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十三)  

2017-01-19 23:23:5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还没打起来……再等等……
前文:
十一十二
存档:
=====================
十三、唯一人
(347.オンリーワン/ONLY ONE)

黑暗带来的神秘总会让有些事情变得复杂起来,又会将解决的办法变得简单。程钧他们都是心性极佳之人,单单那两句话,便让他们了解了不少情况。
高楼内有禁制,这些禁制不是长老会可以控制的。
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收到禁法限制,虽不至于人为砧板,我为鱼肉,但也算不得什么好事。
程钧接着光扫了一眼周围,拖了一旁的沙发过来坐下,这才道了句:“长老会?”
“小程先生果然是见多识广。”
那声音依旧不冷不热,夸得也甚为敷衍,显然只是场面话。
老魔他们有样学样,也各自找了位置坐下,但都挺有默契,都看着那“屏幕”等待下文。
果然不多时,那屏幕上显出人影来,憧憧数人,面目都用法术遮掩了去,看出来就是一个剪影,但也足够分辨他们的轮廓了。
“既然已经见面了,”程钧说到此处笑了一声,才继续道:“各位能不能开门见山说说,你们打算对我做什么?”
“程先生大概对我们有些误会,”这次开口的是一个苍老些的声音,位置是正面左边的第二人,“此次邀请程先生来,乃是有所委托。”
“委托?这个好,送上门的买卖我不会推辞,不知道是什么生意什么价格?”
程钧的小蓬莱如今名气也不小,各道买卖都有,就是没见过这么不明不白的。不过开门做生意什么都可以不计较,程钧的原则只看他们出不出得起这个价格。
“此事无法估价,”那人缓缓道,“只能说小程先生若是完成了也是无上机缘。”
“空手套白狼啊?”
程钧这比喻有点不中听,不过确实是实话。
一旁老魔听不下去了,捧腹大笑道:“这年头果然是活得越久越不要脸啊,把没钱说的这么高端大气的也是少见啊,真是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这场面大概实在是有些出乎意料,莫说屏幕那头的人顿时没了声息,屏幕这头程钧和张清麓都忍不住笑意。张清麓还用手掩面遮掩了一下,程钧则是大大方方的捧了老魔一下:“真是,这种大白话说出来我还以为你在夸你自己呢。”
“呸!我可从来都银货两讫的,哪里会有这种白赊还不准备还的说辞!”
两人还打算继续嘲讽几句,屏幕那头终于反应过来了,换了个人,声音低沉却也带着笑意,道了句:“倒也是快人快语。”
他一开口,程钧明显感觉到身边张清麓愣了一下。程钧转头看他,却见对方面容沉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那就换个直白点的说法吧。”那人乃是右首第一,声音清晰但身形的遮挡却是最明显的,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连轮廓都看不清。
“小程先生可曾听说过‘天台’?”
“你若是想说飞仙台,我倒也是知道的。”
“上古传说修得帝君境界,便能登台飞仙的天台,”那人笑了一声,“称为飞仙台倒也无错。”
“据说天台法会的名号便由此而来,看来此次也不例外?”
“张少爷好见识。”开口说话的是张清麓,回答的人语调更和气了一些。
张清麓却皱了皱眉头,沉着声道:“我和张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张少爷的称呼,不过是当年在张家的称呼罢了,和现在的张清麓确实没关系。
“无妨无妨,左右一个称呼而已,不用在意。”那人语气和说话内容一样,确实不在意的模样,又继续道:“天台法会确实是由天台而来,但法会并非每一次都和天台有关。毕竟,天台已经倒塌了。”
“天师慎言!”
左边第四人开口,竟是个青年女子的声音,端的是千娇百媚的音色,却生硬的很。
“玄女何必遮掩,他说的也是实话。”
一个声音突兀的从众人的影子中间浮现,青年男子的声音,挺起来斯斯文文,却很冷漠。只是众人见他出现,都略行了一礼。
那被称作天师的人道了句:“未曾料到这次连洞主都来了。”
“一甲子一次,若不来碰碰运气,我也不甘心。”
说着不甘心,却也没显出什么必得之意,语调中冷漠依旧,更多的则是一种无所谓的心态。
“如此看来,诸位是打算把我们当探路的棋子了?”
程钧语气中压着怒意,从方才的几句对话中,他已经大概明白了对方的意图。
“小程先生无需动怒,”最右一直不曾说话的人此刻开口,“我们只是寻求一个合作而已。”
“阁老所言甚是,”左二最初说话的那人点了点头,“我等不过是寻求合作。”
“既然如此,合作的诚意何在?”
