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白泽图

仅作旁观,不曾入局

 
 
 

日志

 
 

[上天台 程张]365题——266.引っ越しの日/搬家的日子  

2016-10-07 00:07:55|  分类: 版权文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鬼话:
许久没写落凡梗了我发现我还是挺喜欢这个设定的~
【我觉得如今程张的西皮已是彻底放飞了……SO……
存档:
P站,不老歌
===============
266.引っ越しの日/搬家的日子
[上天台 程张]
(落凡梗)

凉风渐起,落叶纷飞。院中银杏已经一片金黄,叶子在秋风中瑟瑟作响,又有不少随着那绵绵不断的秋风凋落,打着卷从高耸的树梢慢悠悠的飘下来,洒了一地的散碎金黄。青蓝天色从稀落的枝叶中透出明亮的光来,绵白如絮的云层彼此推搡着,随着那风的方向,不紧不慢得从天空的这一头游走向另一边,最终消失在视野里头。
天上只有潇潇风声,地上还有索索草叶,细微的声响衬得整个院子更为宁静了。更远一些的地方,隔着葫芦形的腰门,外头有零碎的脚步声来来去去,还有女子呼喝和谈笑的声音,笑意如细碎的铃声,透着清亮的质感,在碧蓝的天空下,也有几分不同寻常的透明感。若是凝神去听,那些脚步声都是往外头去的,越走越远,远到即便是现在的程钧都要存几分精神,才能听得清楚。
那大约是在门外了,马撅蹄子的声音,搬运东西的吆喝,还有车轴碾压过碎石路面的颠簸,细微之处见日常,这一切都是人间的缩影,都是他们如今走出来的世道的凝聚。
那是凡人最为生动的地方,也是曾经作为修士的他们不曾理解的存在。而现在,经历过了,走过了,甚至于沉沦过了,又褪去了一切,终于是返璞归正,化作道心中一抹浅浅的痕迹,融入那无限的道韵之中,连一丝墨点都化开了去。
程钧抬头看了眼青天,秋日的天空总是有一种遥远的感觉,站在凡人的地方,似乎永远无法企及。但那是他曾经伫立的高度,未来也会站在那里,甚至于更高的地方。
而眼下的地方,最终将成为被时间吞噬的连回忆都不曾保留的过往。
修士需要的不过是心境感悟,体悟到了,实际的记忆如何已经无所谓了,因为并不是重要的东西。但当看着曾经引动感情的过往一点点抽空的时候,程钧终究是生出了些微的感怀。
逝者不可追。
这栋宅子终有一天将空无,甚至于化作虚无,如眼前这个院子一样,入住、搬走、腾空、铲平——人间事,无不如此。而他们,过客罢了。
“九哥……”
身后有个声音略带迟疑的唤了他一声,程钧转过身来,面色平静。他早就听到对方的脚步声,却还是等她开口才回应。
“怎么又回来这里了?”
“瑛娘姐姐说九哥在这里。”
程钧笑着看了她一眼,当初不及自己膝盖高的吉祥丫头如今早就过了双十年华,身手也远超常人,偏偏面容上还带着少女的神色,不说话的时候旁人总以为那是羞涩,却不知这层伪装下的真相。
“你来,大约是还有犹豫?”程钧摇摇头,向她走了几步。他踩在满地的落叶上,却未曾发出半点声响,看得吉祥眼中带光。
“吉祥,”程钧伸出手来指了指她,道:“以后莫要对你夫君之外的人露出这等神色。”
“啊?”吉祥愣了一下,随即道:“我也不会对他露出这表情的。九哥你是不是已经过了先天了?我怎么半点都查探不到你的气息?”
若论武艺,吉祥在江湖上也算是一流的身手。当初一时心血来潮收了三个半大的孩子,谁料三人里头,唯独这个女娃娃资质最好,又极为勤勉,跟着程钧学武的时候真可谓是天赋出众。而这般天才,如今看着程钧却心中没底,神色中除了疑惑更多的还是那从小到大的崇拜。
