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九州天空城 刃逸] 摄政王的侄子养成日记-番外(三)  

2016-10-08 23:32:30|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这章手感不对没写好……其实正文是皇叔养侄子日记,番外应该是侄子调丨教皇叔的记录……这么理解一下大概会好点……
手癌党写完没修……
大概剧情又被我拖延了许多……
_(:зゝ∠)_
正文:
番外:
存档:
========================
三、

风刃早上醒来的时候,自己的衣服还被压风天逸的身下,而对方整个人则趴在他身上,脑袋埋在风刃的怀里,睡得颇沉的模样。
现任羽皇一时间没了主意。
寝宫外头有宫人走动的声音,房里的亮度显然已经到了往日该起床的时候,但眼下自己怀里的人,让他没法直接推开。
他还记得昨夜里风天逸的那双眼睛,那眼神中说不出的离别苦。那一瞬间的心软已经提醒了风刃,自己对这个侄子,哪怕是尚未明了自己心意的时候,都是疼爱到骨子里去的。
心有不舍便难以做决断,风刃如今一反常态的犹豫不决。
于伦理已悖,于感情已陷。
垂眸去看那熟睡的人,难得呼吸平稳,眉宇间愁色已然清减许多,看不见眼底隐藏着的压抑,这毫无防备的面孔倒是符合他如今的年纪。只是那一头白发,散落了半个后背,在逐渐明亮起来的日光里,亮晃的刺眼。
“陛下。”
宫门外传来裴钰的声音,惹得风刃微微皱眉,正想暗示他安静,却感到身上的人动了一下。
再回转目光,已经对上一双碧蓝的眼睛。
“皇叔醒了怎么也不叫我?”
他似乎尤有几分睡意,又挣扎着要清醒。
风刃换了个姿势,将他脑袋挪在一旁的枕头上,顺着那一头长发抚摸着,道了句:“还早,你再睡一会儿。”
“也是,差点忘了皇叔还有早朝。”
以羽皇的作息时间而言,此刻早该起来了,但他已经在外散漫了十余年,又推了这沉重的担子,此刻懒懒散散的竟有一种说不出的轻松感。
“皇叔……”风天逸的手抓着他袖子,人却未动,道:“我等你回来。”
如以往一般。
言语未及,情已达。
风刃看了他一眼,谈了口气,将身上的外衣褪下,盖在他身上,才道:“放心吧。”
他也不是什么言而无信或者畏于人言之辈,难以跨过的不过是自己的心障。但心结再重,比不过眼前人。
风天逸闻言嘴角带起一抹笑意,随即闭上眼睛又睡了过去。他在外消耗太久了,如今万事放下,总有一种昏昏沉沉睡不醒的感觉。风刃也曾让薛襟给他仔细检查过,都说是因为精神消耗太多,如今正是休养的时候,只需要让他保持心情安定宁和就能恢复。
安定宁和?
风刃当时便了然,这薛襟只怕也是被天逸给使过手段了,虽说是实话,不过真正的重点,乃是风天逸本身的精神需求。
他的需求倒也不多,就是风刃给起来有些难。
早朝之后的时间大多用来看一些折子和各地的传报,风刃也喜欢看一些风物志,收集的多了,看起来也没了时间倒也不觉得寂寞。只不过现今也轮不到他偷闲了,安坐下不多久,宣勤殿的宫人就来请了,说是殿下等着。
风刃眉头皱起,正要转身唤人,就看到本来随侍在一旁的裴钰悄悄退了出去,书房内外一时间除了他和那宣勤殿的侍从,竟无第三人。
好你个裴钰!
羽皇心中暗骂一句,终究是犟不过,丢下手中的折子,打发了那侍从先走,自己又拖延了片刻,到底还是去了。
“我还道皇叔又逃了。”
风刃进来的时候,风天逸正在收拾桌上的生切十二品,见他进来,停了手中动作,微微一笑道了句:“差点又要浪费了这些。”
“你尚未用膳?”风刃在桌边坐下,见他碗筷都干净着,随口问了一句。
“皇叔不来,这吃起来也没意思。”
风天逸替他倒了一杯清酒,又给自己斟上一杯,端起来正要喝,却被风刃拦下来。
“皇叔?”风天逸举着杯子,感受到风刃手掌盖在自己手背的温度,心情极好,问道:“何意?”
他今日穿了一身白衣,金银丝掐绣的暗纹盘了一身,在阳光下隐隐生辉,里头着了淡鹅黄的袍子,衬着面上多了几分红润的气色,此刻睁着一双湛蓝的眸子,歪着脑袋看着风刃,竟显出一种少年的风姿来。
风刃心中一紧,手僵硬了数秒才从风天逸手中取过杯子,放在一旁道:“薛襟说了,以你现在的状态,不宜饮酒。”
“也好,皇叔说了算。”风天逸没半点坚持,只是伸手将风刃面前的杯子也挪走了,才笑道:“皇叔陪着我就行。”
风刃由着他去,也不说话,见他精神确实比前几日好了些,心中也放下一点担忧。
两人随意吃了点东西,风刃才道:“关于你的翅膀……我有些想法……”
“皇叔是想说帮我重新凝翼吗?”风天逸似乎早已知晓,道了句:“倒也不是不行。”
他只是被聚灵丹强行摧毁羽翼,但曾经没有的翼孔已经存在,再要凝翼也不是不行,不过是稍许困难一点。
“聚灵丹摧毁的羽翼,无法用星流花粉来催生,但是宁州羽族有月华凝翼也有鹤雪团的凝翼术,”风天逸笑了笑,“只不过……”
“……只不过你现在的状况,这两者都不合适。”风刃将他剩下的话说完。
这两种方法都需要强大平稳的精神力,风天逸不是没有,而是拒绝。只要他自己没有这个想法,就算有足够的力量,也无法凝翼的。他既然知道得如此清楚,想来这十年之内,未必没有别的尝试。
“皇叔果然是明白的。”
风天逸虽说是笑着回他,眼神却存着凉意。正如他知道风刃在想什么,风刃也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是不回应罢了。

