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人渣反派 柳沈]落花绮罗路(十)  

2016-10-07 17:00:56|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走剧情了……我知道但凡开始我走剧情这就没啥热度了……_(:зゝ∠)_
前文:
存档:
=====================
十、店

丰土镇乃是两县相邻之所,原本就热闹。后来又逐步摊上了通商这条道,整个镇子人来人往,客流密集不说,商贩走夫来来往往,更有那杂耍摆摊的、卖艺求生的,还有外县邻镇凑热闹的,各种牙人婆子穿梭不定。一个大清早,沈清秋他们走的也不是什么闹市,不过是从住的客栈出去沿着大街走了一趟,就已经有些挤得累了。
赶巧时间正好过了辰时,早餐摊子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沈清秋看了一圈觉得没啥意思,可到底是耗费了时间和力气的,又有些肚里饥饿,自然要扯着柳清歌一同吃饭去。
那冷面剑客看着自己师兄兴致勃勃的东挑西捡的,晓得他纯粹是兴致上来了,说是查探大约是已经摆在后头。虽说实在有些不靠谱,但想到沈清秋平日里就差不多这般样子,看起来斯文严谨,偏偏又有些不按牌出牌的套路,故而也没有拦着。只是抱着乘鸾走在最后,看着那守宅神抓着沈清秋的手跟在他身边东瞧西看的,心中倒也有几分宁静。
“便这里吧。”沈清秋选定了一家酒楼,扇子一指,回头问道:“柳师……柳兄觉得如何?”
“你说好便好。”柳清歌对他突然改口有些不习惯,眉间的褶皱更深了一点。
他俩话音刚落,便有小二从店里出来,看到这两位公子哥,端的是生得一表人才,再看那衣着打扮,一文一武,也都是上等人家的样子。只是奇怪带着个小娃娃,看起来颇有几分不伦不类。但这些在市口混饭吃的人,哪有不长眼色的,直接将这一点奇怪的地方忽略了去,上来一脸热忱,对着两人之间看起来更好说话的那个斯文公子问道:“两位公子哥,是打尖呢还是吃饭呢?”
“吃个饭,歇歇腿脚。”沈清秋大明大方的往里头走,一边从袖袋里摸出一点碎银子往那小二手中丢去,道:“寻个清净点的位置。”
“好嘞,两位请,二楼有雅座,跟我来吧。”
“诶~”沈清秋扇子一摆,往那小二肩膀上敲了敲道,“大堂,寻个清净靠窗的位置。”
“……好!”小二也不过一瞬间愣神,但手中银子的分量他是懂得,立刻转了个方向往大堂的一个角落上带去。
待得两人坐下,才殷勤问道:“不知道两位吃点啥?”
“来壶好茶,”沈清秋微微点了点脑袋,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才故作迟疑道:“我们初来乍到,你们这有啥好吃的?有特色的?摆几样上来。”
“得!”小二把擦桌布往肩膀上一丢,才道:“两位等着,立刻来。”
待得他走开了,柳清歌才看着沈清秋,眼神中带着几分疑问。
沈清秋心底里暗笑,这等上一世在武侠小说里头看着无比舒坦的剧情终于让他有机会走了一次过场,可劲的愉快着呢。但他面上还是保持了一贯的风度和浅笑,装模作样的四下打量了一番,才低声道:“师弟是想问为何选这里?”
“…………”柳清歌神色中突然有了一丝了悟,“打探消息?”
“没错。”沈清秋点点头,“茶馆、酒肆、饭店、青楼,哪一个都是打探消息的好地方,不过以我们现在的情况么,”他嫌弃的看了眼身边的守宅神,才道:“也就饭店能待待了。”
毕竟没见过带着小孩子去喝花酒的,简直是违反儿童保护条例呢——哪怕这是个伪儿童。
“来咯~~~~”
两人随意说着话的档口,那小二已经把茶水饭菜一一送上。沈清秋看了看,也不算多,四五个小菜,一壶好茶。他点点头,又丢了块碎银子过去,才问道:“小二,你们这里好吃好玩的有些什么呀?”
“哟,公子我们这里虽说地方小,不过好吃好玩的可不少,但是呢,大多都在靠近梁平县那头的外城,真正这镇子里头,”他说着,手往那窗外一指,又画了个弧度,才道:“您也看到了,就这么点大小的地方,塞来往的客人和商贩都塞不下,更别提好吃好玩的了。”
“这倒是,”沈清秋顺着他的话题点点头道:“说起来我们也是邻镇过来的,见见世面顺便也想做点生意。”
柳清歌听他这话,眼睛抬了半分,似乎有些不满,但沈清秋直接略过了他,又问道:“小二,我跟你打听个事情,你们这里是不是烧香拜佛的人特别多啊?做不做请佛像的生意啊?”
