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九)  

2017-01-15 23:15:2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前一章说的地方是新都桥和理塘。理塘被称为最美的村落,我去的时候正好早上,车子从国丨道出发经过折多山,在靠近新都桥的地方,看到云雾遮盖的理塘,沉浸在整个山谷之中。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九) - 鬼 - 白泽图
 就是这样的场景,云海之下是村落。
前文:
存档:
=====================
九、易碎注意
(265.壊れ物注意)

在别人的地盘自然要有足够自保的手段,以程钧的城府,当然不会天真的认为入了村子就安全了。恰恰相反,原本就是来迎接一场鸿门宴的,如今宴席还没开始就已经来过两轮示丨威了,要说没点自觉,那是断然不能。另一方面,自从进入村落之后,程钧就有一种奇特的感觉,仿佛是一种心灵感应,但更类似于冥冥之中一种指引,让他觉得对此地非常熟悉,非常亲切。那是无法作伪的感觉,程钧不认为会有人有这个手段,能让他刚入此地就中招,所以,最大的可能便是此处当真和他有些牵连。
只是这关联到底在哪里,程钧暂时也感觉不到。
那冥冥之意就如空气云彩一般自然而然的存在,用力去感知也不过如此淡淡的一缕神念,若是忽略,那感觉就变得若有若无的笼在他身上。若非程钧自己可以确定这感知毫无恶意,只怕早就要怀疑自己身上被人动了手脚。
因为寻不出一个缘故,程钧便先去做那要紧事情。他们入住的这个院子,离着村口有些远,似乎已经到了山谷的深处,只是再往里依旧有看不到尽头的村落,这在外头看来只不过小小一片的村子,入内之后似乎另有乾坤。程钧先在院子周围踩了一遍,确定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安排,便用最基础的阵旗和符箓组成一道防护阵法。这阵法只是用来示警,若是来者有恶意,那便会激发第二套阻截的阵力。
这种阵中阵乃是极为罕见的手段,偏偏是程钧的拿手好戏。张家以前也有阵道高手,但张清麓初次见他用这种套阵的时候依旧是吃惊不小。他当时就有些怀疑程钧的传承之道,不过程钧口严,张清麓又懂分寸,故而也没打探出什么。如今两人早已相合,这问题反倒被抛之脑后,左右也是对自己有利的,程钧知道的越多,彼此安全性就越高。
程钧布置完这一层,又在院子里安排了几个关联阵。若是外层阵法的第二层阵力启动,内侧关联阵则能直接发动攻击,虽说都是用一些力量不大的东西布置的,但抵不过阵中阵、阵连阵,这些阵法只需安排妥当,攻击力都不小。乃是一种省钱又有效的方法。老魔曾说程钧这手段一看就是穷出来的,确实有些道理。
待得他弄好这些,外头的天色已经有些灰蒙蒙了。算算时间,差不多快要到傍晚时候。偏偏这山谷之中只有天光,却不见日头,水汽一直弥漫在四周,看似清晰的景色,说不得下一刻就被雾气掩盖了,故而总有些看不真切的感觉。此刻天光暗沉下来,这等看不透彻的感觉便越发强烈起来,一直牵挂在程钧心头的那层冥冥之意反倒有些清晰起来。
程钧心下微微跳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他,惹得他不得不出去看一眼。
“要去便去吧。”
心中有张清麓的声音浮现,这是对方通过风灵兽传递来的信息。想来是因为程钧心思变化过于明显,已经惹得那人察觉到了异常。
程钧回了他一个安抚的心思,也不说具体的,便往那院子外头去了。在他看来,若是这里的人以钱天的修为为分界线,比钱天低的那些若是参加法会的新秀,那自己这里只怕连出手都不用,派一个云渊便足够了。若都是钱天这类的,在二十人以内的话,倒也不成问题。
只是还有一个长老会。