一顿饭吃得看似平和,谈话也不了了之。风刃之后也未曾离开宣勤殿,裴钰已经差人将他的折子和书册都送了一部分过来,自然也断了他的借口。
或许正因如此,风刃倒也自在了许多。甚至还和风天逸手谈一番,自然,结果是输了。
待得晚间的时候,依旧如前一日,风天逸将那册日记递给风刃的时候,笑得如同偷了腥的猫儿,带着一抹狡诈。风刃这才想起,这日记昨晚是被他随意丢在桌上的,早上醒来却已经不见了。他当时未曾注意,想来是风天逸收了起来。
所以自己这侄子,是一晚上没睡,看着自己吗?
风刃也不揭穿他,只是依他所愿,继续读了下去。看着自己过往的日记被揭露在人前,到底是有几分尴尬的。偏偏风刃也知道风天逸早就将这册子翻来覆去不知看了多少遍了,如今这般折腾,只怕是另有目的。
“皇叔……”风天逸听他读到一半,笑道:“你第一次带我飞的时候,我就很喜欢你的翅膀。又大又漂亮,当时就想,以后要是能和皇叔有一样的翅膀就好了。”
风刃本想说你金色的羽翼更好看,却又想到如今的风天逸已经飞不起来了,心中又有苦楚翻腾,一时间开不了口。反倒是风天逸,转身趴在他怀里,双手勾着风刃的脖子,问道:“皇叔,让我看一下吧?”
紫金色的羽翼在黑暗中展开,从风刃身侧包裹过来,几乎将风天逸整个拢住。
他的手在羽毛上拂过,小心翼翼的,最后揽着风刃的腰,去触碰他背后的翼孔。
“皇叔的羽翼依旧是这么好看,”他笑道:“你当初怎么狠得下心来要给我。”
“若是你答应,我现在也能给你。”风刃抱着他,声音在他头顶响起。
“我不要。”
风天逸摇摇头,又突然抬起身,迅速凑上去,亲了风刃一下,唇和唇触碰的瞬间,裹着两人的羽翼颤动了。
“皇叔这么大方,不如把自己给我吧。”
风刃听到风天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脑中却一片空白。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