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一)  

2017-01-05 23:11:5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再开一个小连载,猎鬼师AU的中篇。
小标题依旧来自于365题。
存档:
=======================
一、甜菜

繁星如沙,清风入夜。
六月下旬的初夏,夜晚依旧还有几许清凉。梅雨季节过了不久,潮湿了一阵子的空气着实还有些厚重,待得真正进入长夏,就会是又闷又湿的炎热日子了。
只不过如今这种夜晚,到底还轮不到人工制冷器械的作用。风穿过敞开的大窗,又从天窗的缝隙里带走屋内的温度,倒也算的上凉快。没有拉起的窗帘在窗边摇晃着,因为风力算不得大,倒也没什么声息。
正是万籁俱静的晚上,但若是有心人细细查探,又能听出各种声响来。仿佛来自于天地之间,一种独特的,属于自然的背景。这是属于人类城市的一种底噪,听久了反倒会将这种声音当做寻常。若是在这等寻常之中又有新的声音出现,那其中的异常便显得更为突出。
正如这夜风中,气流有了不一样的速度,在柔缓的风声中,突然就出现了一种略有急促却非常短暂的反复的拍击声。似乎是极其渺小的鸟雀的扇翅的声音,又似乎是蒲扇摇晃的声音,更类似于蚊蚋的震翅放大了数倍的动静。从远处不知不觉的靠近过来,离着窗口越近,声音就越缓和,最后在靠近窗户三尺的地方,猛然加速,向着屋内冲刺。
然后“砰!”的一下,撞在看不见的结界上。
啪啦啪啦的声音的主人终于露出原型,乃是一只造型普通的纸鹤,就是曾经一度在学生中流行互相赠送的千纸鹤的造型。仔细看折得还有些丑,却能无风而动,正扇动着两个纸片翅膀,试图从窗户入内。
可惜它扑了一圈,一米见方窗户就这么敞开着,却没有任何一个角度能让它进去的。
砰砰的声音响了几下,似乎终于放弃了这扇窗子。周围又一次安静下来的时候,天窗的地方又传来相似的动静,只是这一下,“砰!”的声音更响了。
“什么东西?”
睡在房里的人终于被吵醒了,嗓音模糊却要挣扎着起来查看。
“没什么。”
身边人一伸手将他捞了回来,又压回枕头上,自己则从枕头底下抽了一张符纸出来,连看都不看就丢了出去。那符纸在空中一闪而过,化作一道暗色的光,落在房间本有的结界上,如此一来,连原先还有些吵闹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好了,继续睡。”
丢符的人心满意足的抱着身边人,趁着还不太热的时候,又满意的在他身上蹭了一把,眼睛都没睁开,继续他的呼吸绵长。
那纸鹤在外头撞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放弃了这两个窗户。
丢符的人原本是睡着的,却在纸鹤离开的时候嘴角带出一抹笑来。
可惜不多久,那笑容就没了。

“程钧!!!”
一声气急败坏的吼声从门外传来,随后房门就被人踹开,门板砸在墙上,发出的动静可比原先那纸鹤撞击结界的声响来的大多了。
“大半夜的吵什么……”
眼看着没法装睡了,方才丢符的人从床上慢吞吞的坐起来,然后看着那门口的矮个子少年,问道:“怎么?难不成有老鼠来啃你脚趾头了?”
“闭嘴!”
虽说在半夜里,也看得出少年人的一双眼睛反着夜光,着实不像人类,乃是一双猫眼。
他几个跨步走到程钧的床前,把一个东西往他身上一丢,气势汹汹的问道:“什么东西!非要丢我那里去?!你也知道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说……”程钧无奈一抄手,将那玩意捏在掌中,对着那猫眼少年道:“你本来就是魔修,睡什么啊。”
“魔修又不是夜猫子……”说完这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恼怒改口道:“魔修也有权利睡觉的!你管好这个再说。”
“老魔前辈,”程钧身后那人忍不住开口安抚道:“出了什么事?”
“吵醒了?”程钧与他说话的时候一反方才的嘲讽,声音温和,道:“别理他,你继续睡。”
“不用了。”身后之人一伸手,打开了床头灯,黑暗中终于有了属于人造光芒的暖橘色。
张清麓看着床前一人怒气冲冲,身边一人全无耐心,只好强提着精神打圆场,问道:“什么事?”
“问他。”老魔一指程钧,“那东西是找他的。”
程钧手一抬,掌间一只纸鹤被他捏着脖子,翅膀仍在扑扇。
“是什么?”
以张清麓的眼力当然看得出这是个通讯用的符纸,只是对方将符纸做成纸鹤的模样,也算是童心未泯了。
就是丑了点。
张清麓腹诽了一句。
“大概是请柬之类的东西吧。”
程钧笑了笑,打开床头柜的抽屉,将纸鹤丢入里头一个盒子里,才挥了挥手,对老魔说:“睡啦睡啦,明日再说。这大半夜的……”
“哼!”
老魔似乎也只是因为被吵醒了而不满,此刻见程钧处理那玩意儿,哼了一声,倒也没说什么,虽说看起来还是气鼓鼓的,却直接一转身往外走去。只是行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又转身道:“明天你负责做饭。”
“没有轮到我啊……”程钧终于愣了一下,反驳道。
老魔又冷哼了一声,才说:“找你的东西吵着老子我了,你当然要负责赔偿!”
“可这周应该是云渊吧……和你有啥关系……”
四个老爷们都不喜欢做饭烧菜,但偏偏他们这宅子也没法请个住家阿姨来负责四人起居,最后商议下来,只好是四人轮流,每人负责一周。程钧才轮过,这一个正好是云渊,哪里需要他再出手。
“老子不要吃狗粮!”
老魔说完,一摔门就跑了。
程钧挑眉坐了一会儿,才感慨了一句:“这老家伙是吃醋了吧?”
张清麓在背后拍了他一巴掌,道:“慎言。”
那猫眼少年虽然看起来年轻,但因为修为的关系,容貌停滞在少年时期,本质上已经是百余岁的老人了,脾气性格倒是和脸一样,也是幼稚的可以。
程钧摇摇头,一翻身抱着张清麓躺了下去,道:“真是亏大了。”
“是邀请函?”
方才两人一番话虽说没讲出个明白道来,但在场的三人却都知道了那纸鹤的本相。
“嗯,今年来得早了点啊。”
程钧闭着眼睛应了一句,才道:“不想去,无聊。”
“不去生意做不好。”
张清麓平铺直叙的语气听起来也没什么兴趣的样子,但说的倒是听肯定的。
“是啊,烦。”程钧亲了亲他,突然道:“不如干脆涨价诈一笔。”
“嗯,以你如今的身价,确实也够格了。”
怀里人应了一句,又沉默下去。
房间又恢复了最初那种安静沉寂的模样,两人呼吸平稳眼看着都要睡着了。
张清麓突然问道:“明天吃什么?”
“真要我下厨啊?”程钧回得很快,显然也没睡着。
“嗯,我也不想吃狗粮。”
四个人里头,程钧手艺最好,张清麓和老魔差不多,唯独云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妖族血脉的关系,做饭做菜的水平,一直有些惨不忍睹。
“那吃素斋吧……”程钧皱了皱眉头,“甜菜烤面筋如何?”
“老魔会生气的……”
老魔嗜鱼肉。素斋对他而言,和狗粮大概也差不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