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其二(四)  

2017-01-22 23:07:43|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已经差不多忘记设定的某鬼终于想起来要填这篇了……简直是写一段想一段的悲剧……想要完结了去好好填邀请函……但又觉得对不起这篇……QAQ
关于命和运的那段,可以参看紫微斗数的解说,星在天为命在地为数,命者天命,数者人运。命由天定,运由人掌,各占一半。言下之意就是命不好还有运气可以靠自己,不要怨天尤人的老是怪天。
当初看紫微斗数看到开篇这段简直是高亮!这么科学的说法差点让我以为自己看了本假书……_(:з」∠)_
【最后发现紫微斗数还当真有些“科学”在里面……见仁见智吧……
【又及,感谢小伙伴!送了我一个敬业!!感激涕零~!
前文:
存档:
===================
四、命数
(350.命)

地极元磁之力乃是天地元力之一,至强至刚又变幻莫测。莫说寻常修士,即便是程钧这等帝君,亦是不能直接取用。唯有此地,深入海底,地磁之力被深海压制,喷涌之势被水压抑制,从地极元点中离开时,已经有所减弱,又有着元光寒玉山做滤过,强磁之力被寒玉洗练,金锐之气和灵气分离,紊乱之力被梳理顺畅,在山体之内盘桓而上,一如在地极之中盘旋之意。
这便是程钧他们要取用的元磁之力。
地极偏移一年一次,又有大小年之分。小年几乎无法察觉,不过是元磁之力略略增强,使得元磁点周围的力场有些紊乱,同时灵气随之涌出在北极元点处凝聚成冰寒灵气,构成这万年不化的极北冰原。而大年则千万载难得一遇,两极地磁倒换,瞬间将储蓄了无数年的元磁之力从两极排除,造成短时间内两极地磁更替,灵气逆行,天地规则亦要随之更改。
然则天地有道,如此近乎毁灭之事自有抑制之法。于极北元磁点而言,这沉入深海之中,如万载寒冰山一般的元光寒玉山便是一种。至于其本质乃是天台,这又是另一说。
程钧曾想过,到底是天台先有还是先有这天地灵物为载体,却始终得不到答案。联想到玄府之中那最后一座天台,亦是在八座天台指路之后,化去楼阁高塔之形,重回天台模样。
若说这天台终究非人力所能为,又有些不妥。毕竟乃是修士飞升所用之物,若非有修士,又何必有天台?
但若是以此为思量,那构筑天台者,岂非是于天地同寿之大修?
此等人物如今却不见踪迹,甚至连传说都寻不到;至于那天台,也早就倒塌。如今重新唤醒,究竟是不是当初的天台,也是两说。

