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十一)  

2017-01-17 23:09:2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过渡章节,过渡章节……剧情什么的我尽量不拖……_(:зゝ∠)_
【一开始万全没想到会变这么长的某鬼整个都凌乱了……
前文:
存档:
======================
十一、元素
(343.元素)

房子外头看起来破破烂烂的,没想到入了房间反倒还好。大约是因为期待值很低,反而容易接受。程钧打量了眼周围,至少地面干净,窗台无尘,没有桌子,只是在两个床铺中间放了一张小案几,上头摆着水杯茶壶什么的,倒也整齐。
和外头大厅差不多大小的房间,从肉眼上看似乎也没什么特殊的门道。整个房间的大小从内外房子结构上来说是合理的,程钧正打算细看,却听张清麓道了句:“房子没问题。”
见程钧看向自己,他解释道:“你一走几个小时,我们已经查过了,老魔也用法术试探过了,房子就是最普通的房子。”
“那蜘蛛是怎么回事?”
“蜘蛛是你走了之后大约一个多小时突然出现在窗台上的。”张清麓摇摇头,眉头微皱着似乎并不想回忆方才的场景。
“本来以为只是因为这里环境差出现的,”他道,“没想到云渊打算把那只丢出去的时候,在外墙看到好几只。”
程钧想象了一下那场景,也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不是怕,是恶心。
“云渊抓的?”程钧好奇问了句。
毕竟以张清麓的性格,估计是不会对这种东西动手还抓活的。
“不是,是老魔。”
张清麓嘴角笑意有些微妙,道:“也不算抓,只是让云渊撑开兽袋,然后丢了一段香进去,那些蜘蛛似乎就被迷了神智,自动爬进去了。”
“没想到他把那东西也带来了,”程钧点头笑道,“难怪心情不好,万蛊香还是很贵的啊。”
“你也别闹了,”张清麓受不了他总是把重点扯偏,说了他一句,才继续道:“所以后来也是老魔判断了一下不是云贵一系的。”
“云贵蛊虫对万蛊香有抵抗力,这点倒是可以确定。”程钧点点头,“可我觉得也不是降头一脉的。”
“你看出了什么?”
“这个。”
程钧摊手,掌中有一只缩小了许多倍的蜘蛛。
张清麓先是一惊,随即发现异常,奇道:“不是活的?”
“没错,是假的。”
程钧笑嘻嘻的将手中的东西往那案几上一方,又撒了几滴水上去,那小小一只蜘蛛将那水珠吸入之后,胀大了不少。
“是小孩子的玩具,”程钧戳了戳,解释道:“吸水软胶的,泡足水之后确实可以胀大到一个巴掌大。”
“你说你烧了,就是这个原因?”
“不是,我是先烧了才发现这个。”程钧摇摇头,“我本来是想用法术试试看的,结果发现这些蜘蛛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没法操控,就干脆想烧掉吧,不管如何总能斩草除根了,没想到烧掉了兽袋掉出来十几只都是这样的。”
“剩下的呢?”
程钧只拿了一只,张清麓也没见他收藏,免不了多问几句。
“大部分都毁了,剩了三只,我想说不定会有用。”
“放哪里了?”
张清麓皱眉,他还是觉得有些膈应。
“封禁袋里头呢,放心。”程钧哪里不知道他的脾气,笑了笑,又道:“每一只上都有一道很特殊的符箓,是通过这个来操控蜘蛛的。”
“可我们看到的时候是活的……”
张清麓突然意识到问题,“不仅是活的还是能收到万蛊香吸引的。”
“没错,是活的,”程钧点点头,道:“符箓是一道组合封禁,一道功能是操纵,一道功能是幻相,一道功能是封魂。三道同时启动的时候,蜘蛛看起来就是活的。”
“封魂?”张清麓倒吸一口气,“蜘蛛魂?”
“对,虽说动物魂魄算不得禁术,但毕竟不是什么能上台面的伎俩。”
“难怪老魔说巫门的时候,你也不做声,原来是已经知道了。”张清麓摇摇头,感慨道。
巫门虽说有古老的自然传承,也能使用封禁魂魄之术,但一定无法使用如此复杂的三重封禁的符箓道术。而符道一法,乃是三清正传,越是精深的越是正统,所以,那蜘蛛主人的范围就很小了。
“你是怀疑三清宫?”
