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十六)  

2017-01-27 01:24:57|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大家新年快乐~~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
存档:
======================
十六、珍藏品
(311.とっておきの/珍藏的)

正所谓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目标达成一致,但怎么操作都是个问题。
程钧在闷头想了半天,依旧没有一个万全之策。
老魔听了他各种计划,最后问了一句话:“你确定都打得过?”
所谓计划无非是将进来的人各个分开,然后逐个击破;或者提前找到持有另一把“钥匙”的人,抢过来之后自己脱出,把那些门派弟子留在天台内。
但这些“计划”如同无根之水,万全建立在想象中,实际操作系数极差,最大的原因便是信息不对等。
故而老魔这一问乃是关键,也是程钧不能肯定的部分。
他想了想才说:“若是当真如传言所说的那种程度,打得过倒也不是问题。”
猎鬼师联协中有各类人马的资料,大多是根据众人日常任务和门派评价组合得来的等级评定,但这里头到底有多少真实多少水分,全看联协决定层的操作,以及个人的遮掩手段的高低。好比程钧的三星评级,里头水分就大得很。至于老魔这种,更是从根本上就没有上名录,算在程钧的助手里头。若当真是按照那资料来判断,只怕到时候吃苦头的就是他们自己。
“我倒是可以提供一些,”张清麓之前一直没有说话,此刻开口语气也有些微妙,“但是,我并不能肯定有用。”
“是张家的密件?”
程钧不用猜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两人靠的近,他感觉到张清麓身上略微增加的寒意,伸手握着他的手掌,似做安慰道:“其实也不用这么详细,有些事情,等他们进来了就能明白了。”
张家的密件,在程钧来天台法会之前,张清麓给过他一批,那些东西里头有一些都是手工抄下来的,显然原件并非如此。而考虑到张清麓当时也没有必要刻意隐瞒其中的内容,想来那原件应当是需要一些秘法才能看到,而不是不能给他看。此事无需多言,程钧自然明白,故而之前也不曾提起。如今张清麓说来,必然是要用特殊的办法将里头的东西都展示出来,大战当前,这就未必是件好事了。程钧说不需,也就是这个意思。
“你之前给的资料里头已经相当详细了,”程钧摇摇头,“若是当真有不同寻常的隐秘,必然不会暴露在外,若是没有,岂不是让你白白费力。”
“也不是,”张清麓知道他想什么,微露笑意,道:“其实那个玉简,还有另一层封印,也不是不能开。原本是怕暴露,现在也无妨了。”
他的身份此地的人早就清楚,那所谓的隐藏便没了意义。
“是什么?”老魔好奇道。
那玉简相当不简单,程钧闭关十日便从中参悟不少,能将修为提高三成。而张清麓此刻说那里头另有一层封印,加之程钧曾说尚未参透,显然这玉简里头另有不少玄机。
“那玉简曾有一道法术,是只有张家族长才能使用,”张清麓语调略梗了一下,顿了顿才道:“前一代族长将下一代族长名字录入之后,便会同时传下这道法术的口诀,能不能用看悟性也看修为。”
说到这里,他突然笑了笑,道:“我很小的时候,我爹就把我名字录入了,口诀我也知道,但是当时怎么都不理解,所以也一直忘了这事情。”
“老魔前辈说的风水洞,我家叫做灵穴,说是古时候的名字,那里头存了许多我看不懂也用不了的东西,但我爹说,只要有这道玉简,就算有再多的秘法和宝物,也抵不过它。”张清麓面上露出追思,“此物名为洞真,可以录入人或物品的影像,从而判定对方的实力。”
“嚯!”老魔倒吸口气,“好东西啊!”
“嗯,”张清麓点点头,“无论是人还是物,玉简都能看透,但这道法术,能用到什么程度,全看自身的修为实力。”
“所以一直想不到它,毕竟就算拿在手上,也没法用。”张清麓看着程钧,又道:“所以也没告诉你。”
“如你所言,这应当是玉简中另有一层法术的封印,张家的口诀,应该只是激发其中的效用。”
程钧问道:“能支持多久?”
“不知道,”张清麓摇摇头,“这口诀其实没人用过……”
说着他顿了顿,突然笑了:“好吧,应该是有用过,但是没人在实战中使用它,毕竟有些鸡肋,而且法力消耗大。不过我想历来族长,也不是没有用它来鉴定过宝物的。”
联想到灵穴中堆着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用玉简来鉴宝的人应当不少。
“这玉简传承了这么久,也没见那功能有所减退,所以我想应该和使用次数没关系。”
张清麓道:“要试试看吗?”
“试试,”程钧将玉简从怀里掏出来,递给他:“有什么限制?”
“族长的限制。”
张清麓耸耸肩,在另外三人来不及阻挡的时候,短刃在掌间划过,一道血口撕开掌心,将那玉简浸润。
程钧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正要施法,却被张清麓阻止:“等一下就好,这血不过是媒介,不用担心。”
“怎么这般粗糙的法子,”程钧依旧不满,“难不成用一次就要放一次血?你们那些族长也是够心宽的,不怕养出怪异来?”