距此次元磁喷发,已有一日一夜,程钧已经从入定中醒来。本来这元磁洗练对他而言并无太多用处,他虽算得上半个剑修,但到底也就是半个。程钧乃是阵修和符修,剑乃是手段也是武器,却不是根本。元磁能洗练兑金之气,能锐化剑气,能提升剑修和剑的契合,却对他没太多用处。于他而言,指尖阵中唯有万法阵与元磁之力最和,其次乃传送阵,需用到元磁引动时的空间之力。至于其他,反倒是没了太多用处。聚灵阵倒是能从这周围洗练过的灵气中吸收更多纯粹的灵气,但这阵法随时随地都在运转,也差不了这么一日半夜的。
反倒是悬空岛,程钧有意在将来将它化作真正的乾坤天地小洞天,如今灵机充裕生灵可存,小天地已成,却缺乏乾坤雏形。这元磁喷发的一瞬带出的地极中心的天地本源,倒是一道大补,只是少了点,纳入小天地后只能慢慢孕化,急不来。
如此,他便少了闭关的契机,反倒是匀出不少空闲时间。
周围天地依旧被混沌灰蒙的颜色所笼罩,地磁更替虽被两极镇物压下,但溢出的元磁本源到底是引动了小范围之内的天地异象。要消化这一后果,也是需要一些时日。
程钧盘着腿坐在寒玉床上,隔着近乎透明的山体,远远的地方有一个模糊的身影,乃是正在闭关的张清麓。这极北元光寒玉山一行,本就是因他而起,程钧虽不说,但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潜修之事自不用说。何况程钧进入此地之时,特意将伫立在冰原上数万载的石符给收了去,便是断了旁人打扰的可能。现在若是想要进出这元光寒玉山,除非是利用这山中本有的传送阵。
程钧目光向着另一头扫去,此地的传送阵乃是当初在九雁山时设下,后来辗转去了蓬莱,待得入了元神境界,又被程钧设法挪了出来,转去了蓬莱。只是如今的蓬莱也无人会特意来此地,毕竟这极北之地,论风景论灵气,都抵不过蓬莱十三岛。
程钧查探了一番,见并无异常,紊乱而激烈的元磁之力被寒玉山梳理之后,如今也只存下浓郁万分的灵气,那元磁之力和兑金之气如今集中于一处,正是张清麓闭关所在。以程钧的眼力不难判断,张清麓此次闭关,少则数月,多则数年,端得看他自己的本心抉择如何。
收回目光,程钧手掌一翻,那石符显现,浮于半空之中,悬在程钧面前。
张清麓有此地元磁之力做修行,程钧又岂能空手而回?
只不过他的机缘需要一些算计和推演才能窥得真相。
这石符被他收了之后一直维持这卵石模样,唯有用法力加注与双目才能看出上头无数细小的纹路乃是层层叠叠垒在一起的符文。程钧虽说知道此符的用处,也知道如何启用,却仍未参透这石符的“根源”。
正如阵道一般,阵有“道”,符亦有“道”。
无论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程钧都是阵法、符箓入了天道的,但本质来说,他选了阵道,便是因为他对阵法的参悟更深,对阵的“道”理解更透,而在符箓上略差了一分火候。
如今他要补上的便是这一分之差。
法力注入石符,所料无差,符文一一点亮,投射在寒玉山广阔的空间之内,一如在极北平原上那石崖的形态。放大了的符文重新变得清晰起来,不同的是那石崖上的符文乃是真实,而此处符文乃是虚像。
程钧要的,便是这虚像。
石符与这寒玉山牵连太多,若是引动之后造成异象,毁了这符文倒也无妨,怕只怕扰乱了此地灵机,破坏了张清麓的修行,那便有些得不偿失了。故而他换了方法,用法力将符文轨迹激法,投射在空间之中,纳入阵法控制,与此地灵机无扰,如小天地一般另行控制。
程钧将心神投入这符文的运作中去。这符文千千万万,若说单一作用乃是激法传送之力,他也做得到,一如他当初在九雁山用符箓传递血瀑布之力,远不需如此复杂。
故而,这石符的符文,必是另有玄机。只是这如阵法排列一般,也是有不同的组合,其间区别,也只有一一尝试过去。
只是未曾料到结果来的这么快而已。
在法力的试探下,用于传送的符文被一层层剥除,然后是用于识别的,用于封印的,最后是保护这石崖。层层符文彼此套叠,彼此呼应,又被一层层剥离,最后残存在空中的,只有寥寥数道痕迹。
金色的符文在法力的催动下熠熠生辉,却全然没有任何用处。
程钧却看着它们眼睛发亮。
无用却有效,正是“根源”所在。
正如阵法剥离到最后乃是一个个阵眼,独立无用却重要。
与“道”而言,称之为“初”。
程钧手掌轻抬,一道光芒闪落掌中,那掌中阵周围隐隐有纹路显现,如掌纹一般,没入皮肤纹理之中。唯有深谙符箓之道的人,方能看出些许不同。
“未曾料到,竟有如此本源道意。”
程钧点点头,此番收获已是不小。这一道符文道意若是参透了,说不得也能合道。或者融入阵道之中,亦是破开前路之法。
只是,确实未曾料到,这一道符文的“意”竟是如此玄妙。
“命之道,命数之道,窥探天机,当真是不得了。”
命运者,天为命,人为运;星在天为命,在地为数。命运、命数,最为玄妙不过,本就是天地大道最深奥的一部分,却不想此刻落入程钧手中,又恰恰好,与他那道藏相合。
只是尚不能窥破其中真谛。
程钧笑了笑,此地既然是石符存在数万年之地,便是与此符最融洽之地。潜入紫府,闭关参悟,恰是时机。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