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邀请函(六)  

2017-01-10 23:03:02|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出门了……找路了……【今天字少点……
前文:
存档:
==============================
六、空地
(221.原っぱ/空地)

从法会约定地显现,到程钧他们真正准备出发,中间又隔了两天。
这次倒不是什么最后的准备,而是三个人在讨论到底怎么去。因为这个问题和云渊没太大关系,张清麓又觉得如何都可以,所以说白了,这件事情意见不一致的,只有两个人。
程钧觉得开车去不错,正好领略一下沿途风光。老魔则建议飞机过去,理由非常直接:让你开车过去搞不好到下个月都未必能到。
这种直戳痛脚的反驳,让程钧非常不服气,于是两个人在能不能让一个路痴开车的问题上白白浪费了两天。最后还是张清麓表示,再不起程就要来不及了,这才匆匆忙忙打包了许多东西准备出发。
至于争论到最后也没一个结果,但四个人还是决定开车出发。因为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飞机托运铁定会被踢下来的。谁也不想出师不利,没到地点呢就被人缴了武器,故而最后还是开着他们那辆大型吉普,沿着高速公路往蜀地出发了。为了避免程钧在路上浪费太多时间,这开车的事情从一开始就说好了必须有两个人同时处于“状态中”,一个开,一个指路。
不过这个事情实在是损耗精神,而且还是浪费两个人的精神,所以最后开车的任务反倒轮到云渊头上。妖物血脉的作用让他体力远超寻常,精神力也足够强大,加上本身辨识方向能力出众,确实是个好路导。
于是空出手来的程钧在车上还给自己又炼了一张符,也是遮掩气息的。不过和张清麓那种遮掩身体气机的作用不同,这一张是遮掩修为的。在他闭关出来之后两天,程钧这一次的修为增长就稳定下来了,比最初预计的三成略少一点,却非常凝实。
这等修为增长,在寻常人眼里看不出什么,但是在同样有修为的人身上就显出不同来。老魔首先对他的进展表示了不满。不是嫌他修为不足,而是觉得他进展太快。仿佛黑夜中的皓月,寻常人无以争辉。若是如此出行,不仅容易让同道警惕,也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张清麓则给他理智分析了一番:程钧往日修为已经比他这个年纪的人应有的来得深厚了一倍,加上他斗法手段丰富异常,以至于一般术士都没法和他过招三十以上。放在寻常传世派系中,也算是中流砥柱的等级。而在这个基础上又增加了三成法力的程钧,则相当于世家中不能轻易出手的老怪物们。这种人,用老魔那句“太醒目”来形容简直是太轻巧了,应该是惊天动地才对。
“你若是不想刚进门就被人塞入圈套陷阱,就最好把自己的修为压一下。”
张清麓对他说的时候,甚至于都给他想好了几个办法。毕竟他出自世家,这点手段还是有的。可惜程钧没给他机会逞能,而是少许研究了一下就用了最简单的方法:符箓。
程钧给自己弄了一套符纸,一共七张,连起来正好封锁身体七大穴窍,让人觉得他气息不稳,修为虚浮。若是只用几张,可以让人感知到他大部分实力,但不妨碍程钧动用自己全部法力。
老魔听他说明这符箓的用处之后忍不住大笑起来:“你这是准备直接去坑人了吧。”
可不是么,这法会中人对程钧的了解依旧处于寻常处理“猎鬼师”工作中展现的程度。那原本就不是程钧真正的实力,何况道听途说总会把听说的内容打个折扣的。程钧用了一套符过去人家一看,真元虚浮,显然是用巧了,自然就会看轻他几分。到时候再算计程钧就不一定会一下动用全部力量。那真要是打起来,就妥妥的吃亏了。
这事情看起来不太厚道,但那天台法会显然是个鸿门宴,程钧这么做也无可厚非。只是他这招实在有些阴险,显然从一开始就抱着要坑了对方的念头,这手段就不得不说他狠辣了。
对此张清麓倒是很赞同:毕竟龙潭虎穴,还是下手狠一点好。
这一行人在吉普上颠倒了两天两夜,终于在第三天傍晚的时候到了邀请函上指示的范围。
也只是地图的范围。这份地图异常奇特,在目的地的外围,所有的道路和标示都非常清晰,而越靠近法会所在,那路面的标示就越发简单,到了后面,大片大片的空白面积,只剩下几条曲曲折折的线,指示着最后的方向。
这样的道路,莫说云渊,就是给老魔也未必能走得下去。程钧见状果断夺回方向盘的指挥权,对众人道:“还是我来吧。”
“你行不行?”
前路茫茫如今认不认路也无所谓了,只是老魔对程钧寻方向始终抱着一份不信任,还是要多问一句。
“行不行看它才知道。”
言罢,程钧手指一点,那邀请函之上一道白色光芒闪过,金色褪去,纸张重新褶皱起来,还做一只纸鹤的模样,从车窗飞了出去,停留在车前一尺的地方,缓慢闪动着翅膀。
“原来还是个导航。”老魔吐槽了一句:“那你不早点用。”
“大路上你弄个纸鹤在前头飞是嫌不够太平吗?”
程钧一边开着车一边与他斗嘴,而那纸鹤依旧不紧不慢的飞在车头之前。车速快它也快,车速慢它也慢。
蜀地多山,山中多雾,雾中曲折,山路难行。程钧开着车跟着那纸鹤,在盘山公路上绕了一圈又一圈,绕到后来连云渊都辨不得方向了,终于开出了那连绵不绝的山雾。
眼前是一片开阔的山顶,道路依旧曲折,盘山而建。身后是上山的路,一侧是山壁,一侧是悬崖;眼前是下山的路,一边是山涧,一边是绝壁。唯独脚下,莫名有一片空旷之地,极为开阔,极目远望乃是云海涛涛,如白色波浪在山间翻涌,周围山头耸立,只露出尖尖的山巅,整座山都埋在那白色的云海之中。
纸鹤到了此处就停下了。
程钧用法力催动了几次都不见变化,这才将它拆了,还原成邀请函的模样。果然,再看那地图,法会所在地的那个原点正在微微发亮。
“怎么?”老魔探头看了眼,问道:“这就到了?”
“看来是到了。”程钧点点头,又查探了一番周围,确实空无一人。
“一片空地?”黑发少年声音里透着古怪,犹豫道:“程钧,你该不是得罪了什么人被人耍了吧?”
毕竟天台法会十年一次,去的也都是有传承的人,怎么就轮到程钧了呢?
“作假到弄出这么一份邀请函,也挺下血本的。”
程钧甩了甩手上的金色纸张,又催动了一道法力进去,依旧不减变化。
“是真的。”一旁的张清麓替他解释了一句,“邀请函上的花押是无法模仿的。”
十年一次的法会他虽然没参加过,但见识过。邀请函不假,花押更不假。那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地方的入口,被人为遮掩了。
“哼,算是有点眼力。”
一个陌生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程钧转身,那原本空荡荡的地方,突然站了一个人。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