程钧嘴角露出冷笑,面容却看起来更为柔和。他原本就长得极好,如今在这诡异的环境和光线下,竟添了几分异常的艳美。
此时一直未曾开口的左首第一人道了句:“还是老朽来说吧。”
他的声音正如他自己所言,乃是垂垂老矣腐朽之音,但声音虽老气息尤足,说话声洪亮如钟鸣,有金属之音。
“如小程先生所见,我等九人具是长老会之人,”那人道:“老朽乃是真一脉掌阁。”
程钧挑眉,话说到现在,这是第一个自报家门的。
“正如方才阁老所言,我等找小程先生乃是求一个合作的机会。”掌阁顿了顿,解释道:“天台法会以往十年一届,乃是利用此处灵气,给族中门内小辈一个磨练和补给的机会,我们这些老东西,都不会参加。”
他特意停了一下,见程钧并不发问,略有些失望,又继续道:“但这一次不同,乃是六十年一次的大会,小的不能参加,老家伙们又无法参加,小程先生可知道为何?”
“若我没有猜错,乃是因为你们过了年限,而小一辈的,”程钧轻笑了一声,“能力不足。”
“小程先生快人快语,正是如此。”那人倒也不曾遮掩,直言不讳:“天台门开,只能让未及不惑之年的人进入,我等是进不去的。”
“掌阁说是要坦诚,结果还是遮遮掩掩,”程钧摇摇头,转而对清麓说:“你说说如今猎鬼师业内,未及不惑的高手有多少?”
张清麓原本算是圈内人,自然要比他熟悉。闻言也不含糊,直言道:“以往日的生意来往和业内消息,二十至四十,评价在三星之上的,东皇道有四人,游方阁有七人,麒麟山有七人,神女门有十二人,北昆仑三人,三清宫十六人,真一脉有四人,太一殿也有四人,散人中也有七人。此外,天师府、天外天、巫门都不曾透露真正的数字,但从历来的记录来看,也不会少于五人。”
“啪!啪!啪!啪!”
稀稀落落的鼓掌声乃是那被称作天师的人发出的,此刻见众人看着他,又笑道:“你们看看,早说了让你们悠着点,老底都被人掀了。”
此言一出,等于坐实了张清麓的估算。
方才说话的那真一脉掌阁沉默了片刻,声音里有些干涩,慢吞吞开口道:“不愧是张少爷。”
“张清麓。”张清麓开口纠正。
那人也不与他计较这点,又对程钧道:“虽说门中有这些人,但三星是不够看的。天台门开,至少要五星水准的猎鬼师才能进去。”
五星水准的猎鬼师,术士里头也算是技术高深的了,大约算得上道门九重,一般人入得这个门槛,也至少要知天命了。
“如此你们就太抬举我了,要知道我也不过是个三星的散人。”
程钧开门做生意,小蓬莱里头最高修为显示的是老魔四星,他自己和张清麓都是三星,并不突出。
“确实如此,但我们也知道,星级评估不过是一个虚名,小程先生的手段远超寻常三星的散人了。”
“我们的罗盘,找到了你。”
大约是不满意这掌阁的啰啰嗦嗦,沉默了许久的游方阁阁老突然开口道:“长老会众人之力寻求此次开启天台的机缘者,最终罗盘上显示的乃是你。”
“游方阁的罗盘从不出错,”天师道:“而能被罗盘显示的人,都是五星之上的修为。”
“………………”
程钧不搭话,他的修为他自己有数,三星确实只是一个遮掩,但修为不是这么计算的。
“只要你能进去,我们的弟子也能进去。”左二之人开口道:“所以这对你而言不是什么坏事。”
“给你们开门,方便你们打劫?”程钧挑眉,“然后群起而攻之,对付我一个?”
“我等可以签订契约。”
程钧摇摇头:“这话没诚意。”
“你们有四人。”掌阁道:“可一同进入。”
“我说,你们还是说重点吧,”程钧有些不耐烦了,“拖拖拉拉,这些话有什么用?”
“哈,我就说你们骗不了他。”
这次开口的乃是一直沉默着的一人,右首第三,声音中年轻却又充满了威严。
“我们要找天台的‘核’,而你是有缘人。”
“程钧,”那声音继续道,“我这么说,你懂了吗?”
自然是懂了,有缘得之,而后夺之。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