“说什么呢?”张清麓甩了他一个白眼,“我又没正式继承,要不是我爹当年偷偷先录了名字进去,放一缸血都没法用。”
顿了顿,又道:“都说了是媒介了,第一次使用的时候用来开启上一代封印的。”
“原来还是老爹坑儿子啊。”老魔在一旁感慨,“你们这些大家族怎么都自己人坑自己人呢?”
“咳咳……”张清麓被他说的一时没法反驳,只好转移话题道:“行了,能用了。”
玉简在他手中依旧温润莹白,仿佛未曾沾染血腥。
程钧看着他手掌中模糊的痕迹,摇摇头,伸手将他掌心伤口按住,又用绷带仔细缠了,才道:“我觉得还是老魔说的对,不过不是老子坑儿子,是祖宗坑后人。”
“怎么说?”
难得听程钧这么肯定自己的判断,老魔都好奇了。
“既然这里头封印的法术如此神奇,加上这玉简传言乃是上古之物,显然是有大修为的人制作的。既然制作手段已经如此精良了,又为何要用这般粗糙的方式来开启?”
“所以说一定是张家祖宗忘了真正用法,只好用一种简陋的法子来代替了。”
“正解。”
两个日常坑人的家伙达成了共识,剩下旁边两个,一人冷眼旁观,一人满脸无奈。
“好了好了,”老魔转而又做和事佬:“程钧也是心疼你啊。”
张清麓被他说得面上发热,亏得此地乃是黑暗之中,摇晃的灯火将他表情给遮掩了去,看不真切。
“用吧。”张清麓将法决打入玉简,丢给程钧道:“对着你想看的东西输入法力就行。”
“我也能用?”
程钧将信将疑,对着眼前的青铜灯一照,那玉简上光芒流转,展现出一模一样的灯座来,只是那火光不再,显得有些暗沉。
“如何?”
“看不懂。”程钧将玉简递还过去,“这算什么等级?”
那玉简上的青铜灯周围绕着一圈青白色的光,除此之外并无异象。
“…………”张清麓面色僵了一下,道了句:“程先生好身价啊……最高级别,我家那堆库存里头都没几个这级别的。”
“咳……”这下换程钧有些意外,转而道:“这下好了,对方不管有没有隐瞒,都藏不住了,剩下的就是怎么破坏他们的计划了。”
“看你说的这么明确,应该已经有办法了?”
张清麓手中玉简一晃,又收在怀里,问道:“这么说来,你的‘核’能用?”
“嗯,”程钧露出个了然的神色,“进来之后发现了一些用处。”
他掌心摊开,一条淡淡的痕迹,如方才张清麓掌心的创口一般大小,只是没有血迹,只有惨白的一道裂口,颇为诡异。
“在里头,本来是无法感知的,进来天台后,发现它可以让我知道整个天台的空间结构。”程钧手指在地上划出一座高塔的形状,然后指了指最底层的一个角落,“我们在这里。”
“那你就不能直接用这个找出口?”
“不能,”程钧看了眼老魔,摇摇头,“整个天台没有出口。”
“不可能,你怎么进来的?长老会那些家伙怎么送人进出的?怎么会没出口呢?”老魔一口气反驳了一串,最后道:“仔细找找。”
“急什么……”程钧一哂,“没出口不表示没有出去的方法啊。”
“方才那老头说核是出去的钥匙,我就在想,既然如此为何我不能出去呢?”程钧点了点地上的图形,“后来想到他们的进出方式,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们不是需要出去的出口,而是需要出去的法子。”
“也就是说,这个天台要出去不需要特定出口,只需要知道方法。”程钧在天台外画了个圈,解释道:“长老会肯定是掌握了一种方法,但也绝对不是正确的方法。如果这个核的用途当真这么神奇,它就该能让我们出现在任何一个位置,无论是天台内外。”
“出去能走多远?”老魔敏锐的找到重点,“如果还是在这个谷底,出去也是恶战。”
天台内消耗一场,就算赢了,出去后也未必有再战一场的体力,这决定了他们未来战斗激烈的程度。
“不知道,”程钧摇摇头,“我只有模糊的感觉,还不知道怎么用。不过就目前来看,我们突围的重点就在这核上了。”
“简单来说,等他们进来我可以将他们一一分开,然后从他们身上得到出去的方法之后,离开。”
程钧将自己的想法简单直白说了一遍,然后总结道:“就是不知道怎么操作来的便利。”
“一句废话!”
老魔下了定论,然后想了想:“也不难,云渊可以制造一点幻觉环境。”
“血脉力量影响得到别人?”
程钧好奇。
妖族血脉为了保持人类的外形不受血脉影响,往往会传承一部分幻形之力,但是能不能外用,也是两说。
“应该可以吧,”老魔说的模模糊糊,又道:“你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这个核乃是他们此次行动关键,程钧的能力自然是重中之重。
“能控制整个天台内的空间。”
程钧点点头,在地上那圈圈里又绕了一道,“空间分割独立,让他们彼此看不到对方,也看不到我们。”
“行了,这就好办了。”
老魔一拍地板,算是敲定了初步行动方案。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