程钧闻言笑道:“你倒是好,怎么第一个想到他们?毕竟从你出生的张家来说,三清宫也算高高在上了。我还以为你会猜北昆仑呢。”
“符道正统不就是三清宫么,就算不是他们,太一殿和真一脉也都和他们有关,总撇不开关系。神女门不屑用这种手段,她们嫌恶心。麒麟山和游方阁倒是有可能,不过麒麟山做不到这么精细,游方阁对生魂不精,对器灵才精深。”
“你还漏了一个。”
程钧意有所指。
张清麓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天师府……”
“据说天师府和张家有关系?”
“你错了,”张清麓纠正他,“是张家和天师府有关系。不知道天师府哪一代的天师的后人是张家的老祖之一。不过这关系,也可以看成张家倒贴龙虎山的,天师府才看不上我们。”
“当真?”
程钧追问了一句。他看的出来,张清麓也有些隐瞒。
“我现在不确定,若是有机会,以后你也会知道的。”张清麓笑了笑:“你也一样。”
“也好。”
程钧点点头。正如张清麓所言,他们彼此都有些隐瞒的事情,不一定非要开诚布公,只是等到合适的时机,自然会知道。
“有些事情不用猜了,反正明日就会知道。”
他说完就去整理那床铺。虽说房间也算得上干净整齐,但对于这两个平日里舒服惯了的人来说还是有些简陋了。
程钧正打算从自己的行礼里寻个铺盖换上,却听张清麓出言阻止:“等一下。”
“怎么?”他顿了顿手,疑惑道。
“刚才的蜘蛛……”张清麓白了他一眼,“丢出去。”
“……”程钧乖乖出门,外间一阵悉索声之后,他才进来,道:“丢过去了,洗过了。”
张清麓勉强点头,想了想又道:“万一查出来是谁干得,给他们塞一百个真的过去。”
“谁抓啊……”程钧想了想都忍不住头皮发麻。
“可以网购啊……”张清麓翻了翻白眼,“让他们到付都行。”
“…………真是太有道理了。”
程钧简直不知道怎么吐槽他竟能想到这种办法,大概是真被恶心到了。
“睡吧睡吧,老晚了。”程钧咕哝了一句,往一张床上躺下,眯起眼睛。
一旁的张清麓也往另一张床上睡去,正如程钧所言,他们这几日也算有些累了,正好是养精蓄锐的时候。
隔了一会儿,张清麓突然问道:“你出去到底发现了什么?”
他和程钧心意相通,有时候不用特意去想,就能感觉到一些异常。程钧回来的时候心情波动颇大,显然不是发现一个坑那么简单。
“我有一种感觉,这个地方很久以前我来过。”程钧低声道,“但其实我就活了这么些年,哪里来过这种地方。”
“所以?”
“我凭感觉走,得到了一件东西,但是我现在没法用它也没法拿出来,”程钧道:“不过我也有感觉,这个东西一定有用。”
“果然……”张清麓声音更轻,道了句:“这就是为了你开的局。”
“连累你们了。”
“这话说得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被掉包了。”
两人一时无语,远离了都市的村落的房间,顿时沉寂下来。程钧听着耳边微弱细碎的声响,身上突然泛起了鸡皮疙瘩。
“清麓,”他轻声问道:“你还好吧?”
“………………你怎么知道的……”
张清麓的声音显然有些不好。
程钧翻身下床,过去伸手一探,果然冰冷一片。
“子时了。”
程钧挤上他的床,伸手拢着他。单人床睡着两个人略有些狭窄,却正好让张清麓缓过一口气来。
“这里的灵气元素乱了。”
子时过的一瞬间,程钧感觉到一阵阴寒无比的湿冷之意从身上拂过,仿佛是万古冰洞中吹出来的风,带着森森锐气。
“十四就这么明显,”张清麓此刻已经有些恢复,缓了声音,道:“中元夜只怕不好过了。”
“嗯,我本来还想怎么选这么个地方,没想到居然是个流动的聚阴地。”
怀里人的身体已经恢复正常温度,程钧手掌贴着他后心,慢慢渡入自己的真元。
“这一道真元你藏着,不到最后关头,不要动用。”
这是能不用就不用的手段,一旦要用了,就说明事情无法挽回了。
这一点他们彼此心中明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