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十四)  

2017-01-24 00:20:4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本来以为卡文了结果字数超了……
前文:
十一十二十三
存档:
======================
十四、塔
(225.タワー/塔)

状若和善的洽谈在一瞬间被掀去了遮羞布,整个画面沉默了下来。程钧面色不变的看着墙上的画面,他不做声,周围三个人也无动静。老魔本就是魔修,又是夺舍的老怪物,这些坑人的门道,早就看得清楚,可谓是接受的理所当然。张清麓对他们的目的亦是有所猜测,此刻听闻这话也算不得意外。云渊本就是以他们三人的指挥为主,此刻旁人不动,他也不动。
唯有程钧,平静得令人觉得异常。
那荧光烁烁的画面也沉默了许久,却没等到程钧的反应。最终还是未曾忍住,那自称掌阁的人冷哼了一声,道:“怎么?传说中的新秀人才,猎鬼师界的新星,这么容易就吓住了?”
“哪的话,”程钧果然语调都未曾变,声音一如方才的随意,“我只是在等,等你们还有什么不要脸的话一次性说完了,才好一下子揍个痛快。”
“臭小子!”最左那人又忍不住开口,骂道:“莫要不识抬举!”
“轮到你说话了吗?”
程钧此刻已经看出来,这长老会九人,虽说身份齐平,但彼此之间亦有地位高下之分。那突然出现的洞主一派高高在上的姿态,显然是领头的人。那游方阁和神女门的人,实力一般却因为身份特殊而受尊重。除此之外,便是那最后说要“夺核”的人,若没有猜错,此人便是三清宫的道祖。传言三清宫和那真一脉、太一殿甚至于北昆仑都有些瓜葛,更有传闻说真一脉、太一殿本就出自三清宫。且不论传闻真假,但由此可见,这所谓的道祖,身份确实比那掌阁和殿主要高一筹。剩下的麒麟山和北昆仑的两位长老,看来因为修为不足,心气也差,自然地位看起来也不怎么高。
唯独一人颇为古怪,便是那天师府的天师。
龙虎山天师府,张家中曾流传出自此派。程钧之前问张清麓也是想知道个究竟。张清麓说张家和天师府有关系,但反之不然。如此说来,张家出自天师府这个说法有点可信,但那应当是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了。若说当真有关系,也不至于看着张家内乱至如今族人散失的境地。但若是真没有关系,为何又有这种异乎寻常的态度呢?
说不得亲昵,却也没有敌意。真要说,大概是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感觉,倒是有几分像早年张清麓的风格。
不过既然没敌意,那也不用现在格外留意,反倒是这几个态度鲜明的,可以先搞一搞。
程钧开口质问对方说话的资格,便是想在他们里面先轮出一个优先权来。毕竟对抗一个人和对抗一整个长老会,压力是不同的。若是长老会内部可以离间一下,程钧不介意多费几句口舌。
显然对方也没想到他这么一句反驳,气头上正要开口,却听中间那人道:“小程先生果然是好谋略。”
他顿了顿,道:“我乃天外天青峰,你称我一声洞主即可。”
果然是天外天。
程钧心中点头,却不做声。
那人又道:“此物虽与你有缘,但却不是你现在能动用的。须知怀璧有罪,与其你得了又被人算计,不如一开始就给出来,换一个太平。”
程钧冷笑一声:“换?我为何要换?从一开始就不参与,岂不是更太平。”
“此时此刻已经无法不参与了。”那人幽幽叹了口气,道:“小程先生如此平静,想来已经发现了端倪。”
“客气客气,其实到刚才我还试了一下,”程钧摇摇头:“早知道就不该好奇过来了。”
他说完这句,突然笑了声:“只怕我若是不来你们也有办法让我来?”
那张邀请函的纸张与众不同,程钧到得此处之后才发现一些特殊之处,这纸张的源头似乎是此地的植物秆桔制作,联想到那里头夹着的几种尚未研究出个门道的法术,就不难判断,自己若是拒绝前来,会有什么后果。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那人似乎并不在意被程钧戳穿了手段,接着道:“毕竟此次事关重大,小程先生既然是主要之人,断然容不得半点损失。”
“我自己是不想有损失,不过你们这里的就与我无关了,”程钧假意叹了口气,“说到底,你们想要的东西如今仍是镜花水月,何必寄托与我?”
“游方阁的罗盘是不会出错的,”青峰道,“罗盘指引了小程先生,你便是此处的钥匙。”
程钧暗道一声果然,面上却装作无奈。
那人见他沉默,点了点头,说道:“小程先生果然是知道了实情,既然如此,我等也不该遮遮掩掩了。”
“如你所见,如你所知,你们已经不能离开了,”青峰解释道:“我们也一样。”
“这里是这一场天台法会的起点,至于终点何在,便要看小程先生的了。”
“你是说,若是我得不到‘核’,这一次法会就不能结束?”
“是的。”
“怎么可能?”程钧闭目,长吁一口气,“法会的开启乃是乾元入玄阴,中元夜的引动之力而已,中元过而法会结,岂会不得结束?”
“小程先生可知为何一甲子才会有这么一次打开启?”青峰并不恼,依旧不紧不慢的解释:“十年一次不过是蓄力,一甲子一次便是真正的法会。”
“既然如此,为何前人不取那天台之核?”
“因为没有钥匙。”
饶是程钧巧舌如簧口才傲人,此刻也一下噎住了。
若是开启天台需要特殊的钥匙,那确实怪不得旁人无法窥得其中真秘。
“小程先生应当已经知道了,你便是真正的钥匙。”
“因为游方阁的罗盘不会错?”
