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七)  

2017-01-12 23:16:51|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本打算加班却发现资料没带齐于是一怒之下继续更文去了……
前文:
存档:
===============
七、表象
(250.面/表面上的)

“你认识?”
老魔抬头看了眼程钧问道。
“不认识,”程钧和他多年的损友关系,哪里会放过这么好的抬杠机会,转而说他:“一定是找你的。”
“呸,老子认识的人都是精挑细选的。”老魔摇头,一脸不屑,“不找不会说话的。”
“说的好像我会认识二混子一样。”
“张小子认识?”
老魔嘴上爽快了一把,尤不放过,追问张清麓:“以前认识不?”
“我见识浅薄,当真不认识。”
张清麓也是个表面谦和内里高傲,自然是顺着老魔的话,装作自谦又惭愧的模样用方才那人的话损了回去。
“啧啧啧,”老魔转身,又和程钧去研究那周围的空地,一边和云渊道:“你记住啊,开口说人话才有人理会。”
“嗯!”
白发人一如既往的果断又肯定的点头认同了老魔的话,既不抬头也不看那人一眼。
那青年出现的突兀,自然是和此处有关。但这些法会之人派这么个人,用这种方法来接待,想要折辱他们,就有些下乘了。狡猾如程钧,怎么可能顺着他的话去应答。四个人无一例外的选择了无视。
那人站在原地,想到自己趾高气昂的出来却被人无视,心中怒火想要发泄,又总算惦记着那一点任务,知道要将这四人完好无损的带回法会上去,这才忍了下来。又见他们继续在找入口,便冷笑道:“哼,就凭你们这点水平,想要自己进去还不知道要等几百年呢。好好长眼求求爷爷我才有可能进得门去。”
“老猫,”程钧微微皱眉头,突然开口问道:“你在外头接活遇到这种爱装祖宗的怎么对付啊?”
“猎鬼师猎鬼师,自然是怎么爽快怎么处理啊,这还要我教你?”老魔故作沉重的摇摇头,“程钧啊程钧,你活回去了啊,需要修炼啊。”
“教训的是,还请前辈指点指点。”
“这有啥好指点的?”老魔摇头晃脑,道:“用最直接的办法呗。”
话语落下,黑色的灵骨飞出,落在那人的脑袋上,一道暗色的光芒一闪而过,耳边仿佛有巨大的撞击声出现。那人面上一阵抽搐,瞬间便倒了下去。
程钧这才抬头看了眼,又看了眼老魔,道:“狠了点吧?”
“哪有?!”老魔不服气,“刚才那一下是最基础的,难道你挡不下?”
“这倒是……”程钧掂量了一下,问张清麓:“应该没啥问题吧?”
“嗯,就算是偷袭落在身上也是可以抵挡的,不过真被打到了也会有点难受吧。”
“呕……呕……”
张清麓话音落下,那头倒在地上的人便挣扎着试图爬起来。可惜老魔那一下大概是他从未领受过的,当真是在地上折腾了许久,最后也不过是匍匐着。强烈的晕眩感让他站起不起来,欲吐不能。
“啧啧啧,”程钧冷笑道:“果然是会叫的狗不咬人呢。”
“我也会叫。”
云渊突然打断他。
“咳咳……”程钧拍了拍他肩膀,道:“虽然你血脉浓厚,但毕竟是人类,别把自己和这种并列。”
“有道理。”白发人点点头,深以为然。
“呕……”那人听着程钧他们的话,心中不甘却依旧无法起身,只好放狠话,“你们别指望能进门了,回头就有人出来将你们收拾了,直接丢进去。”
“呵……好大的口气。”
老魔摇摇头,不理他,问程钧:“怎么样?”
其实从这个人出现开始,程钧他们原本没有头绪的寻找便有了方向。那人看起来是凭空出现,但其实是利用了一些地利条件。若是没有猜错,这片空地上应该有类似于机关或者阵法之类的存在。寻不到头绪的自然找不到方向,但有了眉目,就不难了。
老魔问得便是这个“眉目”。
“早就找到了。”
“那你还和他啰嗦?”
“难得嘛。”程钧笑了笑。
“已经找到路了?”
这一次开口询问的是张清麓。程钧找到眉目这事情他早已发现,只是见他动作有些奇怪,便一直看着,此刻听他这么说心中了然。
“嗯,知我者清麓也。”
程钧点头,正要解释,就听一旁老魔寒酸他:“别逮着机会就秀恩爱,赶紧带路。说好了啊,你再迷路我就揍你。”
“哼!无知小辈!”
趴在地上的人此刻已经能半跪着撑起自己的身体了,听到程钧他们的话,插嘴道:“别以为能通过术法进去,这里面的门道,若非有专门的手段,是绝对打不开的。”
“你们这些野路子,真当天台法会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那人目光中带着嘲讽,道:“自以为是!”
“啧啧啧……”程钧摇摇头,左脚一步往前,脚尖对着左面的位置轻点了一下,然后退回原地,右脚跨出,“总有些人,坐进观天。”
身后张清麓,老魔和云渊亦步亦趋的跟上。
程钧又一步,右脚往左脚跟前一踩,往后倒退一步,左脚横跨,往左轻点三下,右脚跟上,踏入原本左脚的位置,这才笔直往前,从那地上趴着的人身边走过,道了句:“也不知道是谁,自以为是。”
他足下的路,浮现出一道白色的云雾来,仔细看去,仿佛是远处山谷中的雾气弥漫过来,遮盖了这地面。随着程钧的走动往前延伸,将跟随在程钧身后的张清麓等人都遮掩进去。
那人一开始尚未发现端倪,此刻见程钧依旧不紧不慢脚步奇怪的踩着地面,突然明白过来,目露惊恐之色,语调都有些异常:“你……你……你怎么……怎……”
“怎么可能发现开门的途径?”
程钧脚下不停,嘴上笑道:“这么简单的遁甲术,也就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才当成宝的秘而不宣。”
话音落下,程钧已经站在先前的对立面,脚下一片白雾弥漫,已经看不清他的步伐了,但此处也不再是空地一片,而是投射出一座村落的模样来。隐隐约约浮于白雾之上,仔细看去,却发现这村落乃是虚幻的,仿若镜面。
“门开了,我们就先走了。”程钧转身,往那白云村落的幻境一角行去,“下次记得告诉你家长辈,你这种货色,是不能出来做迎客的。”
话音落下,四人已入白雾。随着他们身形消失,那白雾也渐渐散开,此处又归于平静,山顶之上空空荡荡唯有草甸和一个半跪伏着的人而已。

