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大道争锋 张秦]365题——339.約束/约定  

2017-01-21 23:52:4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本想偷懒写个短篇没想到大道的调调超难……!超超难!!
我知道肯定会被设定翻bug,不过再不把这个梗写掉,估计就没机会写了……就这样吧……
存档:
====================
339.約束/约定

天机煌煌不可察之,缘由心生境起而成。
宇宙之广阔于冥冥之中不可窥视,前后往复于过去未来之内不可追忆。
神意尽而投射入现世之中,果然如残玉中推演的一般,成就分身与己无异。张衍从修行中退出,以他的法力深厚、神意无边都无法将这真阳之法持久修持下去,这神意耗尽果然如预料之中,乃是自我本心在现世之中的投射。故而那真阳之法上也曾强调,重中之重,乃是本心不变,坚守自我。本我不失,则本心不乱,本心不乱,则神意投射不乱。分身、本我乃是一体,才有扶持之一。
神意耗尽与他倒也无妨,勾连赤陆之后,自有那无名之物从天外与他补给,无需多时便已经将他所消耗的神意补足。原本此时他已经可以继续持法修行,行那遥遥修行之路,却不想本心中另有心念勾连,便让他无法定心。
张衍心下推算便知根由所在,心神一动,一道神念从本身中分出,另有一道人影从其身上跨出,与那神念重合,便是那神意投射入现世所成的一具分身。分身与本尊站于一处,容貌相似,神色如同,并无太多区别。更甚者,两者之间果然如那秘法所言,修为上亦是相近,具有那本尊绝大多数的法力。
分身与他躬身行礼,张衍摆摆手,虚空一托将其扶起:“你我本是一体,无需多礼。”
随即又道:“我心中有所念头牵连,算来与你有关,你乃我本心一道投射入现世,心念未圆,唯有交托与你。”
“本尊放心,此事交于我便可。”
张衍点点头,道了句:“去吧。”
那分身一步跨出,并未惊动余寰诸天,转瞬便消失在虚空元海之中。
此去茫茫,虽有近乎无尽遥远的距离,却比找来时多了许多归盼。张衍心中所念,便是那持法修行入定之前所言那句“回去山海界”。斩去未来过去之身,成就凡蛻三重之后,本质已无限接近天地法则,更是有因果不牵之说。然正因此,亦会有言出法随的境界。只因一句话,牵动心念,心念生而因果起,张衍所说心念未圆,便是如此。
他如今虽说是分身穿行,却远比来时行得更快些。虚空元海之中,有那两界晷指路,亦是方便。茫茫元海对如今的他而言,危机依旧却少了许多险地,分身行来一路竟是平顺无比,连修行都未曾耽误。
待得靠近山海界,那界内已有征兆,空中天光明晃,霓霞摇曳,煌煌灼灼,惹来无穷瞩目。界中变化,早有那山海界天地关外阵法传递,将那景象传入溟沧。
张衍心中有数,便收了那穿越虚空元海所需的法舟,将影像投入现世之中,显出容貌来。
天地关内阵法已成,无数阵法大道从山海界中架入虚空之中,乃是方便凡蛻修士出行采集紫清之气所用。此刻亦有相熟的修士在外,与他行礼,张衍隔空遥遥与之一一还礼。再见远处,又有那溟沧守阵弟子前来,与他见礼:“见过渡真殿主。”
无论张衍修为如何,其身份对于溟沧派子弟来说,始终是渡真殿主,如传奇一般。
“无需多礼。”
那弟子并不相熟,却已有象相之境,想来是自己走后才入得真传之门。张衍将其托起,又问了几句,才开启了阵法,入得天地观去。
如那弟子所言,如今山海界中已成气候。界中灵机充裕、道途可谓坦荡,界外另有钧尘,磨练亦不缺少,相较于他离开之时,根基深厚已是天差地别。
他未曾行去那渡真殿中,而是去了浮游天宫。因张衍始终将自身投射在现世之中,那门外弟子见他来到,前来行礼,又道:“掌门已在宫中等候,渡真殿主可自行前去。”
张衍与他告谢一句,又略整了整衣衫,这才步入浮游天宫之中。那宫中景致依旧,只是如今却又许多隐秘之处,原本看不出看不透的,此刻竟也能看出几分门道来。张衍目光扫过,却也不曾失礼,而是恭恭敬敬上前与秦墨白见礼。
“渡真殿殿主张衍,见过掌门。”
如溟沧众人对他态度依旧,张衍对自己的身份亦是不变。基本是本尊在此,修持更深,只要这溟沧渡真殿主的身份不失,他亦不会更改。
“渡真殿主无需多礼。”
秦墨白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语调中带着些许笑意:“许久不见,渡真殿主修为更进一步,乃是大喜。”
张衍强则溟沧更强,于秦墨白来说,张衍的修为不仅仅是溟沧一家的根基,更是如今山海界的依仗之一。
闲话叙过几句,青年道人又问:“想来渡真殿主得祖师机缘,应当正是修行要紧阶段,如今回来,可是需要门中协助?”
