱。”
“咖喱没错,这里头是什么东西!”老魔显然很愤怒。
一旁的云渊冷着脸吃了口,沉稳的回答道:“土豆、肉、虾仁、咖喱酱。”
“哪里来的肉和土豆?!”老魔愤怒的吼了一声,突然又跳起来道:“我这里还没有虾仁!”
一张方桌四个人。少年人怒气冲冲得站着,正在指责饭菜的异常;白发青年一口接一口,显然是觉得毫无异常。程钧笑眯眯的吃着自己碗里的,不做任何解释;唯有张清麓,愣了片刻突然反应过来。
老魔那碗里,看起来一样,实际上,应该是被程钧换了料了。
甜菜和面筋,做的还真像啊。
显然,不多时老魔自己也反应过来了。他伸手要去夺程钧的碗,却被对方一张符纸直接劈开了手。手背上一道白痕,程钧还算留情。张清麓见势不妙,端着自己的碗默默往后退了半尺,正好在老魔手臂范围之外。少年人没了法子,只好从离自己距离最近的云渊碗里捞走整整一勺大料,才算吃到了真的咖喱。
“不换!”
白发人显然也有了脾气,护食一般遮着自己的饭碗。只可惜修为上差了一点,年龄上也差得多了,最后的结果,变成了一半一半。
待得好不容易消停了,这顿饭也吃的差不多了。云渊老老实实的接手了洗碗的工作,剩下的三个人,对着桌子上一个小盒子,沉默不语。
“不开吗?”
老魔沉不住气,手指戳了戳那盒子。红木盒子上花纹细腻,仔细看去都是符文,还有程钧特意加固的符纸贴在盒盖的搭扣处,封禁隔绝了内外。
“不想去,何必开呢。”
程钧摇了摇头,问道:“不开不能毁了吗?”
“不能,毁了算是跟所有‘术士’作对,这后果不是你现在找惹得起的。”
“为什么不去?”张清麓终于开口了,以当年张家的权势,自然明白程钧收到了什么:“十年一次,你应当是第一次收到吧?”
“算也不算,”程钧耸耸肩,“小时候截获过一只,不过给我的倒是第一次。”
“邀请函也能被截获?”张清麓倒吸口气。
“毁的差不多,估计路上出了什么意外吧,我拿到手之后就坏掉了,直接化成灰了,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程钧语气淡然,看起来并不想提这事情。倒是一旁的老魔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术士法道种类无数,你当真不去看看?”老魔突然道:“虽说你天赋出众,自学成才,加之根基异禀,血脉独特,平日里也算手段频出,战斗顺利,但从根本上来说,你还嫩着呢。法会上老怪物无数,不去见识一下可惜了。”
“这话说的,好像你很熟悉似得。”
程钧冷哼了一声,颇为不屑。
老魔看了他一眼,一反常态的稳重,道:“谈不上熟悉,不过比你们多活几十年,见识过几次而已。”
他叹了口气,似乎想到很久之前,隔了一会儿又道:“当初我也算风头正劲,法会的邀请函也收到过几次,第一次的时候跟你一个想法,能有什么能人,能人早就出名了。结果没想到,人外有人这句话还是有点道理的,那些老怪物,当真是活得久了,手段了得。”
“活多久的?”程钧突然好奇起来,“比你还老?”
“呸!”老魔狠狠鄙视了他一番,“我这种夺舍的,前后加起来也不过一百七八十岁,那法会上藏着的老东西,最年轻的也是三百岁出头的。”
“什么?”张清麓忍不住插嘴,问道:“法会不是针对后起之秀的吗?各门各派的长老也能去?”
“不是针对后起之秀的,而是老东西们这些年不出手,所以只有新人出风头。”
“有问题了?”
“嗯,”老魔颇为赞赏得看了眼程钧,“你也知道,这个时代有个说法叫做末法时代吧?”
“呵,无稽之谈。”程钧摇摇头,这说法早听说过无数次了,但他真的没感觉。
“你也别自以为是了,”老魔这次是真的叹了口气,“你和张小子是情况特殊,他是阴鼎体质,你是纯阳之躯,都是先天之体,天生可以从自然中获取灵气,法力修持也增长得特别快,但普通术士,是没有这个便利的。”
老魔似乎想到了什么往事,面容上浮现和年纪不符的老成,他道:“我当年刚入门的时候,仗着天赋进步很快,但积累到小境界之后,就难以破境,为了获取更多的法力和修为,我才走了魔修的路子。可惜……依旧是抵不过天地灵气匮乏……”
说道此处,老魔话锋一转,怒斥道:“你们两个当真是令人恨得牙痒痒的,大概从小到大都不能体会这种和生物抢灵气的感觉。”
程钧和张清麓相视一眼,都有些说不出话来,老魔说的是实话。
“妖修会好些,”云渊洗完了碗筷,也坐了回来,补充道:“因为寿命长,压力不大。”
妖修天生肉身强大,对灵气的容纳更强一些,加上寿命长可以慢慢修炼,确实压力不大。
“那些老东西都很惜命的,为了不死一般不会出手,毕竟出手消耗灵气也是伤身的。”老魔摇摇头,“大部分人看不透这层,久而久之,都以为法会是给年轻人准备的了。”
“你是打算让我去见识见识这些动都不能动的老古董?”程钧似乎依旧没什么兴趣。
“是也不是,”老魔叹了口气,似乎在感慨孺子不可教,痛心疾首道:“我是让你去扬名立万!”
程钧本来准备了不少反驳的话,没想到他来了这么一句,突然都说不出来了。
“法会其实去不去都无所谓,邀请函也都只给本人,可你这份不一样啊!进不去你的房间居然能落到我头上,这里头就是让你非去不可的意思,懂了吗?!”
原来落头上了,难怪脾气这么差。
张清麓看了眼程钧,他们之间有风灵兽的心灵感知,对方的想法略一查探便一清二楚。此刻显然两人想法是一样的。
“别眉来眼去了,”老魔愤愤道:“去不去?”
“自然是要去的。”张清麓点头应道。
程钧一伸手,将那盒子打开,道:“别人都算计到我头上来了,怎么能退缩了呢?如你所言,去扬名立万也不错。”
盒中纸鹤飞了出来,被程钧一把捏住翅膀,一道光芒落入其中,丑丑的纸鹤化作一张金纸,漂浮在半空中熠熠生辉。
一道金色的字从纸面上浮起,显示出四个人的名字来。
正如程钧所言,这鸿门宴的邀请函,果然特意冲着他们来的。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