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风雪归·其二(三)  

2017-01-11 23:29:5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决定这个和邀请函交错写,这个没多久就要完结了,重点的部分今天已经写了。【其实是因为我忘记我本来想写什么的了……_(:зゝ∠)_
【工作忙到昏天黑地已经想昏死过去偏偏这种情况下特别有写的欲望的我真是作死无极限了……
前文:
存档:
=====================
三、逆意
(360.逆)

三日时光,于凡人都匆匆一瞬,何况是神仙。程钧与张清麓两人便呆在这巨大而空旷的寒玉山中,感受着虚耗时光的乐趣。
那是真正令人觉得有趣的消磨方式。光阴无限,岁月匆匆。凡人寿数不过百余年,已经能有光辉灿烂的一生,有那重若泰山亦有那轻如鸿毛,循环往复,复杂而简练。修士数百载岁月,于他们看来也不过匆匆一瞬,修为若是不上去,转瞬又要落下凡尘堕入轮回,之前风光无限之后永不再见。这两者对比之下,竟分不出那岁月给人的到底是厚礼还是刻薄。
正所谓天道至公,时间亦是至公。
给了凡人短暂的一生便同时给予他们复杂而繁琐的生命;给了修士明彻大道的天路,便同时抹杀了他们享受凡尘的乐趣。数百年岁月甚至比不过凡人匆匆数十载所得。
这是何等的对立又是何等的合情合理。
程钧与张清麓便在讨论这里头的玄机。
在天台之中,讨论天道大义。不说这论道之法,便是这境界便更容易接近天地大道。
因为这里是天台,是感受了无数大道之后凝结出道玄果的天台之中。
程钧与他出行,理由便是感受“道境”。悟道之法大多要入凡,便是感受那凡人的复杂和劳碌以及丰满的年岁;而不是在漫长却又重复的日子里一日日的空耗。他们两人修为速度快,对于寻常修士而言近乎于传奇。三百余年便合道成功,站在天下修士的顶尖。尤其是程钧,更是在天台一战中突破境界,一步登天。
相对而来的,便是那修为上的感悟的欠缺。这点于程钧倒也不算大问题,毕竟两世为人,九百年的大修和三百年的地仙,怎么说也是活了千余岁月,到底是心性坚忍之辈。
但对于张清麓便有些麻烦了。问题在于合道的时候,张七用镇压之法给他强行突破换来了大道境界,也留下了隐患。
这事情张清麓一开始就知道,选择在他,后果自然一力承担。只是程钧不想让他就此错过大道。
若不能登顶,合道又有何意义?
程钧和他说的时候,张清麓面子上是认同的,行动上却显出了不以为然。不是他不想,而是木已成舟,无力更改。于是程钧便引出了这一场所谓的悟道之行。
他们从蓬莱转向灵山界,与燕云擦肩而过,折转北上,穿过奉天,入了北国,更深入极北之地。这一路行来越发人烟荒芜,要说那入世感悟,反倒是离得远了。
不过程钧无所谓,张清麓便也不揭穿。两人仿佛另有默契,对这等随心所欲又不曾有背负的游走,非常喜欢。
在北地寻到的山魂是一个惊喜,张清麓可以将它作为是意外。只是此刻入得寒玉山来,他终究是无法自欺欺人了。
程钧为此准备良久,想来也不是什么小动静。
张清麓用这话问他的时候,没想到程钧却摇摇头,道:“动静是不小,不过不是我的,是天地本身的。”
两极元磁每年都会有一次变化,这变化随日星的改变而出现。传言极北之地和极南之地都一样,为冰雪覆盖,终日风雪交加,不见阳光暖意。因为地势特殊,一年之中往往半年日光晃晃,半年暗夜笼罩,被成为极昼和极夜。而当日夜交替的时候,便是这地极之中元磁随之更替的时候。这元磁点会在日夜交替的那一天,将元磁之力从内敛到外放,待得日夜稳定了,再重新收敛回来。
他们要等的,便是这一昼夜的交替时光。
“你说这元磁之力变更,岂不是天地之道?”程钧笑道,“以我目前的修为还没有更改天地大道规则的力量,所以只能利用不能掺和。”
“还好掌门还是冷静的,”张清麓笑了笑,“我还道你当真要转换这元磁之力呢。”
程钧说到两极变更的时候张清麓便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张清麓身上的镇压之力来自于张七的镇山碑。自己合得道里头还有别人的感悟,乃是大忌。而这地磁之力的喷发便是洗练的机会。至于张清麓的剑阵,因五行金气更容易受元磁之力的影响,故而在地磁爆发之时只需利用得当,便能将剑阵中的镇压之道给剥离出来。
“可有把握?”
