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十二)  

2017-01-18 23:17:1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继续……是……过渡章节……
明天大概能开始解谜……吧……
前文:
十一
存档:
==================
十二、高楼
(299.高層ビル/高层楼房)

程钧他们收到的邀请函上通知的日期显示的是阳历,出现地址的时候正好是既定日子的前五天。而邀请函上的法会时间最初告知就是中元节,为此程钧还曾和老魔他们讨论了一番,到底是十四晚上开始算,还是十五晚上开始算。最后谁都说服不了谁,只能认定是十五这一整天都是。
他们在路上耽搁了几日,到达的时候算算正好是阴历十三的下午,如此一来,无论是十四开幕还是十五开幕,都没什么问题。但因为这个讨论始终没有结果,以至于他们看到钱天的时候都没好意思问到底是什么时候正式召开——毕竟作为一个业内人士,若是连中元夜都说不准,也是有点丢脸。
所幸有一点好处,东皇道作为东道主似乎还挺周全。
十四的白日里,钱天又来了一次。这一次态度和上次差别挺大,说话的语调中总带着一种莫名的谦和,不单单是针对程钧,张清麓、老魔甚至于连云渊都被一视同仁。但虽然好说话了很多,钱天也没透露多少有用的信息,对他而言,程钧他们就是“客人”,是这一次天台法会上唯一的客人。
程钧问他几件事情,都被他不轻不重的推脱了出去,绕了一圈也没说什么,最后只回答了一个问题:什么时候开始。
“法会历来都在中元日子时开始,到中元夜子时结束。”钱天笑眯眯的解释道,“因为比试的时候都在一处,外头时间流转也看不出,也就进去出来的功夫,诸位不用太担心。”
其实本来不怎么担心的,被你说的反倒有些不妥了。
程钧心里吐槽了一句,又和钱天敷衍了一阵子,这才让他离去。
待得这人走得远了,他们这四个才算热闹起来。
“所以我说中元节就是十五晚上,你偏不信!”
老魔一开口就先指程钧那所谓的“常识错误”。
“这是重点吗……”程钧翻了翻白眼,“你就没注意要紧的地方吗?”
“你是说他的态度?”老魔摇摇头,“这算什么要紧的,简直是意料之中。”
从昨日他们出现之后的种种手段,又到后来抓了一袋子蜘蛛,加上程钧一人在迷雾之中走了个来回,这些事情都未曾遮掩,想来法会中人都看得清楚。钱天作为东道主的知客,更是了解的一清二楚。若说有了这些信息之后还对程钧他们有所轻视,那也只能说,他们的眼力太差了。
“你觉得他们另有安排?”
张清麓知道程钧所想,见老魔只顾着跟他抬杠,便插嘴将那话题掰过来。
程钧对他点头笑了笑,道:“钱天送来的说是法会上可用的器物,但那里头都是给入门弟子用的,若到时候让我们只能用这种东西,又该如何?”
“就算对方用一样的,也说不得有什么手脚在上头,我们又查不得。”老魔走到桌边,翻了翻钱天方才送来的法器之物,道:“东西不错,就是如你所说,入门级的弟子用的。你要带着吗?”
最后一句是问程钧的。
“带着,”程钧点点头,“你们也要带着,毕竟送来了四份,至于用不用,另说。”
“不怕到时候拖后腿就是这些?”
虽说检查下来并无问题,但保不齐这法器的效用就是对他们有害的。
程钧伸手在上头点了点,又道:“封一下不难,但我总觉得他们也未必小心眼到这程度。”
这话说出口,四人都沉默下来。尚未照面,对方一举一动就已经让他们费了心思猜测,这一来,等于之前的优势都成了笑话。
“果然,有些小看对方了。”程钧吐了口气,“不过数个时辰,先准备起来吧。”
既然猜不出,就以不变应万变了。