程钧在掂量自己和长老会之间的差距的时候,对方也在重新考虑程钧和他们预计之中的差距。
钱天的消息传得很快。山顶上出去接人的那个钱游鸿回来之后将事情重复了一遍,虽然他为了自己的面子有所掩饰,但听他汇报的那是何等老油条,自然是明白,程钧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不仅说的是真的,连那种轻描淡写的感觉也是真的。
既然都是真的,那就轮不到钱天做主了。以他的身份,在东皇道大约是个人物,但在长老会之前,也算不得什么。不过有一点好,他长期给长老会跑腿,倒也算说的上几句话,故而这关于程钧的消息,也是很快就被加工了一番递送了上去。
“你当真确定对方的修为有你的程度?”
“回张天师的话,确实如此。”
“小钱莫要太看低自己了,若是有你的程度,那也算个人物了。”
“阁老抬举我了,在下并无谎话。”
“你先下去吧。”最初那个声音又道:“来者是客,莫要怠慢了。”
“是。”
钱天退下之后,那暗无天日的屋子里才重新传出声音来。
“张天师似乎对这几人很有兴趣?”
“突然出现的高手,谁没有兴趣?莫非阁老没有兴趣?”
“有没有兴趣再说吧,在场的哪一个对他没兴趣了?”被称为阁老的似乎没太大兴致,只是问道:“另外几人来了吗?”
“麒麟山还没来人,南方那边也没来,不知道赶得及赶不及。”
“一甲子才会出现一次的机会,他们不来就算了吧。”
“阁老这话说的就不够义气了。”
话音落下便有另一个重未开口的调子,慢吞吞插了句话。
“麒麟山的真人来了。”
阁老笑了笑,问道:“听口气,心情不错啊。”
“嗯,去看了眼你们说的人,挺有意思的,往山谷走了。”
他们本来就处于山谷之中,这话一出,显然这“山谷”另有所指。
“随他去吧,外人进不去也看不到。”
说这话的乃是另一人,声音略有几分沧桑却又显得挺年轻的。他一开口,旁人便不再说话,整个房间又安静下来。

而另一头被他们提到的程钧,此刻却当真落在一个“谷地”之中。
那是在村落尽头迷雾深处的地方。程钧出门沿着那村落中间大道一路往前,周围的景色一再重复,他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是因为天色越发暗沉,这才多往前看了几眼,就那么一瞬间,他穿过了迷雾进入了这一片谷地,再看周围,无论是房子还是田野,都消失不见了。
而那冥冥之中牵引他行动的感念之力也变得清晰了许多,仿佛就是为了将他引来这里一般。可惜这意念虽说清晰,却不能表达明确的意思,程钧依旧不知道他在这里能做什么。
这只是一片空地,平整的往下凹陷,凹陷的位置也是四四方方的一块地皮,平平整整低了旁边一米的深度。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占地范围巨大的深度只有一米的坑。一步就能跨进去,偏偏程钧走不进去。
这谷地坑的周围,仿佛有一层墙壁,阻挡着他。
程钧伸手往前,做出抚摸的姿态,并没有试图进入坑中的意思,那手的前方就是一片空气,没有半分阻挡,任由他手指穿过,落在那坑的上方。程钧晃了晃手指,又摇了摇手臂,依旧毫无阻隔。他收回手,往前跨步,毫无意外的撞击在空气墙上。
“有意思。”
这一次他换了个方式,手臂深处,跨步动作依旧,一瞬间原本不曾阻挡他手部动作的坑的上方,也出现了阻挡之力。
程钧试探了一番,心中有数,也不知道对谁说话,开口说道:“让我来就是为了把我留在这边上?”
那阻隔的空气墙并不强大,甚至可谓是脆弱的,程钧之所以不动手破坏,只是因为那阻拦之力中充满了善意,而非恶念。
“既然如此,那便不用我了。”
他又自言自语了一句,转身就走。
身后的迷雾更重了,那覆盖在他身上的意念也显出了急迫的意思。
程钧摇了摇头,转身:“你这样我不明白。换个说法吧,我现在还不能进去,是因为坑里有问题?”
冥冥之意传来欣喜。
“要等明晚?”
依旧是欣喜之意。
“那我为何不能现在就走?”
冥冥之意变得急切了。
“好吧,你有什么要给我?”
程钧这下肯定了,是有东西不能让旁人知道,或者说不能让长老会知道,但明日之后这防护结界会变弱,它就藏不住这东西了,要提前给程钧。
这一次那意念不再变化,似乎是超过了他能表达的程度。不过程钧既然已经知道了缘由,倒也不难。
此处这一层防护之力仿佛阵法却又比阵法来的精妙。程钧曾听说过以前的结界和现在结界有所不同,乃是一种法力构成的空间之力,而不是现在这种单纯的内外阻隔之法,猜测此处应该就是所谓的古老的结界之力。
既然是结界,以他的传承倒也不能猜测。
他伸出手来,用指甲在掌心用力一掐。手掌凹下去露出苍白的色调,随着手指挪开,一缕鲜红从掌心涌出。程钧伸手贴在那结界之墙上,道了句:“给我吧。”
淡金色的光芒从坑的周围慢慢汇聚过来,被周围的白雾阻隔看不真切,但确实集中到程钧手掌之中。
那鲜血留出的地方一痛,随即伤口便凝结起来。
程钧收回手,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只是那道伤口泛着白皮肉绽开,看起来有些严重。而周围那一层阻隔之力,显得更为脆弱了。
“我走了。”
这一次,他转身里开,周围再无阻拦。那迷雾依旧,却笼在程钧身后,将他送了出去。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