“自然是有的。”
关于这方面,两人也讨论过不少,张清麓也有自己的打算。既然有这等好机会,又有那山魂在手,倒也不怕最后剑阵损耗。
“如此便好。”
程钧看着他的眼神明亮,张清麓忽而觉得心中沉重,不知为何便开口问道:“你可要行那事?”
俊美青年闻言一愣,随即仿佛明白了什么,嘴角微弯,道:“我倒是想抱你,不过不是这个名堂。”
“有何区别?”
张清麓意外于程钧的推拒,又似乎想到了什么,垂头道:“这不够了断因果?”
“我并无此打算。”程钧摇摇头,“之前见你郁郁,我还以为是我的做法有问题,原来是想岔了。”
见张清麓沉默,程钧自顾自说道:“不知为何你会有此想法,但与我而言,从未想过要与你了断的事情。”
“天台之后不过是完成了我们最初的约定而已,但我等关系又岂是一道约定而左右的?”
“你问我有何区别,我问你,”程钧顿了顿,“若当真是可以以此为交换,你心中可坦然愿意?”
不,并不愿意。
即便是心思尚未明朗,张清麓也知道,自己心中郁结源头之一便是如此。
“我想抱你不过是因为喜欢你而已。”程钧言语平静,将那话重提,“只是清麓从来都以为,这不过是交易。”
这话是他们最初确定关系时候说过,程钧本以为百余年过去了,想不通的事情早该明白了,却不想修士对大道通达的另一面,便是情心上的自我不明。
“若当真不是交易,为何要用心至此?”
张清麓微微皱眉,袖中山魂波动清晰可感,山外地磁浓郁凝厚,无一不是程钧的用心。
“自然是喜欢你,”程钧笑道,“不怪你不信,其实我也不信。”
他话出口,张清麓的神色便黯然了几分,这话也算是意料之中。
“不信你当真愿意与我相伴。”
程钧转头看外侧的深海,墨蓝中有点点光芒,仿佛星辰之海坠落此间。
他道:“张七……前辈出现后,你的心思便从蓬莱移开了。”
“我还以为这比较合你心意。”
程钧闻言哂笑不答,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除了隐患你便能大道无忧,若不消除,帝君之位渺渺万余年之后依旧免不了轮回之路。”
“我想你与我一同飞升,”程钧转回头来看他,“而不是泯灭于这尘世间。”
张清麓眸中神色闪动,终于明白程钧的言下之意。
对他各种宽厚优待,不是为了那所谓的终结因果,而只是为了解除他身上的枷锁。
“费心了。”
“所以说,这里头,差别很大。”
程钧又把话绕了回来,张清麓却摇摇头,道:“差别大不大,也不过你程钧一张嘴的事情。”
“如何?”程钧问道:“信不信?”
张清麓点点头:“自然是相信的。”
正因为不怀疑,才会毫无异议得跟着程钧一路北行。只是那灵犀一点,到底还是说破了。
“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说,”程钧想到想自己的道藏和玄府的传承,笑道:“待得你到了陆地神仙的境界,我便能说了。”
“好大的秘密,”张清麓心中明白,“你那道途根基敢说我倒是不敢听了。”
“那可由不得你了。”
程钧笑了笑,突然伏身靠近他,唇落在他嘴角,温软的触感让张清麓身上微微一颤。
“其实挺想抱你的,不过现在当真是没了情趣了。”
这两人何时有过疏远?即便是心中有不确定,身体却依旧相互依恋着。
可惜正如程钧所言,已经不合适了。
寒玉山中的光芒由强转弱,顶上的蓝天变得沉重起来,铅灰色的雾霭之气弥漫寒玉山外,昼夜更替开始了。
海水如沸,翻涌起来,强大的元磁之力绕着元光寒玉山体,一层层将那天台包裹起来,逆意流转。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