等待的时间很漫长,白天程钧又出去了一次,却再也找不到之前看到的那个深坑所在。周围依旧熟悉,山野之中白雾始终未曾散去,谷地潮湿,周围的植物长势喜人,看起来仿佛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
唯有一点特别奇怪,没有人。
看不到参会的人,也看不到其他接待的人。仿佛所有人都消失了,只留下了他们四个。
直到傍晚的时候,钱天又出现了。
这一次他换了一身长褂,颇有几分路上算命先生的味道。可惜有些中年发胖,没了那种神秘感,多了几分商贾的意味。
程钧笑道:“钱先生看起来是个生意人,未曾料到是东皇道的高人。”
“小程先生客气了,”钱天笑眯眯的在前头带路,回道:“我本来就是个生意人,无论是寻常买卖还是猎鬼师的买卖,都是买卖,一样是生意。小程先生以后若是有机会,也可以多多照顾一下我们东皇道的买卖。”
说着递过来一张名片,正面是正儿八经的介绍,居然是个房产销售经理。反过来一片空白,用真元一压才能显出字来,乃是东皇道商号的名字,还有钱天的介绍。
东皇道乃是术士中的商家,正好是售卖各种法器宝物的,就算是符箓和阵盘,他们也有,号称童叟无欺,至于是不是奸商,也是不同人各有说辞。
“好说好说,”程钧毫不意外,将名片收下,顺便又递了张自己的名片过去,道:“我们也有买卖,小生意,若是钱先生愿意,也可以照顾我们一下。”
钱天面上愣了一下,程钧这反应也算是各种意料之外了。不过他是个圆滑之人,顺势收下又夸了程钧几句,才道:“小程先生以后的生意,只怕是要远超我们东皇道所能承担的了。”
他此言不虚。程钧若是这次能活下来,未来成就和地位必然在他之上。若是活不下来,那所谓的买卖也就是一句空话,也不是东皇道会承担的那种。
程钧知道他的意思,也没兴趣去和他担保什么。正如长老会这里对他们诸多猜测,他们对长老会也有一定的判断,至于到底是谁胜谁负,一日之后,便知分晓。
钱天带他们走的路也是村落中间的大道,只是走到尽头的时候,又有宽道横于路面尽头。程钧挑了挑眉,随着钱天的步伐往右转去。
“小程先生似乎有所疑问?”钱天乃是精明人,见程钧的神色便猜到他要问什么,“此处乃是长老会设置的阵法,只有到了时候才能看到,莫说小程先生,就算是我们,前几日也是看不到的。”
“原来如此,果然是大手笔。”程钧夸了一句,便不再作声。
钱天的神色上透出一分轻松来,想来是对程钧的这个反应很是满意。他哪里知道,这丁字路口的位置,恰好是之前他进入迷雾的位置,显然此处的阵法是有利用地势或者古阵的。长老会若非是一群庸才就是真正已经透彻了此处阵势真相的高手,无论是哪一种,都不好办。
“到了。”
就在程钧思考的当口,钱天已经停下了步伐,指了指前头,又说:“小程先生,再往前就不是我能进去的了,还请四位自行前去,沿着路直走就行。”
程钧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了眼,依旧是水雾弥漫的白色空气,隐约可见尽头一道黑影,似乎是栋房子。
“钱先生不参与法会?”
程钧这下是真的吃惊了。
“小程先生有所不知,天台法会历来参与的都是各家各派的青年俊才,我这等中老年人,自然是不会去争这等意气的。”
“原来如此,”程钧笑道:“钱先生是前辈高人了,自然是不用参与了。”
他一句捧完,不待钱天开口,便道:“既然如此,我等先行一步,回头再与钱先生谈谈生意的事情。”
“静候佳音。”
钱天说了句不伦不类的话,程钧也不在意,挥挥手,便往那迷雾中的房子走去。
这一走居然又走了近半个小时。老魔在一旁有些不耐,问道:“这要走多久?”
“老魔前辈,稍安,这是阵法,故而有些绕。”
张清麓解释了一句,又道:“程钧已经在找路了。”
钱天其实是坑了他们的,故意不说这迷雾之中另有阵法,只是让他们沿着路直走。程钧他们若当真是沿着路走,只怕是走到第二天都见不得那栋房子。
“果然是不安好心,早知道就逼着他带路了。”
老魔似乎对这种一而再再而三的手段很是不快,正要再说什么,就听程钧道:“算不得什么大阵,他带不带路都要走这么久,这是天然迷阵。”
这迷雾中的阵法和前一日他见到深坑的时候的阵法有些像,都是利用了空间进行了转移,通过阵法行走的距离其实远超目光所看到的距离,所以钱天不愿意带路也是正确的,毕竟累得慌。
“到了,”程钧笑道,“也不难。”
四人面前迷雾散尽,不远处正是他们方才看到的房子。
高楼平地而起,乃是正儿八经的公寓楼,偏偏如寻常的别墅一般,在门洞的位置装了一扇巨大的木门。
“太老式了,住起来一定不舒服。”老魔如是说。
“嘎吱”一声从楼内透出声响来,木门中间对开两扇向外缓缓开启,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传来:“诸位请进。”
黑暗从他们踏入之后便笼在四人身上。程钧站在最前,和张清麓一直保持着风灵兽的感应。老魔则和云渊在后头,白骨镖的磷粉在黑暗中点燃了朵朵荧光。
磷火在前头漂浮,地上浮现出星河之路领着他们在黑暗中前进,绕过了不知多久的路,终于又归于黑暗。
“这是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非要在这黑咕隆咚里头碰头?”
老魔开口嘲讽,他的白骨镖也显不出亮度来,显然这里头另有术法将磷火压了下去。
“诸位见谅,这也算是无奈之举了。”
言毕,四人前方突然亮了起来,仿佛显示屏一样四四方方的透出淡蓝色的光幕,对面也是看不清楚的数个影子,模模糊糊的晃动着,只听到有人说:“此处禁法所限,只能如此。”
借着这点光,程钧他们看清自己所处的乃是一个寻常的客厅,沙发茶几一应俱全,唯独只有他们四人。
显然,这一次天台法会,比他们想象的来的怪异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