以秦墨白的眼力自然不难看出,张衍如今的修为远在自己之上,想来祖师的机缘不假,正应是跨入真阳的时候,虽说曾有归来山海界一说,但张衍也曾通过两界晷将那紫清大药都传了过去,显然是已经步入正法。如今回来,他又岂能不问?
“掌门无需担心,”张衍看出其所虑,道:“不满掌门,此刻归来,不过是分身而已。”
秦墨白闻言略略露出讶色,细细打量一番才道:“果然真法奥妙无穷,渡真殿主若非直言相告,以我如今修为,确实难以分辨。”
他此言不虚,但多少有些自谦。溟沧正法自有分辨之能,此刻不过乍然重逢,待得接触略久一些,他自然能分辨的出来。
“想来渡真殿主此时归来,另有要事?”
秦墨白确实有所担忧,张衍看似正常,却遣派分身跨国迢迢无尽之虚空元海,若说全无要事,以他行之来说,断无可能。
“分身乃是神意投身现世所成,此乃真阳之道上必经之路,而我此来,乃是为了与掌门的一项约定。”
张衍起身略略行礼,又将那真阳之法稍许解说了一番。
秦墨白听完,也是沉默了许久,隔了好一会儿才淡淡道:“渡真殿主当真是机缘。”
机缘乃是对秦墨白的,而不是张衍的。张衍此行,乃是给他打开了那真阳之路的门扉,以秦墨白的悟性和修为,将来要踏入此境,已是不难。
“我已知晓你意,”秦墨白点点头,又道,“渡真殿主当知,只要你不曾离开溟沧,你便是溟沧的渡真殿主。”
即便你修为已经远胜界内众人,但只要未曾离开溟沧未曾飞升离去,身份便不会更改。
这如秦墨白曾与他所言“溟沧始终是你的后盾”一般意义。
张衍受其感言,心中亦是有所感动,却又听秦墨白继续道:“渡真殿主所持分印与渡真殿主印乃是溟沧正宗证明,余寰既然事情未了,日后又将成为我宗弟子另一处修行之地,那两方印鉴,渡真殿主就暂时留存吧。”
此事乃是张衍此行的最大目的,却不想秦墨白在他开口之前已经有了决议。既然如此,张衍便也不做推辞,依旧恭恭敬敬受了掌门一命。
“如此,本尊心念已然圆满,分身亦成本我所在。”
真阳投身的分身每一个都是独立之人,即可看作分身,亦可看做旁人。只是张衍心念坚定,分身与本尊并无矛盾疏离之处。
“如此,渡真殿主既然事了,不知可否答应我另一事?”
“掌门请说。”
“下棋。”
秦墨白衣袖一挥,苍茫之水从冥冥中来,洪流入海,铺展在两人之间,化成问道棋的棋盘。
“敢不从命。”
张衍展露微笑,此乃真正大机缘,于此于彼,一事耳。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