“哟,公子你这是哪里听说的呀?”小二咧嘴一笑,道:“我们这丰土镇说到底就是个行商城,虽说比不过梁平县那几个大城市,但也是来往客人密集的,走来走去的人多,要烧香拜佛也轮不到我们这里啊。”
“咦?”沈清秋故作不解,问道:“那我怎么听说最近有个白莲佛母特别受尊崇呢?连我们那头都听说了,还说有人请呢。本想说若是真这么火热,倒也能做些寺庙生意呢。”
“白莲佛母?”小二想了许久,才突然反应过来,手指在空中晃了几下才道:“哦哟,这个啊,梁平县那头才热闹呢,我们这里还真不怎么着。”
说着大概看沈清秋人好说话,出手又阔绰,才解释道:“其实吧,我们这里没什么信仰风俗,大家吃饱喝足了做做生意喝喝花酒都很开心。只有达官贵人啊、做大生意的人啊,才特别需要烧香拜佛求富贵呢。比如梁平县那头吧,我记得上次有个客人说是祁粱城吧,有几个庙宇修得特别宏达,公子你要说烧香拜佛的生意,只怕那边才能铺的开。”
“原来如此,这还多谢小二哥指点了。”沈清秋如他所愿的又谢了谢,那些碎银子多余的自然都成了小二的添头。
待得他走远了,柳清歌才问道:“要去祁粱城?”
“嗯,去是要去的,”沈清秋手指微动,两人周围已经布下了一个隔绝探听的阵法,方便他们交谈,“不过这里也要查一下。”
“不是说不流行吗?”柳清歌问道:“你怕他说谎?”
“倒也不是,”沈清秋笑道:“你想,我们从清水镇追过来的时候最大的疑点是什么?”
“失踪的人。”
“对,失踪,不是死亡。”沈清秋面色有点沉重,“如果是被控制的人突然失踪,那还有一个要素就是要有搬运的协助人手。他们既然被控制了,就不会自由行动,因为会被看见。所以一定是有人把这些人给运走了。”
“所以这个来往商人最多的地方,就是最可能运送人的地方?”柳清歌已经明白他要做的事情了,点头道:“那要调查的不就是走商吗?”
“嗯,是走商,而且是做大生意的,有大宗货物每天运送的那种。”沈清秋笑道:“兔子不吃窝边草,这个用来搬运人口的城镇反倒没有白莲佛母的流行,倒也是有趣。”
“如小二所言,若是当真住户富足人口少,确实不易有新宗丨教出现。”柳清歌似乎很认同这个说法:“越是富贵人家才越希望神佛保护自己富贵荣华不消失,烧香拜佛的才多。”
“师弟所言确实没错,”沈清秋神色中带着一抹怀念,道:“只不过,真正宗丨教根植于思想中的,乃是极度贫瘠,生存都甚为困难的地方和人才对。”
“何出此言?”柳清歌皱眉,他不太喜欢沈清秋这种看不透的模样,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一般。
“因为生活已经到了最底层,单纯依靠自己的努力已经无法摆脱这等苦难,生存其中的人就会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遥不可及的神佛和轮回之上,对死后充满期待而不是对眼前的生活进行努力。”
“哪有这种人?”从来都拼搏于生死边缘,从不畏惧退缩依托别人的百战峰峰主,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顿时极为不解,问道:“人怎能不自己努力而去依托虚幻?”
“人本来就是这样的啊,”沈清秋给他递了杯茶,笑道:“多种多样,柳师弟从小天赋出众修为上乘,又努力又天才,自然不会理解无法挣扎、放弃自我的人的想法。”
柳清歌闻言沉默了许久,突然问道:“你也这么认为?”
“嗯?”沈清秋挑眉,喝到一半的茶杯放了下来,解释道:“别随意给我扣大帽子哦。”
他不过是想到了前世的一些见闻另生感慨罢了,但这话却不能跟柳清歌说。
一旁的柳清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一直在他身上转动。反倒是坐在一旁的守宅神这边看看那边看看,又想插嘴又不敢说话,最后还是塞了自己一嘴巴饭菜,争取当自己透明的,不掺和到这两人的“眉来眼去”里头去。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