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十)  

2017-01-16 23:22:24|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继续介绍风景,村落内部的节奏我参考了白哈巴村和禾木村,也是传奇般美丽的村落。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十) - 鬼 - 白泽图
图上是禾木,去的时候正好是烟云缭绕的模样。
前文:
存档:
=====================
十、传说中的时代
(199.伝説の時代/传说的时代)

“我还以为你被人打了闷包回不来了。”
程钧刚推门进去,就听到里头不冷不热一句嘲讽,他嘴角弯了弯道:“我就当你是怕了哦。”
“谁怕了!”黑发少年本来还悠哉哉的打算再说他几句,被程钧一句话就撩起了脾气,怒道:“谁让你一跑几个小时,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当这是你家爱来来爱走走啊?!要不是怕你出事我管你这么多!”
“是是是,您老说得对。”
程钧摇摇头,老魔能这么炸毛看来不单单是自己离开太久的问题,他问道:“有谁来过了?”
“没人。”
“那么,什么东西来过了?”
“虫子。”
这次回答他的是云渊。白发人站在窗口,此刻才转过身来,手上提着一个袋子,里头不知道装了什么,还在蠕动。
老魔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怪虫子,程钧心中默然。
“是探子?”
特意送上门的东西,若非是探子那就是刺客了。只不过能耐也太差了些,居然就送了点虫子过来。
“不知道。”云渊摇摇头,“查不出。”
程钧挑眉,看向一旁一直不曾开口的张清麓。
“太恶心了,没人愿意查。”
张清麓摆摆手,示意也不想多看。程钧无奈,只好接过云渊的袋子,打算自己动手。
袋子一入手,程钧已经略吃惊。看云渊提在手上不怎么费力,却不想那袋子沉重的很,至少有三十几斤的状态,算得上是大东西了。
“这么多?”
程钧感慨了一句,问道:“是什么?”
“你自己看。”
老魔依旧没好气。不过一旁的张清麓赶忙开口阻止,“你等等,别在屋子里看了,出去再说,我可不想晚上睡不着觉。”
程钧先是调笑了他几句,这才慢悠悠提着袋子出去。隔了一会果然就听到院子里一声怪叫,屋子里三人面上都露出微妙的表情。又过了好半天,程钧才走进来。
他沉着脸,先是对云渊道:“兽袋以后补你一个,这个我烧了。”
白发人点点头,毫不在意:“没事,反正我也用不到。”
张清麓问道:“查探的如何?”
“我先问一句,不是说好是虫子吗?”
“是虫子啊。”
程钧虎着脸,显然是非常郁结于此:“你们管巴掌大的蜘蛛叫虫子?”
“五毒也是五虫啊,没错的。”老魔这次高兴了,笑嘻嘻的解释道:“你又不是没学过,怎么这都不记得呢?”
“亏你笑得出来。”
那么大的蜘蛛几十个叠在一起,要说不重才是假的。程钧知道这是自己被他们算计了一把,心中恼过一阵子也就算了,道:“查得出来是哪家吗?”
用虫子的也就云贵巫蛊一系的,照道理,老魔是应该熟悉的。
“不是云贵的,”黑发少年想来知道他的意思,否认道:“应该是南洋降头一脉的。”
“什么时候猎鬼师居然是和搞鬼的混一起去了?”
程钧说的是实话,他们虽说从术士转职猎鬼师,但走的还是正路子,做的也是清除邪祟和孽障的事情。但降头一脉乃是特殊的巫蛊发展过去,走的就是污秽路子,养鬼种阴炼尸骸,都是他们的手段。但偏偏和老魔这种魔修路子不同,乃是极为肮脏的。照老魔的话来说,他们魔修是恶修,不是邪道。善恶都能是正途,唯独邪道法门,过于阴损,上不得台面。
“南洋降头一脉从根源上来说也算巫门。”老魔坐在桌边摆出长篇大论的姿态,“传说中的巫门始祖来蚩尤那一脉的大巫,本源上还和女娲氏有些关系。”
“这是传说,但是从术士这个概念来说,修士里面不存在巫门,那是和修士对立的派系。”
程钧的理论知识不比他少,自然不会被他忽悠进去。
“你也说了是修士一脉对立啊,但从上古时代来说,修士也不过一脉而已,巫门也是一脉,彼此都是有传承的,”老魔摇摇头,“不过这个不重要,简单来说,巫门分裂之后,一部分传统的概念留下来,和那些不成气候的修士的障眼法混在一起,成为民间一种咒法手段,这个你们都知道吧?”
