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321.睫毛の先の…/睫毛尖……  

2016-10-09 23:26:3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天冷了就是有灵感……今天这篇我就挺喜欢……
看起来就是落凡梗终于在搞正事了的样子~(咦……
存档:
============================
321.睫毛の先の…/睫毛尖……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进入北地之后,昼短夜长,刚刚过了申时,天色已入晦明。地面湿滑,霜冻处处可见,一路行来人丁稀少,即便是官道上看到几个零星的影子,远远地看到他们这一队人马过来,也多得更隐秘些,似乎生怕一不小心就丢了性命。
张清麓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周围,脚镣和枷锁的重量让他走不快,但也不算妨碍太大。他如今虽说道体自封,但根基犹在,这点凡人的刑具倒是对他产生不了什么负担。但这队伍之中死亡之气太重,前后押送的人身上血煞之气浓厚,让他颇为不适,身体在这等污浊的环境之下,到底是一日不如一日,显得更为孱弱了。
不过这也不扎眼,毕竟带着这厚重的东西,走了几天几夜,就算是壮汉都也倒下了几个,何况他这个白面书生模样的。或者应该这么说,他早该倒下了,如今居然还撑着,反倒显出些不同来,连带着押送的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一样了。
这几日他倒也不是全然无所得。他们这一队人马从泰昌城外出发,部分是被牙人贩卖的,部分是假借黑市交易的奴隶身份,还有部分则是类似于他,表面上是流离失所的平民,因着失去了官府的保护,流浪在外尚无居所,一不小心被贼人打了秋风,就这么不明不白的陷入了人口交易的黑幕里头。这一类里头最多的乃是老弱妇孺,倒是他这等书生甚是少见。至于其他一些人,反倒是什么身份的都有。但正因如此,那些买卖途径来的人身子更弱,死在路上的更多,甚至连一些妇人幼子都活得比他们好些。自然,这里头也有些原因,在于押送之人下手选择不同。
青壮年血气方刚,就算一时落难也容易出头顶撞,故而这鞭子和镣铐就比旁人更重一些。反倒是妇孺之徒,胆小怯弱,活得更长久些。
大抵不过是林选弱桑。
正如张清麓所用的,不过如今看来,也差不多了。今天一整日走下来,旁边已经有人骑着马从他身边溜趟好几次了,显然已经想对他下手了,只不过尚未寻到借口罢了。而且,时间也差不多了,过了今夜,就要出大梁地界,进入北蛮冰原了。
算算时日,程钧也差不多要动手了。他留下的线索虽说极少,也足够程钧用得了。只是不知道,今天最后一夜,能不能看到正主。
思及此处,张清麓抬头张望了一下,周围依旧是没什么变化的荒原景象,前后左右的人都被枷锁压得直不起腰来,大多都弓着背拖着脚镣慢吞吞走着。更远一些的地方,隐约似乎有别的人马,但因天色有些暗了,距离也有些远了,到底看不清楚。
“看什么看!”
风声从脑后袭来,那是鞭子划破空气的声音,下一刻便落在了张清麓的背上。神仙道体到底是给他多了一层缓冲,鲜血和火辣辣的痛意同时冒了出来,张清麓故作踉跄倒了下去,正好躲开了第二鞭。只是尚未等他再有变化,又有第三鞭的声音落下,张清麓堪堪抬手一挡,那鞭子落在的枷锁之上,只是末梢擦过他的额头,落下一点猩红。
动手的果然是白日里已经在他边上走了几次的那看守。这等人的心思倒也好猜,不过是底层之人看不顺眼他所扮的书生身份,如今捡了机会出口气罢了。倒也不算针对他,对的乃是所有具有读书人背景之人,张清麓不过是赶趟子凑巧了。
还好那人还来不及再有动作,这里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前头领队之人的注意,快马过来拦住了那人,呵斥道:“做什么?!”
那人说的乃是蛮语,张清麓之前在泰昌府的时候找了个先生学过几日。虽说是皮毛功夫,寻常人断然也就是图个新鲜,但他何等身份,即便落凡了依旧是过目不忘,自然早就烂熟于心,此刻也毫无半点障碍就听了个分明。
那抽人的北蛮子一口碎骂指着张清麓,说他贼眉鼠眼的不安分。张清麓装作受伤起不来,心中暗道,还好没让程钧听见,否则回头得扒了他一层皮还要开膛剖肚才解气呢。
那带队的朝地上看了眼,又仔细瞅了瞅张清麓,才用大梁话喝到:“那个书生!起来!若是走不下去,回头就砍了你。”
张清麓故作惊恐,借着旁边人的搀扶抖抖霍霍站了起来,又缩在一旁,那带头的看已经没事,便不再计较他这头,反倒对着那抽人的嘀嘀咕咕说了一大通话,听得张清麓都心中生疑。
那人说的乃是“大王喜欢这种读书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回头打烂了脸小心你的性命。”
北蛮五族,各有王室。但如今五族纷争不断,各家王族战乱之中有些已经自身难保,当下还能有这等声势浩大强抢梁人习俗的,也不过是北熊族和冰鲲族人罢了。只是冰鲲族驻地乃是北蛮冰原最深的极北荒原,要说深入大梁到底有些鞭长莫及。
所以……果然是拓巴哲么。
张清麓这番遭罪,最终也不过是为了打探如今在大梁边境闹出各种骚乱的正主,还有他们真正打算的是什么。如今也算是功德圆满,就差回去的那一口气了,希望程钧能赶得及。
所有的期望都落在子时,那是他们约定好最后的底线。
在到达营地之后,这一队剩下的十几个人就被统一关押在一个简陋的大帐篷里。虽说皮革粗糙、四下漏风,但到底是头顶上有个盖头,也算是可以挡风避雨了。张清麓装作受伤不耐的样子躲在角落里,人靠着帐篷的一根支柱,做出闭目休息的样子,却是借着假寐来听外头的动静。
蛮子们奔跑不定,呼喝声声,说的是前头冰原上出现了一个雪溶洞,面积太大,深度又不可见底,除非是绕过去,否则直行马队颇有难度。
张清麓晓得程钧已经动手了,心下大定。果然到了子时,身后突然传来暖意,一双手贴着他脸颊,将他眼睛整个覆盖,耳边则有呼气的温度,极小声的传音入密之法,问道:“如何?”