程钧他们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站在真正的山谷村落之中了。
这是一个充满了古老而原始气息的地方,简陋的房子落座与空地之上,似乎并没有什么规划。都是颇为低矮的民房,式样也是极为简单。大多一进一出,烟囱管、草垛顶、黑泥墙,周围是田野和空地,远一些的地方有林子,看不到尽头。目力所及似乎是被周围的山包围着的一块谷地,真正走进去,却令人觉得极大。
“这是哪里?”
张清麓打量着周围,总觉得有些违和感。
“记得上面看的时候一片云海吗?”程钧伸手牵着他的,手掌中传来一阵凉意,“我们在云海之下。”
张清麓转头看他,毫不掩饰眼中的惊讶。
“这里有个阵法,和上头联通,颇为古老,我试了一下,果然可行。”程钧大致解释了一下,“只要穿过阵法,就能直接下来了。否则应该是没法进入这里。”
“小道友好生了得,没想到如今的新秀之中也有对阵法精研的人。”
程钧早就发现有人窥视,却不想这人倒是正大光明从前面来迎他们。
这山谷中的村落有浅薄的水雾弥漫四周,虽然不妨碍视线,却又折射光芒令人看不透彻的感觉,想来也是阵法作用。好比此人开口之前,程钧虽然能感觉到却寻不到,而这人,此刻正站在他们跟前三米开外的位置,若是要攻击,几乎是防不胜防。
“在下是东皇道钱天,忝为此次东家。”
来人四十余岁的模样,一脸和气,倒不像个术士,颇有几分生意人的模样,和他的姓倒是匹配得很。
“程钧,受邀而来。”
对方客气,程钧也客气。
“久仰大名,”钱天也不知道是客气还是客套,热情万分得迎接他们:“等候诸位贵客许久,请随我来吧。”
他也不提那迎接程钧的青年何在,也不问程钧是如何打开这入阵之门的,只是一摆手,引着他们入那村落中去。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