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其二(一)  

2017-01-02 01:02:1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懒得想新名字,就归入上个系列……依旧是独立的小故事和来自于365题的小标题~
存档:
=======================
一、静寂
(153.静寂)

茫茫天色苍白如雾,远远看去迷雾蒙蒙,风卷着雪呼啸在无边无际的大地上。脚下是冰冻了无数年的土地和厚厚如棉胎的雪地,如天地一般的苍茫,看不到半点生机。地面尽头连着天际,从一种明亮的白色变成一种灰调的白,天光从翻飞着的雪片之后透了出来,亮晃晃却又灰蒙蒙,一如这个世界。
这里是奉天往北,北国的北面,整个灵山界最北面的地方。偏僻如此,灵气稀薄,环境恶劣,生机匮乏,这般糟糕的地方,连燕云都不曾想过要将道门的势力衍生到此处。
北极冰原。
这里乃是最容不得生灵的地方,甚至于连修士都看不上此处。若非此处在天台出世时也占据了一座,只怕会更加默默无名。而如今虽说亦有修道士寻来此处,但到底是见不得什么人烟。低阶修士在此地呆不了多久便要耗尽真元,高阶修士虽可以行走无碍,却看不上这贫瘠的地脉。
北极冰原,依旧如最初的模样,安静、冰冷、静寂。
风雪中,有两道模糊的黑影晃动着,走得近了才看得出,乃是两个人。呼啸的北风和肆虐的雪片似乎将这两人忽略了一般,游离在他们周身一尺之外,连他们的一片衣袍都不曾引动。
那两人乃是最寻常的修士打扮,一人浅青一人深灰,道袍裹身却都是寻常纤薄的料子,虽说看起来精致富贵,但怎么都是抵挡不了这冰原寒冷的。只是这两人都不怎么在意,这漫天风雪与他们看来也仿若寻常。他们如凡人一般踏足雪原之上,步子缓慢稳健,走得不徐不疾,却不曾在雪地上留下一星半点的痕迹。两人云涛丝履,袖摆飘飘,随着行走而微微晃动;两人都是青年,年纪看似相仿,一人生得端丽俊美,一人长相温和出尘,身外白雪纷飞北风呼啸,身周宁静空寂波澜不惊,当真是神仙气度,大修手段。
两人之中那年纪略大一些得似乎是走得有些厌了,开口问道:“程钧,不知还有多远?”
“快了,”那换做程钧的抬头看了一眼,伸手往前一指,道:“往那头在走一阵子就到了。”
先开口的道人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眼,微不可查叹了口气道:“你方才指得方向,和现在指得方向,可不是同一处啊。”
“那是我们走了许久也换了位置啊,”程钧头也不回,风雪之中也看不清他的神色,只听他坦然道:“方向么,自然也是不同的。”
那年长些的道人顿时沉默了下来,暗道也不知道该不该和他解释,即便是换了位置,那目的地的位置不变,方向也是不变的,要说变化,也不过是方位变化而已。
只是他不开口,那前头带路的年轻道人反倒是放慢了速度,与他并肩挨着,问道:“清麓可是走得腻了?不若飞过去吧。”
张清麓摇了摇头道:“左右也无事,你本就是来打发闲情的,如今又何必急着赶路?”
“也是。”
程钧应了一声,便点点头。只是也不再做那带路的姿态,而是放缓了脚步,于张清麓平行。两人走了一会儿,他伸手掐算了一下,才道:“未曾想到入冰原以来已经走了四五天了。”
“这里天光蒙蒙,日夜不分,分不清时间也是正常。”
张清麓抬头看了看天色,果然如他所言,永远都是一种灰败的白色,朦朦胧胧中有亮光透过,偶尔也有光辉闪烁,但总是短暂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那么灰蒙蒙白茫茫,无日无夜,晨昏不分。
“传言这冰原上有人生存,可是真的?”张清麓突然转头问他,“你可曾见过?”
“来过这么多次,也从来没见过。”程钧摇了摇头,“北狄人的说法在凡间倒是不少,但修士里头知道的人反倒不多。想来凡人之间到底需要一些通商的事情,总会有些传言留下,若是真有那住在冰原上的,也不是不可能。”
“这冰原茫茫,东西不分,日夜不明,灵气贫瘠,生机匮乏,倘若真的生存于此,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清麓觉得脚下这大地如何?”
“冰寒万里,冻土数丈。”
“连帝君神念都查不出此处玄机,想来除非这些人另有生存天赋,否则应当也是灭绝了。”
“帝君神念查不出,那地仙如何?”
“与你差不多。”
程钧伸手握了握他的,手指俱是冰冷却不觉得寒意,乃是两人将体温调节到合适外界的程度,而不至于被这冰原所吞没。两人有一阵没一阵的说着话,此刻安静了一会儿,程钧又道:“这冰原不知道是何时形成又是积累了多少岁月,万载冰髓这种外头稀罕的东西,这里随便都能寻到。”
“能寻到也未必能取用。”
张清麓看了看脚下,原本平整的雪地凸显一块光洁无比的冰面,厚厚的冰层如半透明的白玉,将地下的黑色土地遮掩了大半。周围的寒冷仿佛在此处冻结,连风雪都沾染不到上头。唯有帝君法眼才能明辨秋毫,晓得不是风雪攒不下来,而是那冰面在吞噬周围的雪片,落在上头的雪花,须臾便冻入冰面之中,这才导致看起来这一块冰干净到异常。
“你可以要取了?”张清麓回头问道。
程钧摇摇头,他如今地仙身份,又坐拥那蓬莱仙宗,倒也看不上这万载冰髓了。
“蓬莱温暖,这冰髓你用不上,弟子也是需要的。”
张清麓微微一叹,仿佛是嘲笑他败家子的样子。惹得程钧一声笑,随手将那冰面击碎取了半米方圆的一块收入囊中,才道:“掌教真人真的是时时刻刻惦记着宗门的好处,我感动甚也。”
“没法子,掌门人是个半个败家子,不得不多费心些。”
“怎么是半个?”