正是程钧。
“尚可。”张清麓点点头,感觉到自己的睫毛尖蹭在程钧的掌中,自己都觉得有些痒意。果然程钧手微微用力在他眼皮上一压,这才放手替他松开枷锁。
那沉重的似乎无法摆脱的铁链和木枷,被他轻轻一掰就悄无声息的碎裂开来,落在地上也没什么动静。反倒是脚上精铁铸造的镣铐花了些功夫,最后还是程钧用了一手开锁的本事才算解决了。
张清麓在一旁看着有趣,笑道:“九爷日后不打仗了也算有一门手艺可以混饭了。”
程钧白了他一眼,就算在夜色里也看的出他面色并不好看,张清麓心中一紧,问道:“安排有差池?”
“没有,”程钧和他躲在暗处,此刻借着夜色的掩护慢慢往外挪动,一边回他:“是我出手晚了一步,让你伤着了。”
“无妨。”张清麓笑道,这点皮肉伤本就在他算计之中,算不得什么意外。
程钧不言,看了他一眼,突然压着他后脑勺用力亲了上去。张清麓一惊,正要挣扎,又感到他舌头往自己牙关上一顶。大约是太习惯了,张清麓顺势就让他顶了进来,这才发现乃是一枚药丸。入口甘苦,清淡的药香之中有着依稀熟悉的味道。药丸外层早被程钧津液化开,已有淡淡的药力渗出,顺着食道往下,散入全身,带起一阵暖意。
“含在舌下。”程钧吩咐道。又见他背手往后一扯,那本就破烂的帐篷蒙布就无声裂开一道口子,正好够一人出入。程钧一把揽着张清麓的腰将他抱起,抗在肩上,身子飞速往后一缩,已经退出那顶帐篷。
外头夜黑风高,虽说有地面的反光,但因为没外界光源,到底是暗沉沉的。张清麓飞快打量了一眼,发现整个北蛮营地都黑灯瞎火,也不见什么巡逻之人,惊奇道:“你都解决了?”
“引开了而已,”程钧道:“他们不想绕行,就要多费些功夫。”
“那天坑果然是你的手笔。”张清麓已经被他放下,如今半抱在怀里,勾着他脖子,平齐了好说话:“也不至于如此安静。”
“他们图清净,在所有的俘虏口粮里掺了药,打算明日把你们都塞箱子里送冰原深处去。”程钧边说边跑,身手极快,往北原西面的山丘里跑去,“我也不过借势而为罢了。”
“嗯……”张清麓略一沉吟,问道:“你……”
“解药我也放了,但到底谁有命跑出来谁没命跑出来,就看天意了。”程钧越过几个暗桩勾子,总算出了那营地的范围,又道:“你可别说心软到要我去救所有人。”
他们两人都是杀伐果断之辈,往日修仙路上也从未有过心软的时候,程钧自然不希望此时横生枝节。他能给那些人留一些后路,已经是存了凡人的善意了。
“可惜不能多添些乱子而已。”张清麓摇摇头,已经明白程钧所想,解释道:“如今这一回去,只怕又要等好久才能抓到机会。”
“怕什么,回头我去给他们添些彩头,保管让他们记得牢牢地。”
程钧嘴一撮,风声呜咽低沉,仿佛卷地而过,张清麓一惊,便已看到身边多出一头白狼来。
“我养的,”程钧伸手拍了拍那站着近乎大半个人高的野狼,道了句:“坐上去,它能带你出去,我去去就来。”
“留拓巴哲一命,”张清麓趴在狼背上,扯着程钧袖子道:“唯有这个人,必须在战场上杀了!”
拓巴哲乃是他们目前布局之中一枚重棋,不仅要用他来搅乱北蛮五族,更要将他这个北蛮子心中的不败之王斩杀在战场上,才能真正让北蛮溃败再无重来之日。张清麓为此筹谋许久,自然不许他死在这等不彰显的情况下。
“放心吧,此人乃是这一次的杀戮之道的归宿,更何况他身后还有个高人需要引出来,我自然不会太早下手。”
张清麓闻言点点头,这才随着那野狼离开,往那泰昌城方向行去,至于程钧所作所为,他倒是不担心。程钧本就不会失手,想来那战果,只怕等他到了泰昌城,消息早就传开了吧。
毕竟是大梁战神之名,断然不会辜负。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