程钧冷哼了一声。
“不是,”明明看不清表情,却仿佛见到青峰笑了一下,道:“因为你走进去了。”
“果然如此。”
程钧点点头,一旁的张清麓则是忍不住摇头。
方才他们在迷雾中绕过层层阵法进来的时候,老魔就忍不住问过,既然是已经准备了鸿门宴了为何还要用这么复杂的进门方式?就不怕他们跑了吗?
程钧当时回答说不定就跑不掉了。
张清麓还说他乌鸦嘴,如今看来果然是乌鸦嘴。
“知道瞒不过小程先生,”青峰道,“此处乃是法会的入口,亦是天台的入口。若是罗盘有差,必然无人可以进去,譬如我等,只能在外间等候。而你则毫无障碍的带着身边人避开了所有阵法,顺利进入阵中,岂不是最好的证明?”
“我既然能进来,自然也能出去。”
程钧耸耸肩,“你们既然进不来,那也拦不住我。”
“我们进不来,你却出不去,”那人笑道,“我说的可对?”
程钧此刻脸色是真的沉了下来,只不过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他摇了摇头道:“和你们这些人做买卖,果然是要亏本的。”
不等对方回答,程钧又开口:“请君入瓮这一手,是我没算准。一步错步步错,未曾料到你们连上古阵法都能发动。”
“………………”荧光屏幕中的人集体静默了片刻,随后最右那人声音略有些颤抖,道:“你……你居然……看出来了……?”
“若非古阵,你们怎么可能困得住我?”此时此刻也没什么好遮掩的,程钧这方面的修行远超他们这些所谓的长老,自然看得出来这里面的奥妙。
“了不起,”青峰点点图,“阁老莫要激动,日后这事情可以慢慢问。”
游方阁阁老闻言拱了拱手,又躲回了角落,反倒是那天师突然开口:“你师承是谁?”
“没有师承,散人一个。”程钧回答一如既往。
对方只是嘿了一声,便不再说话。青峰见状继续道:“小程先生眼力好,却猜错了方向。我们没本事进来,自然没法启动这里头的阵法,这阵法是你自己启动的。”
“哗啦!”
张清麓一下站了起来,见程钧他们看过来,又坐下,隔了一会儿才道:“是门口的迷阵。”
“张公子好久不见依旧如此敏锐。”那人似乎认识张清麓,打了个招呼,又道:“确实如此,能穿过迷阵的人便是要是,能进入天台的人,便是启动法阵的人。这个人,便是小程先生自己。”
“你是说此处便是天台?”
程钧闻言一愣,进入此地之后种种言谈,唯独此事出乎意料。
“正是,若非如此,我等怎么可能有办法困住诸位?”那人语调轻松,似乎颇为得意,“或者让各位看一下更好。”
言罢,他往后退了一步,抬手一挥,程钧他们眼前的画面就变了。
昏暗的镜头慢慢往后褪去,终于露出程钧他们方才进来时候的那个位置,隐约看得到门外的光芒和白雾。画面转瞬一晃,又是茫茫雾气和无尽的烟云,定睛看去,正中一座高塔,在云烟缭绕里显出几分神秘姿态。
“这边是天台。”青峰的声音不知来自何处,“小程先生进去之后,门就消失了,就算是我们,想要进去也要等到中元节开始的时候。当然,小程先生要找核,也要等到那个时候。”
“所以说,你们现在也没法进来?”
“确实如此。”
“出不去进不来,这天台规矩真大。”老魔在一旁感慨了一句,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他虽说在来前已经给程钧准备了各种反击方式,却没有一种料到会发展成这种局面的,此刻也算得上束手无策了。
“青峰洞主,”程钧开口道:“我有一事不明,若是我得到了,这核归谁?”
“小程先生放心,核乃是长老会之物,不归任何人。”
程钧点点头,挑拨离间的这条路果然也被封死了。
“那么若是你们进来的弟子都死了呢?”
毕竟法会开启后凶险莫测,程钧要先问几句。
“那算他们命不好,怪不得小程先生。”
果然,为了宝物,弟子后辈算什么。
“你们要进来多少人?”
“天台内不可超过二十人。”
程钧他们四人,若为了安全,对方至多塞十六人进来;还行,不算多。
“找不到就出不来,若是过了中元夜再找到,岂不是也出不来?”
“没错。”那人似乎很满意程钧的态度,道:“确实如此,小程道长你们只有一天一夜,我们的弟子会协助诸位的。”
“只怕不是协助,是监视吧。”
张清麓在一旁插嘴,换来对方一声轻笑:“张公子如今怎么还这般脾气,太直白了会容易漏底。”
程钧在黑暗中伸手握住他的手,用力捏了一把,张清麓这才没有反驳。
就听程钧道:“差不多了,我知道长老会的意思了。”
“如此说来我们便能合作了,”青峰语调更轻松,道:“小程先生果然是个爽快的买卖人。”
“这个先别提,我有最后一个问题。”
“请说。”
“你们既然进不来,这传送音像、声音的法术显然就不是你们能做到的了,”程钧从怀里掏出一物,“若我猜的没错,这纸鹤也如这天台一般,乃是这方小世界里面的特产,是古物传承,不是你们能随意操控的吧?”
“…………程钧先生果然好眼力。”
回答他的乃是游方阁的阁老。这些机巧玩意,都是他们的特长,只不过正如程钧所言,是来自于此地的传承,而不是他们的创造。
“既然如此。”
程钧手一抬,那纸鹤在他指尖挣扎。一道火苗从他指缝间蹿起,火舌舔过,将那纸鹤整个吞没,不多时便消失在空气里。
随着纸鹤的身形消失,那眼前的屏幕也突然不见,整个空间又重归于黑暗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