程九对她可谓是亦师亦兄,当年收留他们三个回去的时候程钧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模样,如今他们都长大了,甚至连平安都有了年岁的痕迹,而眼前这位却没有什么变化,看在有心人眼里,岂不是已经步入先天的状态?
只不过旁人不好开口问,吉祥却问得直接。
“差不多吧,”程钧笑着拍了拍她脑袋,道了句:“日后就是人家的夫人了,说话可不要这么藏不住。若是摸不准,还是别开口了。”
“当真要我嫁人吗?”吉祥本来就是来说这事情的,只不过先前被程钧那身内敛的功夫打了茬,此刻又想起来了,才道:“在家里多好啊?有事情大哥会解决,没事还能跟着九哥你练武。”
“吉祥,”程钧摇摇头,又道:“这马立新也是你自己决定的,怎么事到临头又反悔了?”
“嗯……”吉祥似乎有所迷茫,问道:“因为当初是大哥说不错的,九哥也不反对,我就答应他了。”
吉祥口中的大哥乃是张清麓,她乃是张延旭和程九认下的义妹。因着不想让她嫁入工部侍郎府中受旁人闲气,才有了这一层身份给她做底气。
那马立新本就是张清麓看好的人,未来又有留用的意思。见他对吉祥一见倾心,便有意撮合。期间也是闹出不少问题,最后还是程钧开口问了吉祥才敲定了这桩喜事。眼看着那吉日都要到了,嫁妆也都备下,有些细软用什正在逐渐搬去马府,却不想吉祥又说出这等话来,程钧顿时有些头大。
“你若是不喜欢,当初就该直接拒绝了,怎么现在反倒后悔起来了?”
程钧心道,若是真后悔了,这倒是有些麻烦,只好委屈一下将她绕进去了,再做打算。
“也不是,”吉祥往前走了几步,问道:“九哥,你说喜欢是怎么样的感情啊?”
她从小长被人遗弃,后来天见犹怜,让她遇上程钧他们,才有了当下的好日子。又因武艺超群,一直都跟着张清麓,隐藏着自己的身份和身手,做暗地里保护的那一层事情。如今突然间要离开两位自己视作兄长的人,心中到底是有了不安。
“喜欢?”程钧嘴角一弯,心中已有人影浮现,“大约是无论他怎么个麻烦惹事,都会让你觉得跟他在一起挺开心的吧。”
其实要真说那感情,只怕怎么都说不清楚。曾经种种刻骨铭心甚至于生死纠缠一线之间,最终都化作这句简单的话,程钧话音落下便觉得心中仿佛有桎梏松开,连带着道心之上都有尘埃清减的感觉。
大道至简,情至浓而转淡,便是如斯。
“这么简单?”
他在这头自生感慨,那一边吉祥也陷入沉思,那院子一时间安静下来,又听到风声呼啸,带走春夏之华,凝结年实。
“你们在这里傻站着做什么?”
笑声带着一抹调侃之意,从外头传来,程钧抬眸便看到熟悉的身影,从腰门处走来。
“阿旭。”他应了一声,才答道:“吉祥不舍得嫁人了。”
“当真?”
张清麓面色不变,一袭青衫衬着日光,映得他面上也甚为明亮,看起来满是笑意,问道:“那便是看上旁人了?不如说说,还有机会改呢。”
“九哥胡说,大哥你怎么也跟着他说我。”
吉祥似乎想明白了,顿时面上一红,直接甩了程钧一个带着控诉的眼神。
“那好,外头的嬷嬷正找你呢,问你还缺了什么要搬不?她们要走了。”
“诶?那我去看看。”
张清麓三两句话打发走了人,这才慢悠悠的走到程钧跟前,笑意依旧,那眼神中却又带着几分玩味。
“不管怎么麻烦惹事?”他挑眉道,“九爷就这么看我的?”
“这摆明了是夸奖,”程钧面色不变,笑着伸手去牵他的,双手交叠在袖子底下用力握住,“若非如此,哪能有今日我等。”
“呵,”张清麓不与他在这闲事上纠缠,低声问了句:“你境界松动了?”
“嗯,果然你也能感觉到。”
“一岁又到头,终究要结束的。”
张清麓意有所指,程钧心下了然,应道:“等我回来,便是另一番气象了。”
岁时无多,程钧也终究要离开这京城,去寻求他在人间的别离之路,来完善他的凡间之道。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