“知道,那些跳大神的假货。”程钧耸耸肩。
他虽说传承隐秘但毕竟是正统中的正统,自然看不上这些搞欺诈的。
“嗯,是假货那也是因为没搞懂巫门真正的传承之意,又入不得术士的门道,故而只好把这种形式上的搞在一起骗骗人罢了。”老魔继续道,“我当年骨头玩到后来有些瓶颈,就去研究了一下巫门的东西,真正的巫蛊之术乃是将自然之力为自己所用,所见者皆为我用,讲究的是天人合一。这种理念,不能算歪门邪道。”
“难不成你想说南洋一脉学了这个?”程钧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自然不是,”老魔回了他一个白眼,道:“他们是将这种能利用部分自然之力的技术学会了,比较起来是胜过那些跳大神的,但因为手段上没了传承,便用了不堪的东西,从而沦落为邪道。”
“我知道你意思了,你是想说有人从这些邪道手段里面找出了复原上古巫门的技术?”
“谈不上复原,不过也算是干净的伎俩。”老魔指了指程钧,“你方才去研究过了吧,每一只上面都没什么脏东西。”
他们猎鬼师一脉中称呼那些见不得光的需要“饲养”的阴物为脏东西。
“确实没有,”程钧点点头,“上头的技法反倒类似于‘符箓’或者说‘契约’,但不管是哪个都算高级。”
“所以说,这次人不简单啊。”老魔绕了一圈,又绕回原题:“你出去看到了什么?”
“一个坑。”程钧如实道。
他讲整个过程简单讲了一遍,但隐瞒了自己感受的特殊意念和得到的东西。老魔他们也未曾生疑,毕竟不是谁都能有程钧这种随时随地捡到宝的运气的。四个人研究了一番,最后还是老魔总结:“根据术士界的传言,就我所知的,能参加长老会的基本都是处于顶端的门派或世家的幕后大手的级别。”
“就是说我们要对上九个术士一脉最厉害的人啊。”
程钧故作感慨,“好像还挺有意思。”
“嗯,就你能耐。”老魔依旧是忍不住嘲讽了他一句:“你又不知道他们底细,怎么整个都松垮垮的。”
“大概因为之前看到的都有些弱吧,”程钧摇摇头,“长老会确实看不出实力来。”
确实,无论是钱天还是丢蜘蛛的人,都一般,若非如此,根本不会让程钧一行轻而易举破局。更何况程钧有一种感觉,自己在此处受到召唤,得到机缘,都是瞒过了长老会的耳目的。如此一来,反倒是自己处于暗处,对方处于明处了。
“能知道大概范围吗?”
张清麓突然问道,他一晚上安静着,此刻总算有些反应。
“东皇道应该会有吧?”程钧转头看他,“毕竟是接下了迎接的任务,想来是个传消息的。”
“然后呢……”他掐着手指算了算,“龙虎山的天师府应当不会缺席,毕竟是业界大佬啊。”
张清麓的面色有些微妙的改变,程钧扫了他一眼,并未说破,而是继续道:“神女门会不会出人就不知道了,她们总体算安静。不过天师府如果出手,三清宫就一定不会消停。若是三清宫出动,他们下头的真一脉和太一殿就一定会出现。”
“没错,”老魔点点头,“而且既然这次有巫门,那说不得苗人寨就会来,他们要是来了,北昆仑就不会放任不管。”
“嚯,这么一来好大的架势啊。”
“这些算什么架势,真正要命的还不一定呢,既然这次长老会出动,麒麟山和游方阁说不得都会出现。”
“那还真是传说中的门派呢,”程钧摇摇头,“这几个都混入了世家的势力,彼此密不可分,也不用算哪几个世家会出手了。但麒麟山、游方阁、天师府和三清宫都是真正有传承的,据说可以追溯到上古,如此看来,是不会轻松了。”
“你还忘了一个,”老魔面露严肃,手指叩击桌面,“我总觉得那家一定会来。”
“你是说……”张清麓突然反应过来,“那家不是说永远中立永不出手的吗?”
“是啊,可是除了这家还有什么人有能耐将这些大大小小的势力都捏起来?”
老魔手指在桌上画了个圆,点点道:“甚至连巫门都能请得动。”
“程钧啊,”张清麓这次是真的倒吸了口气,“你真的没得罪过什么大人物吗?”
“………………我知道你们想说哪个了……”程钧闭了闭眼,道:“天外天,不是号称真神仙不管世事的吗?”
“谁知道呢,”老魔冷笑道:“可见你小子身上的秘密,连神仙都坐不住了。”
“好厉害,”程钧突然笑了起来,道:“走了走了,再猜下去人家还没打来我们就先败了。不管是什么人,明日就见分晓,总之不会亏了你们的。”
“记得你今天的大话啊,输了老子要刮你一层皮。”
老魔挥挥手,拖着云渊往堂屋的另一扇门走去。程钧则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出去,再拖着张清麓回另一个房间。
正如他所言,是骡子是马,明日就知道了。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