“…………”张清麓目光奇妙的看了他一眼,答道:“毕竟你运气好,虽说败家但是捡回去的东西更值钱些。”
“原来如此。”
程钧点点头似乎觉得这说法很有道理,只是看他那样子,似乎全无重点错了的自觉。
谈话间,两人又循着程钧指得方向走了许久,周围的景色变化不大,风雪翻涌也分不得距离感。张清麓叹了口气,又问道:“如今还有多久?”
好不容易被岔开的话题又转了回来,程钧面上也有些挂不住的模样。想到张清麓方才笑他方向错误,程钧这次也认真掐算了一下,伸手往前一抓,又估摸了一番,才指了个方向道:“往那头走,不远了。”
“程钧,”张清麓看了看他手指的位置,又看了眼两人走的方向,道:“与刚才又不一样了。”
“咳咳……”程钧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了一会儿才道:“真的是这个方向了。”
“这冰原之下,莫非是海面?”
张清麓突然问道。
“此处应当还是实地,再远些,我们要去的地方,倒是海面。”程钧好奇道:“怎么问到这个?”
“我还以为脚下踩着浮冰,时时刻刻变化着,才导致程掌门不得不随时随地的改变方向。”
“嗯……”程钧这下是真的语塞,隔了一会儿,才问道:“清麓是什么时候发现我不认路的?”
印象中他也没真正提过这事情,不过感觉上张清麓似乎很早就知道了,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露出了马脚。
“挺早的,大约是见到你第三天的时候吧。”
他话音落下,程钧当真是吓了一跳,转身盯着他看了许久,才小心翼翼问道:“怎么发现的?”
程钧想这事情总归没法直接看出来吧?但自己也真的没在他跟前暴露过,尤其是刚认识的时候,因为青龙观的事情,程钧自认为自己掩饰的不错,怎么也不会将这等弱点摆在张清麓眼前。所以他说当时就知道,程钧是真没想到。
“你当时查探青龙观用了数日时间,我跟了你几日。”张清麓语气平静,说着寻常事情的模样,道:“一开始见你绕路还当你是为了避开跟踪,觉得挺有脑子的。第二天看你绕路又走了别的方向我还有点好奇,想来这块通路你也该熟悉了又有神念查探,应当知道没什么人。没想到第三天你又绕路,又是个新方向,我当时揣测你是不是有所图谋。不过后来我就明白了,你不过是单纯记不得路了,因为第五天之后你又走回了第一天的道路,这次倒好,没怎么绕,就是做地图标记的时候表情有些不自然。”
程钧闻言整个沉默了。他认真想了想当时刺探青龙观的事情,似乎真有这么回事。不过在他当时看来周围丛林莽莽,走哪里都差不多,山间又无固定小道,他又要隐蔽身形,这走的路有些绕也是寻常。没想到这么点小意外,就暴露了自己不记路的本性。
“咳……”程钧这下是真不自然了,他想了想才问道:“你当时怎么没问……”
“手下嘛,好用贴心就行,迷路又不是什么大问题,算不得什么。”
张清麓依旧是语气平淡,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忍不住笑道:“我倒是没想到后来情况翻了,这不记路还真有些问题呢。”
可不是么,出海之后,程钧这不认路的事情不知道被那老魔吐槽了多久,他倒是信誓旦旦说自己记得,最后也真找到了地盘,可惜那路上有没有绕,端得是没人知道。要不是后来宗门中出了好几个帝君,又有那小艾和敖升认路的龙族,只怕这事情最后都能被他瞒过去。
说起来和现在的情况又何其相似?
“真的是快到了。”
程钧显然也想到了这层,又辩解了一句。其实他是记得位置的,不过正如张清麓所言,这茫茫冰原前后不分,晨昏不明,若是飞越倒也罢了,这慢慢悠悠的一步步走来确实容易寻错方向。只是这走过来乃是他提出的,又不好自毁颜面的说不记得路上方向了,故而只能时时修正,没想到还是被张清麓看穿了。
“说起来,”程钧突然想到一事,“你是不是和秦越提过这事情?”
张清麓被他问得一愣,想了想才道:“应当是随口提到过吧,怎么了?”
“难怪么。”
程钧将自己刚到九雁山就被秦天机道破不认路的事情几句带过,末了才道:“我还想他怎么知道的,没料到是你这头漏出去的。”
“又不是多大的事情,”张清麓笑了笑,“不记路也算不得什么。”
他这话说得倒是和程钧想法相似,只是想到自己曾被人看穿许久而不自知,多少也有些不自在了。好在老天爷又一次给足了他运气,不多时,那面前平坦的地面终于出现了一些起伏,远远地可以看到一道黑色山岩伫立在风雪之中,大约两丈来高,上头时时刻刻有雪片落下,却不曾积攒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